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的心尖宠妃

王爷的心尖宠妃

山海连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山海连城”近期上线了一本古风虐文,《王爷的心尖宠妃》这本重生类型的爱情故事,由蓝婳川、纳兰容景担任男女主人公,本书尚未完结,小说本名《将门医妃:王爷心尖宠》,故事主要讲述了:蓝婳川身上流淌着可以延年益寿的祁凤血脉,却被渣男骗身骗心,将整个家族都赔了进去;最终助他登基为帝,自己却成了绊脚石,死状凄惨。重生归来,蓝婳川发誓那些欺辱她折磨她的人,统统都要下地狱,都要用血的代价来偿还。

主角:蓝婳川,纳兰容景   更新:2022-07-15 22: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婳川,纳兰容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的心尖宠妃》,由网络作家“山海连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山海连城”近期上线了一本古风虐文,《王爷的心尖宠妃》这本重生类型的爱情故事,由蓝婳川、纳兰容景担任男女主人公,本书尚未完结,小说本名《将门医妃:王爷心尖宠》,故事主要讲述了:蓝婳川身上流淌着可以延年益寿的祁凤血脉,却被渣男骗身骗心,将整个家族都赔了进去;最终助他登基为帝,自己却成了绊脚石,死状凄惨。重生归来,蓝婳川发誓那些欺辱她折磨她的人,统统都要下地狱,都要用血的代价来偿还。

《王爷的心尖宠妃》精彩片段

大楚万弘四十七年八月初五,宜上官赴任,临政亲民。

这一天晴空万里,多日纷争的朝堂和那些激流暗涌,都终于平息下来,迎来一个崭新的开局。

帝京中央大街一个别院里,蓝婳川坐在梳妆台前,镜中的容颜已经垂垂老矣,昔年青丝白了一半,皱纹爬上她的额头和眼角,早已不复盛年之时。

是啊,她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同龄女子已经成为祖母,而她,还在等待一个人。

那个人对她承诺,功成之时,就是封后之日。

多少年了,她和女儿躲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别院,她日日夜夜地盼着,殚精竭虑地付出,终于,一朝成凤,荣耀天下。

“娘,娘——”一个惊恐的声音在外头响起,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

“昭月。”蓝婳川从来没有见女儿这么害怕无助过,赶紧放下手头的梳子,出了门去。

一个身影跌跌撞撞闯进来,扑进她的怀中。

昭月浑身是血,一身粉白色的裙衫被浸透,身上还在源源不断滴血,她跑过来的路径,蜿蜒着触目惊心的血迹。

“昭月,这是这么回事,怎么回事?”蓝婳川惊骇道。

“娘,他们说要取我的血,娘快,快逃——”昭月颓然无力地从她的怀中委顿,仿佛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就是为了跑到蓝婳川的面前。

逃,逃到哪里去,那个人很快就会到来,封她为后,她的昭月,便是新朝嫡出的公主。

怀中的女儿身体越来越冰冷,蓝婳川一颗心高悬起来,才发现昭月的大腿,手腕,脖颈都被割开,一阵巨大的悲恸和震撼冲击着她,她差一点晕死过去。

“一群酒囊饭袋,怎让人跑了,真是暴殄天物。”

一队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当先的那个男人,身形高大,容貌俊美,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依然如同二十多岁那般,岁月丝毫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

而这,都是她每月一次凤凰血供养的结果,所以他能够在数十年的夺嫡之战中最终胜出。

此时,这个男人,面上分明是不悦的神色。

看到蓝婳川怀中的昭月已经鲜血流尽,秦赟更是一片怒容,阴恻恻道:“还有个大的,带走,以殇四大家族。”

立刻有人上前去,抓住了蓝婳川的双肩。

蓝婳川懵了,心中预感不详:“秦赟,你这是什么意思?”她隐隐觉得,昭月的惨状,和他有关。

秦赟睥睨着蓝婳川,满眼的嫌弃和不屑:“朕答应过四大家族,他日夺得大业,便用你和昭月的凤凰血嘉奖他们,让他们长命,现在,是朕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只可惜,被这个臭丫头逃脱,浪费了这么多好血,不过,你的血,虽然不比年轻的时候,倒也能够宽慰四大家族。”

