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绿茶小娇妻,丫头,睡了我可别想跑

绿茶小娇妻,丫头,睡了我可别想跑

姜窈封霆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慕公馆,三楼少女卧房——姜窈身着一袭星空紫晚礼服,披着如云秀发,巴掌大的小脸白皙干净,五官精致小巧,楚楚动人。慕凉舟曾说过,她这人胸大无脑,唯一的优点也就是惜命识趣了。可今天,她要干件大事,连慕凉舟做梦也想不到的大事!

主角:姜窈封霆   更新:2022-09-11 1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窈封霆的其他类型小说《绿茶小娇妻,丫头,睡了我可别想跑》,由网络作家“姜窈封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公馆,三楼少女卧房——姜窈身着一袭星空紫晚礼服,披着如云秀发,巴掌大的小脸白皙干净,五官精致小巧,楚楚动人。慕凉舟曾说过,她这人胸大无脑,唯一的优点也就是惜命识趣了。可今天,她要干件大事,连慕凉舟做梦也想不到的大事!

《绿茶小娇妻,丫头,睡了我可别想跑》精彩片段

姜窈坐在床边,看着床里脸红的不正常的封霆。

她舔了舔唇,干脆利落将自己扒光:“封霆,你别怪我啊,你实在要怪,就怪你长得好看有权有势吧。”

整个海城她看了一圈,就数封霆能比得上慕凉舟,平分秋色了。

慕凉舟她没胆子,封霆姜窈只见过他几次,亦是坊间传闻中翩翩如玉的贵公子,极其绅士。

跟慕凉舟那种魔鬼比起来,封霆无疑是更好下手的。

剂量下的不多,被她笨手笨脚撩拨着,封霆渐渐清醒有了反应,反客为主……

晶莹的热泪从眼角滑落,姜窈默默地想着:

她不亏的!

就算她想亏,慕凉舟也不会让她亏的。

嫁他总比嫁给顾瑾那败家子好!

……

清晨的阳光和煦,姜窈是被一声尖叫声吵醒的。

当然,这声尖叫并非是发自她身边俊脸布满阴霾,周身寒意笼罩的男人封霆。

而是站在门口里,面容惊慌失措的保姆苏姐。

苏姐一手捂着嘴,一手握着门把发颤,难以置信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人:“小、小姐,你们……”

姜窈惊慌失措的搂着被子,眼眶通红,宛若被欺负的小可怜。

地上男女衣服凌乱,盖着被子的两人皆是赤着胳膊,早前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封霆逐渐清醒,意识到眼前的情况,修长的手指摁着眉心,轻启的薄唇冷漠吐出一个字:“滚!”

苏姐打了个寒颤,关门退下。

少女卧室一瞬恢复安静。

封霆低头看着自己暧昧不已的胸膛,眉头突突直皱,被子随意遮盖住八块迷人腹肌。

他倚在床边点了根烟,沉沉开腔:“姜小姐,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了?”

姜窈眨了眨眼睛,茫然的像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小脸上的表情委屈害怕极了。

这怎么跟她预想的不太一样?

“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昨晚的酒,你动手脚了?嗯?”

男人眯起的凤眸危险,伟岸的身躯逼仄而来,姜窈一退再退,被逼到了床头柜里。

狭仄的空间里,男人的气息逼仄笼罩着她。

姜窈面红耳赤,心跳的很快:“是你强迫我的,你要对我负责。”

“我强迫你?”

封霆扬起一边墨眉,如同目空一切的帝王般俯瞰着她,轻嗤:“姜小姐这么不老实,是需要我调查监控么。”

昨夜是慕家老爷子的寿宴,封、慕两家虽然不和,生意上摩擦不断,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得做做。

封霆不过是来走个过场,姜窈却主动上前打招呼,哄着他喝了杯香槟,将他引到花园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便是现在这一幕!



?我凭什么还要听你的?这是我的梦,我自己做主!”

话音落下,姜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强行调转了两人的位置。

姜窈整个人压着慕凉舟,趴在他的胸膛里,她扯着唇角嘿嘿的笑着,迷蒙的大眼睛清澈干净,凝视着他,认真开口:“笑笑。”

慕凉舟:“……”

看着趴在他怀里的小醉猫,慕凉舟俊美无俦的脸庞黑的仿佛能滴出墨汁。

在他忍无可忍,要将姜窈从他身上揭下去的时候,姜窈把脸蛋靠在他的胸膛里蹭了蹭,吸了吸鼻子,哽着声音控诉道:“慕凉舟,你不许欺负我。”

她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他却要欺负她,为什么要不喜欢她?

