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高门嫡女种田养冤种王爷

高门嫡女种田养冤种王爷

桃木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主人公:林月半、江明浩,这本题材新颖的穿越小说,集种田文、励志文、虐渣文于一体,小说名:《高门嫡女种田养冤种王爷》,这本新书出自作者“桃木子”之手,更多内容主要讲述了:想她林月半一个金融奇才,好不容易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年纪轻轻便实现财务自由,谁想到遭人嫉妒呜呼哀哉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了,生活穷困潦倒不说,虽然得到了便宜俊俏的小公子,可却是个病娇男。前世的那些金融知识还真的有用得上的,毕竟这地大物博的乡村,可谓是遍地是黄金啊。

主角:林月半,江明浩   更新:2022-07-16 14: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月半,江明浩 的女频言情小说《高门嫡女种田养冤种王爷》,由网络作家“桃木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人公:林月半、江明浩,这本题材新颖的穿越小说,集种田文、励志文、虐渣文于一体,小说名:《高门嫡女种田养冤种王爷》,这本新书出自作者“桃木子”之手,更多内容主要讲述了:想她林月半一个金融奇才,好不容易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年纪轻轻便实现财务自由,谁想到遭人嫉妒呜呼哀哉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了,生活穷困潦倒不说,虽然得到了便宜俊俏的小公子,可却是个病娇男。前世的那些金融知识还真的有用得上的,毕竟这地大物博的乡村,可谓是遍地是黄金啊。

《高门嫡女种田养冤种王爷》精彩片段

“别赶我走,夫君求求你。”

此刻她正紧紧抱着一个男子的大腿,脑子里瞬间涌入原身记忆。

她楞了楞,原来眼前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江明浩,而且这个男人发脾气的原因,居然是她吃了最后一个鸡蛋。

林月半就这么穿越了。

她本是林府的嫡女,却因为庶女的设计,将她送上了九王爷江明浩的床上,本以为也能图个富贵荣华。

好景不长,江明浩又因为调戏了庶女,谁曾想,这个庶女竟是未来的太子妃。

就这么着,开罪了太子,直接被流放到这鸟天天拉屎的大草原上来了。

本来两人相敬如宾也就这么过了。

可原身也算是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流放过来后,还继续过着奢侈的日子,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加雪上加霜。

每每江明浩赚了银子回来,都被原身一次性花了个干净,终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个鸡蛋出来了。

那鸡蛋本来是给刚大病初愈的丫鬟云微微吃的,可没想到眨眼的功夫,就被原身吃掉了。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推搡,林月半就这样稀里糊涂穿越过来了。

她也是无奈,好不容易混上央企的内审部的一把手,却因为在庆祝的时候,开了一瓶香槟,结果香槟的木头塞子弹到太阳穴。

就这样,卒了。

她醒来便穿越在这个好吃懒做的拖油瓶身上,还要面对云微微的各种花式绿茶行为。

江明浩实在是嫌弃她,但因为愧疚,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要不是他被流放,林月半也不会跟着他一起受苦,更因为他最爱的那个人,曾经在这副身体里。

只是现在的林月半,半点从前的影子都没有。

以前那个为大义,甘愿放弃自己生命的女子,到如今竟为了一口吃食,根本不顾病人的身体。

云微微也是为了帮衬着,这个家里的大小事宜才会累病的,林月半却丝毫不懂得感恩。

他的语气很淡,甚至半句话都不想跟她说,“他们只囚禁了我。你依旧是那个林府大小姐,你随时可以回去过你富贵日子。”

林月半看着江明浩决绝的样子,她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拿出刚看完小说虐文的情绪,硕大的眼泪珠子,就这样触不及防的流出来,“夫君,饶过我这一回吧!我去向云微微道歉好不好?”

