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之天命女配

快穿之天命女配

魅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子兮是因为一场车祸而死,结果没想到死后竟然被强行绑定了女配系统,根据系统的要求,她被迫穿越到各个空间,帮助女配完成夙愿!虽然江子兮一直非常用心的做着系统给她的任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女配任务并不好做,而且一单任务失败,她就要面临死亡的威胁,根本不合理!

主角:江子兮   更新:2022-07-15 2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子兮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之天命女配》,由网络作家“魅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子兮是因为一场车祸而死,结果没想到死后竟然被强行绑定了女配系统,根据系统的要求,她被迫穿越到各个空间,帮助女配完成夙愿!虽然江子兮一直非常用心的做着系统给她的任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女配任务并不好做,而且一单任务失败,她就要面临死亡的威胁,根本不合理!

《快穿之天命女配》精彩片段

“嘶......”江子兮是被疼醒的。

揉了揉疼得恍惚的脑袋,环视了一周。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寝宫,说是寝宫其实有些牵强了,更像是许久未曾有人住的老房子,但周遭看起来却又颇为富丽堂皇,叫江子兮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说系统,你怎么就没有早些告诉我,进一个任务这么疼?”江子兮揉了揉脑袋,心底嘀咕着。

脑海中传来冷冰冰的声音:“宿主已经就位,是否开始接受记忆?”

她不是这个身子的主人。

原本她活在二十一世纪,重本高材生,好不容易凭一个农村身份混到经理的位置,却在上任的当天被车撞死了。

死的时候她还不到三十岁。

随之系统就出现,不由分说的绑定了她。

“你若是能集齐五万积分,就能重新回到原来的身体。”初次见面系统是这样说的。

她连反应的权利都不曾有,就听到脑海中冰冷冷的声音回荡:“绑定宿主成功,进入第一个小说,奖励积分10分。”

系统曾经解释过,它是由各类小说中的女配怨气所生,只要世界上还有小说出现,它就可以一直存在。

而所谓的宿主,便是为这些女配完成最后的心愿,而宿主所有的报酬,皆是由这些女配出。

也就是说,她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她能不能完成她们的心愿。

“接受记忆。”江子兮轻轻的说道。

巨大的信息量传入江子兮的脑海。

这是一本叫做《皇后别跑,郑从了就是》的玛丽苏后宫剧,女主自小长在山里,是被一个世外高人养大,后来下山历练,女扮男装正巧就遇到了皇上。

一段爱恨情仇之后,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女主登上后位,和皇上和美一生。

整体看起来是个美好的故事,如果江子兮不是这个女配的话。

其实在没有遇见女主之前,原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说是宠冠六宫也不为过,而之后皇上遇见女主,其实也没有太亏待原主,只是原主不甘心皇上如此宠爱其他女子,非要作死。

她也不算一个好脾气的主,开始吵闹,缠着皇上,乱发脾气。

这气一发,女主一哭,问题就开始棘手了起来。

原主越发的刁钻,女主就越发的退让,不让还好,这一让两人之间的差距就出来了,一个刁蛮任性,一个温柔贤淑,女主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也就越发的高了。

而原主,就落了个冷宫的下场。

在原文中,原主从进入冷宫之后,在第二年被人恶意陷害与人私通,最后被乱棍打死了。

天气有些热,便是晚上也是热气逼人,江子兮将被子往外推了推,仔细打量了这座冷宫。

压下了心中对陌生环境的排斥:“系统,她的心愿是什么?”

系统声音依旧冰冷:“要皇上所有的爱。”

所有的爱?

江子兮嘴角一抽,这都落到什么地步了,还想着皇上的爱。

更何况,现在女主和男主感情发展得如日中天的,一个人把心全部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又何谈什么所有的爱给她?

且对方还是高高在上皇上。

“若是......失败了我会怎么样?”江子兮心中抖了两抖。

系统:“若是失败,扣除所得积分的两倍,若积分清零,系统直接抹杀。”

江子兮:“......”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只要这个任务失败,她就得去见阎王。

江子兮叹了口气:“那现在剧情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系统:皇上对方横扇的好感度:百分之50。

方横扇对皇上的好感度:百分之三十。

皇上对江子兮的好感度:百分之十。

江子兮微微愣神:“都到冷宫了,皇上对原主的好感度居然还有百分之十?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原主出去?”