姜窈心里委屈极了,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隔着衣服渗透在男人的胸膛里。

很凉,很冷。

慕凉舟瞳孔倏然缩紧,挺拔伟岸的身躯一瞬感到僵硬。

他一动不动,如同鹰隼般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怀里如同瓷娃娃般,乖巧精致的姜窈,想要从她的脸蛋里看出点什么。

可惜,沉溺在自己小世界里,醉得一塌糊涂,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姜窈并不知道男人的心思。

迷糊的脑袋里满满的想的都是,她终于抱到了慕凉舟。

果然,还是梦里的慕凉舟最好了。

肯让她抱抱,不会嫌弃厌恶的将她推开。

也不会欺负羞辱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浅浅的呼吸传至耳畔,慕凉舟才从错愕里缓过神。

望着熟睡的小醉猫,他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鬼使神差地,慕凉舟修长的手指拂开她鬓边的发丝,露出她漂亮干净的侧颜。

慕凉舟性感的喉结滚动,心跳的频率比之以往都要高,早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指腹轻抚着她的脸蛋,只一刹那,慕凉舟又犹如触电一般将姜窈推开,迈着长腿稍显狼狈的从床里站起了身。

慕凉舟狠狠地闭了闭眼眸,长指摁着眉心,压下那股暗涌的情绪,妖冶的桃花眼布满了阴霾之色。

慕凉舟拎起搁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头也不回的出了姜窈的卧室。

门砰一声关上,床上的人儿却没醒。

唇边浅浅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美梦。

慕凉舟步履匆忙的从姜窈房间出来后,就头也不回的回了三楼他的卧室,自也没有注意到一楼客厅里起夜,下楼喝水的姜丽媛。

姜丽媛紧握着手里的玻璃水杯,情绪晦暗不明的盯着两人的卧室房门一会。

一番寻思后,姜丽媛就上了姜窈的卧室,敲门进去,看着床里熟睡的姜窈时,松了口气的同时,她美艳脸庞得凝肃却仍旧不减。

只是看着姜窈横七竖八的睡姿,姜丽媛又有些无奈,见她一身酒气,也没把她喊醒,替姜窈掖好被子,就离开了卧室。

深深夜色,寂静无声。

姜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多。

醉的太厉害,以至于醒来时,姜窈脑袋沉重,眼皮子更像是灌了铅般,



她有什么可解释的?

反正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惹人厌烦,流淌着肮脏血液的拖油瓶而已。

姜窈半握着粉拳,挤出一抹笑,口吻轻松道:“谢谢送我回来,不过很晚了,我就先上去休息,不打扰您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站住!”

“还有什么事么?”

姜窈佯作不解回头,夜风吹乱了她的发丝,没在黑夜中俏脸精致,一双干净清澈的明眸,好比天上的星辰璀璨迷人,极具欺骗性。

此时写满了疑惑,茫然的看着他。

砰一声,慕凉舟将车门关上,迈着黄金比例的大长腿走向姜窈。

姜窈心脏咯噔了下,往后退了一步:“呜……啊……”话还没说完,白皙的天鹅颈突然被掐住。

姜窈脸色涨红,几乎喘不过气来:“你、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她用力想要去掰开他的手,但男女的力气实在悬殊,姜窈根本撼动不了他半分。

他眼底里一闪而过的杀意,犹如寒天十一月当头泼下的冷水,冻得她浑身发抖。

脑子逐渐缺氧,无助席卷而来,姜窈彻底慌了。

她拼命的摇头,哭着求他:“慕、慕凉舟你放开我,混蛋……呜……放开我……”

慕凉舟冷冷的睥睨着姜窈惊恐苍白的小脸,英俊的面容丝毫没有半点对他的心疼怜惜,薄唇勾起的弧度邪佞阴冷,稍一用力,姜窈整个人就瘫倒在了地上。

膝盖磕在地板里,疼得她倒吸了口凉气。泛红的眼眶氤氲了一层薄雾,纤瘦的身躯都在发抖。

姜窈大口的喘着粗气,握紧着粉拳,抬首怒视慕凉舟,低吼出声:“慕凉舟,你疯了吗?”

刚刚,他是真的想要掐死她!

疯了?

慕凉舟掏出丝质手绢擦拭着他修长的手指,活像刚刚碰到的是令他恶心的脏东西一般。

这个认知,更让姜窈感到愤怒。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贱不可活。”

慕凉舟嫌弃的将揉成一圈的手绢扔在姜窈的脸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冷若冰霜道:“姜窈,你既然这么喜欢作践自己,那我不介意成全你。”

冷冽如冰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却如同钩挂刀子狠狠捅进她的心脏,将她刺得鲜血淋漓。

她喜欢作践自己?

是啊,可不就是作践自己么!

“我就是喜欢作践自己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窈握紧的粉拳,指甲划破了掌心,溢出一丝鲜红的液体,她却麻木的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慕凉舟铁青着脸:“姜窈!”

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冻得姜窈牙齿都在发颤。

可是她为什么要怕?

明明她才是被欺负的一个,她为什么要怕他?!

酸楚委屈的情绪在心底里蔓延至四肢百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