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裴烟霍清寒

裴烟霍清寒

裴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一时间,裴烟身形僵住。会议结束,众人一哄而散,很快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霍清寒将文件合起,椅子转向裴烟的方向:“怎么?现在连招呼都不会打了?”紧闭的空间里,只让裴烟觉得自己呼吸越发不畅。

主角:裴烟霍清寒   更新:2022-09-11 1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烟霍清寒的其他类型小说《裴烟霍清寒》,由网络作家“裴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时间,裴烟身形僵住。会议结束,众人一哄而散,很快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霍清寒将文件合起,椅子转向裴烟的方向:“怎么?现在连招呼都不会打了?”紧闭的空间里,只让裴烟觉得自己呼吸越发不畅。

《裴烟霍清寒》精彩片段

四年前,他没有任何解释,一夜之间退出了自己的生活,让她彻底死心。


连她自己都没料到,再一次见面时他却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似是察觉到一道视线,裴烟抬头,就撞入了霍清寒的眸中。


但转瞬,他移开目光,从容启唇:“从今天起,为了解整个航线的流程,我会暂代三个月的机长,希望合作愉快。”


闻言,台下的空姐们有些躁动:“新来的总裁也太帅了,不知道跟谁在一个机组……”


裴烟默默听着,不禁攥紧了手。


但很快,她就觉得自己这番紧张和局促有些可笑,也许他早已经将自己忘记了……


裴烟刚收敛起思绪,却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连忙应声站起,就见台上的霍清寒已经向她看来:“裴烟,你留一下。”


一时间,裴烟身形僵住。


会议结束,众人一哄而散,很快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霍清寒将文件合起,椅子转向裴烟的方向:“怎么?现在连招呼都不会打了?”


紧闭的空间里,只让裴烟觉得自己呼吸越发不畅。


许久,她的声音才从喉间逼出来:“小叔,好久不见。”


“四年,不久。”


霍清寒的手轻轻敲着桌面,黑目深了深:“等一下我送你回家。”


裴烟刚要开口拒绝,但耀目灯光下,霍清寒挺拔高大的背影,和曾经遇见危险就会挡在她身前的背影慢慢重合。


鬼使神差的,她动了动脚步,还是跟在了霍清寒身后。


公司楼外。


一辆黑沉的保时捷车内。


裴烟刚上车,一只熟悉的毛绒玩偶便映入眼帘。


霎时,记忆回溯几年前,那是她第一次送给霍清寒的礼物……


像是察觉到了裴烟的心里想法,霍清寒沉声开了口:“懒得换,别多想。”


裴烟紧了紧手,心底忍不住自嘲一笑。


事到如今,她怎么会对霍清寒抱有妄想?


他们在大院里结识,她喜欢跟着院子里的伙伴齐声声喊霍清寒小叔,喜欢跟在霍清寒身后,喜欢着霍清寒这个人。


她原以为只要付出的够多,霍清寒就一定会被自己打动。


可现实是,得到的结果只会一次比一次残忍。


车上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氛。


俩人间的距离也在这一瞬间拉近,呼吸都在交缠。


霍清寒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手机给我。”


裴烟身体往车门靠了靠,还是拿出了手机:“怎么了?”


接着,她就看那双修长的手在自己的手机上点击了加好友的页面。


霍清寒将手机还给了她:“我既是你的上司也是你的长辈,需要随时联系。”


每次都需要这样疏离的解释,好像生怕她会缠上自己。


裴烟似恼怒的回怼了一句:“都是工作需要,陆总可以不用一次次解释。”


说完,她直接摔门离开,头也不回。


车里,霍清寒看着裴烟的背影,微张的薄唇又闭合,末了启动了引擎。


第二天一早。


裴烟来到机场,就看见几个空姐凑在一起闲聊。


其中一人看见了裴烟,冲她招呼:“顾姐,听说陆总和你一个机组,真羡慕你啊。”



霍清寒看着裴烟离开的背影,久久才收回视线。


‘第二天一早。


众人正在准备启程返航。


忽然,高管带着一个女人来到了众人面前,大声宣布:“这位是韩紫,是新加入你们机组的副乘务长,大家欢迎!”


