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幻血脉被掠夺后我无敌了

玄幻血脉被掠夺后我无敌了

黑袍老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恶人的算计,让少年秦烈失了自己刚刚觉醒的五品烈焰血脉,垂死挣扎之时,他获得了太始天尊的传承,从此,他一朝雄起。曾经将他算计之人,他毫不留情的踩在了脚下,不服挑战之人,他毫不犹豫上前迎战,从此,他是世界王者,是无上强者。

主角:秦烈   更新:2022-07-15 2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烈 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幻血脉被掠夺后我无敌了》,由网络作家“黑袍老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恶人的算计,让少年秦烈失了自己刚刚觉醒的五品烈焰血脉,垂死挣扎之时,他获得了太始天尊的传承,从此,他一朝雄起。曾经将他算计之人,他毫不留情的踩在了脚下,不服挑战之人,他毫不犹豫上前迎战,从此,他是世界王者,是无上强者。

《玄幻血脉被掠夺后我无敌了》精彩片段

天元大陆,云洲,明玉城,云家。

“云溪,送给你!”

一道十八九岁,披头散发,满面血污,浑身染血的青年看着面前少女出声,一双眼睛充满爱慕之意。

“这是四族大比第一奖励,云州武院的名额与黄阶八品聚元丹。”

“秦烈,你将这些送我,那你怎么办?”

云溪看着手中的锦盒内的物品,眼眸看向了面前的秦烈,内心震惊之余,亦是弥漫着一丝不屑 。

“无妨,四族大比,我对决徐枫的时候,觉醒了玄阶五品烈焰血脉。”

“纵是没有名额与聚元丹,我一样能够进入云州武院。”

“待我们进入武院,我便会向四叔提亲。”

秦烈看着面前的云溪,脸上不由展现的出一抹憧憬的笑容,自小就被爷爷寄养在云家,且与云溪青梅竹马,此番四族大比,代表云家参战,拔得头筹,相信四叔一定会同意婚事的。

内院第一大比的奖励,还有一枚聚元丹,届时赠与三哥云炎,相信明年他一定能够在四族大比脱颖而出,斩获进入云州武院的名额。

“秦烈,你真的苏醒了玄阶五品烈焰血脉吗?”云溪缓缓抬首,明亮的眼眸闪烁着一抹好奇,就连呼吸都是不由有些急促。

“云溪,你看清楚了。”

秦烈裸露胸膛,激发起了血脉,就见一道道神秘的赤色纹路交织全身,蔓延到了手臂之上,掌心顷刻浮现出一簇火焰。

“真的是玄阶五品烈焰血脉!”

“秦烈,你送我如此大礼,我也有一份礼物要回报你。”

“等我,别走。”

云溪笑颜如花,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秦烈,继而是飞速的离去……

“宵儿,听说你觉醒了玄阶五品烈焰血脉,快让我看看。”不多时,就见一名白面无须,身形偏瘦,穿着黄袍的中年人与云溪快步而来。

“小侄秦烈拜见四叔!”

“四叔,小侄献丑了。”

秦烈朝着中年人行礼,继而再度激发了血脉,就在掌心凝聚出了赤红火焰。

“好,好,好,后生可畏,真的是后生可畏!”

“玄阶五品烈焰血脉,放眼云州也找不出几人。”

“且让四叔感受一下你这血脉强度。”

中年人满面笑容的走到秦烈面前,可当手掌触及秦烈躯体一瞬,整个人脸上的笑容凝固,陡然变的阴鸷无比,充满了陌生与冷漠。

下一瞬,元力自掌心涌现而出,瞬间撕裂的秦烈的胸膛,一道赤色如火的血线从心脏中被强行剥离而出。

“啊!”

“四叔……你……为什么?”

秦烈手捂胸口,但鲜血仍旧汩汩而涌,发出犹如困兽般的怒吼,整个人痛的是面孔扭曲,目光怒睁,殷红如血,几乎是要裂开。

他不明白……

素来慈眉善目的四叔,为何会变的如此狠毒。

竟然强行剥夺自己的血脉。

我秦烈虽寄养在云家,但自认是云家一份子,四族大比,力拔头筹,带给云家无上荣耀。

为何要如此待我!

