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闪婚高冷教授

闪婚高冷教授

月光码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所周知,程月笙是学校里公认的高岭之花,可这样的他,那一日却被自己的学生强吻了。曲央央也是疯了,为了毕业,她不惜用了最极端的手段讨好教授。为了证明“深爱”他,甚至还将男人拉去了民政局。然而婚后她渐渐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她似乎中了某个腹黑男的圈套……

主角:曲央央,程月笙   更新:2022-07-15 2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曲央央,程月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闪婚高冷教授》,由网络作家“月光码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所周知,程月笙是学校里公认的高岭之花,可这样的他,那一日却被自己的学生强吻了。曲央央也是疯了,为了毕业,她不惜用了最极端的手段讨好教授。为了证明“深爱”他,甚至还将男人拉去了民政局。然而婚后她渐渐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她似乎中了某个腹黑男的圈套……

《闪婚高冷教授》精彩片段

曲央央站在H大的庆之楼前,把手里盖有“FAIL”的硕士毕业论文揉成一团扔在地上,再狠狠地踩了几脚。

四年了,程月笙那个混蛋还不让她毕业!

今天她不把这事了结她就不是曲央央!

楼道里有脚步声响起,她立即就堵在门口,然后就看见程月笙拎着个文件袋走了出来。

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穿了件浅蓝色衬衣,衬衣剪裁极佳,衬得他的身材挺拔如松,配着他那张禁欲系的俊脸,整个人的气场写的是“生人勿近”四个字。

她压下心里对他本能的惧怕,冲到他的面前:“程教授,我要毕业!”

程月笙扫了她一眼,直接无视,绕过她继续前行。

曲央央火冒三丈,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就跳到他的面前,气势汹汹地瞪着他,发现她的身高比他矮得多,气场显得有点弱,于是踮起脚怒吼:“和我同批的研究生全毕业了,就我一个还没毕业!如果是我的毕业论文或者各科目的知识学得比他们差我也认了,可是这些我都做得比他们好,却一直毕不了业!今天在这里就把话说开吧,我要做到什么地步你才能让我毕业!”

程月笙缓缓开口,声线清冷:“等你智商上线就可以了。”

曲央央气得只差没背过气,她十四岁以A省状元的身份考进H大,两年内以全优成绩修满本科学分毕业,是公认的天才,到他这里居然变成智商没上线!

她怒极反倒冷静下来,一咬牙决定豁出去了,拉着他的手撒娇:“不是我智商没上线,而是恋爱中的女孩子智商为零!程教授,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每次上你的课就忍不住被你吸引,无法集中精力好好学习,这样学下去再学十年我也毕不了业!你就大发慈悲,放我毕业吧!”

因为她的靠近,程月笙的身体一僵,转身挑起她的下巴:“你喜欢我?什么时候的事情?”

曲央央睁眼说瞎话:“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你了!”

“撒谎!”程月笙冷声说。

曲央央咬牙硬撑:“我怎么敢在您的面前撒谎!”

“证据?”程月笙问。

曲央央有点蒙,这事还需要证据?

她的眼睛转了一圈,踮起脚吻上他的唇,他没料到她会如此大胆,愣了一下,这是他等了四年的味道,没想到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尝到了。

曲央央的内心是惊吓的,他居然没有推开她?不对啊,他不是有洁僻最讨厌和人亲近吗?他不是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吗?

她匆匆结束这个吻,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红着脸:“这是我的初吻。”

程月笙目光幽地看着她循循善诱:“不够。”

我去!这还不够啊!

曲央央骑虎难下,初吻献出去了要是还不能毕业也太亏了,她决定和他死磕到底,从包里拿出户口本:“如果这个吻还不能让教授你相信我的心意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登记结婚,我用事实来证明我有多么喜欢你!”

程月笙一直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出现了裂痕,问:“你确定?”

“确定一定及肯定!”曲央央扬起下巴,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坚定,为了能毕业,她拼了!

程月笙对着她的脸看了足有三分钟,伸手从她的手里将户口本取下来放进文件夹里,然后拉起她的手:“走吧。”

曲央央顿时就蒙了,傻乎乎地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我家拿户口本。”程月笙回答。

曲央央更蒙了,又问了句傻话:“去你家拿户口本做什么?”

程月笙看了她一眼,那双琉璃色的眸子荡起波澜:“和你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什么?程月笙要跟她去领结婚证?曲央央目瞪口呆!

曲央央坐在程月笙那辆低调又奢华的辉腾上还在发蒙,她那个冷情冷性不近人情的变态导师真的要和她结婚?

