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深情无法说出口

深情无法说出口

易星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宁月棠接近江允是为了报仇,为了完成自己的复仇计划她忍耐了这个人的刁难,却没想到最后却搭上了自己的心!六年后两个人再次相见,江允已经成为了一个沉稳的总裁,他以为自己不会对宁月棠有多少感情,可是终究低估了他们过去的一切!

主角:宁月棠,江允   更新:2022-07-15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月棠,江允 的女频言情小说《深情无法说出口》,由网络作家“易星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宁月棠接近江允是为了报仇,为了完成自己的复仇计划她忍耐了这个人的刁难,却没想到最后却搭上了自己的心!六年后两个人再次相见,江允已经成为了一个沉稳的总裁,他以为自己不会对宁月棠有多少感情,可是终究低估了他们过去的一切!

《深情无法说出口》精彩片段

宁月棠在酒吧喝醉了,差点儿被小流氓占了便宜,好在她遇到个熟人。

其实也不是很熟,她闺蜜江念的堂弟,江允。

六年不见,宁月棠认了好一会儿才认出了他。

年少的江允清冷疏离,不爱说话,如今的江允早就脱了少年气,越来越帅,气质也更冷了。

江允开车送她回家,一直把她送到家门口。

宁月棠摸了钥匙开了门,又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

奇怪,平日时一摸就到的开关,这会儿怎么就是摸不到。

她正摸索着墙壁,身后突然拥上来温热的怀抱,而后,她在墙上摸索的手被人抓住了,耳畔有热热的气息拂来:“在找什么,嗯?”

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慵懒和淡漠,在漆黑的夜里,格外的撩人。

她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侧了侧耳朵,有些慌乱地说:“我、我在找开关……”

“哦,我帮你找吧。”江允说完,手掌扣住她的手背,和她一起在墙壁上摸索。

宁月棠的呼吸不自觉地有些急促,因为江允的手指正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她的指缝,带起她身上一阵颤栗。

事情到了这里,她心里多少有点明白。

“江允,你、你想干嘛?”她都没察觉到自己此时的声音有多慌乱,听着倒让人觉得娇娇软软的。

话音刚落,他的一条手臂突然从身后圈住她细软的腰,俯身在她耳畔,嗓音低沉道:“干。”

宁月棠心尖一颤,刚想开口训斥他,耳垂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他咬她的耳朵!

她下意识地低叫了一声。

下一瞬,她的身子突然被用力扳了过来,猛地压到门板上!

她吓了一跳,刚要惊叫,嘴唇骤然被堵住了!

江允的吻来势汹汹,攻城略地。

一个几乎令她窒息的深吻结束,宁月棠已经气喘吁吁,缺氧令脑袋更晕了,说话都断断续续的:“江允,你、你别乱来,我、我是你姐的朋友……”

江允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嗓音低沉沙哑:“我六年前就知道了,是你先来招我的……”

宁月棠听到了,只是她此时头脑混沌,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去招的他。

她还想开口,可江允不再给她机会。

……

隔天醒来,她的头钝痛不已,身子更像是要散架了似的。

她费劲地睁了睁眼睛,迷蒙了几分钟之后,眼睛骤然睁大了。

昨晚的事情她全都记得。

一开始确实是江允先主动的,她也有在抵抗,可后面不知是江允太会撩人了还是酒精作祟,她竟也半推半就地顺从了。

她抬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无声地叹了口气。

哎,美色误人呀。

如果江允没那副皮囊那具身材,她估计自己昨晚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他占了便宜。

她倒也还算清楚自己的喜好,她是个颜狗,尤其喜欢江允那种清冷禁欲卦的。

只是她一直都是把他当小孩子,没想到江允竟然对她……

小兔崽子!

