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商先生又来求婚了

商先生又来求婚了

岑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外。“啊……总裁,慢点……呜呜……人家要不行了……”岑璇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站在办公室门外,隔着门板,清楚的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娇吟声。秘书室的人个个脸色犹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面色沉静如水,即使里面的喘息声像宣战似的一浪高过一浪,她精致的巴掌脸上也没有任何波动。

主角:商锦川岑璇   更新:2022-09-13 05: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商锦川岑璇的其他类型小说《商先生又来求婚了》,由网络作家“岑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外。“啊……总裁,慢点……呜呜……人家要不行了……”岑璇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站在办公室门外,隔着门板,清楚的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娇吟声。秘书室的人个个脸色犹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面色沉静如水,即使里面的喘息声像宣战似的一浪高过一浪,她精致的巴掌脸上也没有任何波动。

《商先生又来求婚了》精彩片段

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外。


“啊……总裁,慢点……呜呜……人家要不行了……”


岑璇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站在办公室门外,隔着门板,清楚的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娇吟声。


秘书室的人个个脸色犹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面色沉静如水,即使里面的喘息声像宣战似的一浪高过一浪,她精致的巴掌脸上也没有任何波动。


“步……步太太,总裁现在有点忙……”卢特助开口。


“看出来了。”岑璇从容的推门而入,卢特助在后面直擦冷汗。


这……这当场抓歼,当妻子的,未免也太冷静了点吧!


门被突然推开,里面坐在书桌上的女人,大惊失色,“你……你谁啊,进来怎么不敲门?”


相比于女人一身光、裸,步亦臣身上的衣服分毫没乱——除了西裤拉下的拉链。


他冷漠的看着岑璇,手里还抱着女人不放,“早,步太太。”


“步……太太?”办公桌上的女人,被这称谓吓得瞠目结舌。


“早,步先生。”岑璇问好,下颔只是轻轻一点,漂亮的眉眼间染着几分傲气。


她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这是2023号的项目进程,步先生得空看看。”


步亦臣盯着女人那张完全看不到任何裂痕的脸,像是在宣泄怨气,手报复性的在怀里的女人身上搓揉起来,“你觉得我现在有空看吗?”


“唔~总裁,疼……”那女人呻!吟一声。


岑璇笑笑,“也对,现在看起来确实不像是有空的样子。”


她拿过桌上的电话,按了个内线,“卢助理,进来一下。”


七个字,不容置喙。


很快的,卢特助推门进来。看到里面的画面,瞬间冷汗湿了一身。


这抓歼的火,不会烧到他头上来吧?


“你们总裁说他正忙,没空看文件,你就站这儿念给他听,让他把字签上。十分钟后,我会过来取。”


岑璇的话,听不出任何波澜,让卢助理傻眼。面对这么大的难堪,总裁夫人也能淡定自若!


可是,不淡定又能怎么样?一哭二闹三上吊那种示弱撒泼的事,她做不出来。


何况,在无情的男人面前,眼泪从来不是通行证。岑璇拉开门出去了。


门一关上,步亦臣将文件拂落一地。发出气急败坏的怒吼,“岑璇,本少爷要休了你!”


门外,岑璇身形一僵,即便这话早已经听过无数次,却还是通体冰凉,仿佛一桶水当头浇过。


晚上,夜深人静。


岑璇还在公司里加班。姜茕茕打电话过来,“璇璇,你快来我哥这儿。”


姜茕茕的哥哥姜一凡是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


岑璇漂亮的手指干练的敲着电脑键盘,随意的问着:“又去那干什么?”


“你来了就知道。快点啊,我在这里等你。”姜茕茕卖关子。


岑璇懒洋洋的’嗯’一声,把电话挂了。



处理完手上的工作,抬头看了眼墙上的壁钟。九点多,这个时间步亦臣应该还没有回来,当然,即便他在家,今天她也并不想见到他。


盖上电脑,拿过包,起身走出办公室。


岑璇开的是一辆白色宝马,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天上人间。


“璇璇!这里!”姜茕茕远远的冲她招手。


岑璇走过去在奢华的沙发上坐下,将包放在一旁,径自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一口,才道:“说罢。”


“极品!真的是极品!”姜茕茕手指指着不远处的吧台,小脸上因为激动泛着光泽,“你看那边!真的帅到让人合不拢腿!”


