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傅少的小祖宗又逃了

傅少的小祖宗又逃了

紫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残忍现实的逼迫,最终夏蕾还是嫁给了那个传闻中身患隐疾的男人。众人皆坐等看女人守活寡的笑话,可谁知婚后他们发现,女人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他们预想中的那般狼狈。相反,男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壮了起来,而且,他还将她宠上了天。

主角:夏蕾,傅泽尧   更新:2022-07-15 2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蕾,傅泽尧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少的小祖宗又逃了》,由网络作家“紫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残忍现实的逼迫,最终夏蕾还是嫁给了那个传闻中身患隐疾的男人。众人皆坐等看女人守活寡的笑话,可谁知婚后他们发现,女人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他们预想中的那般狼狈。相反,男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壮了起来,而且,他还将她宠上了天。

《傅少的小祖宗又逃了》精彩片段

呯!

剧烈的撞击声,车轮跟地面的摩擦声......

“救人,快帮忙救人啊!”

“要爆炸了,快跟我走!”

轰!

火光四溅,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

“还在睡呢?给我泼醒她!”

哗!

冰冷的水从天而降,睡梦中的夏蕾被冻的一个激蕾,猛地睁开双眼。

耳边还回荡着无数的声响,思绪有片刻的停滞。

“哼,这样也能睡得着。”

苏荷厌恶地看着靠在墙角,浑身湿漉漉的蓝蕾:“夏蕾,想好了没?你到底嫁不嫁?”

“苏荷,我不是你女儿,你没有资格管我的婚事。”

夏蕾起身,勉强控制着发抖的身体,漂亮的杏眸里满是倔强。

“啪!”

苏荷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眸光中冷意乍现。

“贱人生的贱种,要不是你爸出差,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

甩了甩打红的手,苏荷冷笑,“夏蕾,你的福气不错,傅家门第显赫,傅泽尧又是傅氏未来接班人,你嫁进去就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要不是人家傅老夫人点明要你嫁过去,你以为凭你的身份,能攀得上傅家?”

“我的我的身份怎么了?”

夏蕾握紧了拳头,“我是我爸的长女,不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要说身份不堪,那也是你的女儿!”

想到自己的妈妈明明是元配,却被这个女人插足,最后还被害到昏迷在床上数十载,夏蕾的心里就愤怒不已。

“小贱人,你胆肥了!”

苏荷恼羞成怒,一脚踹向夏蕾,将她重重地踹倒在地上。

“什么私生女?我告诉你,夏希才是我和你爸的爱情结晶,是夏家的正牌千金,小贱人,你胆敢在外人面前胡说八道试试?”

腹部被踹得生疼,夏蕾死死地咬着唇,一言不发的瞪着苏荷,清丽的脸上满是倔强。

“你看什么看?”

苏荷的脸色难看极了,蹲下身子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小贱人,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嫁不嫁?”

“我不嫁。”

夏蕾浑身都痛极了,可依旧倔强道:“你觉得傅家的门第这么好,那就让你的女儿嫁!”

外面都传疯了,傅家长子傅泽尧从小身体孱弱养在国外,三个月前回国之际更是突遭横祸,容颜尽毁,不能行动也不能人道。

这样的男人,她嫁过去,岂不是守活寡?

可她的好父亲和这个女人却根本不顾自己的意愿,收了傅家彩礼,强行把自己关在夏家的阁楼里,逼迫自己答应。

她凭什么答应?

“你不嫁?”

苏荷阴阴一笑,从手机里划出一段视频,“看来,你也不在乎你妈的死活了?”

夏蕾瞥了眼手机,当看到影像中的黑衣人正在试图拔掉她妈妈的呼吸器时,不禁失声叫出了声,“不要,你快让他们住手。”

“那你嫁还是不嫁?”

“嫁,我嫁!”

一行清泪滑落脸庞,夏蕾死死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不能让她妈妈有事。

“早答应不就行了?”

苏荷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这两天就乖乖在这儿待着,学学怎么当豪门媳妇,免得将来嫁过去给夏家丢脸。记住,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就让人直接拔了你妈的呼吸器,停了每个月都要交的一大笔费用。”

门呯的一声被关上了,夏蕾颓然地靠在墙上,闭上的眼里盛满了痛意。

.....

