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书穿当炮灰女配有了医疗空间

书穿当炮灰女配有了医疗空间

姜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实力派作家“姜婉”倾心编写完成的穿越类古代小说,《书穿当炮灰女配有了医疗空间》男女主双强,本书有空间有萌宝,女频爽文首选,秦语是女主角,楚玉珏是男主角,本书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故事情感主要表达了:一睁眼,穿书古言文,开局便是给了一个炮灰女配的身份,作为男女主的感情绊脚石,她最后的死法真可谓是教科书不及的。为了改写自己“被赏给太监、做成人彘”的结局,秦宇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好在系统来迟却并没有缺席。

主角:秦语,楚玉珏   更新:2022-07-15 2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语,楚玉珏 的女频言情小说《书穿当炮灰女配有了医疗空间》,由网络作家“姜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实力派作家“姜婉”倾心编写完成的穿越类古代小说,《书穿当炮灰女配有了医疗空间》男女主双强,本书有空间有萌宝,女频爽文首选,秦语是女主角,楚玉珏是男主角,本书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故事情感主要表达了:一睁眼,穿书古言文,开局便是给了一个炮灰女配的身份,作为男女主的感情绊脚石,她最后的死法真可谓是教科书不及的。为了改写自己“被赏给太监、做成人彘”的结局,秦宇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好在系统来迟却并没有缺席。

《书穿当炮灰女配有了医疗空间》精彩片段

夜色凄迷,永泰寺后山上的树林里,有一双人影。

“你叫什么名字?”

身形精健的男人,将秦语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欺身解她衣扣。

秦语脑袋昏沉……她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摔到了头。

原以为醒来会在医院,可如今是什么情况?

身下是冰凉平整的大石头。

面前是身材精壮的古装男人?

两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她小腹处有一股股的热流向外涌。

她动作放肆地攀住男人的脖子,只有用力贴近他,才略感舒适。

男人忍得辛苦。

他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最后一丝清明和克制,“我不方便透露身份,告诉我你的名字……”

陌生的记忆,猛地灌入秦语的脑袋……

她没死,却穿越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而且原主,正遭遇着被陷害失贞、被抢亲的阴谋!

眼前这个男人,恰好救她离开那个阴谋陷阱!

“萍水相逢,何必问姓名?”

“你我算是彼此解毒,互不相欠……”

男人愣了一下,继而再也克制不住……

他身材很好,肌肉精健,隆鼓的胸肌,紧实的腰线,没有一丝赘肉。

秦语乐观地想,如今这情况,总好过她被那一群人糟践……

原主秦良玉,生在官宦之家,但因八字不好,刚出生就被遗弃在云梦城老家。

如今因婚约被接来京都伯爵府,还没过上几天大小姐的日子,就被妹妹算计。

妹妹买通嬷嬷,将她关在永泰寺的佛堂里,又买通了一群小混混要玷辱她。

毁她清白,夺她婚约……

“你为何、也被关在佛堂里?”秦语抱紧了男人的肩,忍不住凑近他耳边问道。

男人低哼一声,“受了伤,躲一躲。”

“佛堂里的香有问题。”

秦语知道,那是原主的好妹妹准备的。

男人动作微微一顿,“告诉我你的家世,我会对你负责。”

秦语摇头,“那倒不必,你替我打晕了那一群混混,咱们算是两清了。”

男人似乎不满,重重的哼了一声,动作发狠。

秦语从头麻到脚,大汗淋漓,母胎solo的她,觉得……似乎也不吃亏。

最遗憾的是,这里光线太暗,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觉得他低沉暗哑的音线,实在是太好听了。

单冲这个声音,她就沦陷了。

远远的有声音传来,“跑哪儿去了?”

“就在这附近,跑不远!”

“叫哥几个抓住,狠狠地教训她,叫她知道知道厉害!”

秦语闻声,心中一紧。

“有人找过来了,自己还能走吗?”男人在她耳畔低声问道。

他温热的气息,叫秦语轻轻颤栗。

“能。”秦语推他。

男人低笑一声,伸手取下她的耳坠儿。

“我引开他们,你快些离开。”男人纵身而去。

秦语听见杂乱的脚步声。

“往那边去了!”

“寺里怎会进了贼人?”

“快追呀!”

