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卦门之王

卦门之王

彼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彼岸”近期推出的都市情感生活类小说,《卦门之王》在网络上十分受欢迎,主人公:陈安、浪姐,本书不处cp,主讲男主逆袭路线,小说内容简介:陈安六岁那年死了爹,后来他妈带着他改嫁给了现在的继父,也就此打开了他的苦日子;继父是个狠毒恶劣的人,在他的欺辱下,陈安被迫跟着残疾老头在酒馆中讨生活。跟随在残废老头在酒馆生存了许久,也将老头一身“坑蒙拐骗”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如今长大了的陈安换了身份重新回到繁华的都市,开始了真正的历练。

主角:陈安,浪姐   更新:2022-07-15 2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安,浪姐 的女频言情小说《卦门之王》,由网络作家“彼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彼岸”近期推出的都市情感生活类小说,《卦门之王》在网络上十分受欢迎,主人公:陈安、浪姐,本书不处cp,主讲男主逆袭路线,小说内容简介:陈安六岁那年死了爹,后来他妈带着他改嫁给了现在的继父,也就此打开了他的苦日子;继父是个狠毒恶劣的人,在他的欺辱下,陈安被迫跟着残疾老头在酒馆中讨生活。跟随在残废老头在酒馆生存了许久,也将老头一身“坑蒙拐骗”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如今长大了的陈安换了身份重新回到繁华的都市,开始了真正的历练。

《卦门之王》精彩片段

胜者为王,败者为奴

小时候,我生活的还算幸福。

父亲在镇上有小小的权利,碰上八.九十年代的下海潮,辞职去南方做了生意。

我六岁那年,父亲衣锦还乡,在镇子上开了一家不小的加工厂。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父亲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说他命不久矣,父亲信了,他慌张的寻找不死的方法。

母亲劝了他不知道多少遍,他总说性命最重要。

直到两年后的一天,父亲像是丢了魂一样回家。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那样慌张的样子,嘴里只是嘟囔着两个字。

完了。

没过几天,父亲就病倒了,全家想方设法的给父亲治病,卖了房子,砸锅卖铁。

就连父亲给我买的脚踏车都没给留下。

然后父亲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母亲哭了很久,但依旧杳无音讯。

等半年之后我再次见到父亲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枯瘦如柴,原本一米八,一百七八十斤的人瘦的像一把干柴,真不知道那些日子他是怎么过的。

母亲一个人无依无靠,只能带着我改嫁。

继父是个酒鬼,对我非打即骂。

你能想象吗?

我在继父那里生活的几年中,没有吃到过一块肉。

后来母亲生下了一个弟弟,正好是我念高中的时候,继父便让我辍学打工。

其实也好,这样的我的生活反而没有了约束。

我去了市里的一家小酒馆打工,小酒馆的老板是一个只有一只胳膊的老头。

别人都叫他安叔,至于真名字谁也不知道。

毕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无依无靠,又经历过大起大落,我平日里做事十分谨慎。

老头子对我好,我对老爷子也十分孝顺,按摩捶背,端水倒茶,一样都不落下。

久而久之,老头也跟我亲近,告诉我他曾经是炎夏最厉害的算命先生。

一开始我以为老头是在吹牛,直到后来,他让我伸出手,把我的前半生说了个七七八八。

我便开始相信他说的,也开始偷偷摸摸的看老头的书。

不为别的,就是单单把当年害我父亲的家伙弄得倾家荡产,我也要学!

老头很洒脱的人,平时也总跟我吹嘘自己当年算命如何准。

我有时候也会调侃几句,你那么厉害干嘛还守着个破酒馆。

后来我才知道,不管你本事多大,能力多强。

算命只要算多了,就可能把自己的性命算薄。

老头一辈子看破了多少天机,结果把自己算进了天意之中。

你别看老头就一根胳膊,平日里身边的女人可从来不少。

而且都是自愿投怀送抱,他还跟我说,这历史上有名的算命先生要么瞎了眼睛,要么都是风流成性,什么龚自珍,恒温,谢安这些大才子不光算命术了当,御女也是有方。

喝最烈的酒,逛最红的窑子,看破别人的天机。

这才是究极先生的生涯。

大概二十三岁的时候,老头的本事我已经学的差不多了,甚至能够把老头以前的事情看了个七七八八。

老头是一只手,要是两只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

我生日那天,老头带我去了市里有名的醉仙楼。

几杯五粮液下肚之后,老头眯着眼抽出一根香烟,我连忙拿出火机毕恭毕敬的点上。

“小二,我能交给你的都交给你了,吃完这顿饭,你也该出师了。”

“你小子灵透,不是池中之物,你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个小馆子里面吧。”

我怔了一下,知道这天总会到来的。

只不过没想到白驹过隙,时光过的如此之快。

“安叔,我有点舍不得你。”

这话是心里话,这些年除了安叔,再也没有人待我如此好了。

安叔欣慰的点了点头。

“有这份心就好了,我老了,以后这江湖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你要是学了我一身本事,还不出去,那我老头子的脸往哪里放?”

