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时爷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时爷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酸奶落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精选优质作家“酸奶落落”的原创好文,《时爷家小祖宗又掉马了》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小说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白颜汐、时御洲,原书名:《时爷救命!你家小祖宗又在装绿茶了》,本书重点讲述了:听说时御洲喜欢上了一个兽医,情深似海为她与各大家族为敌。只不过时爷热爱学习的白颜汐,被人在京都最大的酒吧发现,看起来还是个常客;众人只觉得这一次莫不是时御洲被骗婚了,都想着将白颜汐的真面目公之于众,可紧接着她一系列的掉马甲让外界不得不闭嘴。

主角:白颜汐,时御洲   更新:2022-07-15 2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颜汐,时御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时爷家小祖宗又掉马了》,由网络作家“酸奶落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选优质作家“酸奶落落”的原创好文,《时爷家小祖宗又掉马了》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小说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白颜汐、时御洲,原书名:《时爷救命!你家小祖宗又在装绿茶了》,本书重点讲述了:听说时御洲喜欢上了一个兽医,情深似海为她与各大家族为敌。只不过时爷热爱学习的白颜汐,被人在京都最大的酒吧发现,看起来还是个常客;众人只觉得这一次莫不是时御洲被骗婚了,都想着将白颜汐的真面目公之于众,可紧接着她一系列的掉马甲让外界不得不闭嘴。

《时爷家小祖宗又掉马了》精彩片段

正值夏季,岛上的风携裹着阵阵热浪席卷而来。

四面环海的琉璃岛上停着三架飞机,机身镶嵌的彼岸花图案,无不显示它主人尊贵的身份。

白颜汐带着黑色口罩,被保镖层层“护”在中央,只露出一双精致好看的双眸。

就这么怕她跑了?!

黑色开衩长裙下,又白又长的双腿若隐若现。

散落的头发恰好遮住耳上的蓝牙耳机。

“棠柠,任凭你有天大的本事,今天还不是败在时爷手上。”

秦臻得瑟到不行,道上人尽皆知,棠柠近几年一直在寻找三栀花的消息,时爷故意让他放出三栀花在琉璃岛上。

只要棠柠知道就一定会来,没想到,竟然真的被他给逮到活人了。

棠柠,医学界的无冕之王。

三年前,A国公主身中奇毒,本以为回天乏术,却被她硬生生的从阎罗殿救了回来,起死回生,自此棠柠两个字传遍国际,被人尊称为鬼医。

各国大佬派遣了无数组织调查她的身份,却没有一点消息,就连是男是女都未知。

白颜汐蹙起眉头:“脑残,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是你要找的棠柠。”

她是医生,不过是一名兽医。

“是不是你说了不算,时爷自有定夺。”

“滴……”

“滴……”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见秦臻脸色倏变,接着动作迅速的掏出枪:“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

她浑身上下透出生人勿近的气息,一眨眼,手起手落间,秦臻手里的枪已经被她握在手里,动作之快甚至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

“傻逼!”说完,她直接拆了枪里的子弹,一个反手将枪甩了回去。

秦臻:“……”

保镖:“……”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飞机上极尽奢华,灯光折射出清冷的光线打在柔软的波斯地毯上。

“时爷,棠柠抓到了。”

秦臻用力将人往前一推,她踉跄两步没站稳,直接跪在男人腿边,时御洲手臂撑着椅背,双腿敞开,尴尬的姿势让白颜汐忍不住红了脸。

大爷的!

她想骂人!

头顶传来男人嗤笑的声音,她立刻收回思绪,抬头就看见时御洲那一张妖冶的脸庞。

他一袭黑色衬衣,如同王者般睥睨天下,修长的手臂撑在沙发扶手上,眼中泛着幽冷,因为中了药他脸色苍白,却依旧掩盖不住身上的王者之气。

“解。”一个字,语气强硬。

白颜汐轻咳一声,扶着身后的桌子站起来给他检查。

“这是被人下了春药?”

这种事情在兽界也是很经常的。

没想到,现在人都用这么龌龊的手段了……

秦臻一听这话,狗腿子立刻上线:“你说谁被下了春药?”

白颜汐一副看傻子的摸样:“……”

是她表达的不够明白?

还是这位狗腿子上学的时候没认真学习?

“闭嘴!”男人的声音干净低沉,挟裹着丝丝喑哑。

秦臻狗腿子秒下线:“……哦”

白颜汐有随时随地携带针剂药水的习惯,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她手法娴熟的把药水抽到针管里,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

时御洲身上透出几分倦怠散漫,仿佛此时被人下药的不是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端起面前的白瓷茶杯,放在手里把玩,看起来挺漫不经心的:“棠柠?”