上苍,你不公!

“为什么?你还敢问为什么?”

“秦烈,你这养不熟的狼崽子,竟然还私藏了一枚聚元丹,自你三岁到我云家,便处处与我云家子弟竞争,凡事都要压我云家子弟一头。”

“四族大比,力拔头筹,你带来的不是荣耀,而是屈辱。”

“外面人都说我们云家很快要改姓秦了,而这一切都是你这养不熟的狼崽子带来的。”

“玄阶五品烈焰血脉,就当是云家养你十五年的回报了!”

中年人脸上笑容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森冷与轻蔑。

“噗!”

“云天海,你这狗贼……当诛!”

秦烈嘶吼如雷,目光充血,面孔近乎扭曲,活生生就是一头地狱的恶鬼,无穷的怒气与憋屈上涌,却又无穷宣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恨!没有早些看清楚云天海的嘴脸。

怨!自己没有太过轻信云家。

怒!自己不能守护自己的东西。

上苍在上!我秦烈今日若不死,来日必让云家百倍偿还。

“轰隆隆!”

天穹惊雷划破长空,顷刻下起了瓢泼大雨,淋湿了秦烈的躯体,一滴滴的雨水自脸颊滑落,唯有那一双殷红嗜血目光,死死的盯着云天海与云溪,似要将其生吞活剥一般。

“砰!”

“秦烈,你那是什么眼神,还想找我们云家报复吗?”

“今日,我便废你修为,看你如何报复。”

“就凭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也配向我提亲。”

“你怎么不去照照镜子,配吗?”

云溪看着秦烈的眼神有些发慌,瞬间冲到了面前,一脚准确无误的踹中了丹田,当场丹田破裂,炼体十重气血凝聚的罡气,顷刻就是彻底的消散了……

秦烈!

要怪就怪你天赋太好,锋芒太过。

要怪就怪不懂得隐忍!

我们只能活在你的阴影下。

要怪就怪你寄养于我云家,你那老不死的爷爷已经十五年没有出现过,想必不死也残了。

夺你血脉,废你修为,又怎样!

我更想要你死。

“云溪,云天海,从此以后,我与你们云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今日之辱,来日我必还!”

惊雷阵阵,暴雨狂落,秦烈双拳紧握,目光殷红,整个人犹如是一头愤怒的狂狮,宣泄着内心的狂怒与不甘。

“找我报仇,你做的到吗?”

“玄阶五品烈焰血脉,与我云溪契合无比,只要我将其融入体内。”

“未来注定我将是九天真龙,而你就是一条赖皮蛇。”

“永远只配仰望我的身影!”

“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因为我要你死。”

云溪的面孔唯有深深的冷漠与无情,一柄森寒的长剑浮现在手中,朝着秦烈一步步的走过去,就要对秦烈痛下杀手。

“住手!溪儿,此时杀了,武院长老那里不好交代。”

“且容他多活几日,待武院长老离去在杀不迟。”

“届时将其尸首扔入明玉山脉,就说葬身凶兽口中。”

“来人,送入地牢,严加看管,不得让其离一步。”

“溪儿,走,为父助你炼化血脉。”

云天海回首看了一眼秦烈,脸上挂着一抹厌恶,继而是带着云溪甩袖离去。

“是,四爷,六小姐,老奴会好好看管的。”

此时,一名骨瘦如柴的老者浮现,撑着一把黄伞走到了秦烈的面前,直接提起秦烈的脚,就这么一路朝着地牢拖行……

 


云家地牢。

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的地牢,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让人忍不住便要作恶。

“啪!啪!啪!”

一阵密集而又强劲的鞭笞声传出,只见秦烈双臂在铁环吊住,身躯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有些地方深可见骨。

饶是这样的酷刑之下,秦烈紧咬牙关,浑身紧绷,硬是没有发出一声,尤其是那双眼神变的冰冷而又无情,似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小杂种,骨头到是挺硬!”

“我到要看看是你能挺到几时!。”

干瘦如柴的老者连抽几十鞭,早已经让他额上密布汗珠,虽然有着炼体八重的修为,但早已经是气血衰败,风烛残年了。

“呸!狗奴!”

