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54354464

54354464

谢姝月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有事,用过了。”陆清浔瞥了眼已经快要燃尽的红烛,看向谢姝月:“你怎么还没睡?”谢姝月眸光暗了暗,然而还是漾起一抹笑:“没什么,想着守岁,顺便等你。”闻言,陆清浔欲往桌案的脚步一顿。

主角:谢姝月陆清浔   更新:2022-09-11 1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姝月陆清浔的其他类型小说《54354464》,由网络作家“谢姝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有事,用过了。”陆清浔瞥了眼已经快要燃尽的红烛,看向谢姝月:“你怎么还没睡?”谢姝月眸光暗了暗,然而还是漾起一抹笑:“没什么,想着守岁,顺便等你。”闻言,陆清浔欲往桌案的脚步一顿。

《54354464》精彩片段

长安,雪落满城。

谢姝月身着一件绛紫浣花锦袄站在房门口,看着一片片雪花缓缓落在掌心。

她微蹙的眉又紧了几分,胸口的沉闷越发难忍。

近日身子甚是不适,几次喘不过气,久不见好,唤来府医诊治,不想竟是大限将至。

谢姝月轻叹一声,又呆站了许久。

待掌心的飘雪化作一滩冰冷刺骨的水后,她才收回有些僵硬的手。

谢姝月抿了抿泛白的唇瓣,转身去寻陆清浔守岁。

今日是新年,也是她的最后一个新年。

书房。

谢姝月走进屋子里,不见陆清浔,唤来小厮。

她看了眼外头漆黑的天,语气轻缓:“大人呢?”

小厮躬身低头回:“回夫人,大人一早儿便出去了。”

闻言,谢姝月眼底划过一丝失落,她抬手挥了挥,小厮退了下去。

府外万家鞭炮响,爆竹烟花的气味被寒风带进了书房,让谢姝月多少感到了些许的年味。

站在只有一盏烛火的冷清屋子里,她顿生了几丝孤寂感。

不知何时起,她和陆清浔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远到同住一府一院,见他一面都有些困难。

谢姝月心尖不觉颤了颤。

命到临了,她忽然想尝试改变与陆清浔淡如清水的日子……

案上红烛燃的只剩下了一寸,子时将过,满身风雪的陆清浔才回来。

谢姝月的几许倦意立刻褪去,上前接过他身上的大氅,温声问:“今日怎么这么晚?可用膳了?”

然而,一股淡淡的脂粉气钻入她的鼻内。

谢姝月动作一僵,却很快掩盖了过去。

这些都不重要,剩下的日子中,她只想好好陪着他。

“有事,用过了。”

陆清浔瞥了眼已经快要燃尽的红烛,看向谢姝月:“你怎么还没睡?”

谢姝月眸光暗了暗,然而还是漾起一抹笑:“没什么,想着守岁,顺便等你。”

闻言,陆清浔欲往桌案的脚步一顿。

往年的除夕,谢姝月总会等他回来守岁,今日他却把这事忘了。


陆清浔眼带歉意:“走吧,我们去守岁。”

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谢姝月将大氅轻轻放在椅子上后也跟了上去。

漫天烟花,细细黑灰落在莹白的雪中。

谢姝月的目光落在身旁陆清浔的脸上,夜空中闪烁的烟火光亮撒在他清俊的侧颜上,一种虚无缥缈的朦胧感让她痴痴看了许久。

渐渐地,已入丑时。

谢姝月见陆清浔似是没有开口的意思,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今日是她的生辰,陆清浔去年忘了,今年怕是也忘了……

“阿城……”谢姝月轻唤一声,欲告知自己的情意。

陆清浔闻声转过头,先一步开口:“你还记得成婚时的约定吗?”

谢姝月愣了愣,十年前与他成婚那日的记忆如潮水涌来。

那日的她满心期待陆清浔掀喜盖,共饮合卺酒。

但不想,她等来的是夫君的一句话:他不爱她,不会碰她,待有朝一日两人遇上各自良人,便和离放彼此自由。

谢姝月心头微窒,深深地看着陆清浔:“所以,你是遇上心仪的女子了?”

