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跟神帝同游

开局跟神帝同游

七书皇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李清尘穿越到了玄界,这里以修炼能力论英雄,从高到底有清晰的分界线。而原主是个修炼废物,没有灵根,天资愚钝,后天修炼速度缓慢,就是个在宗门百家打扫卫生的路人甲。岂料,自从他穿越过来,直接改命了。宗主之女对他暗生情愫,李清尘的修炼瓶颈瞬间突破,他可一念成神,再也不必被人践踏自尊!

主角:李清尘   更新:2022-07-15 22: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清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跟神帝同游》,由网络作家“七书皇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李清尘穿越到了玄界,这里以修炼能力论英雄,从高到底有清晰的分界线。而原主是个修炼废物,没有灵根,天资愚钝,后天修炼速度缓慢,就是个在宗门百家打扫卫生的路人甲。岂料,自从他穿越过来,直接改命了。宗主之女对他暗生情愫,李清尘的修炼瓶颈瞬间突破,他可一念成神,再也不必被人践踏自尊!

《开局跟神帝同游》精彩片段

水露沉浓,晨曦斩暗。

一切都正值初始循环之际时。

赤微宗内,作为主峰的孤越山上,早已华光千盏。

那些华光不是旁物,皆是勤奋弟子自身散发出的灵力光晕。

与此同时,就在这孤越山旁边一座灵力稀薄的小山包上,却聚集了一大堆无所事事的弟子。

为首一个头上顶两个发髻的小童子,正砰砰拍响着山门,大声喊道:“大师兄啊,一代弟子就差你没测试了,赶紧出来吧,师尊他们这次点名要验收你的修炼成果呢。”

山门没有任何反应,就仿佛千百年来不曾洞开。

哄笑声在弟子间传开来了,一位气势不凡,华度自在的弟子也跟着嗤笑一声:“大师兄说的果然不错,不管闭关几年,老实人就是老实人,还真能一飞冲天不成?”

这话一出,所有弟子都开始哄笑起来,小山门前气氛活跃无比,似乎都准备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在这山门后,小洞天内,一灯烛,一蒲团,虽然简陋却到处都氤氲着生机。

如同萤火一般的光芒,都汇聚在蒲团上的那道身形前。

那道身形跪坐,身着破旧白衫,一双星目中紧紧盯着面前一颗灰紫色的蛋。

已经闭关快一年,这个巴掌大小的蛋也差不多该孵出来了。

再不孵出来,接下可就遭殃了......

李清尘的额角已经沁出颗颗黄豆大汗,修炼速度远低于常人的他,现在全部的仰仗就是这个蛋了。

莫名重生到这方玄界的他,除了意识里存在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世界外,其他方面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修炼慢,灵根差,天资愚钝,就是放在普通宗门里都是妥妥路人甲模板,更何况是在这天骄辈出的无上大宗?

投在这无上大宗里当个打杂的也就算了,好歹能安稳过上百年,但好死不死的,李清尘又被提名外门大师兄,成了首屈一指的存在。

这下,他装死都没办法装,只能假借闭关突破这一说辞,躲在自家洞天里死活不出来了。

作为外门大师兄,李清尘的境界依旧稳固在最底层小墟境。

甚至是一些刚入门的外门弟子们,境界都比他高,这直接导致了他毫无威慑力可言,难以服众。

李清尘倒是无所谓,从当上外门大师兄的那一刻起,就闭关到了现在,至今已经即将一年。

眼下,他也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这个他从意识小世界里抱出来的蛋,究竟有没有那道声音说的那么强大?

下一刻,那生机氤氲弥漫的蛋,悄然绽开了一道口子。

蛋中如天地初开,雷电云纹汇聚,一条手指粗细的小蛇在其中盘旋升腾。

满面霞光的李清尘,面色从期待变成了古怪,这怎么是一条蛇?不是说好了龙女么?

与此同时,汇聚在山门外的弟子们,都感到心中一紧,仿佛被某种气息压制了一瞬,全都沉默不语,面色古怪的看向山门。

“这家伙,不会真的悟出什么东西了吧?”

