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夏昕菲陆励风

夏昕菲陆励风

夏昕菲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入狱五年,夏昕菲依旧没有认过罪,如今,却这么轻易的承认了?夏昕菲没有回,只是问:“我死,够不够?”陆励凡看着夏昕菲,脸色沉了几分。四目相对,夏昕菲的眼中没有害怕,一片死寂

主角:夏昕菲陆励风   更新:2022-09-11 1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昕菲陆励风的其他类型小说《夏昕菲陆励风》,由网络作家“夏昕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入狱五年,夏昕菲依旧没有认过罪,如今,却这么轻易的承认了?夏昕菲没有回,只是问:“我死,够不够?”陆励凡看着夏昕菲,脸色沉了几分。四目相对,夏昕菲的眼中没有害怕,一片死寂

《夏昕菲陆励风》精彩片段

“我要让京都所有人都知道,你不叫夏昕菲,而是——sha人犯!”

话落,陆励凡松开手,直接将夏昕菲甩了出去。

头磕在茶几角上,一阵刺痛。

夏昕菲耳朵里一片轰鸣,却早已习惯了这疼。

她只晕了一瞬,就清醒了过来。

抬头望着站起身的陆励凡,夏昕菲沙哑着声音:“陆总说错了。”

陆励凡一顿,俯视看来:“什么?”

夏昕菲晃晃荡荡的站起身,单薄的身体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她一字一字说:“我没有名字,我是287号。”

陆励凡自然知道牢狱里的人都是称呼编号,却没想到夏昕菲竟然会用这个来反驳自己。

他眼神沉了下来,本要往外走的脚尖一转,走向夏昕菲。

“你是在向我宣战?”

“夏昕菲,你还以为你是夏家大小姐?”

夏昕菲眼中是抹不去的苦涩。

她哪敢啊?

入狱那天,她妈为了救她,生生磕死在了陆励凡面前。

而她爸,则直接召开发布会,将她赶出了夏家。

她夏昕菲如今,不过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陆总想多了,我只是想问问您,我要沦落到怎样的地步,才能还清害死叶思若的罪。”

闻言,陆励凡眯了眯眼:“你承认思若的死,是你做的了?”

入狱五年,夏昕菲依旧没有认过罪,如今,却这么轻易的承认了?

夏昕菲没有回,只是问:“我死,够不够?”

陆励凡看着夏昕菲,脸色沉了几分。

四目相对,夏昕菲的眼中没有害怕,一片死寂。

陆励凡不知道,她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在她妈死掉的那一天,如今行尸走肉的活着,不过是为了她妈的临终遗愿。

她说:“囡囡,妈妈这辈子不求什么,只想你快乐的活着。”

可是妈妈,活着真的好累啊……

出神之际,陆励凡冰冷的声音砸在耳边:“你这条贱命,也配和思若相比?”

“夏昕菲,你不会死,我要你活着赎罪!”

扔下这句话,陆励凡摔门扬长而去。

夏昕菲站在包厢里,周围陆家的保镖看着,她依旧逃不掉。

可是赎罪,她犯了什么罪?又要向谁赎?

不知道过了多久,包厢门再次被推开。

走进来的,是蓝城会所的经理——张姐。

“你就是陆总说的人?”

问着,她扔来一件裙子,砸在夏昕菲身上:“换上,跟我走。”

这就是陆励凡说的赎罪吗?

夏昕菲有些想笑,五年不见,她竟觉得陆励凡有些天真的可怜。

他以为自己会挣扎,会拒绝吗?

但在牢狱里熬了五年的人,哪还有什么羞耻之心。

夏昕菲沉默的走进包厢内的卫生间,换上了这条裙子。

出来时,她手臂环抱在胸前,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看着张姐:“走吧。”

张姐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浮浮沉沉多年,见过了太多人。

但夏昕菲这种什么都不问的,却是第一个。

她忍不住抬头看向角落处的摄像头,有些迟疑。

而此时,蓝城会所监控室。

陆励凡坐在椅子上,看着黑白监控器里只能瞧见头顶发旋的夏昕菲,手中把玩的银色打火机被他生生捏碎。

包厢内。

张姐听着保镖传的话,看着夏昕菲的眼里闪过抹同情。

只一瞬,就压下:“跟我来吧。”

说着,她转身往包厢外走。

夏昕菲跟在她身后,从头到尾,没有半分犹豫。

十分钟后。

403包厢门被推开,夏昕菲被张姐推了进去。

原本重金属音乐躁响的包厢霎时安静。

没有人说话。

而此刻,夏昕菲也终于明白陆励凡的意思。



主卧里。

夏昕菲醒来,已经将尽中午。

她撑着酸痛的身子坐起身,环顾了下房间,陆励凡不在。

夏昕菲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其他。

这时,门被推开,佣人走进来:“您醒了。”

说着,她将搭在臂弯间的衣服放在夏昕菲身前:

“这是给您准备的衣物,请您换好,陆总助理在楼下等您。”

话落,不等夏昕菲发问,就退了出去。

夏昕菲看着眼前那熟悉又陌生的裙子,只觉得如坠冰窟。

她压着发颤的手缓缓拿起。

眼前这条纯白色花嫁裙,和五年前那场演唱会上自己穿的那条,一模一样!