这些丧尽天良,残酷恶毒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显得那样稀疏平常。

蓝婳川浑身如堕冰窟,以为自己听错了,抑或是在梦中,然而,事实就血淋淋地摆在眼前。

“你就算嫌我年老色衰,昭月是你亲生的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蓝婳川死死抱着女儿已经没有气息的身体,声嘶力竭大喊,浑身颤抖。

“她的出生,不过是为了让你始终心甘情愿为朕卖命罢了,长大了还能为朕所用,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一个工具而已。”

蓝婳川五雷轰顶,大脑阵阵空白,瘫坐在地上。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目光一下子明亮得骇人:“星宇三岁就死了,也是你害的?”

她的星宇,和昭月,是一对龙凤胎,可是星宇在三岁的时候,被人一箭射死,至今不知凶手。

“是又如何,你们祁凤族的凤凰血传女不传男,朕留着一个废物做什么?”秦赟扯了扯嘴角,他的面上没有一丝愧疚,仿佛只是宰了一只鸡,一只兔子。

蓝婳川心中恨意和悲哀翻涌,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秦赟,你好狠,你好恶毒的心啊。”

“我一生被你榨取干净,就连两个无辜的孩儿,也死在你的手下,虎毒尚不食子,天底下何以有你这么狠绝的男人。”

“何止是你的两个孩子。”

一抹婀娜的倩影走进来,声音犹如黄鹂那般温柔动听,可是吐出来的话,却是和秦赟一样带着阴气。

女子一身皇后盛装,雍容华贵,美艳逼人,她自然而然地,就挽上了秦赟的胳臂。

蓝婳川怔怔地盯着她,柔絮,她贴身三十年,深以信赖的婢女,当初就是她,把她推向了秦赟。

原来,她自始至终成全的,都只是自己。

如今,柔絮依旧年轻貌美,犹如双十年华,本来她以为是飘絮天赋秉异,此时,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果然,柔絮抚着脸颊,莞尔一笑:“我现在这副模样,还得益于二小姐身上的凤凰血呢,每个月赟哥哥都多取了些,才让我得以永葆青春。”

“你们——狗男女!”蓝婳川气得心肝抽疼,喉咙腥味涌动。

“小姐莫气,你不会孤单的,除了你的两个孩子,还有蓝家上下,都会给你陪葬呢。”柔絮又是噗嗤一笑,抿着嘴唇,眼波流转。

蓝婳川再也承受不住,大吼一声,一口鲜血冲开五脏六腑,喷溅在地面上。

“带走,不要浪费了。”意识模糊之际,秦赟的声音再一次冷冰冰响起。

蓝婳川感到血管被划破,血液汩汩滴入杯中,她听到四大家族的人在她身边饮血,笑得肆意,痛快。

倘若人生再来一次——然而,没有如果。

 

 


蓝婳川慢慢睁开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帐缦上,悬挂着一个手工精巧的小竹猫挂件,竹猫的眼睛是两颗水色极好的碧玉。

这个玩意儿,是她十六岁生日,大哥亲手给她做的,她悬挂了一年。

她的魂魄在暗夜幽冥之中游荡了三天,最终回到了十五年华。

这是命运给她的机会,她上辈子太惨烈,太无辜,就连苍天也看不下眼。

这只是她寻常的午睡,外头阳光炙盛,秋蝉一声接一声地叫得聒噪。

“小姐醒了,这是燕王府送来的帖子。”一个温婉动听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蓝婳川心下一冷,目光落在那张脸上,这张脸过于美丽,过于柔媚。

当时柔絮到她的跟前来当婢女,府内所有人都有些想不通,以柔絮这样的姿色,进入高官世家,当一门小妾,都要比当婢女要好得多。

只有死过一次她才明白,这个所谓的忠仆,正是四大家族宋家一直称病多年,从未露面的二小姐宋芷凝。

是宋芷凝将她一步步推向燕王秦赟,后来,又和二房里通外合,将蓝家大房送上了绞刑台,那时父亲已经快八十岁,两个哥哥迈入老年,拖家带口儿孙满堂,数十人都成了刀下鬼。

蓝婳川压住心头涌动的恨,不动声色。

“是秋猎比赛的事情吧。”

