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122460

122460

姜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拽着姜宁往外面走,贺泽州想要挣扎,却被保镖一拳放倒,用力按在了地上。身后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响,姜宁心急如焚,可却无能为力。她被粗暴的塞到车里,一路上,顾宇笙都没有再说一个字。姜宁好几次想开口,最后都憋了回去,她知道,现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只会更愤怒。

主角:姜宁顾宇笙   更新:2022-09-13 0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宁顾宇笙的其他类型小说《122460》,由网络作家“姜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拽着姜宁往外面走,贺泽州想要挣扎,却被保镖一拳放倒,用力按在了地上。身后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响,姜宁心急如焚,可却无能为力。她被粗暴的塞到车里,一路上,顾宇笙都没有再说一个字。姜宁好几次想开口,最后都憋了回去,她知道,现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只会更愤怒。

《122460》精彩片段

姜宁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她慌不择已的把贺泽州往房间里推:“你赶紧进去,被他看到你就完了!”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她紧张的拽住他手时,顾宇笙已经拿房卡刷开了门。


两人的手像是触电般飞快的松开,他冰冷的眸子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看向她的眼神,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狠狠往她身上扎。


“好,很好!”


他微微招手,身后的保镖立刻上前架住了贺泽州。


姜宁不敢想象,他会对贺泽州做什么样的事情,情急之下她挡在了贺泽州与他的面前。


“顾宇笙,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你相信我!”


顾宇笙眸子里涌动的怒火,像是一匹暴怒的雄狮,叫嚣着将眼前的人撕成碎片。


“信你?你也配?”


他拽着姜宁往外面走,贺泽州想要挣扎,却被保镖一拳放倒,用力按在了地上。


身后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响,姜宁心急如焚,可却无能为力。


她被粗暴的塞到车里,一路上,顾宇笙都没有再说一个字。


姜宁好几次想开口,最后都憋了回去,她知道,现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只会更愤怒。


回到顾家,他不由分说的拽着她上了楼,她转身想跑,却被他反手扼住肩膀,毫不怜惜的将她推倒在床上。


他目光锐利如刀,厌恶的在她脸上扫过:“现在知道跑了?贺泽章那小子找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跑?”


姜宁有些吓到了,她从未见过顾宇笙这副模样,好像是变了一个人,恨不得能将她生吞活剥掉。


她试探着伸手去触碰他的肩膀,却被他厌恶的甩开。


“脏!姜宁,你真脏!”


“你就那么饥渴?居然还自己送上门去?你恶不恶心啊?”


姜宁的心痛得好像快要裂开,原来,在他的眼里,她竟然如此卑劣肮脏。


那他自己呢,他和那么多的女人上床,怎么没想过自己有多脏!


她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可顾宇笙越发的恼了,硬生生的将她的脸掰过来,直视自己。


“你活下来就是为了赎罪的你知道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甩脸色?”


她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下泪来:“你这么恨我,不如干脆杀了我!”


顾宇笙气急了,他脸色阴沉,钳住她的手越发加重了几分力气:“你在这装什么装?真那么想死,自己去死啊!”


说完他直接松开钳住她的手,愤恨的指向窗外:“有本事你就自己跳下去,跳啊!你死了就两清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挣扎着坐起身来,却只是一动不动。


顾宇笙冷冷的笑出声来:“怎么,不敢吗?既然不敢死,就好好的给我受着。现在你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她掀眸看向顾宇笙,曾经,她对他有崇拜,有敬畏,有愧疚。


这么多年来,他也是她唯一的亲人。


可是现在她才彻底清醒,在他的心里,她只是一个用来发泄仇恨的工具罢了。


她留在顾宇笙的身边,也只会徒增两人痛苦。


这一瞬间,她的心也死了。


既然如此,那不如由她结束这一切吧。



她奔到窗台边一跃而下,只是在那一瞬间,顾宇笙飞快的奔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他紧紧拽住了她的手,用力把她拉了上来。


姜宁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两人目光对视,眸中的目光皆是波涛汹涌。


许久之后,顾宇笙死死扼住她的脖子,吐出来的每一个字,冰冷而又绝情。


“姜宁,你凭什么决定自己的生死,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要活着赎罪!你要是敢再做这样的事,我会让顾泽州,安蜜儿统统替你陪葬!”