“以后,你也别叫陈小二了,就叫陈安,以后我要听到安爷这个名号在千行里再次打响!”

我接过安叔的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有点辣嗓子。

重重的点了点头。

“安叔,您放心,小二绝对不会给您老丢脸的。”

安叔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言道。

“所谓算命之数,便是瞒天过海的手段破天机,知他命。”

“胜者为王,败者为奴!”

“其中厉害,不用我多说了吧。不管是谁,在这一行当里不可能永远都是能看破的,我给你五年时间,你要成为胜,称王!这么多年的本事,五年时间足够你发展人脉……,你要记得,五年,一定要收手,跟天斗的话。”

“赢了,回来给老头子养老送终,输了……”

安叔突然间有些哽咽。

随后便说道:“老头子我照顾你下半辈子。”

我心里有些忐忑,老爷子这个感觉怎么像是临终送别一样。

五年,五年够吗?

够我称王称霸,够我报仇雪恨吗?

我见过不少先生,但是自己却没有出过手。

在别人的面前,心理才是最重要的。

众目睽睽之下,做到泰山崩于前,岿然不动,还能将平生所学发挥的淋漓尽致,这才是本事。

不过老爷子的那句输了养我后半生,着实感动到了我。

我擦了擦眼泪,看了一眼安叔。

“叔,您放心,五年之内我一定给您顶足了面子,那京师里的肤白貌美的一等姑娘我怎么也给你弄上个十个八个。”

一听这话,安叔顿时来了兴致。

“好小子,算你有良心。”

随后看着小酒馆窗外的夜色,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年明月何处看。”

“小子,以后就看你一个人得了。”

临走的时候,老爷子给了结算了一下剩余的工资,总共三千多块钱。

我没留下一分,全部给我妈汇了过去。

我知道有这一身本事,哪里都能有钱有女人。

不过我不能一上来便出手,石破天惊在这一行里算不上好事。

为了生活,我去了一家高档会所工作,不过这里面可不光是唱唱歌,跳跳舞那么简单。

不少市里的有钱人都会在这里迷信,寻个好的算命先生,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都不算什么。

我在这里一干就是三个月,直到有一天……


我看好你

那天大堂经理叫住我让我去给贵宾室里送过一个果盘过去。

进去之前经理跟我说了一声,浪姐在里面。

浪姐是我们这的负责人,据说社会关系很深,人脉极广。

以前曾经听人说过,这个场子之所以这么红火,一大半的功劳都是浪姐的。

我见过她几次,一米六七六八的身高,魔鬼身材天使脸蛋,尤其是那双眼睛勾魂夺魄。

根本不是会所里面那些坐台姑娘能比的。

不少男人来这里都是为了一睹浪姐的美颜,不过据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成功拿下浪姐。

在这行业之中,能独当一面又不委身与人,浪姐的手段估计不是一般的高。

我端着果盘进入了贵宾室1号,那里面一晚上几百万几千万都不算什么。

之前有位老板在里面玩姑娘,浪姐做的中间人,姑娘聪明,不过几天的时间,老板便被骗的倾家荡产。

那个姑娘说什么老板最近有大难,那些老板就信这个,结果钱被姑娘以能破局的理由卷走了,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啊,越有钱的人,越迷信。

而且据说这位浪姐,背后也不简单,好像也能在人的身上看出来一二。

“陈安,给我揉揉肩。”

我吓了一跳,虽说之前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女人,可是主动让我给揉肩的浪姐是第一个。

“傻站着干嘛?过来呀。”

浪姐喊了一声,我连忙走到浪姐身后。

小心翼翼的帮着浪姐按摩起了肩膀,以前经常给老头子按摩,对于我来说算是轻车熟路。

“小子手法不错,以前练过?”