这话刚落,彻底让裴烟清醒。


众人不禁议论纷纷。


毕竟突然空降一位管理人员,不是靠着关系,谁会信?


韩紫却装作若无其事的和大家打招呼。


看见裴烟,她的眼露几分笑意:“乘务长,请多指教。”


裴烟一眼就看穿韩紫眼底的讥讽,懒得理会,她转身就走。


突然,人群中不知是谁传来一道声音:“你们有没有发现,韩紫的侧脸还挺像顾姐的。”


众人闻言,就拿韩紫和裴烟比较,也是越看越觉得相似。


裴烟脚步一顿。


来不及多想,霍清寒已经走了进来:“准备登机了,还在聊什么?”


大家立刻一哄而散。


裴烟回头,就见韩紫走到了霍清寒的面前:“夜擎。”


这般亲昵的称呼,让她的心猛地一紧。


霍清寒微蹙了眉,瞥了一眼裴烟,转而开口:“在这里叫我机长。”


韩紫娇嗔一句:“我知道了。”


聊了会儿后,霍清寒便走进了驾驶舱。


裴烟将两人之间似情侣的相处方式尽收眼底,神色一黯再黯。


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不明白。


裴烟强迫自己抛开杂念,将心思放到工作上来。


旅途中,韩紫服务态度不端正,被投诉了好几次。


几个空姐出面提醒,还被她直接训了回去。


事情到最后,还要靠裴烟出面挨个道歉解决。


一趟旅程下来,整个机组都有了意见。

裴烟身形僵住。


眼前这一幕就像根刺,狠狠扎进了她的心口。


察觉到了动静,霍清寒抬眼就看到了门口的裴烟。


他忙后退了一步,脸色冷沉:“有事吗?”


这神情,看起来就好像在怨她突如其来的打搅。


扫过他身侧的韩紫,裴烟扯了扯唇角:“那件事现在说不太合适了。”


说完,她转身走出办公室。


霍清寒看着匆促的裴烟,无视韩紫的声音,直接大步追了上去。


长廊里。


霍清寒没几步就拽住了裴烟的胳膊:“有事就说。”


裴烟深吸了口气,心里催眠自己只当是为了机组。


她回头,直接开口:“我们整个机组希望换掉韩紫。”


霍清寒眉头一皱:“韩紫的能力我是认可的,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会跟她沟通,换组的事情以后再说。”


裴烟听出他话里话外的维护,心头越发苦涩。


原来韩紫就是他的未婚妻。


曾经那个让她喜欢、尊敬的霍清寒,现在宁愿相信韩紫也不信她。


爱情好像真的会让人变得茫目。


霍清寒也是,她也是。


“那我没什么事了。”


落下这句轻飘飘的话,她转身准备离开。



裴烟一顿,缓缓扯开霍清寒的手:“小叔,你现在已经有未婚妻了,请自重。”


莱特酒吧。


被裴烟一通电话叫过来的沈晓雪,看着一杯杯灌酒的人,满脸错愕夺过酒杯。


“小音,你这么喝酒不要胃了?!”


四年前,裴烟因为忙于工作,很少规律饮食。


因此落下了胃病。


那个时候,还有霍清寒陪着她。


虽然每次霍清寒都会很严厉的训斥她,但话里话外都是对她的关心。


然而现在这种特殊的待遇,她已经没资格了。


咽下所有的痛苦,裴烟重新拿了个酒杯,然后倒满:“叫你过来,是让你陪我喝酒,不是来劝我。”


说完,她又一杯下肚。


好像这样做就能麻痹自己,忘掉早上的那一幕。


沈晓雪思索几秒,又问:“又是因为你忘不掉的初恋?”


每次裴烟一喝酒,必然和他扯上关系。


裴烟闻言,果然顿了一下。


霍清寒脸一黑,将缠在沈晓雪身上的裴烟按在座位上:“还敢喝酒,忘记之前你是怎么进医院的?”