前世秋猎,也是在这个时候,蓝婳川被毒箭射到肩头,她在山里晕厥半个时辰,是秦赟救下她,醒来她发现手腕开了个口子,头脑晕沉,浑身乏力三个月才见好,柔絮对她说是被石块割伤,她居然傻乎乎地信了。

原来从那时,秦赟就开始喝她的血,毕竟祁凤族的血液,不仅能够延年益寿,使青春长存,还能增长功力,强身健体。

她倒要看看,这一次,是谁流血。

“小姐已经知道了?”柔絮有些惊讶,这才刚刚放出风声,难道秦赟提前和蓝婳川说了?她的面上顿时有些不悦。

蓝婳川知道柔絮在想什么,秦赟可以利用她,践踏她,但不能对她有半点喜欢。

一边把她往秦赟身边推,一边存着这样的心思。

唇角泛起幽冷:“问这么多做什么,下人要有下人的规矩。”

她的语气透着威严和一丝寒意,让人心头微微发憷,柔絮又是一惑,蓝婳川对她颇为信赖,几乎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什么时候这样冷淡过?

蓝婳川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尚显稚嫩的脸,在帝京贵女之中,她说不上多美貌,但胜在眉目清凌,如今这张脸,更多了几分坚毅决然。

有一个成语,叫做杀人诛心,她不急。

“明天既然要去参加秋猎,你去把我去年穿过的那一身劲装准备好,我不想看到一点褶子,不想闻到一点异味。”

“是。”柔絮皱了一下眉头,她本身的身份,使她讨厌被人呼来换去,原先蓝婳川对她很客气,尽量少使唤她,生怕使唤一次,都委屈了她。

蓝婳川去年秋猎穿的劲装柔絮根本就没有拿给粗使嬷嬷清洗,而是揉成一团就扔在一个角落,现在取出来,没有一处是平整的,味道又冲鼻,要把这身劲装打理好,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秋猎就在明天,现在要重新量体裁衣,又来不及。

柔絮拿着劲装走进来:“二小姐,这一件劲装皱成这个样子,不好整理,不如小姐去铺子多试几身,挑选合适的。”

“可是我喜欢。”蓝婳川和善道:“辛苦你了。”

柔絮咬了一下嘴唇,蓝婳川待她不比从前亲近,难道是因为药效散失的缘故,不对啊,她的迷毒,使用了一次,就会让人服服帖帖,就连秦赟,也难逃她的手掌心。

本来柔絮有心把活儿交给粗使下人干,可看蓝婳川的态度,这是要她亲自来了,她带着怨气,在一边熨烫,消味。

你不是要来我的身边当下人吗?那就让你当个够。

蓝婳川手指缓缓敲着窗台,嘴角微勾,宋芷凝,秦赟,四大家族的人,她一个个收拾。

柔絮花了大半个时辰,才被劲装弄齐整,她的手指上,还被烫出了一个泡,恨意又增加了两分。

蓝婳川吃晚饭的时候,柔絮来到了她的房间,把一个香囊放在她的枕头下,这种香味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跟安神的香囊差不多,可是效果却大不同。

连续吸入这种香囊十天,药效就会渗入大脑和五脏六腑,让人无法戒断,本能地追随这种沉迷的感觉,柔絮身上同时也佩戴这种香囊,蓝婳川就会对她分外亲近,从而言听计从。

这一次,柔絮加重了分量,这样的分量,蓝婳川甚至有变成脑瘫的风险,可是她顾不得这么多了。

“你在做什么?”柔絮才把香囊放好,身后冷不防传来一道清凉的声音。

 

 


蓝婳川的眉心在发热,脑海里,意念在分析附近药源的成分,距离,即将导致的后果。

祁凤一族,隐居于世,以医术见长,百年前的族长,以毕生所学,著作一本《方匮内经》,汇聚天下方要,囊括伤病,用毒,手术,养生,美容等。

她重生一次,这一本著作,也成了她身体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柔絮三年前就对她用迷毒,这一次应该是她的态度引起了她的警惕,柔絮加重了药量,最可怕的后果,是可能导致她变成脑瘫。

蓝婳川面上很平静,可是眼眸十分冰冷。

接触到那样的目光,柔絮一凛,不过想到她的香囊很快就起作用了,心神顿稳。

她不可烦躁,身为左丞相府的千金小姐,为了日后的荣耀,她都到蓝婳川身边当婢女来了,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容忍的?