原来不过是个男人!


岑璇不以为然。但为不扫她的兴,还是配合的转过头去。


岑璇自认见多了帅哥,步亦臣那家伙也就是占着自己长得好看,才在外面胡作非为。但是,步亦臣的帅,若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多少还是会失掉光彩。


逆光勾勒着男人的无可挑剔的五官,他身形高大颀长,执着酒杯坐在那,周身弥漫着沉稳不凡的气场。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突然抬头。岑璇一怔,眼神来不及转开,和他撞个正着。


他深邃的眼,如墨如井,深不可测。又像是一个醉人的漩涡,能把人轻而易举的卷进去。


岑璇心一跳,像做了坏事被当场抓住似的,脸颊发烫。


“璇璇,他在看你。”姜茕茕晃她手臂。


“看出来了。”岑璇佯装环顾四周,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去,又喝了口酒,润润发烫的嗓子眼。


“这次我没夸张吧?是不是很帅?”


“……也就勉强吧。”


“嘴硬!比你们家步亦臣好看吧!”


提到那个男人,岑璇不说话了,只继续喝酒。


“只是可惜了……”姜茕茕感慨。


“可惜什么?”


“可惜他啊!”姜茕茕朝男人努努嘴,“他是这儿新来的头牌。”


岑璇惊讶得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头牌的意思是……”


“鸭!卖的!”


“……”岑璇不由得又多看了他两眼,“他看起来真不像。”


无论是周身散发的气场,还是他本身的气质,让她原以为这男人是非一般的普通人。


“现在的鸭都得会包装自己,不然怎么讨富婆欢心?”姜茕茕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还嗖嗖的在男人身上逡巡。岑璇好笑,“你要觉得可惜,让你哥把他送你不就好了?”


“我倒是想啊,但我哥要知道会宰了我。”提到姜一凡,姜茕茕怕怕的缩了缩脖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此刻,姜茕茕的手机响起。


她拿出来一看,脸色大变,一边匆忙收拾包起身,一边道:“我哥的电话!我出去接,他要是知道我在这儿我会被他弄死。”


“没出息。”岑璇打趣一句。看着姜茕茕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有些羡慕。她是个幸福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她有太多关心她的家人。反观自己,仿佛孑然一身。


岑璇自嘲一笑。


她坐在那,看着来往的人群,不知不觉就喝完了一整瓶酒。


踉跄的走出会所,脚上的鞋跟太高,到门口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崴到脚。


身子,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托住。



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外。

“啊……总裁,慢点……呜呜……人家要不行了……”

岑璇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站在办公室门外,隔着门板,清楚的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娇吟声。

秘书室的人个个脸色犹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面色沉静如水,即使里面的喘息声像宣战似的一浪高过一浪,她精致的巴掌脸上也没有任何波动。

“步……步太太,总裁现在有点忙……”卢特助开口。

“看出来了。”岑璇从容的推门而入,卢特助在后面直擦冷汗。

这……这当场抓歼,当妻子的,未免也太冷静了点吧!

门被突然推开,里面坐在书桌上的女人,大惊失色,“你……你谁啊,进来怎么不敲门?”

相比于女人一身光、裸,步亦臣身上的衣服分毫没乱——除了西裤拉下的拉链。

他冷漠的看着岑璇,手里还抱着女人不放,“早,步太太。”

“步……太太?”办公桌上的女人,被这称谓吓得瞠目结舌。

“早,步先生。”岑璇问好,下颔只是轻轻一点,漂亮的眉眼间染着几分傲气。

她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这是2023号的项目进程,步先生得空看看。”

步亦臣盯着女人那张完全看不到任何裂痕的脸,像是在宣泄怨气,手报复性的在怀里的女人身上搓揉起来,“你觉得我现在有空看吗?”

“唔~总裁,疼……”那女人呻!吟一声。

岑璇笑笑,“也对,现在看起来确实不像是有空的样子。”

她拿过桌上的电话,按了个内线,“卢助理,进来一下。”

七个字,不容置喙。

很快的,卢特助推门进来。看到里面的画面,瞬间冷汗湿了一身。

这抓歼的火,不会烧到他头上来吧?

“你们总裁说他正忙,没空看文件,你就站这儿念给他听,让他把字签上。十分钟后,我会过来取。”

岑璇的话,听不出任何波澜,让卢助理傻眼。面对这么大的难堪,总裁夫人也能淡定自若!