裴烟想起早上的事情,气还没消,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你是什么身份,来管我做什么?”


霍清寒眸光闪烁:“你说什么?”


裴烟主动推开霍清寒,声音藏不住的酸涩。


“你现在是别人的丈夫,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再管我了!”


霍清寒抚了抚猛跳的太阳穴,跟沈晓雪道完别后,转身追了上去。


酒吧外。


裴烟浑浑噩噩的往前走,全然没注意前面急速开过的车辆。


霍清寒刚出来,看见这一幕,心骤然一跳。


“裴烟!”


他冲上前将裴烟的身体拉了回来。


训斥的话已经到嘴边,可见到她满是泪水的脸,顿时又卡住。


裴烟目视着熟悉的眉眼,声音很浅:“霍清寒,你有没有想过,我会彻底离开你的世界?”


霍清寒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放开了手:“你喝醉了!”


裴烟神色暗下来,自嘲地笑了声。


是醉了。


要不然怎么会觉得她在霍清寒心中还有几分地位。


他对自己的所有好,恐怕都是因为他是自己的长辈。


裴烟彻底安静下来,也不再拒绝霍清寒送她回家。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话。


往后几天。


裴烟都很少与霍清寒碰面,就算是在机场遇见也只是埋头离开。


办公室内。


霍清寒想起这些天裴烟的躲避,不由得回想起那天她喝醉的画面,有些心烦意乱。



风行航空顶楼会议室。


裴烟看着在人群簇拥下走进来的男人,整个人几乎僵住。


还在愣神间,就听站在霍清寒身边经理已经开口:“我们风行航空公司已经被霍氏收购,这位就是我们的新老板霍总霍清寒,大家欢迎!”


话语落下,台下顿时响起轰然的掌声。


也让裴烟的脑海一片空白。


坐在她身边的沈晓雪满脸讶异:“小音,这不是你钱包里那张合照上的男人吗?他成为我们老板这件事,你之前知道吗?”


“不知道。”裴烟敛眸,压下心中泛滥的情绪。


她怎么会知道……


四年前,他没有任何解释,一夜之间退出了自己的生活,让她彻底死心。


连她自己都没料到,再一次见面时他却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似是察觉到一道视线,裴烟抬头,就撞入了霍清寒的眸中。


但转瞬,他移开目光,从容启唇:“从今天起,为了解整个航线的流程,我会暂代三个月的机长,希望合作愉快。”


闻言,台下的空姐们有些躁动:“新来的总裁也太帅了,不知道跟谁在一个机组……”


裴烟默默听着,不禁攥紧了手。


但很快,她就觉得自己这番紧张和局促有些可笑,也许他早已经将自己忘记了……


裴烟刚收敛起思绪,却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连忙应声站起,就见台上的霍清寒已经向她看来:“裴烟,你留一下。”


一时间,裴烟身形僵住。


会议结束,众人一哄而散,很快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霍清寒将文件合起,椅子转向裴烟的方向:“怎么?现在连招呼都不会打了?”


紧闭的空间里,只让裴烟觉得自己呼吸越发不畅。


许久,她的声音才从喉间逼出来:“小叔,好久不见。”


“四年,不久。”


霍清寒的手轻轻敲着桌面,黑目深了深:“等一下我送你回家。”


裴烟刚要开口拒绝,但耀目灯光下,霍清寒挺拔高大的背影,和曾经遇见危险就会挡在她身前的背影慢慢重合。


鬼使神差的,她动了动脚步,还是跟在了霍清寒身后。


公司楼外。


一辆黑沉的保时捷车内。


裴烟刚上车,一只熟悉的毛绒玩偶便映入眼帘。


霎时,记忆回溯几年前,那是她第一次送给霍清寒的礼物……


像是察觉到了裴烟的心里想法,霍清寒沉声开了口:“懒得换,别多想。”


裴烟紧了紧手,心底忍不住自嘲一笑。


事到如今,她怎么会对霍清寒抱有妄想?