她低声骂了一句。

昨晚江允并没有对她用强的,是她自己受不住诱惑,怪不了人,算了,就当是约了个炮。

浑身酸疼,胀痛得很。

宁月棠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小兔崽子。

还好今天是周末,她在家里休息一天,第二天疼痛好了许多,基本能正常走路,这才准备去公司上班。

在路上她接到了她爸的电话,叫她现在到他公司一趟。

听她爸在电话里的语气还挺严肃的,她只好调转车头,同时打电话给她的领导请假。


一到她爸办公室,看到她爸的脸色,她立马意识到有事发生了。

宁光耀看了女儿一眼,叹了口气:“我真是看走眼了!”

她一问才知道,原来徐源离开她爸公司后去了鸿达集团,不仅撬走了一批公司骨干,还带走了公司的大客户。

公司损失惨重。

徐源,她的前男友,也是她爸之前的得力助手。

“这样的人,早分了也好!”宁光耀气愤地说。

徐源是他介绍给自己女儿的,三个月前,徐源离职,同时还跟宁月棠提出分手。

前天,徐源和鸿达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订婚,也是宁月棠为什么会去酒吧买醉的原因。

被摆了一道,宁月棠气得咬牙!

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坏的消息了,没想到宁光耀公司副总突然慌张地推门进来,说税务局的人突然来了公司,出示了公司偷税漏税的证据,他们要求带走公司法人代表。

他刚说完,税务局的人就直接过来了,并带走了宁光耀。宁月棠心急如焚,可她知道,此刻她必须冷静下来,否则没人能救她爸。

她向副总了解情况,副总说,税务局出示的那些资料,公司只有三个人知道,一个是他本人,一个是她爸,还有一个,就是徐源。

答案不言而喻。

很多公司在税务上都多少有些问题,只要不被查到,一般就不会有事。可一旦被查到,问题就严重了。

宁月棠奔波数日,找她爸往日的关系人际,可那些叔伯都听闻了这事,都找各种理由推脱不和她见面。

她万念俱灰,不得不走最后一条路。

等了一天,她终于见到了徐源。

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神情傲慢:“五分钟后我还有一个会议。”

宁月棠抿紧了唇,开门见山问道:“徐源,你为什么要害我爸?!”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他装傻。

宁月棠咬牙:“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她真想撕了他这副虚伪的面具,可她知道此时不是冲动的时候,“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爸?”

徐源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她身边,俯身凑近她的耳畔低声道:“你真的想知道?”

她抬眼看向他,目光冷冷的:“有屁快放!”

徐源突然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勾唇笑了:“只要你陪我三个月,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放了你爸,如何?”

宁月棠咬紧了牙:“去死吧你!”

徐源低声笑了笑:“你爸之前警告过我,结婚之前,不准碰你,我们交往三年,我都没碰过你,想想还真有点可惜。”他摩挲着她的下颌,动作暧昧,“其实你应该庆幸我还想要你,否则,你现在也没机会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话。”

宁月棠微微一怔,她没想到她爸之前还警告过徐源这点。

虽然徐源是她爸介绍给她的,但大抵当爹的都想保护自己的女儿,所以才会警告徐源吧。

“要不要救你爸,全在于你,你想清楚了。”徐源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你还有两分钟的时候考虑。”

宁月棠咬住下唇,内心剧烈挣扎。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时间到。”徐源笑得一脸自得。

“我……”宁月棠刚想开口,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徐总,江总到了。”

徐源愣了下,而后立马道:“我马上过去。”

他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徐源微微一怔,而后忙松开捏着宁月棠下颌的手,走向门口,笑着道:“江总,您过来了,路上辛苦了。”

“徐总客气了。”一道淡漠的嗓音响起。

宁月棠身子一顿,蓦地转过身,猝不及防撞进一双冷淡疏离的眼眸。

她微微一怔。

江允怎么会在这里?

“这位是?”江允这话问的是徐源,目光却是落在宁月棠脸上。

看到她下颌的红痕时,他微微眯了眯眼。

“哦,是以前的一位朋友,我们刚谈完事情,”徐源说着,看向宁月棠,“你先走吧,你说的事情我考虑后再答复你,小李,送客人出去。”

那个叫小李的是徐源以前的助理,自然知道宁月棠是谁,立马就把宁月棠带了出去,直接把她送到门口。

宁月棠在门口驻足片刻,然而她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一旁的汽车后面。

她记得那天晚上江允送她回去时开的是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她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一辆。

半个小时后,江允和他的助理走了出来,往汽车的方向走去。

助理打开驾驶座先上了车,江允坐进了后座。

助理刚要启动汽车,后座的另一侧车门突然被拉开,一道身影快速地闪了进来。

“江允,我有事求你!”