呵呵,怎么可能!她一定是在做梦!

她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下手狠了点,痛得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程月笙看了她一眼,她忙讪笑:“能嫁给程教授真的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我实在是太开心了所以想确定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程月笙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你没有在做梦。”

曲央央如被雷击,高冷的程BOSS做出如此温和的动作,这画风实在是不对!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曲央央在这震惊和发蒙里糊里糊涂的跟着程月笙回他的住处拿了户口本,再糊里糊涂的跟着他去了民政局,糊里糊涂的在结婚登记册上签了名。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民政局的办事员姐姐已经重重的盖下了钢印,她后知后觉的发现如果她此时发悔的话,就算程月笙同意她也成了离婚妇女,再想嫁人的话也就成了二婚。

二婚……

曲央央拿着结婚证猛挠自己的头,原本高冷的程叫兽成了她的老公,角色转变太大,就算她承受力再强,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看了一眼腕表,丢给她一串钥匙:“我住处的钥匙,你是今天搬还是明天一早搬?”

曲央央直冒冷汗:“可不可以不搬?”

程月笙面色淡淡:“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双方都有义务满足对方的生理需求。”

“生……理需求……”曲央央的心在颤抖,他……他怎么能说出这么流氓的话?且还说得如此一本正经加理所当然?

程月笙微微皱眉:“还想毕业吗?”

曲央央狂点头,程月笙看了她一眼:“想毕业的话下周一之前就把你的行礼搬到我那里。”

曲央央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程月笙又开口了:“当然,如果你要是觉得搬家累的话,你老公我也很乐意效劳。”

“不用,不用,不用!我自己搬就好了!”曲央央疯狂的拒绝,程月笙的“老公”两个字将她雷得皮焦肉嫩。

程月笙一脸淡定:“我先送你回学校。”

“不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曲央央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程月笙看到她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反正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先由她去,给她一点适应的时间。

他伸手摸了摸唇,唇间似乎还留有她的味道,温软清香,似还有些明媚的纯真。

她的味道,很好。

 


曲央央跑得气喘吁吁,跑出三里地后确认程月笙没有追来她才松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今天都做了什么?为了拿到硕士毕业证勾引高冷导师?最神奇的是那个不可能被勾引的导师居然真的和她领证结了婚!

在H大,程月笙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虽然他平时除了每周两次的任课外从不出现在校园里,但是依旧挡不住女生爱慕他的脚步。

他是整个H大的传奇,除了拥有极高的颜值,让人仰望的家世外,他本人还是真正的天才,二十岁就拿到了哈佛的双学位博士后,在国外有锦绣前程却执意跑到H大来任教,带了一批研究生。

她很倒霉,成了他的学生,她这个伪天才到了他这个真天才面前被虐得体无完肤。

她呆呆傻傻地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愣,又掏出那张大红的结婚证看了看,再揉了揉眼睛,确认没有看错,上面有她和他的合照,还有两人的身份证号,更有民政局的大钢印。

不是她弄错了,而是这个世界玄幻了!

她把头发挠成鸡窝一般挠回了宿舍。

舍友明子仪看到她的样子嘿嘿一笑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问:“毕业论文又没过啊?”

明子仪的这句话提醒了她,她今天和程月笙结了婚,但是他好像没有承诺她什么时候让她毕业,她懊恼的怪叫了一声,腹黑的程月笙!

明子仪看到她的样子笑得前俯后仰,冲着隔壁宿舍喊:“黄丽,黄丽,央央的毕业论文又没有过,你一共欠我六包辣条了!现在去买,不许赊欠!”

隔壁传来黄丽的哀号:“曲央央,你陪我辣条!”

要是以前的话,曲央央会配合着哭上几声以示她悲戚的心情,但是今天她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她蠢的把自己埋进了坑里,这事还不能跟任何人吐槽!

明子仪发现了曲央央的异常,难得好心的劝她:“没事,你今年才二十岁,正常人本科都还没有毕业,你都读了四年的研了,已经赶超别人一大截了!”

曲央央这会是真的想哭了,这货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

明子仪想想觉得曲央央也挺可怜的,摊上这么一个变态的导师,读了四年研了还没毕业,她刚想再安慰几句,就听见黄丽在隔壁喊她去拿辣条,她立即就把曲央央忘了个一干二净,欢呼着去拿她的辣条了。

明子仪和她做了两年的室友了,这货和她读的不是同一个专业,却是程月笙的忠实粉丝,天天从她这里套取他的情报。

曲央央私底下觉得,整个H大最不想她毕业的人除了程月笙就是明子仪。

因为程月笙回国四年只带了一批研究生,她的同学在两年前都已经顺利毕业了,只余下她一个人还在奋斗,放眼整个H大,从理论上来讲她是和程月笙走得最近的人,也是拥有他最多消息的学生,她要是毕业了明子仪也就得不到程月笙的消息了。

她想起今天的事情,忍不住又捂了捂脸,呜,太丢人了!