可是,不淡定又能怎么样?一哭二闹三上吊那种示弱撒泼的事,她做不出来。

何况,在无情的男人面前,眼泪从来不是通行证。岑璇拉开门出去了。

门一关上,步亦臣将文件拂落一地。发出气急败坏的怒吼,“岑璇,本少爷要休了你!”

门外,岑璇身形一僵,即便这话早已经听过无数次,却还是通体冰凉,仿佛一桶水当头浇过。

晚上,夜深人静。

岑璇还在公司里加班。姜茕茕打电话过来,“璇璇,你快来我哥这儿。”

姜茕茕的哥哥姜一凡是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

岑璇漂亮的手指干练的敲着电脑键盘,随意的问着:“又去那干什么?”

“你来了就知道。快点啊,我在这里等你。”姜茕茕卖关子。

岑璇懒洋洋的’嗯’一声,把电话挂了。



“小心!”陌生的男音在耳畔响起。声音很有磁性,像半夜DJ的声音,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

岑璇睁开眼,看到来人,忽然得意一笑,像个孩子,“我知道你!”

男人弯唇,“是吗?那我是谁?”

“你是……做那个的。”

男人很有耐心,诱询的问:“做哪个的?”

她漂亮的红唇掀起,迷糊的吐出一个字,“鸭。”

男人错愕后,失笑。

他身后的人倒是先沉不住气了,“小姐,你说话客气点!你说谁是……”

“行了。”还未完的话,被男人微微抬手,打住了。

岑璇扯着男人的领带,“你放心,我不会瞧不起你……这世界上大家都是为了生活,谁也不比谁高贵。就好比我……”

“你?”男人似乎对她的事情很有兴趣。

岑璇漂亮的小脸上有几分凄凉,“我也是卖过身的……”

当初嫁给步亦臣,不就是高价把自己卖了吗?

他绝美的面上,始终含着淡淡的笑,“那看来我们真是彼此彼此。”

这男人,笑起来可真是倾国倾城,比步亦臣要顺眼多了!

想到那个男人,岑璇忽然开口:“那你要不要把自己卖给我?”

“……卖给你?”商锦川挑眉。还真是第一次有人敢冲他开这样的口。

“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我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而且……”

“好,我们成交。”

这下,反倒是岑璇愣了愣,“这就成交了?我们……还没谈价格。”

“那就先收利息好了。”男人的笑容里是无尽的魅惑。

岑璇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只觉得腰间一热。他宽厚的大掌完整的把住了她纤柔的腰。长指,挑起她的下颔。

她呼吸一紧,他凉薄染着清香的唇,盖在了她唇上。

两人才一碰上,就仿佛干柴遇上烈火。

他吻得炽烈而疯狂,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吞噬似的。

这个男人的吻技出奇的好,岑璇根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历,加上又醉意熏熏,所以在他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一旁,男人的助理余飞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是……是眼花了吧?!

鼎鼎有名的商先生是出了名的自爱,这么多年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商业对手,使过多少美人计,商先生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今天居然栽在一个醉女人身上?

“去开车。”暗哑的命令声传来,余飞陡然回神。不敢怠慢,也不敢多看,立刻跑出去。

岑璇意乱情迷,双腿发颤,已经站不稳。男人很高大,双手托住她的臀,像抱个孩子一样轻而易举的将她抱起。

“这个利息我很满意,今晚可以考虑给你打9折。”男人贪恋的在她湿润的唇角轻轻吮了一口,勾魂摄魄的俊颜,被情、潮浸染后,越发惊心动魄。

岑璇还沉浸在刚刚的吻里,晕眩得厉害,手揪着男人的衬衫,娇喘低语:“……这是我的初吻。”



岑璇好笑,“你要觉得可惜,让你哥把他送你不就好了?”

“我倒是想啊,但我哥要知道会宰了我。”提到姜一凡,姜茕茕怕怕的缩了缩脖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此刻,姜茕茕的手机响起。

她拿出来一看,脸色大变,一边匆忙收拾包起身,一边道:“我哥的电话!我出去接,他要是知道我在这儿我会被他弄死。”

“没出息。”岑璇打趣一句。看着姜茕茕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有些羡慕。她是个幸福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她有太多关心她的家人。反观自己,仿佛孑然一身。

岑璇自嘲一笑。还好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个人也不会显得太孤单。

她坐在那,看着来往的人群,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整瓶酒,有了醉意。

踉跄的走出会所,脚上的鞋跟太高,到门口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崴到脚。

身子,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托住。

“小心!”陌生的男音在耳畔响起。声音很有磁性,像半夜DJ的声音,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

岑璇睁开眼,看到来人,忽然得意一笑,像个孩子,“我知道你!”