那气势不凡的弟子有些紧张,他现在仍隶属外门,仍归李清尘管辖,倘若李清尘出来针对他,他能不能进内门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正想拔腿开溜之际,只见主峰孤越山上降下一道流光,灵气四扬。

一群看笑话的弟子看清眼前的流光之后,纷纷像是躲着瘟神一样,惊恐后退。

流光散去,只见一位眉宇英气,手中抱着一些衣物的女子,正冷冰冰的注视着每一个弟子。

凡是被注视的弟子,都打了一个冷颤,而后自觉的滚下山去。

倒是还有一些头铁的弟子不肯散去,咬牙看向山门,似乎不看李清尘笑话不罢休。

那女子面色愈发冰冷,一字一句道:“如若再敢过来打扰你们大师兄清修,有一算一,都入不得内门!”

此话一出,所有头铁弟子立即作鸟兽散,跑得比来时还要快。

那叫门童子也想偷偷开溜,却被英气女子一把抓住头顶发髻,留在了当场。

童子连连讨饶:“哎呦大师姐,你不能打我,我是奉师尊之命过来催大师兄的,真无意打扰大师兄。”

英气女子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道:“他一日不出关,你就一日不能来催,不管奉谁的命,要是那些老家伙还要来催,你就说是我姜持不让。”

叫门童子无奈领命,捂着脑袋跑下了山。

名为姜持的英气女子微微出了一口气,抱着衣物转身看向尘封的山门。

“这家伙,该不会真是为了逃避,才躲里面不出来的吧?”

姜持正在考虑是继续等还是破门而入的时候,尘封的山门缓缓打开。

一个身形瘦削,面相虚弱,脚步虚浮的青年缓缓走出。

姜持无语,快步上前将手里的衣物递过去,然后不由分说的将李清尘身上破烂白衫给扒了下来。

而李清尘也没有丝毫诧异,似乎早习以为常,连打了两三个喷嚏之后,才换上了新衣服。

“还是小墟境?”姜持看着他,询问道。

李清尘面色尴尬,假咳了两声:“虽然还是小墟境,但我这闭关一年多来,领悟了太多东西,日后踏入大墟境,必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姜持也不拆穿他,点头说道:“刚才那帮外门弟子又来找你的麻烦,想要看你笑话。”

“被我驱逐了之后,现在应该都去往霄辰阁看你笑话了,听我的还是不要去霄辰阁测试了,有我在,那帮老家伙不敢多说什么的。”

李清尘眨了眨眼:“真以为我这次闭关什么收获也没有啊,这次我肯定好好惊艳他们一次,现在立马就去霄辰阁给他们长长见识。”

姜持抿嘴点头:“到时候谁敢笑话你,我就将他们拎出来单练。”

李清尘颔首说道:“不要太暴力,你毕竟是内门大师姐,还是要以德服人的。”

姜持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拉着他纵身掠向霄辰阁。

罡风呼啸,险些将李清尘的嘴都给吹歪了。

小墟境的他,堪堪能够缩地成寸,距离能够踏虚凝步的尘台境,尚且是一段遥不可及的梦。


霄辰阁。

正阳当下,玄雾渐消,隐藏在玄雾中的霄辰阁以及广场,逐渐显露出了真容。

作为玄界顶级上宗之一的赤微宗,无论是从宗门布局,还是天骄纵横来看,都是顶级中的顶级。

但是在那个望古年代,却是不然。

传闻在望古年代,赤微宗还处于弱小之际时,因为遭受诸方排挤,被迫选择在了大荒山中定宗。

本就是古荒之地,却在赤微宗定下宗门的那一刻,天穹骤然横生二十七颗星宿庇佑。

也就是这二十七星宿出现,让原本式微的赤微宗,出现一代代天骄。

且每一代天骄中,都必然能够出现一位帝尊。

自此赤微宗一路横空,踏上了顶级上宗行列之一。

“我们这一代,刚好是赤微宗第二十七代,也是即将出现第二十七位帝尊的时代。”

站在玄雾缥缈的霄辰阁前,姜持颇为无语的为李清尘诉说这些宗门秘辛。

“作为外门大师兄,好歹要知道一些宗门历史,这样才能唬住一些内心纯洁的外门弟子,这样将来有一天他们才不会抱着看笑话的态度去看你。”