秦烈猛然抬首,一口污血狂喷了老者一脸,整个人目光充满了凶煞与狂暴。

“小杂种,你找死啊!”

老者擦拭脸上的血迹,干枯的面孔充满了阴郁,浑身是剧烈的颤抖起来,目中一阵凶光闪烁,挥手一掌夹杂着凌厉的破空声,狠狠的击中了秦烈的胸膛,足有六七千斤的力量碾压之下,直将秦烈整个人都是打进了墙壁中。

“噗!”

“狗奴……”

“我发誓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秦烈胸膛筋骨断裂,鲜血狂喷而出,身躯陷入墙壁,根本动弹不得。先被夺血脉,后被废修为,如今又遭重击,生命之火已经是奄奄一息,就连意识都朝着无穷黑暗深处坠落……

要死了吗?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

真是好不甘心啊!

这一刻,秦烈的意识逐渐迷离,就似无尽风浪中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巨浪吞没,而意识也是逐渐下沉。

赫然!

秦烈的

无穷黑暗之中,一缕微光闪现,可见是一方三足四耳,通体青色,铭刻着无数神秘纹路,宛若天成般的古老大鼎。

神秘,古老,幽远,似来自时光的尽头之前,又似来自永恒的彼岸。

“生死轮转,造化归一!”

“三千寰宇,至尊无敌!”

“小子,可愿继吾之志,传吾道统!”

神秘青光流转,古老大鼎之前浮现出一尊俯视寰宇虚空,脚踏亿万星辰的伟岸背影,宛若是一尊不朽的主宰。

“愿意!”

秦烈的意识弥漫着萤火之光,但却是发出了如同神雷般的声音,弥漫着无穷的不甘与怨恨,以及深深的杀意。

无上的存在,未知的强者。

不管你是谁?又想让我做什么?

只要能让我报仇雪耻。

我,秦烈,无悔!

“很好!”

“小子,吾号太始天尊,今日传你太始经与太始鼎。”

“未来至始源之域,接引吾身归位。”

“此物乃吾精神之种,内藏知识与奥秘,望你善用之。”

浩瀚,神秘,伟岸的身影消失,唯有一枚奇异灵种融入了秦烈的意识,太始鼎更是散发出了迷蒙青光接引着秦烈意识回归肉身。

痛!

无边的剧痛,让秦烈几乎连呼吸都很困难,而太始鼎弥漫的神秘青光流转秦烈的全身,每一次游走虽让痛楚减缓,可取而代之的是比之前更强的痛苦。

皮膜血肉筋骨脏器都是在神秘青光被洗练,每一次的洗练都让秦烈的躯体表面流转一层粘稠无比的暗红色物质。

但渐渐地秦烈的心神却被《太始经》牵引起来,伴随着《太始经》的运转,衰败的气血也在逐渐的重新凝聚,修为也是缓缓的恢复起来。

炼体一重!

炼体二重!

炼体三重!

炼体四重!

炼体五重!

直至炼体十重,体内气血化罡,游走于丹田之中,比先前没被废除修为之前,竟然强横了十倍,纵是元武境一重,也敢正面一搏。

师尊!

弟子多谢传承与救命之恩!

未来,不管多少磨难,弟子一定前往始源之域。

云溪,云天海,以及整个云家,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云十四,就从你这狗奴开始!

这一刻!

秦烈身躯蠕动,缓缓睁开了眼眸,隐隐有微弱的金辉闪烁,弥漫着无比神异的气息。

“咦!小杂种,这样都没死,果真是一条贱命。”

“看你能撑到几时。”

老者听闻动静,一手提着酒坛子,一手提着鞭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秦烈的面前,反手就是一鞭夹杂着凌空的声响,朝着秦烈的身躯抽打而去。

“轰!”

秦烈双臂发力,直接挣断了锁链,连带着墙壁也是坍塌了下去,漫天的烟尘弥漫,遮掩中了视线,却见云十四的长鞭已然被秦烈抓住,身影一步踏出,已经欺身到了云十四的面前,直让云十四浑身惊颤。

“狗奴!受死!”