人声远去,秦语迅速整理好衣衫,一面消化着脑海里涌入的记忆,一面快步往他们家住的西厢房去。

刚进入院子,便听见西厢正中间的屋子里传来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声音,那氛围其乐融融。

秦语心头泛起一股难言色酸涩痛楚——这不是她的感情,乃是原主的。

原主自幼被丢弃在老家,秦父秦母对她不闻不问。

她吃百家饭长大,还不会说话,就懂得看人脸色,会讨好人以便混口饭吃。

同为姊妹,秦家二小姐则在父母身边,娇生惯养的长大,是秦家的掌上明珠。

如今,原主被设计陷害,以至失了清白的身子……

就因为妹妹嫉妒她可以承受襄王府的婚约,嫁给襄王,成为王妃!

妹妹嫉妒她,所以便要毁了她?

世上怎会有如此偏心的父母?如此狠毒的妹妹?

“别难过了,等她回来,我们好好罚她,不会叫她连累你的名声的。”秦母闻声软语的劝道。

秦语冷笑,咣当一声推开了房门。

秦父一见是她,当即没了笑意,怒斥道:“逆女,还不跪下!这么晚了,你不在厢房,跑哪儿去了?”


“这里不是云梦城,收起你那些下贱的做派!”

“一个女孩子夜里不呆在屋里,满寺乱跑成何体统?”秦夫人阴阳怪气。

秦父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他上前要扇秦语的耳光。

“父亲……”秦语猛地屈膝抬头,竟是满脸的泪痕。

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里,盛满了惊恐和委屈。

秦语知道,原主不及妹妹漂亮。

妹妹十指不沾阳春水,被娇养的白皙娇嫩,皮肤好得吹弹可破。

原主在乡下长大,土里刨食儿,风吹日晒,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土里土气。

两厢对比,原主显得太糙了。

但原主眼睛格外美丽,一双杏眼清澈明亮双瞳剪水,眼尾微微上挑,清纯又近妖,专注看人时,能把人看得心慌意乱。

特别是此时,她眼中还含着碎芒莹莹的泪。

秦父被她如此“儒慕哀求”的眼神,看得脚步一颤,高高扬起的手,也轻轻放了下来。

“母亲和妹妹带我去佛堂,让我求佛祖保佑伯爵府和王府的亲事。”

“求襄王不至厌弃了女儿,女儿若成为王妃,也能光耀我伯爵府门楣……”

“可母亲似乎把女儿给忘了……女儿上了香,一抬头,竟不见了母亲和妹妹!”

“就连母亲派给女儿的方嬷嬷都不见了……女儿第一次到这寺院里,不认得路,这才走迷了……”

原主是个温吞的性子,因为小时候快言快语,被村上的大孩子摁倒在地,骑在身上,狠狠地打嘴,脸都打肿了,于是越发不敢为自己说话。

她越是委屈着急,越是说不清楚。

但秦语恰恰相反,从小混迹市井的她,嘴皮子非常利索,和大妈吵架从来没输过。

她想起自己刚买下的那套精装修两居室……眼泪像决堤的洪水,痛彻心扉的模样,生生把秦父给哭傻了。

秦父皱眉盯着母女二人,“她刚来京都,从未出过家门,你怎么丢下她一个人?”

“好歹也是你的女儿,你是怎么做人母亲的?”

秦父从未大声吼过秦夫人,把她吼愣了,她脸上浮现羞愤和恼怒。

妹妹眼珠子一转,忽而指着秦语道:“血!姐姐身上有血!”

“听说寺里藏了刺客,姐姐不会是遇见刺客了吧?”

秦婉儿说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秦语低头,看见她裙摆上确实沾了几片血迹。血迹不算太多,最大的一片也不过巴掌大小。

原主是处子之身……但这不全是她的血,必有那男人的。

他身上受了伤,两人在迷香作用下连痛楚都顾不得,肆意发挥时,秦语嗅到过血腥味儿。

想到刚刚的情景,她身上不禁发热……但秦婉儿说“刺客”?难道他是刺客?

父亲母亲都围在秦婉儿身边,又是掐人中,又是温声软语的呼唤。

直到父亲说:“快去请寺里会医术的师傅……”

秦婉儿幽幽转醒,“姐姐,爹娘是担心你。你若遇见了什么事儿,千万别瞒着,要据实告诉爹娘啊!”

这话真是茶里茶气,她自个儿装晕,爹娘都焦急的围在她身边,心肝儿宝贝儿的叫着。

带着血迹的原主,跪在那里,没有半句关怀,只配被责骂,这叫关心她?