曲央央从抽屉里拿起一个本子,上面记了一串数字和时间,她伸手揉了揉眉心,再过两天,又要给外婆寄生活费了。

手机铃响了,她看了一下号码,脸色变了变,迟疑的接通了手机:“徐阿姨,有事吗?”

“我和你爸结婚这么多年了,让你喊我一声妈有那么难吗?”电话那头徐梦娇的声音算不得友善:“还有,我没事就不能打你电话吗?”

曲央央笑:“能打能打,您是母老虎,哪有事情是你不能做的?我又不想被你吃,你喜欢打我手机的话,我一会关了机,你往死里打都行。”

“死丫头,你怎么说话的!老娘……”徐梦娇在电话那头咆哮如雷,徐氏粗话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

曲央央早有准备,拿着手机远离耳朵免受摧残。

徐梦娇骂爽了,开始步入正题,用命令的语气说:“明天中午来聚缘酒楼,给你介绍个朋友,你这一次要是还敢像上次那样装疯,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所谓介绍朋友,说白了就是相亲。

这事之前发生过几回,被曲央央用各种方法搅黄了,不是她对相亲这事反感,而是徐女士另有所图,所谓介绍朋友,不过是想用她去换几桩生意,她又不傻,怎么可能傻傻的被继母卖掉。

“徐阿姨也知道我的性子,有时候不太能控制住得住脾气,为了我的腿不被打断,明天的饭局我就不去了,免得给您添堵,再见!”曲央央直接挂断电话,挂断的时候还能听到徐梦娇的怒骂声,她干脆再把手机按下关机键。

这个世界清静了,曲央央却觉得身心疲惫,脱了鞋子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她拿起镜子照了照,镜中的自己头发凌乱,眼窝乌青。

她这朵应该是祖国娇艳的花朵,愣是被这接二连三的事情摧残的不成样子。

有谁知道她这个平时去食堂打饭时,为吃五块钱的红烧肉还是吃三块钱的红烧茄子而纠结的穷光蛋,竟是H城首屈一指的富豪曲陌江的女儿?

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爹,这事在曲央央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自从读大学开始,就一直在用她的奖学金在养活自己,定期给外婆寄生活费,读研后,因为迟迟不能毕业,她的钱钱也时常捉襟见肘。

改善生活和养年迈的外婆,是曲央央急着毕业的根本原因,没料到却倒霉悲摧的遇到了程月笙那个混蛋,害得她连着四年都毕不了业!

她决定再在心里问侯程月笙的祖宗一百遍!

这一夜曲央央睡得都不踏实,快天明时还做了一个梦,梦见程月笙变成了一头大灰狼,拿着一根骨头逗她玩:“乖乖陪我睡,这根骨头就归你。”

曲央央舔舔唇,却坚定的摇头,程月笙怒了,拿起大骨头敲上她的头。

她被敲醒了,醒来后发现闹钟不知何时砸到了她的脑袋上,此时正欢快的唱着歌,她反手按下闹钟,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六点半。

 


曲央央穿好衣服下楼跑步,她每天早上都会到学校的湖边绕湖跑上两圈,今天也不例外。

清冷的晨风将她吹得清醒了些,也将她的眼睛吹亮了些,那个一身运动装戴着耳机跑到法国梧桐树下的该不会是程月笙吧?

曲央央最后的一丝困意消散的干干净净,她还没有想好要如何面对他,打算趁着他还没有发现她先溜,却听见他在喊她:“曲央央!”

曲央央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时脸上已经满是笑意:“HI,DoctorCheng!Nicetomeetyou!”

程月笙的嘴角抽了抽,她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言说的气质,聪明坚韧还有点二,有时候还挺能装,比如说现在。

他语气淡淡:“很高兴见到我?我也是。”

曲央央打了个哈哈:“好巧啊!”

“不巧!”程月笙看了她一眼:“我每天早上都会在来这里跑步。”

曲央央一脸震惊:“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你?”