秦烈披头散发,满面血污,冰冷肃杀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牢,让人是毛骨悚然,但见秦烈一拳爆发而出,数万斤的力量撕裂空气,爆发出了如同炸雷般的音爆声,当场砸中云十四的胸膛,直让其吐血倒飞了七八米,落在了地牢的门口处。

“噗!”

“小杂种……你的修为……”

“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被废了……”

云十四狂喷鲜血,面露惊悚,简直不敢相信的眼睛,明明亲眼看着六小姐废了他的修为,可是现在根本就不是一个废人……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狗奴,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就不会让你那么便宜的死。”

秦烈掌心金色罡气吞吐,顺手摄过了地牢入口上悬挂的战刀,身影一步踏足到了云十四面前,一刀斩断了云十四的双腿,顿时血如泉涌,整个地牢都是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

“啊!”

“小杂种……你怎么敢……”

“四爷与六小姐不会放过你的。”

云十四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声,双臂艰难的撑地朝着地牢外面爬去,地面形成了一条弯曲的血迹……

“云天海,云溪,以及你们云家上下,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先从你开始,我会一个个的斩杀。”

“狗奴,你这叫声还是不够惨烈,那么我在给你加一把火。”

言罢,秦烈又是一刀挥舞而出,直接斩断了云十四的一条手臂,地牢之外的暴雨早已经停下,烈日当空之下,只有云十四那无比惨烈的哀嚎之声。

“秦烈……小杂种……你不得好死啊! ”

“四爷……六小姐……救……救命啊!”

“痛死小人了……”

云十四在地牢门口艰难爬行,可是紧紧不到三米,已经是无力在挣扎了,大量失血之下已经让他距离死亡越来越来越近,就连哀嚎声也是逐渐的细小起来。

“秦烈!”

“你敢在我云家行凶,不杀你!”

“我云家颜面何存!”

“受死吧!”

此时,一道与秦烈年岁相仿,身穿湛蓝色长袍,五官俊秀的青年出现,当见到了云十四的惨状,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无比,简直是比吞了苍蝇还要难看。


“就凭你云炎!”

“做的到吗?”

秦烈一手执刀,抬脚将云十四的踏住,深深的踏入泥土之中,脸上挂着无比的嘲讽。

“秦烈,你这废人,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我要将你活剐了!”

“猛虎拳!”

云炎脸色铁青,俊秀的五官阴沉到了极点,内心的愤怒与杀机,完全就是压抑不住,纵身便是朝着秦烈扑来,一拳横空洞穿,气血奔腾,显化出了巨大的猛虎虚影,凶猛无比的罡气贯穿而出。

“云炎,手下败将,谁给你的胆子,向我出手。”

“你的猛虎拳,还是我教的。”

“来战!”

秦烈头颅轻轻抬起,散乱的发丝无风乱舞,眼看着那巨大猛虎虚影将要扑腾而至,这才是挥拳洞穿虚空,只闻空气发出恐怖的爆鸣声,气血似江河巨浪般的宣泄而出,同样是在身后凝聚出了足有三丈的金色猛虎之象。

“吼!”

似虎啸山林,威压无穷,三丈猛虎之象宛如是实质化般的浮现,气血汇聚成罡气,爆发出了骇人的威势。

云炎凝聚的猛虎之象,直接被秦烈的三丈猛虎碾压成了粉碎,强横而又霸道的一拳也是撞击到了云炎的拳上。

“咔嚓!”

就见云炎身影如同是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了十几米,狠狠的摔落到了地上,整条手臂齐肩粉碎,鲜血瞬间洒落满地。

“啊!”

“这不可能!”

“秦烈,你的修为……不是被六妹废了吗?”

云炎一声惨叫,面孔近乎是扭曲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烈,充满了深深的惊骇,明明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不……他的修为没有被废!

该死的,果然是一个养不熟的狼崽子,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杀了他,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地牢的范围。

因为来自云州炼丹师公会的安初大师正在云家做客,若让他跑出去……

后果,不堪设想!

“云炎,该死的是你!”

“以及你们整个云家。”

“死!”