他们在大院里结识,她喜欢跟着院子里的伙伴齐声声喊霍清寒小叔,喜欢跟在霍清寒身后,喜欢着霍清寒这个人。


她原以为只要付出的够多,霍清寒就一定会被自己打动。


可现实是,得到的结果只会一次比一次残忍。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


直到家门口,裴烟悬起的一颗心才放下:“谢谢小叔。”


她连忙解开安全带,正要开门下车。


但下一秒,身边却伸来一只手狠狠关紧了门。


在裴烟诧异的目光中,霍清寒的身子缓缓靠过来……



车上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氛。


俩人间的距离也在这一瞬间拉近,呼吸都在交缠。


霍清寒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手机给我。”


裴烟身体往车门靠了靠,还是拿出了手机:“怎么了?”


接着,她就看那双修长的手在自己的手机上点击了加好友的页面。


霍清寒将手机还给了她:“我既是你的上司也是你的长辈,需要随时联系。”


每次都需要这样疏离的解释,好像生怕她会缠上自己。


裴烟似恼怒的回怼了一句:“都是工作需要,霍总可以不用一次次解释。”


说完,她直接摔门离开,头也不回。


车里,霍清寒看着裴烟的背影,微张的薄唇又闭合,末了启动了引擎。


第二天一早。


裴烟来到机场,就看见几个空姐凑在一起闲聊。


其中一人看见了裴烟,冲她招呼:“裴姐,听说霍总和你一个机组,真羡慕你啊。”


裴烟淡笑两声,没有说话。


飞机平缓驶向空中。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乘坐国安航空公司513次航班,本次航班机长是霍清寒,我是乘务长裴烟,如果您需要任何协助,请通知空服人员,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及时周到的服务。”


裴烟熟练的念着广播,但当“霍清寒”三个字念出来时,心还是轻轻颤了一下。


当初知道霍清寒曾报考了航空大学后,她毅然决然的也成为了空乘的一员。


她想着,只要再靠霍清寒近一点点,他们之间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可到至今,她都捂不热那颗心。


飞往巴塞罗那的旅途长达十五个小时。


也就意味着,她要和霍清寒待在一起十五个小时。


这样一想,裴烟就有些喘不过气。


因为前一阵子的长途跋涉,她失眠了几天,到现在头还有些昏呼的感觉。


裴烟深呼了几口气,竭力保持好状态,紧接着就听到了呼叫空乘的铃声。


好不容易抚慰好一位乘客,她再起身时,却正好撞见了迎面来巡视的霍清寒。


四目相对,一身制服禁欲帅气的霍清寒还是让裴烟心口猛跳了下。


和她当初幻想的一样,无论到什么地方,霍清寒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裴烟忍着不适,维持着镇定,与他擦肩而过。


不想刚回到休息室里坐下,霍清寒就大步走了进来。


还未等裴烟有反应,他抬手贴在了裴烟额头上。


“不舒服?”


额头上温热的触感让裴烟愣怔了几秒,而后急忙躲开:“没有。”


说完,她心虚的下意识抿了抿嘴。


霍清寒俯身凑过来,语带调侃:“你撒谎的样子我会看不出来?”


又是这般孰近孰远的态度,裴烟想不明白,正要开口。


就见一双手覆住了她的眼睛,挡住了眼前的视线。


“休息一会儿,别硬扛着,还有别人。”



霍清寒微蹙了眉:“没有。”


裴烟看清了他眼底的躲闪,垂下了眼帘:“我知道,你一直都把我当小孩,可是有一天,你发现小孩的话是认真的,你是不是也怕了?”


