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靳爷他最苏了

靳爷他最苏了

苏闲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时之笙是异时空的指挥官,可谓是有呼风唤雨的能耐。一觉醒来,她竟然魂穿成了胆小懦弱的学渣,还是被渣男送到绑匪手上的小可怜。于是,她的日常就变得简单起来,手撕白莲花,狠虐渣男。原主曾经受过的委屈全由她来报,一个都不会放过。这时,那个川城最尊贵的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把她带回家,还宠他上天!

主角:时之笙,靳骁深   更新:2022-07-15 22: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之笙,靳骁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靳爷他最苏了》,由网络作家“苏闲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时之笙是异时空的指挥官,可谓是有呼风唤雨的能耐。一觉醒来,她竟然魂穿成了胆小懦弱的学渣,还是被渣男送到绑匪手上的小可怜。于是,她的日常就变得简单起来,手撕白莲花,狠虐渣男。原主曾经受过的委屈全由她来报,一个都不会放过。这时,那个川城最尊贵的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把她带回家,还宠他上天!

《靳爷他最苏了》精彩片段

川城。

夜色迷离。

某个高档的酒店内,气氛诡秘,而又森凉。

“用她,放了我女朋友。”墨寒晏把昏迷的少女,毫不怜惜的推到行凶分子脚下,说道。

原本还处于无意识状态的少女,彻底摔得清醒过来了。

嘶——

头真疼……

突然,时之笙察觉到不对劲,猛地一睁眼,一双像是容纳星河遥遥的棕眸,闪动着细碎的光芒。可抬头,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这是什么地方?!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作为A国的总指挥官,她战功赫赫,拿下无数荣耀。却没想到,会死在自己挚友的手里。

想到这些,时之笙脸色极差……

而接着。

正当时之笙意识到事情的诡异时,脑海里突然涌入的一段记忆,明明不属于她,却像是她亲身经历过一样。

这是身体的原主,遗留下的记忆。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可性格却截然不同。

死去的原主,是一名高中生,作为遗孤,家里破产,两年前被叔婶家收养。因为性子软弱,成绩差也不合群的缘故,在哪里,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唯一对原主好的人,是她的叔叔。

只可惜原主叔叔常年离家,无法照料原主。

而管着原主吃住的婶婶,觉得原主是拖油瓶。要原主天天干活儿不说,还经常暗地里打骂她。只要原主让她有一点不高兴,就一整天不能吃饭,还得寒冬腊月跪在家门口!

完全不把原主当人看!

至于今天。婶婶的女儿时依儿,和时之笙的未婚夫墨寒晏来酒店开房。

不料,两人意外的碰上了行凶团伙。为了时依儿...墨寒晏骗来时之笙,想让时之笙背这个锅。

只是途中,墨寒晏面对时之笙的哭诉和纠缠,没忍住推开时之笙。不想,时之笙撞上栏杆昏迷,醒来后,身体里的灵魂已被替换……

果然,渣男是从小就渣到大的。

时之笙清幽的眸底,乍现冷光,周遭弥漫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冷戾。

既然她代替原主活下去了,那么,该收拾的,一个都跑不掉!

而此时。

“我可没说,你找来替代品,我就会放了你们。”团伙的头目讽刺的看向墨寒晏,脸上的刀疤显得非常狰狞,“不过...谁穿都可以啊。”

他就是喜欢看这些人,露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

刀疤男眼底跃动着阴冷和兴奋!

听言,墨寒晏脸色铁青,双手紧捏成拳,转头用命令的口吻,冷冷的对时之笙说,“别给我装死。那件衣服,你去穿。”

时之笙的清眸一冷,掠过杀气。

活了这么久,还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她眸中情绪不明,“我?”

墨寒晏一听,顿时大怒,“你不穿,还想谁穿?!依儿是我女朋友,你想让她死,简直就是做梦!”

在他看来,时之笙就是白眼狼。依儿是她的堂姐,她却想依儿替她死!

时之笙忍着额头的疼痛,慢慢站起来,“谁的女朋友,谁穿。还是,墨少爷不敢?”


女孩乱糟糟的头发,遮挡住眉眼,看不清她的神情,可众人却莫名发怵!

这小姑娘头上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像是没事的人一样??

只有时之笙自己清楚,现在她因为额头的伤,眩晕无力。

墨寒晏心里一慌,却没察觉到时之笙和平时不一样,立即阴鸷说,“时之笙,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给我说话?!”

在墨寒晏看来,时之笙这种怂货,竟然都有狗胆反抗他了!

简直是耻辱!

时之笙勾起一抹玩味儿的冷笑,“脸大真好,照镜子怕都看不出,自己什么狗样子吧。”

“你!”

墨寒晏脸色一黑。

只有时依儿注意到了时之笙的不一样,眉眼温柔,“之笙,你不想穿没关系,你要替姐姐活下去。”

说完。

时依儿推开墨寒晏,红着眼眶,去拿炸弹服。只是没两步,就被墨寒晏搂回怀里。

墨寒晏呵斥,“你傻吗?为什么要替别人送命??”

“不行,我不能看着之笙死。阿晏,我是她姐。”时依儿眼中盈满泪水。

这样一比,好像时之笙才是贪生怕死的小人。

而墨寒晏忍不住怨恨的怒视时之笙。

依儿把时之笙当作亲人,可时之笙却不肯替依儿考虑!