“你的意思是这四年来你眼里从没有过我?”程月笙的目光意味深长:“难怪你一直毕不了业。”

曲央央想说我毕不了业和眼里有没有你有毛线光系?只他的积威已深,这等粗话给她一百个胆子也没办法在他的面前说。

于是她继续傻笑,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程月笙看到她装傻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东西收拾好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曲央央这一次抓住了重点,不答反问:“毕业论文我重新打印了一份,一会你能帮我盖个PASS章吗?”

盖了章她就能毕业了。

一想到能毕业她就暗暗在心里欢呼雀跃!

程月笙扫了曲央央一眼:“昨天的毕业答辩校长在场,我不会这样打自己的脸,当然,如果你愿意跟我到校长那里去发喜糖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曲央央想起号称学术界的权威,却八卦赛过狗仔队的校长大人,她的虎躯一抖,头立马摇得像拔浪鼓,要是校长大人知道她和程月笙领了结婚证,只要一分钟就能通过校广播台传得全校皆知,她想毕业,却不想被学姐学妹们打死!

程月笙叹气:“那怎么办呢?”

曲央央很怂的说:“你明年让我毕业也成。”

程月笙挑了一下眉,邀请她:“要一起跑步吗?”

曲央央躲他都来不及,哪里愿意和他一起跑步,忙摇头捂肚子:“不了,我突然肚子痛,程教授你自己跑吧!”

她说完准备开溜,走不到三步又想起一件事,于是又巴巴的折了回来,用商量的口气说:“我们领证的事情可不可以先不对外公布?”

“为什么?你觉得我配不上你?”程月笙问。

曲央央搜扬刮肚的想理由:“当然不是,而是……呃……啊!而是我是你的学生,你是整个H大最年青最有前途的教授,不能因为我毁掉你一片光明的前途……还有就是,我读了四年都没有毕业,知道的会说你要求严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从一开始就在打我主意,多有损你的光辉形象啊!”

曲央央的这番话几乎就说出了程月笙心里的真相,他面色沉了沉,她虽然傻了点,却还没有傻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曲央央却以为他生气了,往后退了两步,壮着胆子继续游说:“你想啊,我那么多年都没有毕业,一和你结婚就毕业了,校长和教导主任铁定会以为你循私,这多不好!”

程月笙看破了她心里的小九九,一语命中靶心:“你是不是怕跟我上一床?”

曲央央的脸立即红成了红苹果,忙否认:“当然不是,你是全校女性的男神,所有的学姐学妹都以能睡到你为荣,我有这么好的机会,又怎么会怕?”

她心里在嘀咕:“尼玛,你真的是高冷的程月笙吗?你是不是从昨天开始被人换了脑子了?”

程月笙还是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深吸一口气又壮着胆子接着说:“只是我突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心里实在是太兴奋了,却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程教授为人师表,最有耐心,还请你再给一些时间做思想准备。”

她说完还深深一揖。

她实在是没办法想像高冷的程月笙脱了衣服是什么样子,光想一下就会打哆嗦,她还是不想了。

程月笙见她那张秀气的脸在晨雾里红得可爱,她明明紧张害怕的要死,却还在那里故做淡定,对她,他从来就不缺耐心。

兵法有云,遇抵抗的强敌,可徐徐图之。

“多久?”程月笙问。

曲央央“啊”了一声,他又问了一句:“你需要多长时间?”

曲央央终于回过神来,掰着指头算了一下,然后竖起三根指头。

“三个星期?”程月笙问。

曲央央看了一眼手指头,摇头,程月笙又问:“三个月?”

曲央央再看了一眼手指头,然后默默的收回两根,将微有些颤抖的食指竖得更坚定了些:“一年!”

程月笙扫视了她一圈,语调清冷:“你的意思是你没拿到毕业证之前,就不公布我们之间已经结婚的事实?”

这事是曲央央昨夜想了一夜后的底限,绝对不能让步!但在他的强大气场压迫下有些心虚:“我年纪还小,又还在读书。”

程月笙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再看了一眼她那嫩得能掐得出水来的细嫩小脸,想着两人反正结了婚,她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却也不愿让她觉得他答应的轻易,便皱起了眉头:“没见过比你更不负责的老婆。”

曲央央被“老婆”两个字又雷了一把,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程月笙缓缓开口:“我是你的老师,又是你的老公,对你也该多包容一点,我就给你一年的时间。”

曲央央松了一大口气,喜笑颜开地说:“谢谢程教授!”

程月笙又补了一句:“但是你搬到我那里住的事情却不能妥协,我们做了四年的师生,虽然算彼此熟悉,但是却没有太牢固的感情基础,这一年的时间刚好可以用来培养我们的感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