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偏执大佬宠我上瘾

偏执大佬宠我上瘾

非黑即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实力派作家“非黑即白”的优秀作品,《偏执大佬宠我上瘾》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小说中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沈妍、秦之惟,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改编自《被渣后,偏执大佬宠我上天》,小说简介:沈妍刚刚出狱,就面临被好友扫地出门的境况,好不容易找了个家政工作;谁想到男主人是个猥琐男,半夜叫她去做按摩小妹。不过沈妍是谁,她可是连监狱都蹲过的女人,面对此情此景,她只关心自己的工作范围,若是真的超过自己承受的范围了,吃亏的也不会是她自己。

主角:沈妍,秦之惟   更新:2022-07-15 2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妍,秦之惟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大佬宠我上瘾》,由网络作家“非黑即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实力派作家“非黑即白”的优秀作品,《偏执大佬宠我上瘾》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小说中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沈妍、秦之惟,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改编自《被渣后,偏执大佬宠我上天》,小说简介:沈妍刚刚出狱,就面临被好友扫地出门的境况,好不容易找了个家政工作;谁想到男主人是个猥琐男,半夜叫她去做按摩小妹。不过沈妍是谁,她可是连监狱都蹲过的女人,面对此情此景,她只关心自己的工作范围,若是真的超过自己承受的范围了,吃亏的也不会是她自己。

《偏执大佬宠我上瘾》精彩片段

会客厅,沈妍拘谨的坐在真皮沙发上等待。

“应聘家政的?”低沉好听的嗓音响起。

沈妍扭头看去,二楼楼梯处,男人穿着白色浴袍,双臂懒散的靠在楼梯扶手上,嘴里叼着一支烟,深邃的眸子跟盯着猎物似的从她身上扫过。

看清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沈妍稍稍一怔,莫名觉得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毕竟她从前做医生,见过的各式各样的人太多了。

她规规矩矩的应了一声,提醒道:“我坐过三年牢。”

男人没吭声,用手里把玩的打火机将烟点燃。

隔着袅袅烟雾,他静静的打量着女人。

女人表情木讷,整个人瘦的厉害,眼神空洞,透着绝望。

完全不像当初那个满眼星光的天才少女,那个在所有人都放弃他的时候,坚定的喊出“我必须要救他!”的天才少女。

秦霄心中很痛,是他回来的太晚......

见男人不回话,沈妍声音小了许多:“可以吗......?”

男人敛下眸中的痛意,忽的笑了:“你觉得我会不清楚你的背景?”

沈妍顿时觉得自己的话很白痴。

可出狱这三个月,她找工作碰壁太多了,不得不小心翼翼,以免再空欢喜。

男人站直了身体从台阶上下来,不知是因为他出众的身高还是那张挑不出瑕疵的脸,沈妍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待他走到沙发上坐稳,吐出一口烟雾,又说道:“没有坐过牢的经历,在我这里也干不长久,你正合适,最重要的是,你以前是医生。”

什么人需要一个坐过牢的人?

沈妍暗自吸了口气,怎么有种掉进贼窝的感觉?

她在两万块的月薪和落荒而逃之间反复拉扯,目光落在男人手指间的烟上,反射性的伸手去接烟灰。

男人动作一顿,诧异的瞥了她一眼,随即有些僵硬的将烟灰抖落在了她白净的手心里,不忘夸赞一句:“还挺有悟性。”

反应过来的沈研有些尴尬,将掌心的烟灰抖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这种事儿她在监狱里的时候干得多了,只为了能在那些大姐头手底下活得轻松一些,这毛病还没改掉......

“就你了,签个合同吧。”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刚落,一个穿着西装,脸上有道疤的大叔就拿着合同走了进来。

沈妍强迫自己不要去盯着那道疤看,这很不礼貌,可未免有点太吓人了,不只是这个看着很凶的大叔吓人,眼前的男人也吓人......

她故作镇定的看完合同,接过大叔递上来的笔蹲在茶几前签字,奈何颤抖的手暴露了她的内心,抖得厉害。

干一个月就走,她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不留下的话,她就要流落街头了。


“呵......”

男人突然笑了一声,沈妍下意识侧过脸看他,这一瞬,撞进了他那双勾人的桃花眼里,那里面像是藏着一汪深潭,不见底,深邃又危险,而浮现在表面的笑意只是假象,没法儿淡化男人身上一丝一毫的锐气。

在男人戏谑的目光中,她火速签下自己的名字,起身站直:“我没有地方去,包住吗?”

男人背靠在沙发上,笑得倾倒众生:“只要你喜欢,住我房间都行。”

沈妍脑子里又起了落荒而逃的念头:“不......不了......随便给我一间空房就好。”

见男人手里的烟抽得差不多了,沈妍捧着烟灰缸递到跟前,随着男人将烟蒂摁灭的动作,他脸上的笑意也消失殆尽了。

他站起身,对比之下,沈妍比他矮了一大截,他微微俯身凑近了看着她,压沉了嗓音,眸光幽深:“在这里呆下去的唯一要求,口风紧,懂?”