男人弯唇,“是吗?那我是谁?”

“你是……做那个的。”

男人很有耐心,诱询的问:“做哪个的?”

她漂亮的红唇掀起,迷糊的吐出一个字,“鸭。”

男人错愕后,失笑。

他身后的人倒是先沉不住气了,“小姐,你说话客气点!你说谁是……”

“行了。”还未完的话,被男人微微抬手,打住了。对方不得不把不满的话噎下去。

岑璇扯着男人的领带,“你放心,我不会瞧不起你……这世界上大家都是为了生活,谁也不比谁高贵。就好比我……”

“你?”男人似乎对她的事情很有兴趣。

岑璇漂亮的小脸上有几分凄凉,“我也是卖过身的……”

当初嫁给步亦臣,不就是高价把自己卖了吗?从此,她的生活,万劫不复。

他绝美的面上,始终含着淡淡的笑,“那看来我们真是彼此彼此。”

这男人,笑起来可真是倾国倾城,比步亦臣要顺眼多了!

想到那个男人,岑璇忽然开口:“那你要不要把自己卖给我?”

“……卖给你?”商锦川挑眉。还真是第一次有人敢冲他开这样的口。

“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我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而且……”

“好,我们成交。”

这下,反倒是岑璇愣了愣,“这就成交了?我们……还没谈价格。”

“那就先收利息好了。”男人的笑容里是无尽的魅惑。

岑璇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只觉得腰间一热。他宽厚的大掌完整的把住了她纤柔的腰。长指,挑起她的下颔。

她呼吸一紧,他凉薄染着清香的唇,盖在了她唇上。

岑璇以为这个吻会是温柔的,至少这个男人刚刚给她的感觉是如此——可是,并不!

两人才一碰上,就仿佛干柴遇上烈火。

他吻得炽烈而疯狂,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吞噬似的。

舌尖挑开她的唇瓣,含住她颤抖的小舌,吸、吮,挑刺。

这个男人的吻技出奇的好,岑璇根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历,加上又醉意熏熏,所以在他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不出一会儿,她双腿发软,快要站不住。

一旁,男人的助理余飞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是……是眼花了吧?!


冲过冷水澡,商锦川下楼,从酒柜上取了支酒打开。

丢在沙发上的女士包里,手机正疯狂作响。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只见屏幕上显示‘步亦臣’三个字。

挂断。

抛在一边。

取了茶几上的文件翻了翻。

手机再次响起,这一回,他连扫都没扫一眼,果断关机。

整个世界都回归清净,他继续专注批阅文件,偶尔浅啜一口。

翌日。

阳光从落地窗投射进来,照射在灰色床单上。岑璇缓缓转醒,只觉得喉咙口像火烧似的,又疼又干渴得冒烟。

她疲倦的坐起身来,想从床头捞自己的手表看时间。

一转身,愣住。

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她现在睡着的整个房间都是以灰白的色调为主。

偌大的床上,灰色的被子,白色的床单,灰白条纹的枕头。

落地窗外,是一片碧蓝无边的大海。阳光照耀下,海面上闪烁着璀璨细碎的光芒,照得人睁不开眼。

岑璇一眼就认出来自己此刻正身处北城东面的半山区,这儿环山临水,寸土寸金。

五年前,这里的别墅叫价就已经超过一亿五千万。现在五年过去,不知道又涨了多少。

可是,她怎么在这儿?

岑璇回想昨晚的事,脑子里一下子就冒出‘商锦川’三个字。

商锦川竟然是那个男人!

整个北城这么小吗?

她现在,该不会是在他家里吧?

可是,又怎么可能呢,昨晚黎清也在饭局上,他没道理会把自己带他家来啊!

他们之间也只能算得上是萍水相逢的关系。

正胡乱想着,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推开。她下意识抬眼,只见一个小脑袋先探了进来。

一大一小,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小家伙眼睛一亮,“还真是你啊!”