“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

房间内灯光昏暗,晕染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时爷盯着她那双眼睛,黑曜石般的眸子亮了亮。

“这双眼睛倒是不错,适合收藏。”

收藏你祖宗!

也不怕晚上起床吓死自己!

“放心,就冲当年的事情,老子也不会给你个痛快!”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

白颜汐:“……”

早知道当年就一针直接戳死他了!

“怎么样,能解嘛?”秦臻在一边紧张的不行,谁能想到时爷竟然被人暗算。

白颜汐下手快狠准,针头直接没入他的皮肤中:“闭嘴!这世上,就没有我治不了的动…呃人。”

“……动?”时御洲皱起眉头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

“动物?”

“……”

“你别告诉我你是一名兽医?”

时御洲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他沉思一会,立刻猜想到她刚才临时改口的是什么话。

“当然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棠柠,我是一名兽医,不信你可以去查。”

白颜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咬死不承认自己就是棠柠。

时御洲抬手想要摘下她的口罩,嗤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

白颜汐往后仰着身子,漂亮的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别碰我!”

男人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目光逐渐加深,好半晌才开口:“好,你说不碰就不碰。”

“所以,你刚才给我打的是给动物的药?”

时御洲沉下脸色。

“只要有用就是好药。”

她抬头对上他的目光,眼中没有俱意,一双杏眼蕴含着万千星辰,耀眼夺目。

“……”

寂静……

飞机上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众人屏住呼吸,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吧,敢这么对时爷说话,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男人似笑非笑,没有想像中的怒不可竭,反而还带着几分玩味:“伶牙俐齿。”

“一共是二十六万八,我给你打个折,给我二十七万就行。”

秦臻无语:“二十……七万?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知不知道打折的意思?”

“怎么,你觉得时爷的清白还不值二十七万?”

她倚靠在架子上,右腿微微弯曲,吊儿郎当的。

时御洲一记凌厉的眼风射过去,吓得秦臻差点跳起来。

“时爷准备怎么支付?我微信支付宝现金都可。”

时御洲:“……”

他虚弱无力的撑着沙发站起来,轻笑出声:“你觉得呢?”

这女人,挺有趣的,要不就养几天在杀?

他目光不断的往下看去,眼神触及白颜汐锁骨时:“系好扣子,别想着勾引我。”

白颜汐:“……”勾引你大爷的!


半夜十二点。

男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他点燃一支烟,白色的烟雾逐渐模糊了他的轮廓。

秦臻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地开口:“时爷,棠柠她……跑了。”

时御洲掐灭手中的烟,低沉的声音没有半点起伏:“这么多人看着她还能被她跑了?”

平淡的语气下,隐藏不住浓浓的怒火。

“是属下办事不力。”

“放出话去,凡是道上的人倾巢而出,谁能将棠柠带到我面前,西部势力就归谁!”

呵!有点本事,竟然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是!不过她从始至终一口咬定自己是一名兽医,咱们会不会抓错人了?”

秦臻疑惑的问道。

时御洲嗤笑着说:“为了保命用的小手段罢了。”

隔天。

摆渡岛。

清晨的海边像笼罩了一层白雾,白颜汐穿了件短袖,单手插兜站在海岸的礁石上,眼角勾着几分吊儿郎当的痞气。

微风吹动她的黑发,渲染了一片风姿,她的美,世间独有。

卿本佳人,两种不同的风格恰到好处的在她身上体现。

冷艳中不失痞气。

“能从京城时爷手上逃跑的,你算是空前绝后第一人。”

沈赫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半响才憋出这句话。

他一直都知道白颜汐的身手很恐怖,可万万没想到在时爷手中还能如此。

沈赫言没个正形,抬头的一瞬间他嘴角的笑意瞬间凝住。

那双如寒星般的眸子正盯着他,白颜汐眉眼染上了一层薄怒:“既然知道他设好了陷阱,你还敢让我去!该死的,为了跑路,我特么的连佣金都没拿到手!”

男人觉得自己理亏,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讨好的递过去:“汐姐消消气,我这不是觉得在咱们这几个人中只有您能和时爷有一战之力嘛。”

白颜汐点燃手中的烟,没说话。

薄薄的烟雾在她指尖晕染升起,她看着眼前逐渐散开云雾的大海,吞云吐雾。

她平常很少吸烟,只有在很烦的时候才会吸。

沈赫言侧过身子,看着她那张惊艳众生的脸庞,无论看多少次,依旧会被惊艳到。

白颜汐就是有这种本事,翻手间,一颦一笑,足以祸乱江山。

妖孽!