烟灰缸里还在挣扎的火星散发出寥寥烟雾,在两人之间升腾飘散。

这一刻,沈妍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修罗。

沈妍留了下来,安置在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小卧室里,男人的卧室在走廊的另一端尽头。

她隔着走廊看过去的时候,会有种那头很阴森的感觉,根本没有念头去想门后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下午男人出了门,佣人告诉她,她只需要打扫男人的卧室就好。

沈妍第一反应是,拿那么多钱干这么点活儿,她良心不安,但也没敢说什么,只是忙碌着将男人的房间打扫得纤尘不染。

她终于还是踏进了以为阴森的领地,但和她想象的不一样,男人的房间里陈设规规矩矩,和楼下一样的装修风格和色调,简单、冷清,但是无一例外的,任何家居摆件都价值不菲。

如她所料,男人年龄没超过三十,才27岁,她在他房间的柜子上看到了一个金属摆件,没认出来是什么人物的雕塑,底座上刻着极小的年月日,还有‘祝秦之惟26岁生日快乐’的字样,日期是去年。

原来,他叫秦之惟。

半夜里,沈妍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她穿着单薄的睡裙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是白天那个脸上有疤的大叔,她下午听到过有人喊他东叔,于是跟着喊:“东叔,这么晚了有事吗?”

东叔看着凶神恶煞,一开口,声音却很温和:“少爷回来了,头疼得厉害,你去看看。”

沈妍的视线从东叔壮实的身躯边掠过,朝走廊那头望了一眼,想说换件衣服再过去的,见东叔已经给她让了道儿,她便打消了念头。

她的睡裙很保守,短袖过膝,穿去大街上都没事儿。

踏进秦之惟的房门,窜入鼻腔的是浓浓的烟味,沈妍被呛得难受,轻咳了几声,走过去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窗户。

房间里就开了盏橘色的台灯,光线比较暗,她视线落在了坐在落地窗前椅子上的秦之惟身上:“我不是很懂头疼这方面,做医生的时候,我在心外科。”

“我知道。”

秦之惟嗓音因为过量抽烟有略微的沙哑,他一抬手,沈妍就会意的递上了烟灰缸。

似乎很满意她的举动,摁灭烟蒂之后,秦之惟调整了一下坐姿,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给我揉揉,疼得厉害。”


沈妍没有多言,绕到他身后站定,手指灵活的按压上了他的太阳穴,指间传来他皮肤上微烫的温度,如此近的距离,她几乎能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如雪后松木一般,神秘不失清新,优雅且迷人。

从她的视线能清晰的看到他面部的轮廓,不可否认,他是她目前为止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人,身上有股子莫名的威慑力,还带着痞气,刚进门她就领教到了。

按了三十分钟左右,沈妍手酸了,秦之惟安静得像是睡着了,为了确认,她开口问道:“我工作的范围是哪些?”

她还想知道,包不包括伺候他本人,这可不是个好活儿。

似乎看穿了她心中所想,他微微勾起唇角:“伺候我不比打扫整座宅子轻松?”

沈妍稍稍想了一下这栋宅子有多大,心里有点发憷:“的确是伺候你比较轻松......”

“呵呵......”他笑:“还有更轻松的,想听吗?”

直觉告诉沈妍,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不听了,这样就行。”

打扫一间卧室,给秦之惟按摩一下,她勉强能接受,反正就干一个月,熬过来就好了。

过了片刻,秦之惟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可以了,我去洗澡了,你回去吧。”

沈妍松了口气,正要走,他突然站起了身,险些撞在一起。

他刚回来还没换衣服,身上是板正的西装,黑色的,很有压迫性,也很性感,内里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锁骨隐约可见。

沈妍退后两步,让开路,看着他朝浴室走去,她犯了职业病:“你头疼的毛病持续多久了?疼痛的频率是怎样的?建议去医院检查一下。”

许是累了,秦之惟挥了挥手,打发她走,没再说话。

第二天早上。

沈妍被郑青青的电话打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接起:“喂?”

郑青青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询问她工作的事:“怎么样?做得下来吗?有没有安顿下来?”

沈妍打了个呵欠:“挺好的,我这边没事儿。”

她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你呢?”

郑青青语气里夹杂着几分苦涩:“不用担心我,是我对不起你......”

两人的通话陷入了沉默,沈妍心里也清楚,她和郑青青短暂的友谊似乎已经划上句号了。

刚出狱的时候,为了生计,她在酒吧兼职做服务生,郑青青和其李晟都是做夜场的,三个人也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郑青青被客人灌了酒要带走,是沈妍救了她,那之后沈妍也和郑青青、李晟租住在了一起。

两天前,李晟趁着沈妍和郑青青不在,偷偷摸进沈妍的房间,被郑青青回家撞破的时候李晟手上还拿着沈妍的内衣......

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沈妍得出局了。

突然,楼下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动静,沈妍惊得差点没握住手机。

挂断电话,她起身下床去查看,楼梯下到一半儿,她脚步卡住了。

楼下客厅里,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人跪在秦之惟脚下不住的哀求:“秦爷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从沈妍的角度,只能看到秦之惟修长的腿,看不到他的正面。

跪着的男人还想说什么,一旁的保镖立刻狠狠补上了一脚。

男人被踹得哀嚎一声,趴在地上,嘴里冒着血沫子。

沈妍瞪大了眼睛,惊叫了一声,又迅速的捂住了嘴巴。

她的声音惊动了楼下的人,几双眼睛齐齐朝她看过来。

秦之惟支起身子靠在沙发沿上盯着她笑,像极了一只狡黠的黑猫:“吵醒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