“小姐,这些时日秋老虎来了,奴婢给您放了一个安神静气的香囊,晚上可以睡得安稳一些。”

柔絮露出一抹可心的微笑。

“你果然是个有孝心的。”蓝婳川满意道。

柔絮面上微凝。

就寝的时候,蓝婳川不动声色,就这样躺下了,她暂时不能动作太大,免得秦赟起杀意,而且,她要引君入瓮。

柔絮今晚多留了一个心眼,蓝婳川没有起疑心,很快,她又会被她重新握在手里。

第二天起来,晨露满园,秋高气爽。

蓝婳川换上了那一身劲装,又唤婢女牡丹给她挽发,牡丹弄了个垂鬟分肖髻,束了一小把头发,垂落胸前,很有少女的灵动。

这样一来,一个活泼飒爽的形象,就展现于人前。

以前,柔絮都是给妘璃挽的双丫髻,她已经十五岁了,却还是和丫头一样的打扮,没少招人暗地里笑话。

而且,牡丹手艺精巧多了。

柔絮觉得刺眼:“牡丹,小姐不容易让你伺候一回,你怎么连小姐最喜欢的发髻都不知道,这样不长心眼,成何体统?”

“我喜欢。”妘璃还是这句话,面上带着淡笑,眼眸却疏离:“走吧。”

柔絮只好压着不快,看来,蓝婳川觉得牡丹手艺更好,以后都会打算让她伺候梳理装扮,她也乐得清闲,本来,她就不是个卑微的婢女。

“牡丹,柔絮,你俩就随我一道去,飘香,敛秋,你们好好守着院子。”蓝婳川吩咐。

牡丹,飘香,敛秋,都是爹爹指派给她的丫头,只是上辈子她们都因为各种原因惨死,直到最后她的身边孤立无援,现在看来,怕是另有缘由。

“是,小姐。”几人只觉得自家小姐身上少了以前的那些浮躁,变得沉静了几分,这是好事,说明小姐开始长大了,只是,一想到小姐这一去,只怕又要对着燕王犯花痴,惹人笑话,不由得暗暗焦急。

“咦,这是小姐留下来的字条。”飘香看到梳妆桌上压着的东西,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一个药方子。

秋猎比赛是在西郊,几乎所有的世家大族都会到场。

蓝婳川的马车经过清玥苑的时候,蓝芊正好打扮了出来,她比蓝婳川大一岁多,身段婀娜,容貌娇美,这一身劲装,将她的身姿勾勒得更加令人浮想联翩。

“大小姐,瞧着二小姐今日的打扮,比往日张扬了许多呢。”蓝芊身边的丫头喜鹊道。

“又去燕王面前献媚?”蓝芊嘴角勾起一丝冷意,往常蓝婳川都是一副小家子气的丫鬟样,现在倒有了公府小姐的样子。

前往西郊,出城有两条大道,一条地势在上,一条在下。

蓝婳川看上面那条大道马车比较稀少,就选择走上面。

行到一半,突然听到后面马匹嘶鸣,马蹄凌乱,越来越近。

同时,她的脑海里面意念一动,这匹马被下了药,正在发癫,而且情况严重。

不好!蓝婳川心里面暗叫一声,上辈子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发生,看来总免不得变数。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马匹已经势不可挡冲了过来,只听得一声轰隆的巨响,马车也随即翻下山坡。

在这个瞬间,蓝婳川冲过去,抱住了柔絮,用她的身体为自己抵消冲撞的力道。

同时,她瞅准被马撞开的那个大空隙,一脚把牡丹给踢了出去。

柔絮本来是要抱蓝婳川的,哪想到被蓝婳川抢了先?

马车在山坡上翻滚,两个人也在马车里颠来簸去,承受剧烈的撞击,不过,蓝婳川的头和半个身子都死死抵着柔絮的身体,大大减轻了痛苦。

翻滚了几十圈,马车直直冲向下面那一条大道的一辆华丽马车,这一次的冲撞力陡然增加了三倍不止,蓝婳川的手被迫松开,人从快要散开的马车里飞出来,她约莫看到眼前有一抹白衣,求生的本能让她张开手又抱了上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