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伪叔侄禁忌恋

伪叔侄禁忌恋

墨霆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陈老师墨霆修走到温栩栩身前,声音低沉暗哑:“很久不见,这几年怎么样?”陈老师很久?陈老师是啊,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陈老师两个人明明在一个城市,却再没见过一面。陈老师温栩栩强扯出一抹笑:“还好。”

主角:温栩栩墨霆修   更新:2022-09-13 05: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栩栩墨霆修的其他类型小说《伪叔侄禁忌恋》,由网络作家“墨霆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老师墨霆修走到温栩栩身前,声音低沉暗哑:“很久不见,这几年怎么样?”陈老师很久?陈老师是啊,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陈老师两个人明明在一个城市,却再没见过一面。陈老师温栩栩强扯出一抹笑:“还好。”

《伪叔侄禁忌恋》精彩片段

上海,星夜明亮。


陈老师温栩栩从车里走出来,看着面前灯火通明的墨家老宅,心底有些打鼓。


陈老师今天是她闺蜜墨暖暖的订婚宴。


陈老师那个人……也会来。


陈老师墨霆修,墨家最小的儿子,墨暖暖的小叔,也是她暗恋了七年的人。


陈老师温栩栩深吸了口气,刚要抬步,身后突然传来车子的轰鸣声。


陈老师转头,便看见熟悉的车牌号——沪A·1108。


陈老师她呼吸一滞,双脚像是被钉在了地面上。


陈老师看着不断向自己走近的男人,温栩栩紧张到嗓子干哑:“小叔。”


陈老师四目相对,她的心像被蛰了一下,仓促别开眼。


陈老师为了不和他共处一室太久,她故意来晚。


陈老师可不想,竟还是撞上。


陈老师墨霆修走到温栩栩身前,声音低沉暗哑:“很久不见,这几年怎么样?”


陈老师很久?


陈老师是啊,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陈老师两个人明明在一个城市,却再没见过一面。


陈老师温栩栩强扯出一抹笑:“还好。”


陈老师她语调客气疏离,墨霆修眉心微皱:“你……”


陈老师“小叔。”温栩栩出声打断他,“暖暖还在等我,我先进去了。”


陈老师“一起。”墨霆修不由分说,上前和她并肩走在一排。


陈老师他还是和从前一样行事独断。


陈老师温栩栩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能沉默。


陈老师站在客厅门口的墨暖暖看见两人一起走进,眼底讶异:“小叔,栩栩,你们怎么在一起?”


陈老师说着,她有些担忧地看向温栩栩。


陈老师“在门口遇到了。”温栩栩走到墨暖暖身边,和墨霆修泾渭分明。


陈老师瞧见她的动作,墨霆修并没有说什么。


陈老师时间流逝,订婚宴到了最重要的时刻。


陈老师看着台上墨暖暖和她的未婚夫,温栩栩心里既羡慕又酸涩。


陈老师她喜欢的人,她深埋心底的那段感情,永远都不能这样光明正大地被人知晓。


陈老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温栩栩避开所有人悄悄地离开了大厅。


陈老师走到屋外,潮热的风扑面而来。


陈老师温栩栩给墨暖暖发了条歉意的短信,就准备开车离开。


陈老师手臂却被人拽住。


陈老师“去哪儿,我送你。”


陈老师温栩栩回头对上墨霆修的眼,慢慢抽回手:“不麻烦小叔,我自己可以。”


陈老师她几次拒绝自己的态度,让墨霆修声音微沉:“你在躲我?”


陈老师温栩栩险些脱口而出:“故意躲着不见的人到底是谁?”


陈老师但这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就被咽了回去。


陈老师避开墨霆修的目光,温栩栩扯了扯嘴角:“没躲,只是怕打扰小叔。”


陈老师僵持到最后,温栩栩还是被墨霆修带上了车。


陈老师墨霆修侧目看着副驾驶上的温栩栩:“回大院?”


陈老师温栩栩摇头:“三年前我就搬出来了。”


陈老师听到这个时间节点,墨霆修没有半点反应:“现在住哪儿?”