我点了点头:“以前在家里经常给我老叔按。”

浪姐笑了笑,旁边的周围几个男人也都发出阵阵阴笑。

“笑个头啊,都没听过啊。”

一名络腮胡,一身笔挺西装,手带劳力士金表的男人笑着说道。

“听说这两天浪姐购物,花了这么多,要不今晚上咱们去外面里聊聊,我直接给你报销了。”

浪姐狠狠瞪了那男人一眼,冷笑道:“去你的,真当老娘把你当碟子菜了。”

“哈哈哈哈。”

虽然浪姐这么说,不过我看得出,浪姐已经有点上头了。

这购物最忌讳的就是这种情况,越是见到了便宜东西,你可能觉得打折赚翻了,其实最高兴的人是导购员。

所谓购物对决,最终拼的就是一个心理战。

显然,浪姐没这个水平。

浪姐勾了勾手指,就把我叫出去了。

“姐。”我规规矩矩的跟着浪姐出了门。

“姐姐瞧上了一条裙子,一会儿你帮姐姐我杀杀价。”

“这个……”我面露难色。

并不是我不会杀价,而是一般不计较这点东西,我也不会在奢侈品上浪费太多时间。

“哎呀,一会儿姐请你吃饭。”

浪姐在我腰间捅了捅,我只能点头。

不过看了一会儿,便感觉有些奇怪。

这个店里有两个奇怪的客人。

那络腮胡子男旁边有个胖女人,两人时不时交接一下眼神,明显是有鬼了。

而暗号则是他们手上的动作。

女人的手指在牌的某一侧画弧线便是说明导购员什么时候看不到,两人交接之后,在一起对付浪姐。

之前我还不是那么肯定,看着两人围着浪姐走了两圈之后,心里便八.九不离十了。

按照我看出的规律,那女人是一个小偷,男人也是,两人也在视角做了手脚,尽量躲避着监控。

而浪姐这边可就惨了。一心只顾着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两人对了一下眼神,女子擦了擦眼角,又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浪姐看了看周围的衣服,觉得不满意,想要走。

就在这个时候,浪姐看到了她之前看上的裙子。

她一脸兴奋说道。

“就是这个,原价一万二,你看看能不能把大头杀了去。”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浪姐,你要是让我把一万二杀掉一万,不如把我脑袋割下来下酒。”

浪姐轻笑:。去去去,我要你脑袋干什么。

我也没做声,在这种情况之下,尽量少说话。

我算的上是用了全部的力气吧,这个价杀到了一半。

浪姐看到我的表现之后,十分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浪姐大概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三寸不烂之舌吧。

心满意足的拎着东西出来之后,我也是松了一口气。

我一直都死死的盯着那一男一女,那两个人在我的目光之下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妖蛾子。

“这位姑娘最近有血光之灾。”

就在我们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蹲在路边的老头开口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浪姐在酒店里做的是生意,平日里最忌讳这样的话。

“你个死老头子,你说什么?”

“我说啊,你有血光之灾。”

“呸!老不死的东西你才有血光之灾呢,本姑娘青春正茂,怎么可能会听你这晦气的话。”

“你8岁的时候父母双亡并没有,兄弟姐妹大概是12岁来到了这里,我说的可对?”

浪姐听到了老头的话之后,面色一变。

看来老头说对了。

“这种事情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我凭什么信你的?”

“而且你在18岁的时候被人在耳朵上咬了一口,现在还有疤。”

浪姐面色十分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现在看来却是如此绅士什么的,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可是这耳朵上的伤痕可不是外人能知晓的。

浪姐整个人一下子泄了气,自己过了去过去。

“大师,那您看我这血光之灾该怎么破解?”

老头伸出了一只手,做了一个金钱的动作。

“陈安去帮我取些钱来。”

浪姐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这边递过来了一张银行卡。

我接过来之后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就去做这件事情了。

没过一会儿我就取了一些钱来。

“一千够吗?”

浪姐询问。

老头摇了摇头。

“一万。”

老头子仍然是摇了摇头,很明显,绝对不够。

后来……

浪姐今天一共弄出了一百万的现金,到现在放在老头子面前已经一分不剩了。

平时浪姐运气从来没这么差过。

老头这才开口:“血光之灾就在今晚。”


但是老头子话说了一半又留了一半,并不打算全部都说出来。

“继续。陈安去吧台上给我取二十万现金过来,我就不信了。”

我有点于心不忍了,这样下去,不管多少钱,浪姐都会把它全部交到老头手里去的。

我伸手一拦:“浪姐,我来跟他说。”

浪姐怔了一下,看了我一眼。

“你懂?”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会一点,以前跟我老叔学过一些。。”

老头子抬眼看了我一眼,很明显,老头子不信。

“姐,你们玩的太大了,我不合适啊......”

就对方那种货色,我就知道这老头子故弄玄虚。

但我必须示弱,安叔曾经告诉过我,必须藏精于拙,让对方完全忽视你,才能一击致命。

“你就让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来我这里,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我呢?”