休息室里。


裴烟的话句句直戳霍清寒的心窝。


他冷了脸色,没有回答。


但裴烟却什么都明白了,她收敛神思,故作淡然:“放心吧霍总,你送我的东西,我都扔了,人应该向前看的。”


说完,她只给霍清寒留下个背影。


霍清寒扯了扯领口,面露几分不耐:“我先走了。”


门怦然关闭,留下一片寂静。


晨光下,一架飞机稳稳落在巴塞罗那的土地上。


长达十五小时的飞行结束。


下了飞机,裴烟跟着其他空乘走在霍清寒身后。


两人不过几尺的距离,竟也像是相隔鸿沟,看起来生疏漠然。


工作汇报完后,裴烟来到了附近酒店歇息。


洗漱完,她躺在柔然的大床上,不知为什么,却毫无困意。


一睁一闭间,想的都是在飞机上的画面。


她还记得,霍清寒那双节骨分明的手,近距离的眉眼。


裴烟缓缓从衣间里拿出一块老旧的怀表。


链子已经褪了色,边沿也因为时间留下了痕迹。


这是霍清寒送给她的,而藏于表下的是一张她和霍清寒四年前的合影。


犹记得,自己曾信誓旦旦的和霍清寒说:“小叔,以后我也要成为空乘的一员,陪你飞遍全球!”


但那时霍清寒只是揉着她头笑,什么也没说。


时隔四年,她的诺言实现了。


在霍清寒为机长,她乘务长,共同飞行的第一站,巴塞罗那。


重拾记忆后,她再也睡不着。


裴烟披了件外套,转身走出了酒店。


但天公竟不作美的飘起小雪来。


朦胧雪幕中,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脚步倏然顿住。


前方街道的灯光,正勾勒出一抹熟悉的轮廓。


“怎么不休息?”换上便衣的霍清寒朝这边走来。


裴烟用大衣裹紧了身体:“睡不着。”



繁闹的街头上车辆拥堵,传来吵闹的喇叭声。


霍清寒目光眺望远方:“看过巴塞罗那的圣家教堂吗?”


裴烟神色一暗,而后摇了摇头。


霍清寒双手插进口袋:“走吧,带你去祈福。”


裴烟眼底复杂,正想拒绝。


但霍清寒似乎提前捕捉到了她的动作,率先抓住她手腕。


“这么躲着我,是怕我会吃了你吗?”


闻言,裴烟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不知道当初是谁躲着不见。


但这话还是藏在了心里,她强行扬起一张笑脸:“你是我小叔,我怕你做什么。”


两人就像是回到了曾经那般互相打趣,气氛也缓解不少。


圣家教堂里。


梦幻的彩色珐琅窗,映照出别样的神秘和浪漫。


都说在巴塞罗那的圣家教堂是最接近神域的地方,来这里祈福的人都会被神保佑。


裴烟偷瞥了眼身边正闭着眼的霍清寒,悄声拿出了衣间的怀表,紧紧合住。


若是神能听到她的祈福,也该告诉她,这场荒唐的感情,是不是该继续下去……


她虔心的发问,忽然被一道声烟打破神思。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霍清寒目光落在裴烟合拢的手。


裴烟措不及防后撤了几步,连带手中的怀表也应声掉落。


心跳仿佛在这一刻骤停,她正要去捡,却见怀表已经被霍清寒弯腰拾起。


裴烟有些窘迫。


因为她曾告诉过霍清寒,这怀表早就扔了。


现在突兀的出现,显然有些不合时宜。


霍清寒打开了表盖,看见里面的合影,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裴烟大脑飞速运转,正想如何解释,就见霍清寒已经将怀表递了过来。


“小烟,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巴塞罗那的圣家教堂,寂然无声。


听着霍清寒的话,裴烟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霍清寒要结婚了!


连神都在告诉她,这段荒唐的感情,应该到此结束了。


裴烟有很多话想问,可是到了嘴边却只挤出两个字:“恭喜。”


说完,她仓皇的逃离教堂。


街道的灯光和黑夜连城一片。


裴烟跑了很久,才在街道蹲下大口呼吸着。


满心房的碎片却扎进了深处。


一滴,两滴的水渍飞溅在裴烟的脸颊。


她缓缓抬头,便看见街道交叉口的许愿池。


身边来往的许多情侣手牵着手,在喷泉的周边观赏和许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