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王爷的娇蛮医妃

王爷的娇蛮医妃

陆云芷郁阳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王爷的娇蛮医妃》,主要描述了《陆云芷郁阳绗》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关于他们昨夜发生的片段从她的脑中掠过:活色生香。郁阳绗眼里则寒霜满布:昨夜这个花痴趁他压制体内毒素时睡了他!她好大的胆子!陆云芷看出了他的不悦,心虚地挤出笑意举起爪子:“早啊!”

主角:陆云芷郁阳绗   更新:2022-09-11 12: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云芷郁阳绗的其他类型小说《王爷的娇蛮医妃》,由网络作家“陆云芷郁阳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王爷的娇蛮医妃》,主要描述了《陆云芷郁阳绗》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关于他们昨夜发生的片段从她的脑中掠过:活色生香。郁阳绗眼里则寒霜满布:昨夜这个花痴趁他压制体内毒素时睡了他!她好大的胆子!陆云芷看出了他的不悦,心虚地挤出笑意举起爪子:“早啊!”

《王爷的娇蛮医妃》精彩片段

“放肆!”郁阳绗抓住摸向他小腹的那只爪子,整个人冷若冰霜。


陆云芷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她睡意瞬间消失无踪,忙睁开眼睛,先是一愣,然后满眼惊艳:


他五官俊朗无双,剑眉入鬓,凤眸灿若星辰,鼻若悬胆,唇形性感。


关于他们昨夜发生的片段从她的脑中掠过:活色生香。


郁阳绗眼里则寒霜满布:昨夜这个花痴趁他压制体内毒素时睡了他!


她好大的胆子!


陆云芷看出了他的不悦,心虚地挤出笑意举起爪子:“早啊!”


郁阳绗俊美的脸没有一丝表情,抬手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好听却冰冷:“你是什么人?”


陆云芷见他眼神凌厉如刀,墨发无风自舞。


他身上散发的威压让她有些窒息。


这男人昨夜凶猛如狼,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这是一提起裤子就想不认帐?


呃,他裤子还没提起来吧!


她的眼睛不自觉地瞟向某个不可言说之处。


郁阳绗看到她的眼神后,如星海般凤眸里泛起杀意,指尖加大力道。


陆云芷也怒了,不言不合就动手的男人要不得!


她伸手就去戳他的眼睛,他沉着脸后撤松手。


她戒备地看着他,却挑眉挑衅:“貌美如花的女人!”


郁阳绗凤眸里泛起冷意,扬掌朝她拍了过来。


她见招拆招,越拆越心惊,这男人武功比她高!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力道稍有欠缺,但再打下去,她会吃亏。


陆云芷决定乱他心神:“不就是我不小心睡了你嘛!你至于这么一副贞洁烈妇的反应吗?”


“按理来讲,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并不吃亏!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大不了我让你睡一回嘛!”


郁阳绗听她越说越不像样,并不说话,俊朗的脸冷若万年寒冰,出手更加狠辣。


陆云芷快招架不住了,急中生智:“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打架很伤风败俗吗?”


郁阳绗这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眼前的女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的雪肤之上满是红痕,提醒着他昨夜他的所作所为。


他一把拉过锦被冷喝道:“转过身!”


陆云芷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好笑,这男人又凶又帅,很不好惹,却是个害羞的。


她冲他挤眼睛:“是你掀了我的被子,把我看光光,对我耍流氓。”


“我的便宜都要被你占尽了,你装什么君子,让我转身?”


郁阳绗:“……”


他黑着脸冷哼一声,扭过头不看她。


陆云芷趁他扭头的时候,赶紧去找自己的衣服。


然后她悲摧的发现,她昨夜太激动了,把自己的衣服全撕成了碎片!


真尴尬!


她见一旁有件雪色的衣袍,不是她的。


她顾不了那么多,先穿上再说!


她穿上后轻“咦”了声,发现那衣衫的质地竟是寸丝寸金的雪缎,有钱都买不到。


只有京中极有权势的人才可能会有。


陆云芷呲了一下牙,难不成她随手从庄外抓来的男人竟大有来头?


她偷偷瞟了郁阳绗一眼,他无论气质和长相都是极品,觉得自己很可能真相了。


早知道他这么麻烦,她昨夜就该委屈自己找个普通男人睡,不该贪恋男色去睡他。


她穿好衣服跳下床,却发现自己腿居然发软,差点没站稳,一头栽在地上。


他听到动静,用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她瞪了回去:“看什么看,还不是你干的!”


郁阳绗的脸黑的像暴风雨前的天空:“粗俗!”


她轻嗤一声,揉了揉发酸的腰:“昨晚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嫌我粗俗?”


郁阳绗的凤眸一横,眼神凌厉如刀,裹着被子便欲起身动手。


陆云芷不想再跟他打,忙做出暂停的手势:“昨夜的事情你要觉得吃亏了,我可以补偿你!”