如今,什么脸面都没有命都重要。

现在原身除了留在江明浩的身边,根本没有别处可去,林府她是回不去了,后母和庶女分分钟可以把她搞死。

她那个爹,跟傀儡没什么两样,根本没人保护她。

再加上江明浩开罪太子,更是天下之大,处处都是绝路。

怎么看,也是留在江明浩身边最安全,虽然穷是穷了点。

江明浩看也不愿看她一眼,几度用脚踢开她,可她就像牛皮糖一样黏在身上,怎么都甩不掉,“你每天躺在床上,四肢都躺退化了,我看你,根本不想好好过日子。”

林月半能屈能伸,“夫君,我以后一定当一个贤妻良母,以后洗衣做饭都我来好不好?”

江明浩眉头紧锁,瞥过头去,似乎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

林月半抬眼,刚好看到江明浩的流畅凌厉的下颚角,长期的日晒,使他的肤色变得黝黑,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俊朗的模样,反而多了一分硬汉的味道。

现在的他穿着破布烂衫,和原身记忆里的那个意气风发,雍容华贵的王爷,简直判若两人。

他来这里也受了不少苦吧!

反观自己,衣衫虽然老旧,但也算华贵得体。

云微微闻声赶来,很有眼力劲的,上前给林月半擦着眼泪,“王妃别哭了,我不吃鸡蛋没事的。”


这里的人全部住着蒙古包,蒙古包之间相隔不远,就是为了当野狼来袭时,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

大门敞开着,云微微柔柔弱弱的模样,惹外面的邻里又开始嘀嘀咕咕。

祥嫂通常是村里的纪检委,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她,“我说王爷啊,云微微这姑娘多好啊,你要纳了她当小妾,晓得要享多少福。”

其他人跟着参合,“谁说不是呢?她林月半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对啊,还不如直接休了她,倒好了。”

林月半怒了。

这不是故意挑事吗?

她回头,没好气的怼了一句,“她这么好,你们怎么不让你们的夫君娶回去。”

众人连忙闭上了嘴,深怕这云微微真就缠上他们的夫君了。

她说什么也不能让江明浩娶了云微微,本来她留在这个家里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到时云微微那个绿茶在挑拨几下,更是再没有她的位置了。

云微微偷偷观察江明浩的反应,发现他看也没看自己一眼,似乎一点没有把村民的话放在心上。

她有些低落,但还是假意劝江明浩:“王爷,我本是丫鬟,做点脏活累活没事的,可是王妃素来金贵,自然吃不了这样的苦楚。”

“我的病......”

“咳咳......”

“好的差不多了,我可以去做饭,王爷别怪王妃了。”

话落,云微微示意要站起来,可一下秒就摔了下去。

林月半惊呆,是不是要碰瓷?

她岂能,被你这绿茶的拙劣演技骗到,但是,江明浩好像被骗到了

只见,江明浩本就紧皱的眉心,又多填了一丝怒火。

要说江明浩刚才还动了恻隐之心,那现在就是刻不容缓的要赶走她。

江明浩人狠话不多,向她走来,一把抓住她的后脖领口,像是拎起小鸡似的提起,往门外走去。

林月半被突然的失重吓到。

“喂......听我忽悠,不,解释啊!”

“夫君,我改,我都改,离了你,我真的活不下去啊!”

江明浩面无表情,似乎丝毫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

这个云微微简直是绿茶鼻祖了,看似好像在帮她说话,实则句句话都在火上浇油。

江明浩的手臂结实有力,无论她怎么翻腾,都挣脱不掉他的手。

她眼看已经到门口,马上就要被抛出去了。

这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她大喊道:“给我一年时间,就一年,要是我还没有改好,我立刻收拾东西。”

江明浩停下脚步。

她眼见,有戏,又补充道:“我写保证书,就一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夫君也不差这一年了,是吧!”

谁知,江明浩突然放手。

他道:“写。”

林月半毫无准备,滚到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

她摸着屁股委屈着。

不过,也算是有些成果,若是被赶出去了,她可能连三天都活不了。

林月半屁颠屁颠的走到书桌旁,拿起毛笔左右不适应,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递给江明浩,“给你,若是我做不到,你再赶我走。”

江明浩接过,看着保证书默不作声。

云微微的预期落空,暗暗不爽,又试探的说了句,“可王爷已经亲口说了要休了王妃,现在村民们都看到了,若是王妃再留下来,只怕会被大家说闲话。”


林月半淡淡一笑,这意思明摆是想把她赶走,然后自己做女主人吧!