秦语暗暗翻了个白眼,硬生生把自己的脸憋红,“爹爹……那个,女儿……那个了……没有带子……在老家,我们都用草木灰带……但是府上,找不到……草木灰……”

秦父听得呆愣愣的,完全没明白。

秦夫人倒是听懂了,呵斥道:“行了!大姑娘家不害臊,这种事情也好在你爹面前说?恬不知耻!”

她说自己月信,就恬不知耻?

那找几个小流氓毁她清白的妹妹又算什么?

秦语吸了吸鼻子,一双饱含“儒慕之情”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般盯着秦父。

秦父责骂的话卡在嗓子眼儿,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自己是不是亏待了这个大女儿?

“你是她母亲,连这种事情都没照顾到吗?”秦父第一次觉得,妻子有些拎不清,语气严厉道,“你别忘了,她和襄王有婚约!”

妹妹秦婉儿立刻维护母亲,“爹爹,母亲每日操劳府上内务,已经够疲累了。姐姐若有什么不明白,不能问嬷嬷,问丫鬟吗?非要等出了丑,再怪到母亲头上?”

“姐姐,家和万事兴,不要挑唆爹娘不和了,好不好?”

秦婉儿这锅丢的高明。


“行了,你若真心疼你母亲,这种小事,你姊妹之间也能照顾到!”秦父道。

秦母立即把秦婉儿护在怀里,母熊护崽一般,狠狠瞪了秦父一眼。

她眼神又像锋利的刀子,狠狠剜过秦语的脸。

秦父转过头来看着秦语,“你回房间去吧,不要乱跑,寺里藏了意图行刺太子的刺客。千万不要惹祸上身,明日我们就回府。”

秦语两腿发软,脚步虚浮的回到房间。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原主的记忆,她怎么会那么熟悉呢?

原主和妹妹是双生子,她比妹妹早出生了两个多时辰。

但自打出生,她就被丢弃在云梦城老家。

因她特殊生辰八字,局为:坤造,乙酉(年),乙酉(月),乙酉(日),乙酉(时)。

四柱相同的生辰八字,千年难得一遇,实属罕见。

算命先生说,她的生辰八字太刚,克亲克友,不能养在至亲身边。

她爹娘也够狠,当真就扔下她不管了。

同族里有对儿老夫妻,一直没有孩子,捡了她回去。

本就贫寒的家,因为多了一个她变得更加穷困潦倒……

然而上个月,京都伯爵府忽然来接她,说这么多年亏待了她,让她回到伯爵府享福。

原主来京之后,从下人们口中得知,原来是当年战乱时,她爹无意中救了太子一命。

太子在当年还不是太子,只是起义军中的一支。

太子为了感谢、拉拢她爹,便指腹为婚。

既然是指腹为婚,原主和妹妹是双生子,直接让妹妹嫁不就行了?

为何偏要接回原主这个乡下村姑?

“我去……这不是《弃女成凰》中炮灰女配的身世吗?”

秦语浑身冰凉,无语问苍天……

她不但穿越了?还穿越进一本狗血小说里?

她上周看这本书时,吐槽这本书三观不正,打了十几个一星差评。

不用这么报复她吧?

“我现在是秦家大小姐,秦良玉?秦良玉最后怎么死的?”秦语敲了敲自己脑壳,皱着眉仔细回忆。

《弃女成凰》是个女强小说,不过成凰的弃女不是她,而是在道观长大的白潇潇。

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大女主!

前期是柔弱坚强小白花,后期buff大开,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无所不能。

“秦良玉因为八字特殊,才被襄王——就是太子的长子选中,成了王妃之后,迅速有孕……”

“怀孕五个月时,被襄王取了胎头血,献给女主做药引子……”

秦语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腹部。

因为炮灰女配和她同姓,她同情女配,在评论区留言吐槽作者!

“被取了胎头血之后,秦良玉命大不死,但彻底黑化,开始陷害报复女主……”

“也不知作者咋想的?秦良玉就算报复,也该报复襄王,她记恨女主干什么?”

“再说,她能干得过女主?回回被女主打脸,还不长记性……被襄王赏给一个变态老太监,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嘶……秦语抱紧自己,不敢相信,等待她的就是这种命运。

就这样要命的“婚约”,还被妹妹嫉妒?

摔!谁爱嫁谁嫁,反正她不嫁!

就在秦语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外头在喊:“找到刺客了!抓住他了!”

她猛地一惊……是那个男人吗?

那么苏的声音,那么精健的身材,可惜了……

糟了!他临走拿去自己的耳坠子……倘若他被抓,自己会不会被牵连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