昨夜还是她的第一次!她也很吃亏的好嘛!


但是这男人太麻烦,不给点好处估计打发不走。


“补偿?你补偿得了吗?”郁阳绗冷笑。


陆云芷正欲跟这位祖宗谈条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二小姐,你醒了吗?你要是醒了就跟老奴回府见夫人吧!”


郁阳绗听到敲门声满心不悦,寒意更浓,屋里瞬间就降了好几度。


他想起一件事,他昨夜是在万户候府的庄子附近被人打晕劫走。


满京城皆知,万户候府的嫡长女惠质兰心,聪敏过人。


而嫡次女生而不祥,被扔在京郊庄子里,无人问津。


难道她就是万户候府的嫡次女?


他斜斜地看了陆云芷一眼,只见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她的身上,清丽灵动,有如误坠凡尘的仙子。


她脸上微泛着红晕,顾盼间竟有若满山桃花开,绮丽明妍,那双含了三分笑意的桃花眼,灵动机敏。


抛开她惊世骇俗的行为,单看她的姿容,她要远胜万户候的嫡长女。


他想起自己和万户候嫡长女的婚约,冰冷的凤眸朝她看了过来。


陆云芷被他身上的冷意激得打了个哆嗦,做了个稍等的手势。


她淡漠疏离地对着门口道:“我上次就跟你说了,我不会跟你回去。”


“你去跟你家夫人说,她不配为母亲,我不打算认她!”


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吃了很多苦头,所以对她极为厌恶。


再加上她一出生,她爷爷就病重不治身亡。


她父亲去找当朝国师为她测命,测出来的结果是“天煞孤星”。


她母亲知道这个结果后当天就把她扔到庄子里自生自灭。


前段日子成明帝下旨,把她嫡亲姐姐赐婚给暴虐成性的秦王后,就派张嬷嬷接她回府。


这个时候接她回府是为什么,用膝盖想也想得出来,肯定是让她代嫁。


她上次明确拒绝了张嬷嬷之后,张嬷嬷就回府覆命了,没料到今天又来了。


而她长这么大,在此之前,候府从没一个人来看过她!


张嬷嬷态度据傲,声音冰冷:“一派胡言,夫人生了你,那么你的命就是她的。”


“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去做,否则就是不孝!依律法,不孝是要被浸猪笼的!”


“所以为了你好,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二小姐,得罪了!”



张嬷嬷对着身边的几个家丁使了个眼色。


家丁们上前,狠狠地撞门。


轰的一声,门被撞倒,溅起满屋灰尘。


陆云芷的眼睛一眯,唇角泛起冷笑。


她从不在乎孝或者不孝,也不想和万户候府有任何牵扯。


但是今天张嬷嬷这种撞门进来的方式让她很生气!


张嬷嬷一进来就跟公鸡扯着脖子一样尖叫:“啊,二小姐,你房里怎么会有男人?”


陆云芷看到张嬷嬷无比拙劣的演技,满心鄙视。


她觉得一定是她上次表现的太过温和,所以这老货才敢带着一帮子人跑到她房里抓奸。


抓奸这种狗血又无趣的戏码,她没穿越前在太多的小说里看到过,太没新意。


她挑眉问张嬷嬷:“我房里有男人,那又如何?”


她桃花眼清冷孤绝,看着张嬷嬷心尖一跳。


张嬷嬷冷笑:“二小姐当真不要脸,居然这么问我!”


她说完摆出一副为陆云芷着想的样子来:“就算你从小在庄子里长大,你也还是万户候府的嫡出小姐!”


“你还没有成亲,就跟男子私通,最夜做下这种苟且之事,万户候府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


陆云芷冷笑一声:“这事不是你们处心积虑算计的吗?你们都不怕丢脸,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昨夜他们让庄子里的一个小姑娘在她的饭菜里下了无色无味的毒药,她没有防备,不小心中了招。


她没去找他们算账,他们居然好意思先来找她!


张嬷嬷三角眼微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为了候府的声誉着想,今天我会帮你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事情处理完之后,你就跟我走吧,夫人疼爱你,已经为你找了门亲事,你回去就嫁人吧!”


她的手一挥,身后的家丁拿起刀就朝郁阳绗砍去。


郁阳绗冷眼看着这一幕闹剧,凤眸眯起,眸光幽深,万户候府的奴才居然如此嚣张。


有意思!


陆云芷抬起脚就把冲在前面的两个家丁踢飞,再顺手拿起一旁的木棍。


她拿起木棍轻敲着手心:“我的男人,谁敢动!”


虽然他现在还不是她的,但是她睡过的,约等于她的。


张嬷嬷:“……”


她给陆云芷准备的是一个长相极丑的男人,陆云芷居然还护着?有病吧!