三日后,夏家。

没有仪式,没有婚礼,傅家只派了一辆豪车过来接走夏蕾。

夏蕾面无表情地坐上了车,离开了夏家。

车子穿过大半个城市,在半山腰的连排别墅区停了下来。

夏蕾下了车,看着这片气势宏伟的别墅区,知道能买得起这里的别墅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之人。

默默地跟着司机踏进了其中一幢,夏蕾一路走过去,闻着满园的花香,倒也觉得心旷神怡。

二楼书房的窗边,傅泽尧双手抄兜,看着园子里款款走来的女人,俊美无邪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嘲弄。

他的新婚妻子到了?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傅泽尧瞥了一眼,好看的凤眸里顿时闪过一丝无奈。

“奶奶。”

“泽尧啊,奶奶给你找的媳妇应该到家了吧。这孩子人美心也美,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

人美心也美?

不就是救过她老人家一回吗?

她老人家就让他以身相许了?

傅泽尧蹙眉,“奶奶,我还是不是你的亲孙子?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把我给卖了。”

“哼,你要不是我最疼爱的孙子,我能为你这般煞费苦心?”

电话那头的傅老夫人开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放出那些有关你的乱七八糟的传闻是什么动机。泽尧,一切都过去了,你身边也该有个好女孩来好好照顾你了。”

什么毁容,不能人道了?

都是借口。

他心里还放不下那人?

她可不能让她最宠爱的孙子一辈子孤独终老。

“好了,奶奶我言尽于此,你好好想想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奶奶特意把你爸妈都支走,就是想让你和夏蕾那丫头好好培养感情。一个月后,最好能让夏蕾怀上,也好让奶奶抱上重孙。”

抱上重孙?

让他跟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女人发生关系,奶奶以为他是种猪么?

傅泽尧黑眸幽深,看着楼底下越走越近的身影,性感的薄唇微微弯起,俊美而邪肆。


楼下,夏蕾进了门,一个老妇人就迎了上来。

“少夫人,我是老夫人派来照顾大少爷和你起居的张妈,少爷已经在楼上等你了,请跟我来。”

张妈一脸的和蔼,引着夏蕾就往楼上走。

夏蕾忙道了声谢,跟了上去。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里面传来男人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

“进来。”

夏蕾的心跳有些加快,到现在还觉得不真实。

按下内心的忐忑,夏蕾站在房间中央,环顾着整个卧室低调又不失奢华的装修风格,就见窗边的轮椅上坐着一个人。

那应该就是他的丈夫吧?

夏蕾抿着唇,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那个......”

这时,傅泽尧转过了身来。

夏蕾微一抬眸,在触到傅泽尧脸上的伤疤时,不禁倒吸一口气。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

如果在深夜里冷不丁地看到,应该会像是见到了鬼吧。

夏蕾极力压下内心的惧意,微微垂眸道:“你好,我是夏蕾。”

传闻不虚,傅泽尧果然容貌尽毁,不能行走。

那么,是不是也代表着他不能人道了?

这样也好,她还做不到跟一个陌生男子发生点什么。

想到此,夏蕾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原本惊惧的神情也慢慢恢复平静。

没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傅泽尧略感意外。

黑眸如炬地扫过女人清丽的脸庞,傅泽尧的嘴角微勾,刻意压低的声线透着丝丝嘲讽。

“夏家真是好算计,哄着我奶奶花了两千万把你送来。为了钱,你当真是一点都不在乎?”

两千万?

傅家居然给了夏家两千万的聘礼?

夏蕾一愣,随即升腾起无比的愤怒。

她的好父亲用她的婚姻换了两千万,她却连半个子都没看到。

要是有了这笔钱,她何愁妈妈以后的医药费没着落?

“傅先生,嫁给你并非我本意。只是,不管怎样,我都已经嫁进傅家了,以后会好好照顾你。”

心里再怎么不忿,可她也无力反抗,唯有顺其自然。

装,继续装!

傅泽尧看着低眉顺眼的女人,黑眸里尽是嘲弄。

“过来,伺候我洗澡。”

听到傅泽尧的使唤,夏蕾略一迟疑,最终推着轮椅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给一个陌生男人洗澡,那不就是要把人给看光光了?

她会长鸡眼吗?

浴室里,夏蕾摸索着将浴缸放满了水,身后已经传来了傅泽尧不耐烦的声音。

“快点,磨蹭什么?”

大少爷,她初来乍道,能给她一点熟悉场地的时间么?

夏蕾暗自腹诽某人的大少爷脾气,嘴上却是顺从道:“好了,可以了。”

傅泽尧冷睨了她一眼,像个帝王般抬起了双手。

夏蕾忙抬手帮傅泽尧脱下上衣。

男人的肌肉紧实,蜜色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晶亮的光芒,性感而充满张力,看着很是诱人。

夏蕾垂下眼睑,瞄到男人那清晰可见的八块腹肌,清秀的脸上开始逐渐灼热起来。

上衣脱起来简单,那么裤子呢?