老头子看起来有一些不大高兴。

不过既然浪姐都这么说了,我便没有再拒绝。

“你刚刚说我姐姐有血光之灾,那么你能说出这血光之灾会发生在什么时候吗?”

“刚刚我就说了,就是在今晚。”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一掌拍在了老头子的面前。

“我希望你要说清楚今晚什么时候。”

“这......”

老头子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浪姐。

我没搭理老头,然后就把老头子摊子上的东西看了一圈。

“你倒也不是个没本事的,有两把刷子,但是毛不多。”

“你!”

老头子听到了我的话之后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看着我。

我一脸为难的看向浪姐。

浪姐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没事儿,你要跟这个老头子掰扯就使劲掰扯,姐看好你。”

因为闹了这么一出,周围开心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也常常的叹了一口气,知道有的事情一定要速战速决。

你还跟我装?

在场的其他人明显被浪姐给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个老头子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身上是有着一些本事的。

惹谁都不要惹算命先生,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算命老头身上有着什么样的厉害之处。

我眼神一冷,时机差不多了。

毕竟浪姐人不错,平时对我也有照顾。

有次,有个喝醉酒的顾客为难我,是浪姐帮我解围的。

这个人情我一直都记着。

更何况这次,这老头有点欺人太甚了,不好好收拾收拾他,他还以为浪姐这里是提款机呢。

“那我试试浪姐。”

一边说着我一边把老头子面上的那些东西都拿了出来,我发现这些玩意儿确实是上面有着五行八卦的东西,可是并不能够证明这老头子是有真本事的。

就像我刚刚所说的那个样子,老头子是有两把刷子,但是刷子上的毛不多。

“年轻人最好不要太过分,欺负我一个老头子......”

我听到了老头的话之后,冷冷的笑了笑。

“开玩笑,你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想被坑骗的钱财也不少,你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用,咱暂且不论,单说你刚刚这样针对我姐姐,各种各样想方设法的问着我姐姐要钱,我就不能饶了你。”

说吧,我拿起了他放在桌子之上的阴阳木牌。

每一个先生都会有一个阴阳木牌,可以窥探天机,得知天命算得上是镜子般的存在。

所以老头子看到我碰了他的木牌之后,脸色差那间就变了。

我掂了捏他的木牌,然后又看了看他的面相,微微的合上了眼睛,想起了之前在老叔的桌子上所看到的那些书。

“有血光之灾的是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怜悯的看了老头一眼。

老头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凭什么说我今天晚上有血光之灾?”

看到老头这个样子,我就知道老头子是不服气的,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手上的木牌。

“这位老大爷你要知道这个木牌呢,基本上就代表着算命先生的命运,而我在你的这个木牌之上很明显能够感受得到血腥之气,很明显你今天晚上绝对会出事儿,而且出的还是大事儿。”

浪姐在旁边有一些震惊的看了我一眼,浪姐大概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懂这个。

“毛头小子一派胡言,我凭什么信你?”

老大爷恶狠狠的看着我,对我的这些话也是不太服气。

“那你随便爱信不信,反正如果你要是把这些钱都还给我姐,再给我跪下,磕个头喊声爷爷,我倒可以告诉你如何保命。”

“你!”

老头子气的面目都扭曲了起来。

看到老头的这个样子,我就知道老头不怎么乐意,于是我拉着浪姐开口道。

“没事姐,今天这件事情是这个老头子骗你的,咱先回去。”

于是我拉着浪姐两个人朝外面走着,可是就在我们没走出去多远,只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回过头一看,居然有一辆大货车直接就撞上了那个老头的摊位。

老头子当场毙命。

那个大货车的司机迷迷糊糊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警察基本上都已经过来了。

“你这还真是神了......”

浪姐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十分的吃惊,他大概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懂这个。

我们两个又回到了店里面,对于今天的这件事情让姐明明白白的跟我说了,谁都不让我告诉。

我自然发了个誓,表示自己的嘴巴严谨的很,肯定会守口如瓶。

浪姐把给算命先生的那些钱全部的都拿了,回来也是知道这个算命先生算天算地算不到,自己就知道本事不大。

又有几个人过来跟浪姐说话,不得不说漂亮的女人在这样的场景之下就是特别的受欢迎。

等到几人都走了之后,浪姐伸了一个懒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虽然满脸的疲惫,不过眼神之中却写满了兴奋。

浪姐指了指桌子上的钱,随意的说道。

“陈安,桌子上的钱,你能拿多少算多少,一只手不够两只手,两只手不够揣到兜里去。”

我愣了一下,浪姐这出手也太豪气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