险些因为恐高吐出来的李清尘哪里还能听进去这些,脚步虚浮的靠着姜持躺平。

姜持一边缓缓为他输送灵力,一边说道:“实在不行你就跟我回去吧,我爹也不敢说什么的。”

李清尘摇头,目光坚定的说:“那必然不可能,这次我不会逃避,如果我的实力依旧低劣,那么我也会趁着这个时间,请求师尊们除去我的身份。”

见他坚定,姜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默默支持。

作为赤微宗第二十七代中的第一代弟子,无论外门内门,都是最为重要的存在,测试一代弟子未来成就,也是赤微宗最宏大的盛事。

而身为一代弟子外门大师兄的李清尘,自然关注度也是空前之高,因为一代弟子中,属他最弱,身份也是最尊崇。

如今所有一代弟子都已经测试完毕,外门一代最低境界为尘台境,最高境界为浣心境。

内门一代最低为浣心境,最高为六斩境。

因此,这也是为什么所有弟子都等着看李清尘的笑话,因为他将会打破宗门记录,成为最低境界。

得知李清尘出关前来测试,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纷纷踏空而来,生怕抢不到前排。

不过是半天时间,近万名内外门弟子便汇聚在此。

看这阵仗,像极了是给李清尘开的专场。

人山人海间,有一众内门弟子向他走来。

为首一人华度自在,内敛锋芒,显得颇为成熟,正是内门大师兄束尘,也是内门最高境界的代表。

李清尘看到来者,颔首说道:“许久不见大师兄。”

“我很期待你这一年多的苦修。”留下这句话之后,束尘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姜持,便自行带着一众内门弟子离去。

“来者不善啊。”李清尘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同时看了看自己的食指上的那枚黑蛇戒。

姜持淡声说道:“理他作甚,待会你好好表现,必要时吃下我给你的那颗丹丸,短时间能够达到大墟境,这样也不会太过丢脸。”

“......”

嗡——

霄辰阁天门大开,华光流转间,九道身形缓缓从阁中走出。

这九道身形每走一步,空中灵韵便加重了几分,让在场的所有弟子都感觉到境界在缓慢提升。

为首是一中年男子,身着白服,腰系一株青莲,出尘到了极致。

且他身后的八道身形都各有华度,皆是顶级祖境,只差一步便可登临帝尊。

所有弟子都震惊到了极点,包括内门大师兄束尘,也极为不理解,为什么今日就李清尘一人测试,宗内九位至高者却齐齐莅临?

难道都是摆明了看笑话的?

霄辰阁前,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目光虽然平视大众,却让所有弟子都知道,他看的是李清尘。

“今日,是一代弟子测试的最后一天,也是星宿位移的最后一天,李清尘你的时间很紧,须得快速测试。”

李清尘闻言不敢怠慢,和姜持点了点头之后便快步走向广场正中央。

弟子们纷纷让出一条路,低声哄笑伴随了一路。

这声声哄笑中,唯独一男一女两个小道童没有发笑。

小女孩有些担忧道:“师兄,你说咱们大师兄待会会不会很丢脸哎。”

少年道童则哼道:“只要咱们站在大师兄那一边,他就不会丢脸,咱们只管喊加油便是。”

说罢,两个小童便不顾旁人目光开始喊了起来。

已经站在霄辰阁前的李清尘深吸了一口气,便准备接受测试。

同时,他右手开始飞速摩擦食指上黑蛇戒。

“姑奶奶快出来救命啊,快点助我一臂之力,要求不高达到大墟境我就满足了。”

很快,李清尘意识中就响起一道不满的声音。

“小事情就不要麻烦本座,本座尚在疗伤,十万斤力够不够?”

李清尘一怔,继而欣喜若狂,点头如捣蒜:“够了够了,十万斤都达到尘台境了。”

那声音消失,紧接着那由黑蛇幻化的黑蛇戒,悄然化作一抹幽光钻入李清尘的体内消失不见。

他只觉原本昏沉的神台灵识猛然清明,境界随即开始迅速攀升。

小墟境,小墟境巅峰,大墟境,大墟境巅峰......