她曾私心想着,他们已共度十年,或许这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不成想……

陆清浔迟疑了一下,而后点头,眼中是遮不住的柔情:“是。”

谢姝月微垂暗眸,也不知自己该是何心情。

或许她该高兴,她时日无多,而陆清浔找到了他心仪之人,可以欢愉此生。

良久,谢姝月才哑声问:“那女子,很好吗?”

陆清浔望着她,点头回:“她很好,性子活泼却不失礼数。”

谢姝月看着他眼中漾着的温情,喉间发涩:“原来你喜欢这般女子。”

陆清浔没听清她的话,突然想起什么,语气带着几分歉意。

“等过几日我空闲了,就陪你去给两老扫墓。”

闻言,谢姝月“嗯”了一声,心中却是一阵苦涩。

两年前,她爹娘先后过世,只剩她与孤姐宋玉烟两人。

宋玉烟早年入宫,已成淑妃,出入不便,每年孝期去扫墓的便只剩自己,幸而后有陆清浔陪着。

不过可惜,这次扫墓与这新年一样,再无下次了。

忽然,一小厮从院门外走来,行礼低声道:“少傅大人,宫里来人说皇上急传您入宫。”

陆清浔点点头,朝谢姝月道:“我先走了。”

待踏出几步后,又回过身轻声说:“天冷,你早些歇息。”

谢姝月眼神一怔,望着那匆匆离开的背影,哽声说了句:“谢谢。”

他总是对她这般好,让她连死心都舍不得。


往后几日,谢姝月命人准备好纸钱、香烛及素酒等物后,才准备写信给姐姐。

落笔时,她才觉手颤的连一个字都写不清。

谢姝月轻咬着牙,用另一只手紧握住执笔的手腕,一点一点将信写完。

“见字如面,姐姐莫怪,谢姝月近日身子抱恙,将远行寻药,翌年恐不能为爹娘扫墓,需姐姐多费心。谢姝月知姐姐出入不便,或由宫人代往亦可。”

“咳咳——”

突然,一股咸腥自喉间涌上。

谢姝月紧蹙着眉忙捂住嘴,却还是有一滴血落在纸边。

她瞧着那绽开的殷红半晌,终是无甚力再写一封。

笔尖再度落下,谢姝月以墨掩血,一簇兰草跃然纸上,再瞧不出落有血滴的痕迹。

谢姝月将信交给丫鬟后,见院内白雪红梅甚是好看,便多看了会儿。

约莫一炷香后,一阵脚步声慢慢接近。

谢姝月知道是陆清浔,她转头见他走了来,却见他一腰间不知何时多了个粉色香囊。

那一抹明艳被他一身玄色金线长袄衬的格外扎眼。

谢姝月心底不觉一涩,十年间,陆清浔从不佩戴任何饰物,便是她亲手打磨的玉佩也被他置于一旁。

现在,却带上了香囊……

那香囊轻晃,如同她此刻锥刺的心一般。

“今日怎么回来的这般早?”谢姝月挪开视线,不愿再看抹刺眼的粉色。

陆清浔拂去肩上的雪,声音温和:“入夜要去参加宫宴,回来同你说声。”

他见谢姝月未穿袄子,又蹙眉嘱咐:“回屋吧,你身子不好,容易受凉。”

谢姝月看着他眼中如春风般的温柔,点了点头。

隐约有些暖意的日头偏了西,雪停了,风却愈大。

谢姝月手里抱着汤婆子,但依旧不足抵御那刺骨的寒风。

她眉心一拧,想着陆清浔离开时穿的单薄,轿辇挡风不挡寒气。

顾及他的身子,谢姝月命丫鬟取来大氅后出了府。

一路急行,马车在宫门外停下,谢姝月刚下马车,便瞧见不远处的陆清浔。

她正欲上前,却见他身边还有个娇小的身影立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