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校园警告

校园警告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在老师的眼里11岁的我那么脏?11岁的暑假,我的身高直逼162cm,一齐变化的还有胸部,原本平坦的校服上衣被撑得胀鼓鼓。

主角:章敏韩昭诗   更新:2022-09-11 14: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章敏韩昭诗的其他类型小说《校园警告》,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在老师的眼里11岁的我那么脏?11岁的暑假,我的身高直逼162cm,一齐变化的还有胸部,原本平坦的校服上衣被撑得胀鼓鼓。

《校园警告》精彩片段


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在老师的眼里 11 岁的我那么脏?

11 岁的暑假,我的身高直逼 162cm,一齐变化的还有胸部,原本平坦的校服上衣被撑得胀鼓鼓。

开学第一天,我要升五年级了。我走进五(5)班的教室,原本还算安静的班级突然热闹起来,好几个男生的目光齐齐集中在我胸上。有的吹口哨,有的大笑,有的甚至在嚎叫,「大馒头——」

刚刚走到过道,班里最调皮的男生李刚跑到我面前,伸出双手朝着我的胸部袭来。

我慌乱地伸出双臂挡在胸前。身后传来一声呵斥:「闹什么,要不要脸?」

大家安静下来,我回过头,是一位身穿制服的女老师:雪白的衬衣,及膝的黑色一步裙,双目细长,两眉间的「川」字凸显,唇瓣纤薄,脚上踩着一双 10cm 的高跟鞋。即便如此,我还是得低头俯视她,她也定定地盯着我。

老师及时出现,替我解了围。我心里很是感激,她自我介绍叫章敏,是我们新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下一节语文课课前,老师依旧踩着「恨天高」走进教室,径直走到我身边。

我端坐在座位上,抬头看她。她一把抓起桌上我的语文课本,朝我脸上砸下来。

事发突然,我躲闪不及,课本重重落在脸上,我被扇得脸颊生疼。

「坐这么挺干嘛?书不看就丢掉!」她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我还没回过神,她转身走到讲台上,开始娓娓地朗读起课文,好似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我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努力思考自己哪里做得不对。没有违反纪律,也完成了作业。我不知道老师因何「惩罚」我。

我现在还记得,她朗读的是《桂林山水》。

后来,章老师上课时总会突然点我的名字,「韩昭诗,站起来。」我慢慢站起。

她气冲冲地来到我面前。由于身高原因,我看她的时候得俯视。她的巴掌落在我脸上的理由是这样的,「敢低头看我,滚到后面去。」

当时填满我内心的,除了「莫名其妙」就是「恐惧」。

我拿起课本,站在教室后面听课,她力道很大,血从鼻孔中流出,我低头,看着血落到地面上。

之后,几乎每一节语文课,我都是站着上的。每次的单元考试发放试卷的时候,她都将我的试卷抓成一个团,丢到一旁的卫生角里。

我在大家的哄笑中捡起来,章老师也笑,睥睨着我,丢来一句,「大憨个子。」


从小,我妈就教育我,如果别人对你不好,你首先考虑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可我不知自己究竟错在哪,只能去求助他们帮我转班级或者换学校。

我还没说两句,她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你肯定做错事了,老师不会无缘无故惩罚你。」

「可是我没有。」

我再解释说老师打我,母亲就说:

「老师怎么不打死你?」

爸爸也从旁边走来,「老子天天忙成孙子,你上学能有什么事?老师怎么会无缘无故针对你?不想上学就去死,喝药上吊投河随便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食指在我的脑门上戳戳点点。爸爸是「医药代表」,业务忙,根本没有心思理会我。

父母都是五零后,在他们看来,老师怎么会犯错?既然针对我,就是我的错。他们巴不得老师对我严加管理。

我成了五(5)班公认的「大憨个子」和「大馒头」。

章老师公开表示对我的反感,女生自动和我保持距离,男生则会变本加厉地欺辱我。班上的一个男孩在我回家必经的路口堵住我,试图突袭我的胸部,我用指甲掐他,他反手给了我一巴掌。

那一夜,我一晚没睡。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经历什么,告诉父母,他们不会信我说的;求助老师,我更不敢。

这件事的阴影还未消散,一场噩梦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2000 年重阳节后一天,下午倒数第二节,章老师的语文课。她穿浅蓝色套装,脸上化着淡妆,微笑着告诉我们说今天上自习。

我想,她今天心情好,应该不会再让我站到教室后面了。


自习过了大半,她走到我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对我说,「跟我来一下。」我第一反应是突然,紧接着是开心,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

我跟她走出去,五年级教室在五楼,我们一起走过六楼六年级教室,七楼的电脑多媒体教室,直到来到顶楼天台,那里有个房间,是杂物室。

她用钥匙打开门,两个人都进去之后,她把房门反锁。紧接着一只手伸到我的乳房上,食指和拇指捏住我的乳头,使劲一拧,我疼得弯下腰来。

「啊——」我吃痛地大叫着,「好疼啊——」她的手劲却没有减少分毫,还抬脚朝着我的下身踢了过来,那是一双米白色高跟皮鞋,皮鞋头部还有一片铁皮。

我吃痛不已,跪在地上哭。我不敢反抗,因为她是老师。

章老师笑得欢愉,「哈哈哈,大憨个子,就会勾引男人,早晚是个卖货……」

上课铃声响起,她开门走出去,我一瘸一拐地回到了教室。

这件事,我没跟父母提一个字,我想他们肯定会认为都是我的错。我在在心里暗下决定:我要自杀!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平生第一次逃了学。

我去药店买安眠药,谎称是帮妈妈买的。老板告诉我,这药不卖给小孩子,让妈妈自己来。

我去五金店买了尼龙绳,决定去小城的沙河沿岸跳河,或者去河岸的小树林里上吊。

我趴在栏杆上望着滚滚的河水,想到自己跳下去后,河水会灌进我的眼耳口鼻内,我害怕了。

我从桥上下来,握紧尼龙绳走进河岸边的树林里,一直等到天色全暗,我将绳子抛到树枝上。却被一位老爷爷上看到了,他抢过我手中的尼龙绳,将我从树林里推出来:「回家去吧,你爸妈还都等你吃饭呢……」

我只有坐上公车回家。已是晚上九点,公车空荡荡的,我心中一阵酸楚,「想死都这么难吗?」

那天晚上,我原以为自己会挨打,但妈妈紧紧地抱住了我,爸爸坐在客厅里唉声叹气地抽烟。

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我只是重复着说,「我不想上学了。」

隔天,妈妈在超市里买了一些购物券塞给章老师,拜托她多关照我。

之后,我的日子好过了一些,起码那间天台的杂物间,我没再进去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