“早。”岑璇打招呼。显然,这里确实是传说中的那位商总的地盘。

商又一光着小脚丫,一下子就蹦到了床上。太激动,小身子直接在床上摔了个大跟头。

岑璇连忙把他拉住,“你慢点。小心又晕过去。”

“人家才没那么脆弱啦。”商又一两条小短腿盘成一团,在她跟前坐好,“昨晚陈爷爷来看你了,说你发高烧哦!”

“陈爷爷是谁?”

“平时给我看病的医生爷爷。”

“哦。”岑璇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应该是有点感冒。”

“那现在好了吗?”

“好很多了。”岑璇冲孩子笑笑。小家伙的关心,让她觉得心里很暖和。她想起上次的事,拉他小胳膊,“来,站起来。”

“怎么了?”小家伙不明就里的问,却还是乖乖的扶着她的手臂站在床上。

岑璇捞起他的睡裤裤腿,看了看。

他腿上的乌青已经消失了。

她又捞他的睡衣,露出他圆滚滚的小肚皮来。

上面也什么伤都没有。

小家伙突然有些害羞,小脸蛋红红的,别扭的揪着睡衣边边,要把睡衣放下来,一边问:“你在干什么?”

岑璇抬起眼来,看到小家伙害羞的样子,忍俊不禁。

真是个小可爱啊!

点了点他的小鼻子,帮他把衣服拉下来,“看来最近没有再和哪个小朋友打架。”

“老爹说了,我再揍其他小朋友,他就打我屁屁。”小家伙委屈巴巴,捂住自己的小屁股,又看她,“你叫什么名字呀?”

“岑璇。”

“岑璇……”商又一黑明分明的大眼睛转了转,“那以后我就叫你小乔。”

“我没意见。”毕竟,比‘酒鬼阿姨’可要好听太多了。

“你是我老爹的女朋友吗?”小家伙重新坐下,“以后,会不会我还要叫你妈咪?”

呃~

这是哪跟哪?

岑璇好笑,手搭在他小脑袋上,“你小脑袋瓜子里想什么呢?”

“不是吗?”

“当然不是。”

“为什么不是?”小家伙不死心,执拗的问:“你不喜欢我老爹吗?可是,奶奶说喜欢我老爹的女人都能从这里一直排到大海那边了!”

岑璇觉得他奶奶还真没夸张。光‘商锦川’这三个字,就代表了财富和地位,足以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偏偏,这个人上帝还偏心的给了他一副近乎完美的皮囊。

“话是没错,但是从这儿一直排到大海那边的人里不包括我。”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老爹?”商又一很想问出个所以然来。

平时为了接近老爹,用各种法子讨好他的女人可多得去了,但他一个也不喜欢。只有她,他感觉还不错。

而且,她还是老爹带回来的第一个女人,又一小朋友对她充满了好奇。

“在大海里排队久了可是会溺水身亡的。”岑璇从床上起身,又将孩子从床上抱下来,一边整理床单一边道:“再说……我已经结婚了,没办法给你当妈咪。”

小家伙突然就生气了,不高兴的瞅她一眼,低着脑袋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门正好拉开,他一头撞在男人身上。疼得‘哎哟’一声,捂着小鼻子,连往后退两步。

“怎么了?”商锦川一眼看出他不高兴。

抬目往床边的女人看了一眼。

岑璇见到他,忙站直身子。电光火石之间,脑海里突然闯入一个销魂的画面。

昨晚,她是做春梦了吗?

居然梦到他们俩在接吻。而且,好像还吻得很狂热。

想起那样的画面,人又开始发烧,浑身都滚烫起来。

心虚,不敢看他,目光闪烁的别开脸去。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老爹,她说她不喜欢你。”只听到商又一开口。

商锦川远目再看她,眸光深邃,瞧不出半点情绪。

岑璇窘了下,被他看得很尴尬。唇瓣翕动,想解释。可是,又解释什么?本来小家伙说的就是实话。

她索性眼观鼻鼻观心,一语不发。

而后,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下去吃早餐。”

“小乔还说了,站在大海里排队喜欢你会溺水身亡。”小家伙往外走,继续和他说话。

“是吗?那是她太笨。”

“嗯?”

“游泳圈可以防溺水。”

“对哦!那老爹,你给小乔送个救生圈吧!”

“考虑考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