秦烈眸光闪烁着无比的凶煞,如同来自莽荒的巨兽,一步横跨十数米,直接到了云炎的面前,掌心战刀夹杂着凌厉无比的破空声,就朝着云炎的胸膛刺去。

“秦烈,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想杀我简直就是做梦!”

“金盾符!御!”

“爆裂符!爆!”

“去死吧!狼崽子。”

云炎脸上浮现出了冷笑,掌心出现了两枚玉符,一枚瞬间将其捏碎,化作了一道金色光符包裹全身,形成一道发光如同似鸡蛋壳般的护盾,反手就将另一枚赤红色玉符抛了出去,直接就在虚空形成了人头大小的火球,朝着秦烈的身躯极速而去。

“云炎,我看你有多少符文施展。”

“破!”

秦烈身影极速倒退,掌心战刀猛然脱手而出,直接击中了虚空的火球,瞬间炸裂开来,地面烟尘四起,碎石激荡,形成足有一米的坑洞。

“这不可能!”

“该死的,黄阶三品的符文,居然被你一刀破去。”

“给我去死啊!狼崽子。”

云炎脸色大变,瞬间又是从储物袋摸出了三枚玉符,直接朝着秦烈的身躯洞穿而去,直接化成一枚巨大火球,一枚森冷的冰锥,还有自地面延伸出了一条藤蔓。

“云炎,你这无胆匪类,只会使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手段。”

“想玩符文,我就奉陪到底!”

“气血为引,凝罡成符!”

“烈焰符!启!”

秦烈眼眸森冷,充满血污的面孔弥漫着几分狞笑,周身气血奔腾,金色罡气凝聚指尖,瞬间就在虚空勾勒出了三道符文,顷刻引动四周的天地元气,演化成了一道方圆超过一米,燃烧着烈火的赤红符文。

下一瞬!

一道道足有狗头大小的火球浮现,宛若是连珠炮的般轰击而出,迎面就将火球,冰锥,藤蔓击溃,地面出现一个又一个坑洞,直接从赤红色符文中又是飞出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火球,直接就是朝着云炎砸去。

师尊传承的精神之种,包含着浩如烟海的知识与奥秘,有着无数的功法与秘术,以及丹,阵,器,符等等不同种类……

而且这只是师尊第一层精神之种的知识与奥秘,后面全部都是被封印加持,只有真正修为达到了,才能够接触。

但就算是这些,也足以让他受用无穷了。

“徒……徒手刻画符文……以罡气炼符……引动天地元气加持……元气不尽……符文不灭……”

“你……你……你竟然是一名符文师……”

“秦烈,你这狼崽子……隐藏的好深啊!”

云炎艰难的躲避着火球的袭击,整个人脸色充满了深深的惊悚与不安,就算是打破头也想不到秦烈还是一名符文师,而且是号称最难入门,最难晋升的符文师。

符文师的地位,可是远超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之上。

哪个家族与宗门,要是能够诞生一位符文师,哪怕就是黄阶一品的符文师,只要这位符文师不死,足以让一个不入流的家族,成为一洲顶级豪门世家。

符文师本身就代表着超凡,尊贵,神秘。

这个狼崽子是一位符文师,就凭云家对他所做的事情,他断然不会放过云家的……

云家,大祸临头!

不,还有机会,只要杀死他,就没人知道了。

一念至此,云炎硬抗了火球一击,身躯被炸飞了十几米,但手中却出现了一枚传讯符,当场就是将其捏碎了。

“也好,既然传讯了,那到是省的我一个个去找了。”

“云炎,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的死去!”

“我会让你亲眼看见云家是如何覆灭的。”

秦烈目光凶煞,满腹怨恨与怒气,身影纵身而起,凌空而下的一脚踏碎了金盾符,直接狠狠的践踏在了云炎的胸膛上,瞬间就是塌陷下去。

“噗!”

“秦烈……你这养不熟的狼崽子……你死定了……”

“我父亲……马上就到……”

“就算你是符文师……今日也没人能救你……”

“咳……咳……你一定比我先死……”

云炎大口咳血,脸上露出了狰狞无比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但秦烈也别想逃出云家一步,同样也是他的死期。

“先死的一定是你。”

言罢,秦烈一手拖着云十四,一手拖着云炎,就朝着云家的中院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