江允皱紧眉头,看到是她,才松开了。

他的助理林佑转头往后看,微微发愣。

“开车。”江允淡淡地吩咐道。

林佑忙应了一声,转过头,启动汽车。

“什么事?”江允这才将目光重新看向宁月棠。

宁月棠把徐源的所作所为告诉了江允,而后说:“你能不能帮我和徐源谈下这件事,让他放了我爸?”

刚才在徐源办公室,她很明显看到他对江允态度恭敬,在楼下等待的半个小时里,她打了电话给她的闺蜜江念,这才知道原来江允已经进入家族企业江海集团上班,目前是公司的副总裁,而江海集团是徐源新东家鸿达集团最大的客户。

江允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手指轻点着膝盖,半晌,突然道:“我刚到公司不久,现在还缺个秘书。”

宁月棠莫名其妙,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你大学学的是金融专业,”江允抬眼看向她,微微勾唇笑了,“正好,我刚想招一个金融专业的私人秘书。”

不知是否是宁月棠的错觉,她总觉得江允在说“私人秘书”时语气有点邪恶。

这会儿她已经明白了。

江允想让她给他打工。

求人帮忙确实得付出代价。

她只考虑了两分钟就点头答应了。

“那你明天就过来上班吧。”江允淡淡说道。

隔天,宁月棠准时到江海集团报道,成为了江允的秘书。

她没想到,上班第一天,老板就带她去应酬。

席上坐着的都是供应商,喝酒难以避免。

林佑要开车,所以他不能喝,作为江允的秘书,又是桌上唯一的女性,宁月棠少不了得被劝酒。

她的酒量还好,但被这么多人轮番劝酒,喝了将近一瓶红酒之后,她也开始晕乎了。

可恶的是,江允丝毫没有要帮她解围的意思。

宴席结束,宁月棠都快走不动道了,靠着最后一丝意志力撑到车上。

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刚想去拉副驾驶的车门,被江允叫住了:“你坐到后面。”

宁月棠只好坐到后座。

“江总,是先送您回去再送宁小姐回家吗?”林佑谨慎地开口。

“你直接开到我那里就行。”江允淡淡道。

林佑心里明了,不再多问,直接开车。

宁月棠一上车就靠在车靠背上,闭上眼睛,昏昏欲睡。

车子经过减速带,颠簸了下,宁月棠被颠得身子一歪,而后软软地倒向一旁,直接趴在江允腿上。

江允微垂着眼帘,倏然勾唇邪气地笑了笑,几不可闻地说:“这可是你自找的。”

林佑不经意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到了他的眼神,慌忙移开视线。

他本来还不十分确定,现下,他已经心里有数了。

车开到江允的公寓停车场,林佑便非常识相地溜了。

江允看着还趴在他腿上睡得香甜的宁月棠,勾唇笑得邪气,将人扶了起来,靠在车靠背上。

他侧过身,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她的脸。

她闭着眼睛,浅浅地呼吸着,温热的呼吸若有似无地拂过他的脸颊。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颌,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玫瑰色的唇瓣,眼眸微微黯了下来,低下头,咬住那抹瑰丽的艳色。

宁月棠呼吸不畅,皱着眉头费劲地睁了睁眼皮,看到面前放大的俊脸时,她愣了愣,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抬手推了推他的肩膀:“江、江允,唔……”

他丝毫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急切地与她唇舌交缠。

宁月棠脸颊嫣红,身子发软,一副任君采撷的诱人模样。

别说江允不是君子,就算是,此时此刻他也忍不住了。

他直接扣住她的腰,将她带了过来,跨坐在他腿上,一手捏着她的下颌,一手掐住她的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