虽然他不能人道,可他还是个男人,还有男性特征的!

夏蕾硬着头皮帮傅泽尧解开了皮带,将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你扶着我一点,我帮你脱下来。”

他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以后她要逐渐习惯。

女人的幽香丝丝缕缕飘进他的鼻端,若有似无的碰触,像是小猫的爪子在轻挠着他的心房,让人心荡不已。

傅泽尧剑眉微蹙,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他一把推开夏蕾,沉声道:“出去。”

夏蕾:“.......”

她又做错什么了?

真是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你自己能行吗?需要我......”

“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傅泽尧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夏蕾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叫我。”

浴室门轻轻关上,空气还残留着女人若有似无的馨香。

傅泽尧垂眸扫了眼下方,低咒了一句,起身进了浴缸。

半小时后,浴室的门打开了,看到就在门边站着的女人,傅泽尧的眸心微动。

“我帮你吹一下头发。”

夏蕾取过早就拿好的吹风机,插上电源,帮傅泽尧吹起了头发。

微凉的指腹穿过发丝,轻轻又柔柔,让人不知不觉就松懈了下来。

傅泽尧眯着眼,享受着女人的乖巧服务。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一套,她就是用这副乖巧的模样讨得了他奶奶的欢心?

薄唇勾起一弯弧度,傅泽尧挥了挥手,制止了夏蕾的动作。

“夏蕾,娶你进门是我奶奶的意思,我没有同意。在我眼里,你只是我们傅家花两千万买来的一个佣人。以后,请你牢记你的身份,不要越界。”

两千万买来的佣人?

她这个佣人的身价可真高。

夏蕾抿着唇,努力压下内心的委屈和不忿,微垂着眸子道:“我知道了,傅先生。”

要不是因为夏家用妈妈做威胁,她稀罕进他家门吗?

看着夏蕾低眉顺眼的模样,傅泽尧深眸微眯。

敢怒而不敢言?

他等着看小白兔能忍到什么时候。

“你可以出去了。”

闻言,夏蕾瞥了傅泽尧一眼,欲言又止,最终拿上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

主人既然发话了,仆人听从就是了。

看着女人纤瘦的身影快步离开,傅泽尧勾了勾唇,轻轻撕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原本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来。

想要做他的女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翌日清晨,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纱窗照了进来,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

夏蕾动了动身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抬眸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夏蕾这才回想起来,自己已经嫁作人妇。

连忙起身下床,洗漱一新后下了楼。

“少夫人,你醒了,过来吃早餐吧。”

张妈从厨房里出来,招呼道。

“好的。”

蓝蕾开口,左右看了看,没瞧见傅泽尧的身影。

“少夫人是在找少爷吧?少爷一大早就出门了。”

张妈笑眯眯的开口,让蓝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出门了就好。

省得她伺候了。


夏蕾边吃着早餐边翻着手机信息。

兼职群里有消息,在问有谁有空,去新开的一家高档酒楼做宣传。

夏蕾杏眸闪闪,顿时报了名。

她刚毕业,如今在夏氏企业里做文职。

因着自己新婚,她父亲夏振清好心地给她放了假,所以她这两天都有空。

可是她不可能真的闲在家里做少奶奶。

她要攒钱为妈妈以后的康复做准备。

匆匆吃完早餐,换上了常服,夏蕾跟张妈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

来到目的地,接过负责人给的宣传页,夏蕾就开始了工作。

“你好,请看一下宣传页。”

夏蕾面带笑容,朝经过的客人发着宣传页。

“咦,小希,这不是你的那个便宜姐姐夏蕾吗?”

迎面走来的陆玟娜扯了扯夏希的衣服,嘲弄道:“你不是说她嫁给傅家长子傅泽尧守活寡去了吗?怎么有空出来的?”

夏希在短暂的惊讶后顿时满脸鄙夷,“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傅泽尧满足不了她,她当然会找机会出来勾搭野男人了。”

听到夏希的话,夏蕾瞥了她一眼,懒得理会她,自顾自地继续发宣传页。

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仗着父亲对她的宠爱,从小就跟她不对盘。

比这种更刻薄的话,她都听过。

就当她放屁得了。

只是,她不跟人家计较,人家却有心找岔。

“被我说中了吗?夏蕾,你快说说,傅泽尧长什么样?是不是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容颜尽毁,不能人道?啧啧,跟一个长得像鬼一样的男人睡在一起,夏蕾你有没有做噩梦啊!”