她瞟了一眼祥嫂拿在手上的丝帕,这绣工她一眼便知出自云微微之手,而且这一众村民几乎也是人人一条。

看来,这是特意买的水军啊!

她走到云微微面前,假意说道:“中午炎热,村民们站在外面看戏也辛苦,不知,妹妹有没有给她们准备一条手帕擦汗呢?”

此话一说,许多村民立马收起了手帕,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江明浩自然明白林月半的暗意,只是没有当面拆穿。

“其实,日子是自己过得,流言也不足为惧。”云微微低下头,强挤出微笑,自己给自己圆话。

她看着云微微吃瘪的苦笑,莫名暗爽。

不过,另一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

云微微胸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她又定睛一看,即便是隔了衣服,她也能看到微弱的绿光。

说时迟,那时快。

林月半的手已经伸到云微微胸前了。

江明浩连忙转头回避,大骂林月半,“你这是做什么?”

云微微也害羞的捂住脸。

只见,林月半拿出她胸前的玉佩,仔细观摩着,上面的雕花十分考究,看样子是海棠花,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会用的玉佩,不用猜就知道这块玉佩价值不菲。

林月半疑惑问道:“对不起,我就是我有点好奇,你为何会有这样昂贵的饰品?”

话落,林月半就听到了抽泣的声音。

哭了?

“那是娘留给我的遗物。”

林月半尴尬的不再说话,她好像戳到了别人的伤心事。

她紧张的看向江明浩,发现他的脸已经铁青,冒出一个冷冷的声音,“反正草原上最不缺的就是野兽,若是王妃在此丧命,想必也没有人会多疑吧!”

林月半意识过来,“不不不,从现在开始,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现在就去做饭。”

她立刻站起来,往厨房跑。

还好,她没有再听到江明浩的那句滚。

他们的蒙古包连接了一个小包,那就是厨房了。

等她到了厨房,进入眼帘的一幕,只能用四个字形容。

家徒四壁。

屋子里处处透着泥土的腥臭味,要说房间还能勉强看一下,那厨房可以说,就像直接拿了一个帐篷盖在万丈平地上。

厨房台面是用许多块红砖砌起来,上面啃啃哇哇还没有处理平整。

她挠了挠头,这个家除了几个有缺口的盘子,没有任何称作上厨具的东西,但至少厨房也算是整洁。

厨房里,装水的大缸也已经见底了,以前云微微没病之前,一直是云微微去打水。

看来,她要先从打水开始了。

林月半带上两个木桶,用一根木板挑着扛在肩上,准备去水渠打水,刚要出门,发现桌上放着一双崭新的杏色绣花鞋。

她看着自己脚上,已经露出脚趾头的布鞋。

她欣慰的笑起来。

原来江明浩是个纸老虎啊!

她换上新鞋,就出发了。

水渠在村头的西边,它的水流是从山顶处流下的活水,这里的人几乎都是靠这条水渠生活。

草原上虽然有大大小小的水渠,但都是死水,不能食用。所以邻里街坊都会在这里打水或者洗衣。

等林月半走到水渠,身体已经有点微微发汗了,她俯下身子来,洗了个脸,才觉得凉爽一点。

邻里那些妇人洗着衣服,还不忘嘀咕两句林月半。

他们看到林半月身旁的水桶,讽刺道:“哟!还真的打算改邪归正,开始做家务了。”

“你看她穿着那么好的新鞋,能干什么活啊,不过是装个样子,让王爷不要赶走她而已。”

“什么王爷王妃的,贬到这里的人,早就被夺了封号,都是平民罢了。”

“哈哈哈......哈哈......”

这话里话外,怎么都透着嘲笑的意味。

林月半捡起手边的石头,砸向他们前方的水渠。

一瞬间,水被溅的老高,洒的那群妇人一身,惹的他们恼羞成怒,领头的祥嫂怒吼:“你是不是有病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