话音落下,他狠狠摔门而去。


姜宁没有起身,她睡在冰冷的地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她好像是一条缺水的鱼,身体的水分被慢慢榨干,然后什么也不剩下。


屋子里渐渐暗了起来,最后还是张妈打开房间的门,看到她睡在地上,才将她扶了起来。


“宁宁,你这是何苦呢?”


她一边扶着姜宁一边念叨:“少爷这次发了好大的火,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插不上嘴,宁宁你嘴巴甜一点,好好哄哄少爷,他就是嘴硬心软……”


姜宁缩在被子,俨然一副不想再听的模样。


“张妈,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吗?”


见她心情不好,张妈不好再多说,给她盖好被子后便下了楼。


关门时她还不住的摇头,这两个人,真是冤家。


总裁办公室里,章帆看着已经堆积成山的烟灰缸,犹豫了一下才开口。


“总裁,贺泽州那边……”


顾宇笙眉心瞬间拧成川字:“扔到国外去,再敢回来打断他的腿。还有贺家,收购他们所有的产业,从今往后我不想再看到任何和贺家有关的东西。”


“是,总裁。”


这次顾宇笙是真的生了大气,以至于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他回顾宅。


张妈每每看到姜宁,都欲言又止,她知道张妈想说什么,无非就是让她主动给顾宇笙打电话,求和好之类的话罢了。


现在的局面是,顾宇笙不愿意搭理她,她也不想搭理顾宇笙。


耳边的电话铃声响了好几遍,看到是安蜜儿,她才接起电话。


“宁宁,今天有空吗?我们见一面好不好。”


她看了看时间:“好,就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店,半个小时后见。”


出门的时候,保镖似乎有些不放心,姜宁平日里总是好声好气的解释,这一次她也没有好脸色。


“我出去和我朋友见面,你们要是想监视我,可以跟在我的身后,但是请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说完她径直出了门,打了辆车便往约定的地方赶。


到咖啡厅的时候,安蜜儿已经到了,见到她出现,赶紧迎了上来。


“宁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虽是平淡的话语,口气里却带着不满的质问。




她点了点头:“马上要毕业了,班里的同学约了一起吃饭。”




听到是有异性的多人聚会,顾宇笙立马变了脸色。




“不许去。”




平日里他不准她随意出门的,更不许她和异性往来。只是他自己却可以明目张胆的,带各种不同的女人,出入顾家。




即便姜宁内心指责过无数次他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却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在这个家里,顾宇笙就是天,惹恼了他,自己不会有好日子过。




她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这次的聚会是安蜜儿特意组织的,她不想扫了安蜜儿的兴。




“哥……你就让我去好不好……我保证晚上9点以前一定回来。”




她的话让顾宇笙瞬间蹙紧了眉,深邃的眸子里不断闪过阵阵暗芒,整张脸一副风雨欲来的冰冷模样。




“谁是你哥?”




空气里散发着浓浓的火药味,原本坐在他身边正殷勤给他倒水的苏潇潇,见到眼前这尴尬的局面,主动出来打圆场。




“宇笙,你就别和你妹妹计较了,她还小,大学同学约着一起聚餐再正常不过了,要是不放心,你安排司机接送不就行了。”




她巴不得姜宁赶紧出去,有这样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留在家里,她看着实在碍眼。




可没想到一直对她还算温柔的顾宇笙,今天却发了脾气。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苏潇潇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一脸慌张:“宇笙,我们不是说好了晚上要一起吃饭的吗?”




他眉头拧得更紧了,凉薄的唇微张,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极其不耐烦。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做主。”




苏潇潇灰溜溜的出了门,偌大的别墅客厅,佣人早就退下,只剩下顾宇笙和姜宁两人。他目光冷冷的在她身上扫过,她不自觉的便冷得浑身发抖。




他一步一步逼近,直至将她逼退到角落里,冰冷的唇肆无忌惮的压上。




姜宁眼睛瞪得老大,直到嘴唇被咬破传来一阵刺痛,她才意识到,顾宇笙竟然在吻她!