陈老师沉默了会儿,温栩栩报出地址。


陈老师之后她就转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陈老师一路上,车厢内寂静无声,墨霆修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陈老师终于到了地方,看着车窗外熟悉的街景,温栩栩一直紧捏着的手松了松:“谢谢小叔,我回去了。”


陈老师不等墨霆修回答,她直接开门下车,动作一气呵成,却莫名显的狼狈。


陈老师就在温栩栩要往楼里走的时候,墨霆修的声音响起。


陈老师“栩栩,车钥匙。”


陈老师温栩栩回头就见墨霆修从车另一侧走过来,朝自己伸出的掌心正躺着熟悉的车钥匙。


陈老师温栩栩没动:“那小叔你怎么回去?”


陈老师“叫了司机。”墨霆修声音凉淡。


陈老师温栩栩这才拿回钥匙,转身进了楼门。


陈老师墨霆修望着她的背影,沉默的点燃了根烟。


陈老师楼上。


陈老师温栩栩站在窗边看着这幕,心里百味杂陈。


陈老师两个人就这么楼上楼下的站了很久。


陈老师直到墨家司机赶到,墨霆修上车离去。


陈老师温栩栩看着空旷的街道,垂眸敛起了心底复杂的情绪,转身走进了书房。


陈老师推开门,入眼便是挂在无尘袋里那袭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


陈老师温栩栩倏地想起了三年前,她站在墨霆修面前,红着脸问。


陈老师“墨霆修,你可以……不止是我的小叔吗?”


黑夜中,寂静地没有一点声音。


温栩栩看着那件婚纱,心里满是酸涩。


那是她学服装设计后完成的第一件作品。


当年设计它时,温栩栩满心想着墨霆修,少女时期既害羞又期待的隐晦心绪都注入到了这件婚纱里。


不想,却再也没有穿上它的机会。


忆起往事,温栩栩压下喉间苦味,作出了一个决定。


她走上前将婚纱小心翼翼地从无尘袋里取出来,又折好放进婚纱袋,最后将它放在沙发上,打算明天带去工作室。


接近半夜十二点,温栩栩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控制不住地想起墨霆修。


鬼使神差的,她拿起手机,打开了墨霆修的微信框。


两人的对话停留三年前。


“小叔,你可以来接我吗?”


“好。”


之后,便发生了那场无疾而终的告白。


自此三年,两人再无联系,这个微信成了温栩栩唯一的情感寄托,也是最后一点可以知道他消息的途径。


有人说先爱上的那个人是输家。


温栩栩想,那她应该是输了个彻彻底底。


墨暖暖曾经的问话在温栩栩的脑海中响起:“你到底喜欢我小叔什么?”


那时,温栩栩想了很久,才给出一个答案。


“我说不清,但就是觉得他哪里都好,我都喜欢。”


十岁那年,温栩栩跟着家里搬到大院,先认识了墨暖暖,后来才遇见墨霆修。


第一次见面,长相干净俊逸的墨霆修让温栩栩看呆了眼。


所谓一眼惊鸿,大概便是这样。


温栩栩叫了墨霆修一声哥哥,却被他笑着纠正:“我是暖暖的小叔,你是暖暖的朋友,所以你也应该叫我小叔才对。”


而这一喊,就喊到了现在。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中午。


温栩栩洗漱好,走向玄关时看到沙发上的婚纱袋,心里纠结不已,末了还是提着它下了楼。


开车到工作室。


温栩栩将婚纱挂在橱窗里,看着它有些出神。


几年前的款式放到现在,自然是格格不入。


但珍贵的是它承载着她年少时最真挚的爱恋。


突然,工作室的门被推开,风铃声阵阵。


温栩栩抬眸看去,便见墨暖暖从外面探进头:“栩栩,我婚纱做好了吗?”


刚要回答,温栩栩嘴角的笑在看到墨暖暖身后的两道人影时,瞬间僵住。


是墨霆修,而他身边,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正挽着她手臂。


察觉到温栩栩的视线,那女人盈盈一笑。


“温小姐你好,我是秦音。早就听霆修提过他有个小辈设计的婚纱独一无二,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刚好我也想看看婚纱,不如温小姐给我介绍一下?”


温栩栩呼吸不畅,忍不住胡思乱想。


她和墨霆修是什么关系?


女朋友吗?


看婚纱……他们是准备结婚了吗?