所有看笑话的内外门弟子都鸦雀无声,广场上针落可闻。

要知道玄界中境界可分为,小墟境,大墟境,尘台境,浣心境,合道境,六斩境,尊者境,祖境以及传说中的帝尊。

统共九个境界,李清尘一瞬间就跨出了近三个,怎能不令人震惊。

一旁负责记录的长老也有些难以置信,开始手忙脚乱的记录数据。

霄辰阁前,最先观察到这一幕的自然是中年男子,他目光毫无波动,嘴角却是微微一扬。

“李清尘这小子,似乎和先前有些不一样,你们能够看出他是什么境界吗?”

面容清癯,黑发白须的祈渊长老缓声说道:“应该是尘台境初期。”

另一位长老若有所思道:“他好像才闭关一年时间,就从小墟境提升到尘台境,看来不可小觑。”

诸位长老缓声讨论,唯有一位年纪和中年男子相仿的长老说道:“这小子根基不稳,应该是短期将实力提升到了尘台境,估计和姜持那小丫头脱不开关系。”

中年男子闻言,微微摇头苦笑,他身为宗门之主,掌控顶级上宗,却根本管不了自家的那个丫头。

她为了李清尘,几乎把自己的至宝珍藏都祸害了一遍,但偏偏李清尘还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一点不碰那些至宝珍藏。

所以,中年男子知道,李清尘这次短暂的提升,不会是姜持帮忙。

“难道,这小子是真的开窍了?”


尘台境中期。

这是李清尘最终的境界。

这个境界,放在寻常宗门或许是一流,但这里是赤微宗,即便是放在外门,都只能算是末流,但现如今却没有一位弟子笑话。

因为他是李清尘,公认的灵根最差,天资俱废,终生都跨不出大墟境的存在。

眼下狠狠打脸了所有弟子,不仅跨出大墟境,更是一举达到尘台境。

其中最惊讶的,还要属姜持和内门大师兄束尘。

“怪不得一直拒绝我的好意。”姜持心中含笑。

已经达到六斩境的束尘,想要全力看出李清尘是不是用了某种秘法短期达到尘台境的,但他却发现根本看不透。

难道,这真是闭关一年的结果?

李清尘双拳凝握,凝目微笑,颇有股缥缈出尘的味道。

霄辰阁上,中年男子缓声说道:“一代弟子李清尘,可控力八万斤,是为尘台境,至此一代弟子测试完毕,将重新规划宗门格局。”

李清尘暗自长出一口气,有那条从蛋壳里爬出来的黑蛇相助,自己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就在他还盘算着,准备再去意识小世界里多捞点宝贝出来时,中年男子的声音出现在赤微宗每一个弟子的耳中。

“经由祖老们商议,内门大师兄依旧为束尘,掌控整个内门事宜。外门大师兄依旧由李清尘担任,并且李清尘要开始着手创立执法小队,担任执法司长这一职务,负责管辖赤微宗安危问题。”

面对这一道法令,所有弟子们都眼神复杂的看向李清尘。

李清尘嘴角抽搐,自己不仅依旧是外门大师兄,还要着手创立执法小队,担任执法司长?

这宗主分明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一个小小尘台境,能管什么安危问题,更何况是赤微宗这种顶级上宗?光是护宗大阵都够尊者境强者喝一壶得了。

这波操作,属实是拴狗看虎穴了。

李清尘心里苦,但没办法说。

与此同时,在一代弟子最前方的束尘,深邃且无悲无喜的目光看向李清尘。

在宣布了一系列条条框框后,霄辰阁缓缓关闭。

没有笑话可看的弟子们,纷纷散去。

姜持纵身掠到广场,英眉微微一挑,颇为满意的看着李清尘。

“一年多没吃饭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吧,外门大师兄兼执法司长。”

他挠头苦笑:“别取笑我啊,我得找个时间向宗主辞掉这些名号,还想多活几年来着。”

姜持急了,连忙举手说道:“别啊,我要第一个加入执法队,我现在报名。”

糊弄过了测试,李清尘心情大好,调笑道:“那可要看你表现了,表现不合格不准进。”

姜持抿嘴一笑,下一刻直接贴着他靠了过去,绸缎一样的手臂轻轻碰上,就让其乍起一身寒毛。

“你说,怎么表现作数?”

