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冷血裴少追妻火葬场

冷血裴少追妻火葬场

林青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云惜的耳朵嗡嗡作响,单薄的身子止不住打颤,目光凄楚的看着面前犹如修罗的男人。她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忏悔?为什么要承认......

主角:云惜裴休辞   更新:2022-09-13 05: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惜裴休辞的其他类型小说《冷血裴少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林青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惜的耳朵嗡嗡作响,单薄的身子止不住打颤,目光凄楚的看着面前犹如修罗的男人。她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忏悔?为什么要承认......

《冷血裴少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云惜的耳朵嗡嗡作响,单薄的身子止不住打颤,目光凄楚的看着面前犹如修罗的男人。

她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忏悔?

为什么要承认?

平白坐了四年的牢,还不够么?

可若她拒绝,以她对裴休辞的了解,他肯定说到做到,甚至更变态。

拿回骨灰是她唯一能替父母做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势必要护住。

云惜握了握拳头,贝齿紧咬唇瓣,悲恸的凝着他,唇角绽放出一抹涩笑,竟有种别样的美。

须臾,女人无力又低如尘埃的声音,在偌大包厢回荡,好我去。

话音刚落,裴休辞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墓地。

天空乌云密布,倾盆大雨砸落到跪在墓碑前的云惜身上。

身侧站着如同上帝俯视蝼蚁般的裴休辞,助理景浩替他撑着大黑伞。

云惜定定望着墓碑上甜美笑着的女孩,思绪渐渐游离。

云惜,我们一定要做一辈子的好姐们,你放心,就算我有了喜欢的人,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变。

云惜,等我结婚的时候,你当我伴娘好不好?而且,也要做我孩子的干妈。

云惜,我没事,你快跑

忆起过往,云惜鼻子酸胀的厉害。

这时,裴休辞冷冷的催促:快点,别妄图耍花招。

看看,她在裴休辞心里,简直卑劣到了极点。

云惜心底冷的毫无温度,漆黑的瞳孔里是克制的难过。

她挺直了腰背,机械的启了唇,喉咙艰涩:杳杳,对不起!

都是我害死了你,我不配做你的朋友。

我罪该万死。

冠冕堂皇的道歉,让云惜差点说不下去,一双比繁星亮堂的眸子在逐渐黯淡。

倘若当时死的是她,多好?

孤身一人的活着,太苦了。

这就是你的态度?

裴休辞不虞的踹了云惜一脚,雨水打湿了他昂贵的裤角。

他身上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压迫,骨灰不想要了?

云惜毫无防备的摔在地上,浑身湿透,看上去极其狼狈。

要,要!

她脸白的透明,整个人沉沉浮浮,我继续

说着,头重重磕在石板上。

每磕一个头,就是句麻木的对不起。

裴休辞自始至终无动于衷,冷眼旁观着。

直到

女人摇摇欲坠的朝地上倒去,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冷得乌紫。

恍惚间,裴休辞的心一慌。

他沉下声音来:云惜,你又在耍什么阴谋?是不是在装!

这女人惯常玩伎俩。

从头到尾,云惜像个破碎的布娃娃,侧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地上流淌的血与雨水融合,一股不详的预感席卷而来。

裴休辞终于顾不得其他,情不自禁的附身弯腰抱起云惜,往山下冲。

云惜,醒醒!

没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低醇的男音似是带着慌乱,语气却是一贯的威胁。

他居然有点怕,怀中的女人就这么死了。

不,他不是怕。

他只是不想她死得这么容易。

不想这世间,徒留他痛苦的活着。

景浩跟在裴休辞身边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紧张。

似乎得知孟小姐死讯时,也不曾有过。

莫非?

念及,他迅速否认了这荒唐的念头。

哪个对自己喜欢的人,会这么狠。

景浩,马上联系温霖来丽宫别墅。裴休辞厉声命令。

景浩回过神,气喘吁吁的应下:是。

与此同时,一道打着伞的身影自拐角处出来,双眸阴毒的盯着渐行渐远的身影。

云惜,你为什么没死?!

回了丽宫别墅,裴休辞抱着云惜直奔客房。

他西装湿的不成样子,神情难掩焦虑,额头上的水分不清到底是雨水和汗水。

温霖接到消息就赶来了,看到这情况,瞪圆了眼睛。

他的错觉吧?!

裴休辞抱着的人是云惜?

进去,看看她怎么了。

等佣人给云惜换好衣服,裴休辞对着温霖不客气道。

温霖:

他何时这么关心这个女人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恨不报复了?

冒着无数疑问,温霖拿着医务箱给云惜检查了番,顺便把了个脉。

居然还流过产?

温霖惊愕。

待包扎好她红肿的额头,他摇头吁了口气,才走出房间。

真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扛过来的。

门外,裴休辞眼里晦暗复杂,修长漂亮的长指夹着白色烟卷。

嘴里反复吐出灰白烟雾,让他神色更加窥探不透。

在犹豫间,温霖走到裴休辞身边。

裴休辞掐了烟,冷冷的问:死不了吧?

温霖复杂道:嗯,额头的伤不碍事,但她可能受过重伤,加上没调理好身子以后恐怕难以受孕。

注意到裴休辞微妙的表情,关于云惜流产的事,温霖最终还是咽下没说。

裴休辞一如既往地薄情:死不了就行。

同情心泛滥,温霖试探性地问:阿辞,你会放过她吗?

云家父母两命抵一命,算偿还了吧?!

放过?

他眼角一眯,寒气摄人,除非杳杳复活,不然黄土白骨,她休想逃离。

温霖走后,裴休辞知道云惜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心里也不慌了,径直吩咐景浩去查云惜提前出狱的事情。

直到深夜,幽暗的月光打在书房的窗上。

男人英俊无双的侧脸轮廓裹着星星点点的阴影。

查到了吗?

他一开口,周围瞬时冷了几十度。

寒意自脚底窜起,景浩苦着脸:查了,那边给的答复和云小姐说的一模一样,一切都是按正规程序走的。

委实奇怪。

假如真是如此,他们怎么没提前收到她会提前出狱的通知?

继续查。

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高高在上的神明定了人生死,看来,那边也要注入新鲜血液了。

是!景浩颔首,没有胆量去看裴休辞冷得无温度的眸子。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的女人再次噩梦中惊醒。

云惜呆愣地看着天花板,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是怎样晕过去的。

现在是在他家吗?

忽地,咔哒

门,打开,云惜睁开的眼下意识再度闭上。

裴休辞鹰隼的目光胶在她身上,强烈到让她感到被毒蛇盯着如芒在背的感觉。

云惜率先缴械投降,慢慢掀开了双眸,艰难的撑起身子,抬头睨向他深沉冷锐的眼,声线嘶哑的不像话:我答应你的做到了,我父母的骨灰可以给我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