“以后但凡是有关于时御洲的,别联系我,我和那丫的有仇。”

沈赫言不解。

“不是,你们两个人之间能有什么仇啊?”

一个是京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一个是从小被家人抛弃扔到乡下的弃女。

他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两人会有什么关系。

白颜汐掐灭手中的烟,身上的气息又冷了几分。

几年前,时御洲在西洲和某位黑势力大佬进行谈判,阴差阳错下,被她搞黄了,临走的时候,还免费送了他一针。

从那以后,她棠柠的名字就出现在道上的通缉榜上,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稳居榜一,这地位无人能撼动。

从被时御洲通缉的那一天起,为了隐藏棠柠这个身份,她又自学了兽医学。

短短一年的时间,她就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兽医界Dang这个名字。

这次为了三栀花,不得不暴露身份,如今已经拿到手,日后整个国际将再没有棠柠这个人。

沈赫言见她不想说,也就没在继续追问下去:“对了,三栀花你拿到手了没?”

“已经送到实验室了,慕绾的病情很快就能够彻底恢复,有什么需要的随时联系我,她就交给你了。”

提起慕绾,她清冷的神色柔和了许多。

“你不在这等着她彻底好起来?”

“不了,我先走了,还有事要去处理。”白颜汐背对着他挥挥手,浪花打在海岸,海风呼啸。

几天后。

一则消息震惊黑白两道,就连A国皇室都搞得人心慌慌。。

青东高速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案,两辆货车相撞,后面的法拉利为了躲闪,一个急转弯改变了方向,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使棠柠开车直接冲下悬崖,尸骨无存。

酒吧,三个男人坐在那里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惹得不少女人纷纷投去目光。

坐在沙发中央的男人双腿交叠,五官凌厉,轮廓分明,他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眯起眼睛,看起来心情非常差劲。

“洲哥,经过证实那车子确实是棠柠的,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就算是棠柠也绝对救不了自己。”

“是啊洲哥,这样看来你也算是报了当年那一针之仇了。”景煜珩是三人中最没有正形的那个,吃瓜群众不闲事大的调侃一句。

时御洲掐灭手中的烟,深邃黑眸射过去,景煜珩立刻闭上嘴巴。

半年后。

白颜汐到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压低头上的鸭舌帽,大步流星的离开机场。

长乐阁,京城最有名的私房馆。

这里的包厢是用帘子一道道隔出来的,每个包厢风格各异,最大的特点就是静,潺潺的水流声传入耳中,悦耳极了。

青鸾厅。

白颜汐正对着门口,细长的双腿随性慵懒的抖动着,杏眼浅眯,嘴角吟着一抹散漫的弧度,手机在她手里转来转去。

她红唇轻启,美的不可方物:“我观你面色,外强中干,怕不是这几年不行了?”

坐她旁边的男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白颜汐!”

“小点声,我听得见,年纪大了注意点身体,小心被掏空了。”

她抠了抠耳朵,动作帅气的吹了一下,说话的时候,眼角勾着几分不经意的狠戾。

白鸿初被她气的胸膛不断颤抖,看那样子下秒就会直接晕过去,可偏偏白颜汐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端起面前茶水抿了一口,仔细品尝。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你哪怕能有你妹妹一半的乖巧都行!你看看你身上穿的这是什么,赶紧去商场买几件上档次的衣服,别给我丢人,买完衣服今天晚上你先住酒店,明天我安排人接你回去。”

他拿出一张银行卡扔在桌子上。

白颜汐瞥了一眼,面带倦意的开口:“免了!”


她拍了拍身上那件黑色T恤,慢悠悠的站起身,在白鸿初愤怒的眼神下径直离开。

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没过多长时间白鸿初就带回了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女人,还有一个只比她小几个月的妹妹。

俗话说的好,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

果不其然。

八岁那年,她背着残害妹妹的骂名被丢到了乡下。

一丢就是十余年。

对面,博海厅。

时老夫人正襟危坐在椅子上,两鬓的头发有些发白,脸上布满了鱼鳞般的皱纹,许是因为她信佛的原因,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宁静的气息,伴随着檀香味。

她盘着手中的佛珠,金丝边框眼镜下是一双隐藏锐利的眸子,在面对孙子时,慈祥柔和。

时夫人林宁一袭绛紫色的旗袍,雍容华贵:“妈,御洲这孩子听说您想念这家的味道,立刻就给您安排上了,我这个当妈的都没有这种待遇。”

“只要你一句话,我那儿子不得屁颠屁颠的带你来?”