夏希一脸的幸灾乐祸,让夏蕾忍无可忍。

“夏希,昨晚我睡得很好。倒是你,每当我看到你这张脸,晚上总要做噩梦。”

自己的丈夫自己维护。

他再不好,也轮不到夏希来品头论足。

“你......”

夏希被怼,脸上一阵恼怒。

“哼,你得意个什么劲?嫁进了豪门还要抛头露面做这种下等人做的工作,足可见傅家有多不看中你。”

夏希冷哼一声,讥讽道:“不过呢,我猜你也乐意对吧。毕竟有其母必有其女,你们娘俩骨子里都是放荡的,都喜欢抛头露面,周旋在各式的男人身边。”

此话一出,原本神色淡淡的夏蕾猛然冷下了脸来。

“夏希,你再侮辱我妈试试。”

“我就说了怎么了?我怕你啊?”

夏希嗤笑道:“你妈就是个下贱胚子。当年嫁给了我爸还不安份,到处勾勾搭搭,还怀了别人的野种。这种女人,当初跳楼怎么就没死透呢?”

啪的一声脆响,夏希的脸被打偏,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夏蕾。

“夏蕾,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你妈没好好教你做人,做为姐姐,我就好好教教你。”

夏蕾握紧了双拳,“当年的真相到底如何,你妈心里最清楚。夏希,你敢再说一句污蔑我妈的话,你该清楚我的脾气。”

妈妈是她的逆鳞。

别人怎么欺负她都没事,但绝不能污蔑她妈妈。

“夏蕾,你要造反吗?今天看我不撕烂你的脸。玟娜,快来帮我。”

夏希被打了一巴掌,怒不可遏,尖叫着朝夏蕾扑过去。

夏蕾红唇紧抿,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住手。”

这时,酒楼的负责人匆匆跑了出来,连忙拦在了夏希和夏蕾之间。

“让开,你谁啊。”

夏希一脸的恼怒,朝着来人大声呵斥着。

“夏小姐,这是在我店门口,你这样吵闹,成何体统。”

负责人不卑不亢的开口,一旁的陆玟娜也悄悄拉了拉夏希。

“小希,不要再闹了,注意形象,好多人都看着我们呢。”

闻言,夏希扫过围观的人群,恨恨地瞪了夏蕾一眼,极不情愿的放弃了跟夏蕾的争斗。

“夏蕾,你等着,回去我就告诉我爸,看他怎么收拾你。”

气死她了。

居然被这个小贱人打了一巴掌。

等着,以后她非要把这岔给找回来。

夏希冷哼一声,拉上陆玟娜就打算进酒楼用餐。

“等等。”

酒楼负责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夏小姐,傅家二少爷是我们酒楼的股东之一,刚刚听闻你对他嫂子出言不逊,于是下了命令,从今往后,夏小姐和这位小姐不准踏入我们的酒楼半步,包括所有有他参股的酒楼都禁止入内。”

“什么?”

夏希跟陆玟娜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夏希,都是你啦,害得我丢脸丢大发了。”

陆玟娜气得直跺脚。

上流人士都知道,海城的高档酒店有一大半都有傅家二少爷的入股。

去这种场所吃饭也是身份的象征,这下好了,她要被她们的闺蜜团笑死了。

“你......你骗人!不行,我要见傅二少。”

夏希气得脸色一阵青红皂白,叫嚷着要见傅二少。

“不好意思,傅二少正在贵宾间用餐,不见不相干的人。”

负责人示意几个手下拦住想往里闯的夏希,又看向一旁呆愣的夏蕾,恭敬道:“傅少夫人,请跟我来。”

“哦,好的。”

夏蕾稳了稳心神,连忙跟上了负责人。

身后传来夏希的叫嚷声,“让开,你们让我进去。夏蕾,你快让傅二少解除这道命令。不然,我就告诉我爸,说你欺负我。”

又告诉爸?

她是三岁孩子么?

夏蕾心里好笑,不予理会。

此刻,她无比好奇傅家二少爷长什么样。

见到他,她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谢他让夏希吃瘪。

楼上贵宾间,傅泽尧双手抄兜站在窗前,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俊朗的脸上布满了阴云。

敢正大光明地羞辱他,有些人真是好样的!

不过,他傅泽尧的新婚妻子到底有多爱钱?

新婚第一天就出门工作,而且还是这种最低等的工作?

说出去,简直是丢人现眼!

难道真的像夏希所说的那样,因为自己所谓的不能人道,她就借机四处找野男人?

门叩叩的响起,傅泽尧沉声道:“进来。”

门被打开,负责人将夏蕾带了进来。

“傅少,傅少夫人来了。”

不管傅大少还是傅二少,总之都是傅少。

负责人将门掩上,笑了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