让依儿活下来……

忽然。

“一碗红枣汤,麻烦三分甜。”

就在两人若无旁人的上演苦情戏时,女孩已经换上了炸弹服,站在刀疤男面前。

顿时,所有人鸦雀无声。

他朗声大笑,“小丫头,你知道我杀个人,有多简单吗?”

时之笙摸出一把剪刀,对准自己身上的定时炸弹,慢悠悠的说,“我猜你一定不会想知道,一个挨饿的叛逆高中生,能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行凶团伙:“……”

怎么觉得她比他们更有行凶职业精神??!

哪来的小疯子??!

“把她丢掉靳老夫人那间房去。”良久,刀疤男又咬牙说,“再弄碗红枣汤。”

“那这两个……”

下属说的是墨寒晏和时依儿,可没问完,就听到他暴躁说,“一起丢进去!”

他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牵着鼻子走!

时之笙目光微动,听得出来,这位靳老夫人应该是很重要的人质。

没多久。

四个人都在一个屋里。

老夫人看到进来的三人,眉头一挑,冷贵范儿十足,并不作声。

四人的沉默,等时之笙缓缓喝完红枣汤后,被打破。

时之笙恢复了些体力,“想出去吗?”

墨寒晏嗤之以鼻,“时之笙,别装模作样了。”

在他看来,刚刚的行凶团伙,就是被唬住了。

时之笙哪敢引爆炸弹??

她在别人面前装就算了,当他不知道,她有多怂,有多蠢?

之后,墨寒晏又冷眼说,“你想死,别拖累我们。”

“小丫头,你有什么办法?”

原本默不作声的老夫人,突然说话。

这个女孩,看上去不起眼,但从进来开始,神情淡定,就算被人囚禁,腰板也是挺得直直的。

比起另外两个小年轻,可讨喜多了。

时依儿看得出来,这位老夫人非富即贵。只是碍于老夫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不敢搭话。

可看样子,她似乎对时之笙印象很好?!

时依儿心里发酸,柔柔地笑道,“之笙,你别再胡闹了。”


时依儿是在暗示老夫人,时之笙只会乱来。

而老夫人觑了眼时依儿,目光越来越冷淡。时依儿察觉到自己的小心思,被人洞察后,倏地红了脸。

时之笙将这一幕纳入眼中。

这老夫人一看就不简单,时依儿才十几岁,再有心机,也逃不过人家精明了几十岁的眼。

时之笙勾笑,“老夫人,你来我这。”

墨寒晏两人是不相信的,站在角落里,免得被那群歹徒提早弄死。

而老夫人,却鬼使神差的靠近时之笙。

嘭的一声,浓烟四起!

外面的人连忙赶来,显然是为了老夫人!

而这时,时之笙趁着浓雾,一把拉过老夫人往外跑!

“人跑了!”

几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时之笙显然早有准备,没多久就甩开了搜捕者!

“小丫头,你慢点!”

老夫人虽然体力不错,也耐不住这样的狂奔啊!

不久,时之笙就停下了,目光紧盯着前面巡逻的两人。

“别动!”

两人朝时之笙走近,“你们……”

问题还没问出口,时之笙突然一手握住枪,猛地踹向那人的膝盖!

速度诡异至极!

然后,又当着老夫人的面,崩了两人的脑袋。

“拿好。”

时之笙把另一把枪给老夫人,淡然的语气说出令人惊心肉跳的话,“谁来,崩谁。”

过了很久,老夫人才缓过神来,一脸震撼的看着时之笙。

这真的只是十几岁的孩子吗??!

老夫人难以置信,可回头一想,这简直就是女版的自家孙子啊!!!

“老夫人,你留在这别出声,我把人引开。”

老夫人皱眉,“不行。”

“我不会出事的。”

老夫人解释:“不是,我怕黑……”

“……”

“小丫头,你留下来。等我们出去了,可以考虑下我孙子。”老夫人语气近似哄骗,就这么卖了亲孙子。

“我学生。”

“你这个年龄,我都嫁人了!”

老夫人还想继续说,却被时之笙打断!

“有人!”

等她转头,时之笙竟把人直接敲晕,带进了一间安全的套房。

“老夫人,得罪了。”

时之笙现在的身体情况,自己都逃不出去,只能先保证老夫人的安全。

之后。

时之笙故意出现在长廊,把人引开。

知道靳家老佛爷不见了的刀疤男,轩然大怒,恨不得亲手剁了时之笙。

那可是唯一能威胁靳骁深的把柄!

这时。

整个酒店,都在搜寻时之笙。

而时之笙正躲开搜捕,走进一间套房。却不料,阳台突地飘过一道黑影!

“那好像有人!”

时之笙神情微变,立即躲进衣橱。

只是刚进去,时之笙就整个人僵住了!!!

这靠着的哪里是衣橱的木板,明明就是一个大活人!!!

她下意识转头,仰眼看去。

不想,对视上一双深邃漆黑的瞳眸,仿佛能吸人魂魄,男人低沉懒散的嗓音,就喷洒在她的脸颊旁,有些玩世不恭,“哪来的小可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