郁阳绗:“……”


他什么时候成她的男人了?


张嬷嬷冷笑一声:“二小姐自甘堕落,老奴却不能看着你误入岐途,来人,把那男人给我杀了!”


就算陆云芷又凶又野,今天也得受她摆布!


所有家丁全部拔刀就朝郁阳绗砍去。


张嬷嬷冷眼看着,她并不觉得陆云芷能挡得住那些孔武有力的家丁,今天的结果已经注定。


她上次回府不能交差之后被罚,大小姐就给了她那瓶无色无味的药,让她毁了陆云芷的清白。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拿捏住陆云芷,让陆云芷乖乖待嫁。


她却没有想到,陆云芷跟一般的女子完全不同!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所以那个男人必须得死,否则她没办法向大小姐交差!


陆云芷的眼睛眯了起来,她本来不想和万户候府有什么牵扯,但是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


她手里的棍子挥舞起来,下手的角度极其刁钻,刹那间众家丁被她打翻一片。


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的右后方有个家丁拿刀朝她砍了过来。


郁阳绗看到这一幕微微皱眉,裹起被子,抢过一个家丁手里的刀,刀锋一闪,直接将那个家丁抹了脖子。


他手里的刀锋寒意凛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抹向其余家丁的脖颈。


刹那间,倒了一地的尸体。


陆云芷:“……”


我去,这位好凶残!


张嬷嬷:“……”


我去,这男人居然不是她安排的男人!


郁阳绗冷冷地看着张嬷嬷:“犯我者死!”


他模样极其出众,身上的气场却极强,那双幽冷的凤眸透着入骨的寒意,这样看过来,似能将人凌迟。


他拎着刀朝她走去。


张嬷嬷见他手里的刀还在滴血,早已经吓破了胆,哆嗦了一下,转身欲逃,却一屁股跌在地上。


陆云芷却将他拦住:“留她一条命,我需要她回去报信。”


郁阳绗凤眸横斜,俊美无俦的脸上一点无情都没有,周身气势逼人:“你敢命令我?”


陆云芷一脸无奈:“不敢!要不……我换个词?”


他冷眼朝她扫了过来。


她立即涎着一脸笑:“这位大爷,小女子求你了,饶这老货一条性命!”


郁阳绗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将刀锋收回,却没收回迫人的气场,屋子冷的要结冰。


陆云芷暗暗心惊,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气场也太强了,威压一出,就连她都不自觉地生出三分惧意。


张嬷嬷吓得差点没跪下,哆嗦着想逃。


陆云芷将她喊住:“等一下!”


张嬷嬷不敢不听,忙转过身满脸讨好地笑:“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陆云芷朝她微微一笑,拿起棍子朝着她的额角就敲了下去。


刹那间,鲜血淋淋。


张嬷嬷痛呼了一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郁阳绗有些意外,清冷的凤眸里多了几分打量,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


有点意思!


陆云芷双手抱在胸前道:“你回去给万户候夫人捎句话,就说我想嫁谁,我说了算。”


“她把我生下来之后没有照顾我一天,她不配做我的母亲,更不要用孝道来压我!因为我不在乎!”


“还有我那个好姐姐,你让她最好消停一点,自己招惹来的男人,含着泪也得嫁!”


万事候府和秦王的婚事这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她也听过一耳朵,她的那位姐姐可不是省油的灯。


她看了张嬷嬷一眼:“你现在可以滚了,下次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张嬷嬷对上她那双带着杀意的桃花眼,只觉得自己犹如坠入万丈寒潭,吓得捂着流血的脑袋调头就跑。


她一走,屋子里除了尸体外,就只剩下陆云芷和郁阳绗。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陆云芷偷偷看了郁阳绗一眼,他虽然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但是被子毕竟不是衣服,有些地方罩不住。


所以她此时能清晰地看见他笔直修长却劲瘦有力的腿,她顿时就又有点想歪。


昨夜的画面往她的脑子里飘,腿太好看,她很想再摸一把……


一般人这副样子会显得狼狈不堪,但是他却依旧如高岭之花,高贵冷艳。


他手里拎着的刀还在滴血,提醒着陆云芷这男人虽然长赏心悦目,却非常凶残,一言不合就会抹了她的脖子。


她见他冰冷的目光扫来,忙涎着一脸笑,拱手道谢:“多谢这位爷相助。”


郁阳绗冷冷地瞟了她一眼,见她穿着他的衣衫松松垮垮,领子微微敝着。


她此时微弯腰,便露出些许白净如瓷的肌肤,有了昨夜的事,他知道那片领子下是怎样的风景。


他面色更冷,别开眼,声线却冰冷如霜:“你刚才说要补偿我?”


陆云芷见他手里的刀锋指向她,大有她提出的补偿不合他意,他就要杀了她。


她其实并没有想好要怎么补偿他,便试探着问:“要不我给你银子?”