姜宁怎么也没想到,在学校还能遇到他。




刚刚她们说的话,他到底听到了多少?姜宁心中一阵后怕。




而安蜜儿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顾宇笙,不仅脸色涨的通红,更是震惊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家公司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但和圣海集团比,简直就是小虾米。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儿见到圣海集团总裁,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顾……顾宇笙!”




不远处的校长,立马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这是顾总!”




安蜜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紧张改口:“顾、顾总好!”




今日顾宇笙穿着黑色定制的西装,利落的剪裁将他身型勾勒得完美,衬托得他气质非凡,站在人群中越发显眼。




大概是顾宇笙的气场太过强大,以至于他走到两人面前时,两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他目光淡淡的扫过姜宁:“刚刚你在说什么?”




姜宁连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圣海集团实力太优秀,我这样资助较差的学生,进去实习是不行的。”




他勾了勾唇:“哦?江大的学生这么谦虚,不过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说完他转过身看着校长道:“张校长,这次安排去圣海集团实习的学生,就选她吧。”




姜宁自然知道,她要是去了圣海集团实习,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他那么讨厌她,在家里就已经给足了脸色,到公司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她。




可是当着校长的面,她哪里敢拒绝,这么好的机会,落在别人眼里,可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姜宁的心情简直跌到了谷底,而一旁的安蜜儿却在疯狂尖叫。




“宁宁,你听到没!你可以去圣海实习了!天啦,那可是圣海啊!以后你就可以天天见到顾宇笙了!你看顾宇笙多温柔啊……”




温柔?




姜宁不禁苦涩的挤出一抹笑来。




上完课后,姜宁独自走在校外的小路上,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看着有些眼熟。




她没有多想,正要加快速度,身后却伸出一双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宁宁!”




姜宁转过身便看到贺泽州拿着一束鲜花,笑容明亮的站在她的面前。




“你走得好快,我在后面追了你好半天,听蜜儿说你喜欢花,送你的。”




这样一大捧的玫瑰红得像火,把姜宁的眼睛刺得生疼。




车上,冷气开得很足,姜宁一坐上去便感受到了来自顾宇笙身上散发的阵阵寒意。




顾宇笙冷冷坐在她的身侧,修长的手指随意的将手中的合同翻了个页,看也不看她一眼。




“和那个小子断了。”




她手心里密密麻麻的冒汗,刚才的场景一定都被他看到了,联合今天在学校里她说他不行的话。他越是冷静就代表他越是愤怒,这一次他定然气得不轻。




“我和他没什么的,我们只是朋友。”




顾宇笙漠然抬头,眸子里的眼神冷得仿佛结了冰:“朋友?你这辈子没有交朋友的权利,我把你养这么大,不是为了让你谈恋爱,交朋友的,懂了吗?”




她身子一僵,手心的汗仿佛化作一道道冰棱,狠狠扎进了掌心。




这一点,她心知肚明。




在这十多年里,顾宇笙对她表达最多的,便是他的恨意。




当初顾爸爸顾妈妈车祸身亡,他没有把她赶出家门,反而把她养在自己身边,就是为了方便日夜折磨她。




对于顾宇笙来说,要杀掉她很容易,可杀掉一个人,哪有折磨她,更能体会到报复的快感呢?




一直到回到顾宅,顾宇笙都没有说话,他越是这么安静,姜宁便越害怕。




在她惴惴不安想要开口打破宁静时,张妈忽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少爷,小姐,赶紧来吃饭,今天我让厨房做了你们最喜欢的清蒸鱼。”




家里的佣人张妈资历最老,顾宇笙出生时她便在顾家了,所以不管他平日里多冷漠,对张妈总是会给几分面子。




即便两人都不饿,还是很配合的坐在了餐桌上。




两人很少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但只要顾宇笙要吃,姜宁不管愿不愿意,都得陪着。




看着食不知味的姜宁,顾宇笙忽然冷冷出声:“从明天起,顾泽州那小子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了。”




她拿着筷子的手一颤,白花花的鱼肉便直接掉在了桌子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