温栩栩的心像被一把大锤重重砸下。


她仓皇地垂下眸:“婚纱……都在这里,你先看,我先带暖暖试婚纱。”


慌忙走进里间,温栩栩将婚纱递给墨暖暖,将人推进试衣间后,靠着墙深吸了口气。


这些年,她不是没想过,有一天墨霆修会和别人恋爱结婚。


温栩栩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现在仅是看到那两人站在一起,她都只想赶紧逃离。


缓了好一会儿,温栩栩压下心底的情绪。


正好墨暖暖也穿着婚纱出来:“走吧栩栩,我们出去让小叔看看。”


温栩栩点了点头,跟在身后替她提着裙摆。


刚走出里间,就听到秦音问:“霆修,这件婚纱怎么样?”


温栩栩不可自制的抬头看过去,呼吸一窒!


与此同时,墨暖暖的惊呼在耳边乍响:“栩栩,这婚纱不是你为自己设计的吗?怎么挂在这儿?”


温栩栩下意识看向墨霆修,正好撞上他深邃的双眼。


迎着他的目光,温栩栩缓缓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没有想嫁的人,留着也没用。”


话落,工作室里一片寂静。


墨霆修看着温栩栩,眼中瞧不清真意。


秦音却扬起笑容看向温栩栩:“既然这样,温小姐就把它卖给我吧,我很喜欢。”


把这件满怀着她对墨霆修爱意的婚纱,卖给墨霆修的未婚妻?


温栩栩攥紧手指,怎么都说不出那个“好”字。


墨暖暖瞧出温栩栩的为难,走上前:“秦音姐,那件款式太旧了,不适合你,还是看看别的吧。”


秦音脸上的笑淡了些:“挂在这里不就是要卖的吗?温小姐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吧?”


没等温栩栩应答,墨霆修声音微凉:“秦音,别任性。”


这句话落在温栩栩的耳朵里,赫然就是墨霆修对秦音的宠溺。


温栩栩呼吸一滞,垂眸不语。


眼看着工作室里的气氛越发不对劲,墨暖暖连忙支走那两个人。


“小叔,秦音姐,我和栩栩还有话要说,你们先去车上等我吧。”


墨霆修看了温栩栩一眼,还是低声应下:“好。”


待他们走出工作室,墨暖暖拉着温栩栩在沙发上坐下。


“栩栩,你还喜欢我小叔吗?”


温栩栩搁在腿上的两只手紧紧攥在一起,指节都被攥得泛红。


沉默半晌,她终是说出来了那个答案。


“喜欢。”


七年,温栩栩早就把对墨霆修的感情刻进了骨头里,怎么会不喜欢?


如果不喜欢,她刚刚就会把那件婚纱卖给秦音。


墨暖暖突然握住温栩栩的手。


“那这样,今晚我们家聚会,我让小叔来接你,你把握住机会!”


温栩栩怔怔地抬起头:“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墨暖暖愣了下:“什么女朋友?”


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你说秦音?她就是墨家合作伙伴的女儿,天天缠着我小叔,栩栩,你可要努力啊。”


温栩栩笑容发苦。


努力?


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努力过了。


墨暖暖离开后,温栩栩一直忙到晚上七点半。


倏地响起的手机铃声把她吓了一跳。


看着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温栩栩怔住了。


她指腹悬在接通键上好久,直到电话快要挂断前才接起。


听筒里,墨霆修声音低沉:“还没忙完?”


温栩栩回过神:“我马上出来。”


她关好店走出来,就看到坐在路边宾利里的墨霆修。


他将黑色衬衫的衣袖挽至手肘,线条干净的小臂上血管明显。


温栩栩看着有些失神,她竭力才压下心底悸动,坐上了副驾驶。


半晌,墨霆修见她不动,突然欺身而来。


一片阴影盖下,温栩栩下意识攥紧了包带。


墨霆修却像是没瞧出来她的紧张,自顾地拽出她的安全带扣好,退回原位。


“多大的人了,还不记得系安全带?”


温栩栩心跳如雷,没有应声。


见她不说话,墨霆修也没再开口,启动车子往前驶去。


车里轻柔的音乐让温栩栩紧张的心慢慢地缓和了下来。


她犹豫了很久,手指都被攥得泛红。


终是看着墨霆修的侧脸,顺从自己的内心开口:“小叔。”


墨霆修应了声:“嗯?”

温栩栩深吸了口气:“三年前你说我还小,让我看清自己的感情。”


“那现在我再问一次,墨霆修,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