系统:“系统不明白宿主的意思。”

江子兮:“......”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面板:“宿主当前信息:智力:40,美貌:80,体质:20,武能:0,进入第一部小说,奖励十积分,宿主可随即选择一项技能加上。注:若是技能加是美貌上,则只能维持这一部小说使用,其他技能则可终生使用。”

江子兮:“美貌果然是最值钱的东西。”

系统:“宿主请选择。”

江子兮:“嗯......加在智力上吧。”

系统:“当前智力:50,美貌:80,体质:20,武能:0。”

刚接受完这些信息,江子兮就被门外的吵闹给惊扰到了。

“小七姐姐,你就行行好,在皇上那里说说好话吧,这都两年了,皇上也不曾过来看一眼主子。”声音中满是讨好。

小七冷笑一声:“嘁,皇上那么尊贵,是说来就来的吗?”

其实她也不过是一个皇上身边的小丫头,但是两年前江子兮刚被贬冷宫的时候,身上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她这才夸下海口,说自己能在皇上身边拍马屁。

这一主一仆自然而然的将这些值钱的东西拱手送给了她。

江子兮身边唯一的丫头青黛将手中一些银子隔着丝绢塞到了小七的手中,满脸讨好:“小七姑娘可是皇上身边的宫女,平日里总是能见上皇上一面的,我也不求其他的,只求你无意间透露一下我们小主的消息,叫皇上念着旧情来看看我们小主,这些日子,我们小主过得越发的苦了。”

见银子到手,小七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却也透着许多凉意。

后宫中妃嫔数不胜数,年轻貌美的要多少有多少,就是高高在上的妃子要见皇上一面都难如登天,更遑论一个进了冷宫的妃子。

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可笑得很。

更何况,现在皇上和灵妃恩恩爱爱的,怎么可能会想起这个在冷宫的老女人。

“能说好话我自然是会说,不过我也得提醒你,莫要报太大的希望,你也知道,这都两年了,皇上也不曾来一次......”小七话中有话,青黛脸色瞬间煞白。

“你......你莫要胡说,皇上当年是如何宠爱我们小主的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如今小主不过是落了难,皇上......皇上心中肯定是有我们小主的。”青黛虽说得厉害,但语气也带着不确定。


小七冷笑一声,不打算和青黛有过多的牵扯,转身便要打算离开。

冷宫这种地方,待久了让人觉得晦气得很。

“小七姑娘,请等一等。”清冷却又带着魅惑的声音响起。

小七先是一愣,随即转头。

来人头发并没有梳起,只是轻轻的搭在双肩,娇柔的眉眼,轻抿着唇,腰盈盈一握,即便是不施胭脂,小七也足以看出这女子容颜美到让人惊艳的程度。

不愧是曾经宠冠六宫的女子,这样貌确实是上等之姿。

小七先是一呆,随即冷笑,不过是一个弃妇,再漂亮又有什么用?

“原来是江小主,不知江小主有何吩咐?”

江子兮强忍着头疼,扶着门走了出来,青黛立马就上前扶住了江子兮,得到支撑,江子兮就整个身子软在了青黛的身上。

“倒也谈不上吩咐,不过小七姑娘这两年一直为我尽心尽力的做事,我落得这般田地,姑娘还能如此待我,实在是叫我感动,我也没什么能报答姑娘的,身上也就仅存了这一个玉佩,就当赠与姑娘了。”

江子兮从身上掏出一个玉佩,玉质华美,一看就是上等货色。

玉佩刚拿出来青黛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失常,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江子兮一个眼神阻止了。

小七眼睛一亮,又察觉自己失态,不由得咳了两声:“这话说的严重了,奴婢终究不过一个宫女,实在是不能受此大礼啊。”

嘴上这样说着,可手却立马接过了玉佩,笑嘻嘻的说道:“那就谢谢小主大礼了。”