郁阳绗的剑眉轻挑,墨发飞扬,刀锋一横,指着她的胸口:“你把我当成小倌?”


他一动怒,气压一低,屋子里又冷得要结冰。


陆云芷立即解释:“当然不是,只是我们都不认识对方,更谈不上了解,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睡了一夜,我总不能嫁给你吧?”


“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是否娶妻,是否有心上人,我要说要嫁给你,多少有讹你之嫌。”


“虽然说银子很俗,但是从全盘来考虑,我觉得只有赔你银子才能展现我的诚意。”


郁阳绗虽然觉得她就是在胡扯,但是不可否认她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她刚才如果说要嫁给他的话,他估计已经动手了。


他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床上的斑驳痕迹,心里了然,她昨夜也是第一次。


他眸光微敛:“算你有自知之明!”


陆云芷笑了笑,走到五斗柜旁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他。


郁阳绗冷冷地扫了一眼:“我就只值一千两?”


陆云芷很想告诉他,京城里最好的小倌带回家中过夜,一夜也不过一百两,她给他一千两已经是超高价了!


不过她想起这位的身手,还有他昨夜的表现,她再看了一眼他极出色的外表,就觉得这么好看的男人贵点也行。


她就又走回柜前再拿了一张银票递到他的面前:“这样总该够了吧!”


郁阳绗凤眼横斜,眸光冰冷:“你打发叫花子吗?”


陆云芷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手,和他打起来她会不会吃大亏。


她心里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便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我没讹你,难不成你想讹我?”


虽然她赚钱不难,但是睡个男人就要破大财,就不在她接受范围之内了。


郁阳绗一双凤眸将她从头扫到脚,他眼神太过清冷凌厉,就算是陆云芷也觉得有点撑不住。


他睥睨着她,声音冰冷却一锤定音:“爷的一夜不是你买得起的,昨夜的事情,你得用一辈子来还。”


他说完把手里的刀一扔,裹着被子扬长而去。


陆云芷咧了咧嘴,睡他一夜,就用一辈子来还?什么狗屁强盗理论!


她对着他的背影喊:“你想要我的一辈子?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郁阳绗闻言脚步没有一丝停顿,很快就消失不见。


陆云芷轻呸了一声,这男人又冷又傲娇,长得再好看她也不要!


她一扭头看着满地的尸体就又有些头疼,十几具啊,就算是挖坑去埋也得把她累个半死。


候府连那种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她也不可能被动的在这里等着被算计。


她略想了想,决定主动出击。


她梳洗换回自己的衣服后找了辆马车,把所有的尸体全部装进马车,亲自把尸体送到万户候府。


郁阳绗在出去之后,便进了一家农户的院子,随意找了件男子的衣衫穿上。


只是他身材高大,他找来的那件衣衫短了很多,小腿露出半截。


他微微皱眉,满脸嫌弃,想起陆云芷穿着他外袍的样子,眸光复杂。


他收回思绪,施展轻功回了秦王府在京郊的别院。


他才进别院,一个精瘦的男子落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地:“昨夜是莫离失职,没能护好法,请王爷处罚!”


郁阳绗又想起昨夜的事情,凤眸里泛起寒霜:“自己去刑房领罚!”


莫离应了一声,看到他身上的打扮知昨夜肯定出事了,却又敢问,忙低下头。


郁阳绗沉声问:“本王让你去查的事情进展如何?”


莫离回答:“已经查清楚了,昨晚万户候府的大小姐进了太子的别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郁阳绗的眸了里透出了杀意:“本王的这个未婚妻当真是野心勃勃,还没成亲就给本王戴绿帽子了。”


莫离没敢接话,他家王爷文韬武略样样都很出色,只因为生母身份低微,他这些年来极不得宠,受尽排挤。


这些年来,不得不自毁名声,顶着残暴狠辣的皮行走于京城之中。


这一次成明帝突然为他赐婚万户候府的嫡出大小姐,本身就透着古怪。


他们随便一查,就查出一连串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便是万户候府的大小姐和太子有私。


而皇后并不喜欢万户候府的大小姐,不愿让她成为太子妃,这才设计让成明帝把她赐婚于郁阳绗。


莫离觉得这事实在是恶心,万户候府的大小姐根本就配不上他家王爷!


郁阳绗原本也没打算娶万户候府的大小姐,他已经想好对策让万户候府主动抗旨退婚。


只是发生了昨夜的事情后,他又改变了主意。


万户候府的大小姐已经和太子有了首尾,没了清白,既嫌弃他又怕被他发现,所以才让陆云芷代嫁。


而他们在逼陆云芷代嫁之前,却还要毁了她的清白,这是在变相的羞辱他!


他会让万户候府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更加惨痛代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