老夫人睨了她一眼,语气带着宠溺。

林宁今年四十刚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宛如三十岁的少女般,在时家,婆婆宠,老公爱,儿子争气,她被大家宠成了一位公主。

“妈!”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时御洲斜靠着椅子后背,目光在触及对面那一抹身影时凝住,似是有些出神。

外强中干?

没想到现在的小丫头说话都这么猛。

老夫人敏锐的发觉他今天有些不太对劲,竟然在她面前走神了?

莫非她这孙子终于想明白了?

她凑过去,悄悄的问:“御洲,你这是在想什么人?”

时御洲:“……”

老太太不死心的接着问:“女人?”

时御洲无奈的笑了笑:“男人。”

时老夫人顿时犹如五雷轰顶:“……”

男!人!

怎么又是男人!

走出长乐阁门口,白颜汐用牙撕开一块水果糖扔进嘴里,慢吞吞的走向公交车站点,精致好看的五官立体分明,站牌处的人时不时侧过身子偷看她一眼。

白颜汐眯起眼睛,眼底勾着几分的烦躁,她从包里拿出黑色帽子直接扣在头上,往下压了压,遮挡住大半张脸。

“滴……”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白颜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戴上耳机接听:“喂。”

“你身上的伤还没痊愈瞎跑什么,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一接听,对方怒吼咆哮的声音传过来,隐藏不住浓浓的担忧,白颜汐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一些,漫不经心道:“京城。”

“好端端的跑到京城做什么,身上的伤口怎么样了?”

她活动了一下肩膀,没有把这点伤放在眼里:“养了半年,好的差不多了。”

半年前的那场车祸是她策划的,为的就是让棠柠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不过纵使计划再怎么天衣无缝,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还是让她养了半年多的时间。

这次回京城是因为当年欠了国大校长一个人情,来还了他。

“京城不像边境靠武力说话,那里的人心机很深,小心点,别被人给骗了。”

公交车来了,她敷衍两句:“知道了,挂了。”

酒店,隶属于时氏集团旗下。

白颜汐拿着房卡直接上了六十六楼的总统套房,前台的工作人员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唏嘘。

“真是羡慕,不仅人长得好看还有钱,一出手就是总统套房,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另一个刚给客人办理完入住的前台:“羡慕两个字臣妾已经说腻了。”

浴室里热气腾腾,白颜汐身上穿着宽松的白色浴袍,就这么随意的系了两下就出来了,她垂着眸子扫过地上杂乱的行李箱,一封国大的入学通知书显得格外突兀。

白颜汐整理两下扣上行李箱,把那封通知书押进了箱底。

她坐在沙发上,白皙的双腿交叉在一起,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手指轻敲键盘,登录宠物协会。

大家一般会在平台上分享一些奇怪的病症或者自己的见解,也可以在平台上接任务。

她穷啊!

一进去,铺天盖地的消息响个不停,她按了按眉心,放下电脑走到冰箱那里拿了一罐啤酒单手打开,回来的时候消息已经全部加载完毕。

她滑动消息爬楼看完,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任务,准备退出去。

眼尖的人看着Dang黑色头像显示在线,疯狂@Dang。

白颜汐无奈,只能随便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拖出两份文件,分享到了平台上,下一秒平台直接炸了,她趁着大家不注意退出。

半夜十二点,一阵手机铃声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

“嗖”的一声,白颜汐条件反射,像泥鳅一样钻进被子里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手机响个不停,她在心里暗骂一声,一截白皙的藕臂从被子中探出来,在床头柜摸索几下,接听之后,她整个人烦躁极了,眉眼染上几分薄怒。

“你!知!不!知!道!我!这!里!是!几!点!”

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逼出来,她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非常严重!

窗外树叶沙沙作响,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微风袭来,薄弱的光线随风摆动,忽明忽暗,带着丝丝诡异。

“Sorry,我忘了你回京城之后有时差了。”对方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意味。

白颜汐深呼吸一口气:“有事赶紧说!”

“是这样的,有人出三千万请你去看一下他家的小宠物,你接不接?”虽然是问句,但对方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凭他对Dang的了解,只要有钱赚,她都干!

“接,时间。”

“明天下午四点,时海中心。”

“知道了。”

她说完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直接将人拉进了黑名单。

挂断电话后,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白颜汐气呼呼的下床,打开电脑,登录当下最火爆的电竞游戏,戴上耳机,一枪一个,队友被她这波操作给整蒙了。

哪有一上来就这么猛地。

这怕不是职业玩家开的小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