李清尘一阵眼晕,假咳一声便拉开了距离。

就在这时,斜刺一道罡风骤然砸向他的面门,根本来不及躲闪。

千钧一发之际,姜持一指弹飞那道罡风,同时拧身一记膝顶将身后那道身形砸飞出去。

实力已经达到六斩境,被称为内门大师姐的姜持,这一击用出了全力。

鲜血洒落,那背后偷袭的弟子重重摔在广场上死生不知。

只一瞬,十多个内门弟子便围了上来,面色冰冷的看向李清尘。

“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本事,李清尘有种出来做过一场。”

广场之上,瞬间哄闹起来,似乎只要姜持不在,就要围殴上来了。

被背后偷袭,李清尘显然也是怒到顶点,他冷冷一笑:“做过一场,当然可以,你们谁愿意先来?”

紧接着,一面色冰冷,身形修长的内门弟子踏前一步:“内门陈微,浣心境,可敢请大师兄来做过一场?”

李清尘笑了起来:“你也知道该尊我一声大师兄?那你可知道师尊们立下法令,宗门弟子不得内斗?”

陈微面色一变,但还是咬牙说道:“我们这是切磋,不算内斗,师尊们也肯定允许。”

李清尘冷冷一笑:“切磋,刚才要不是姜师姐救下我,现在躺着的就是我了罢?!而且似乎你们也是一伙的吧?”

陈微闻言吓了一跳,急忙撇清关系:“李清尘你休要出口中伤,我等只是看不惯你欺负内门弟子的做派,这才要与你斗上一场,我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有点意思,”李清尘玩味说道:“你叫陈微是吧?我看你们就是一伙的,先不说内斗之事,就说刚才出手重伤我,绝对跟你脱不了关系,我一并记下你们名字,请师尊们查个清楚。”

陈微等一众弟子,完全没想到李清尘会这样处理,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慌不择言下,陈微破口大骂道:“李清尘,你这鼠辈,厚颜无耻!”

“辱骂师兄,再加一罪,”李清尘朗声说道:“还请姜师姐帮个忙,将这些内门家伙的名字都通报给我,我这就交与师尊查个清楚,到时候数罪并罚,我想驱逐内门并不是难事。”

一众内门弟子闻言,瞬间面色一白,左右看了一看,便打算退走。

“想走?”姜持冷笑,属于她的内门势力也在这时出现,直接将那十余位弟子团团围了起来。

“名字,师承,全部问出来,交给清尘师兄过目。”

为首一位像是得了痨病的青年点头,便要动手。

就在这时,束尘从远方踏空而来,面色冰冷不悦。

“李师弟好大的威风,还没有成立执法队,就已经开始管辖赤微宗了么?”

李清尘看到来者,反问道:“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我在问你。”束尘更加不悦。

他即说道:“这些内门弟子毫无同门之心,极喜欢内斗,是宗门不稳定因素,我出手是想将这些不稳定因素扼杀在摇篮中。”

束尘看向他:“师弟是在说我没有能力管教内门么?”

李清尘连连摆手:“我可没这么说过。”

束尘斜睥他一眼,淡淡道:“既然是我内门之事,外门就不要插手了,我自会管教。”

说罢,便带着一众内门弟子准备离开。

一旁的姜持颇为气愤,刚想动身拦截,便被李清尘拦下。

继而他朗声玩味说道:“所谓上医治末病,不仅丢了面子,就连里子都给透露出来了,高成本解决方案,就是给失误擦屁股的,看来这屁股没擦干净,反倒沾手上了啊。”

李清尘并没有克制音量,还没有离开的束尘自然全部听了进去。

但他没有丝毫表示,转瞬便踏空消失不见。

李清尘这一番话有些难懂,不过能够进入赤微宗的弟子们,又有几个愚钝的?自然能够听出话中弦外之音。

外门大师兄和内门大师兄开始交手了!

并且这一次,似乎是外门大师兄占了上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