陆励凡这是什么意思?

夏昕菲心里有一股不安逐渐放大,像是黑洞般将她侵吞。

但还能怎么样呢?

她这条命,换不回妈妈,却能救爸爸。

既然陆励凡想要折磨自己,那就随他吧,只要他不再对爸爸动手。

想通这些,夏昕菲沉默的换上那条纯白色的花嫁裙,一点一点遮掩住昨晚那些痕迹。

最后赤脚踩在地上,一步步走下了楼。

别墅门外。

助理等在车门旁,瞧见夏昕菲走出来,忙站直了身体。

“夏小姐。”

夏昕菲看了眼敞开的后车座,里面没有陆励凡的身影。

助理看出她的疑惑,开口告知:“陆总去了公司,让我带您先去现场。”

“现场?”夏昕菲愣了下,视线慢慢落回到自己身上的裙子上。

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与此同时,助理的话也在耳畔响起:

“陆总为您准备了一场演唱会,弥补您五年前的遗憾。”但究竟是谁的遗憾呢?

如果可以,陆励凡可能更希望五年前死的是自己吧!

夏昕菲心中自嘲着,没有任何挣扎的上了车。

平坦的马路上,车外的光景飞速倒退。

夏昕菲头靠着车窗望着,也知道了这场行程的目的地。

千盛广场。

五年前她开演唱会的地方。

听说这里在自己入狱后不久,就被陆励凡斥巨资买了下来,成为他祭奠叶思若的场所。

而此后,盛极一时的这里再没有开过一场活动。

出神之际。

车子停了下来。

夏昕菲收回神,跟着助理一路来到了千盛广场32层的总统套房。

站在落地窗前,底下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都显得如同蚂蚁。

许是屋内冷气开的太足。

夏昕菲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助理只低头看着手机,片刻后,抬头看她:

“您的演唱会还有半小时开始,陆总也从公司过来了,大概需要十分钟。”

听着他的话,夏昕菲垂下了眼眸:“陆励凡是想复刻五年前那场演唱会吧?”

“可再怎么样都回不去了,叶思若死了,我也不是五年前的夏昕菲,现在的我并不在乎这些。”

助理微微一笑,疏离有礼:“夏小姐放心,我们已经给五年前那批来看您演唱会的粉丝邮寄了现场票。”

“除了思若小姐,一切都会和五年前没有区别。”

扔下这句话,助理转身出了房间。

房门关合的瞬间,门锁发出咔嚓的声响。

却如同砸在夏昕菲心上的重锤。

这一瞬,她只觉得后背悚然。

陆励凡,他就是个疯子!

想到助理刚刚说的那些场景,夏昕菲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想逃,却不能逃。

想到那天妈妈墓前看到的那个背脊微微弯曲的背影,那个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的爸爸。

夏昕菲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一切到来。

她甚至不知道这一场戏码究竟是陆励凡报复自己的高潮还是终结!

也许是因为太静了。

夏昕菲有些呼吸不过来,像是求生般,她打开了电视。

里面传来的声响带来了吵闹,却也给她带来了些许的安宁。

还有十分钟,一切就要开始了。

夏昕菲坐在沙发上,手指紧紧攥在一起,用力到指尖胀红,一抽一抽的疼。

突然,耳朵好像捕捉到什么词汇。

她猛然抬头看向电视。

只见原本还播放着广告的屏幕上不知何时切换成了直播新闻。

上面的画面赫然是夏氏大楼的外景。

与此同时,新闻播报的声音也传入耳朵——

“据报导,夏氏集团董事长夏林城先生因无法接受十年有期徒刑的判决,上诉无效后,已于今日上午十一点三十二分从夏氏大楼顶层跳楼自杀!”

一瞬间,如冷水兜头浇下。

夏昕菲血液几乎逆流进脑袋,她怔怔望着画面上那具被蒙上白布的身体。

那露在外面的左手无名指上,赫然还带着那只自己看了二十多年的婚戒!

那是……她爸!

这个念头冲进脑海里的一刻,夏昕菲只觉得天都塌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夏昕菲无法接受,也没有办法在这里等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