说罢飞也似的跑了出去,生怕江子兮要回去。

小七一走,青黛便红了眼眶:“小主这是做什么,这可是皇上与姑娘的定情信物,就这样赠给那个小人了,说什么报答的话,我看着两年她除了在我们这里讨要东西外,并没有替我们说任何话,小主真是......糊涂啊。”

若不是觉得江子兮实在是不懂事,青黛是万万不敢说这样的话的。

江子兮笑出了声:“我都明白,但这东西在我身上终归也只是个物件,还不如送给她,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江子兮说道此处,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什么前景。

青黛却懵了,她总觉得今日的江子兮同往日不大一样了。

正如青黛所言,这东西是皇上同原主的定情信物,互相赠与东西的时候,两个人都是青涩的少男少女,所以这个玉佩应该还是很有分量的。

如果皇上看到了这件东西,她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离她被陷害至死的日子越来越近,若是她找不到翻身的机会,她怕是要跟原主一起去见阎王。

第二日,江子兮让青黛将院子打扫干净,冷宫虽然凄清得很,但原主最喜爱桃花,所以在院子里种了不少的桃花,如今正是春日,微风习习,桃花开得正好。

一眼望去,竟有一种仙境的模样。

她专程挑了一件素色衣裳,泛着一丝蓝色,又将丝绢封在两手的袖口,站立于院子中,她一动,丝绢便跟着动,平添了几分仙气。

青黛在一旁看呆了眼睛,这两年,江子兮都像是枯死的鲜花,今日却焕发了生机。

最为刺眼的是她那双眼睛,清澈美好得让人心生希望。

江子兮嫣然一笑:“我今日可好看?”

青黛呆滞的点了点头:“好看。”

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

“诶,你听说了吗,今日皇上打死一个宫女。”每天都会有太监来冷宫送饭。

“嗯?这有什么稀奇的,皇上处死一个宫女不是很正常么?”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可知这宫女犯了什么事?”

“什么事?”

“听说是偷了主子的东西,叫皇上发现了,当场就盛怒了,御前侍卫都说从未见过皇上发这么大的脾气。”

“为什么啊,以往有下人偷东西,也没有见皇上生气啊。”

“这事就怪在这里,皇上雷霆大怒,拿着一块玉佩反复的观看,似乎是睹物思人啊。”

“还真是怪事,那宫女是哪里当差的?竟碰上这样的事。”

“听说就是在御前伺候的,叫什么......小七好像。”

......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便直接听不清楚了。

青黛拿着饭盒回来的时候,整个脸都煞白一片。

“小主,小七她......死了。”

江子兮面色如常,皇上又不是傻子,玉佩是何等重要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随意赠给一个宫女?

那就只能是宫女偷的或者抢的,不落到这步田地才怪。

翻开盒盖,见里面有几片菜叶和糟糠馍馍,原本咕噜噜叫的肚子瞬间就不饿了。

即便是小时候最苦的日子,吃的也是大米。

感谢袁爷爷叫她过上神仙日子。

但她也并非什么娇生惯养之人,即便是再难吃的东西,她依旧是可以下咽的。

......

可这不是下咽的问题,是噎喉的问题。

糠有些嚼不烂,喉咙里面像是有刺一样噎着,一阵一阵的,难受得江子兮直喝水。

江子兮起身,在院子里面蹦弹两下,再回去吃两口,之后再蹦弹两下,一直重复。

青黛便一脸茫然的跟着江子兮前前后后的跑着。

谢彦辰走进冷宫的第一眼,便看到蹦蹦跳跳一身朝气的江子兮。

一身素衣,面容姣好,带着淡淡的笑容,俏丽得如同满园的桃花,最重要的是,那一双清澈的眼睛,无一丝杂物。

就如同,初见她时那般,她笑得嫣然。

谢彦辰心中微微有些涩然,他同江子兮自小便相识,他说他要娶她,她便绝食拼命也要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皇子。

若不是她后来变得恶毒至极,他是万万不会这样待她的。

“子兮......”情不自禁就叫出了声。

其实自从江子兮入宫为妃之后,他就不曾这样叫过她了。

“叮~谢彦辰对江子兮的好感度上升百分之五,总好感度百分之15。”系统的声音叫江子兮一阵懵。

连带着噎着的喉咙都忘记了。

男主怎么突然对她好感上升了百分之五?

还没有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就听到轻轻的一声:“子兮......”

江子兮回眸,来人一身龙袍,生得贵气俊美,却不是秀气的美,而是那种看遍了天下,如刀刻般将男子气概刻入了眼中,眉眼渗入一股沧桑和大气,叫人心猿意马。

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主谢彦辰?


江子兮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脑海中不停的重复着以前电视剧的剧情,按理说,皇上出现,不是应该有一个声音尖锐的太监喊上一声:“皇上驾到”吗?

怎么到她这里来了,就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其实是皇上刻意制止了太监。

她呆愣的时间过于长了些,以至于完全忽视了谢彦辰眼中万般的思绪。

谢彦辰以为是江子兮许久未曾见他,变得无措极了,才会呆愣成这般模样。

真是美好的误会。

谢彦辰轻轻叹了声:“以往你对扇儿倒是尖酸刻薄得很,现在见到我,怎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身后的青黛早已跪下:“皇上万安。”

江子兮沉默了许久,还是弯下腰行了礼,手上的丝绢随着她的动作飘摇不止,满园的花香似乎都埋藏在了她的袖间,叫谢彦辰一阵恍惚。

许多年前,在那片桃花林下,他说他要娶她,她也是这般清澈的眼眸看着他,美好如画。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如此之久,不过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皇子,自然也不会再喜欢这个尖酸刻薄的女子了。

喉咙里面本就噎着糠,这一弯腰感觉那糠噎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以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带泪。

她死命的想咽下,又怎么都咽不下去,急得她直哭。

她不会噎死在这里吧。

这个模样在谢彦辰眼中,自然就成了拼命的忍住泪水,却又怎么都止不住的模样。

心中竟有些愧疚。

皇上:“我也不愿如此待你,但你当初对横扇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姑息是万万不可的,如今你既知道错了,那便回去吧。”

接着,皇上似乎想到了什么,摆了衣袖:“你既伤害了横扇,那自然是得处罚得重些,便从妃降成嫔吧。”

江子兮哭得越发的难受了,想说谢恩,却连嘴都张不开。

“罢了罢了,郑知道你想说什么,日后你定要谨言慎行,可明白?”

江子兮狠狠的点了点头。

皇上轻叹了几声,便坐上轿子走了,从头到尾,没有再看江子兮一眼。

待皇上走了,江子兮才狠狠的咳了几声,将喉咙中的糠给吐了出来,才好受了许多。

她心中暗喜,皇上对这个‘前任’果然还是有情谊在的,仅仅看了她一眼,便愿意让她出了冷宫,倒也算有情有义了。

躲过被陷害的一劫,江子兮忍不住狠狠的松了口气。

回头的时候,见青黛满脸泪水:“小主......你终于是翻身了。”

江子兮:“......”

现在说翻身还早着呢。

现在在皇上心中,已经开始有了对女主一心一意,从今往后只对她钟情的思想了,作为一个皇上,这个思想实在是有些剑走偏锋。

江山啊,社稷啊,在这些玛丽苏文里面,似乎都不大重要。

也真是新奇的思路。

江子兮:“青黛,你去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若是让方横扇知道皇上把她放出来了,指不定要撒娇让皇上再把她关起来,女人嘛,吃醋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这个小小的醋意,无异于可以将她往死里推。

江子兮打了个寒颤,一定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要皇上没有后悔的机会才行。

青黛呆愣了一秒,随即立马进屋拿了一个包袱便跟着江子兮跑出了冷宫。

如此神速的动作,让宫外等着接她出冷宫的下人都吓到了。

虽说是降了一个位分,但皇上仁慈,还是让她住回以往的‘深梅宫’。

里面却是满园的桃花。

“小主,虽然已经两年没有回这里,但这里的桃花却还是开得甚好,要说啊,皇上对小主果然还是有心的。”

江子兮没有忍心打破青黛的幻想。

皇上让她回来,只是秉承一个‘将后宫妃子都遣散’的思想,觉得亏欠了后宫嫔妃,所以才做了这样一个大的补偿。

当然,要皇上补偿她的最重要前提是,让皇上想起冷宫还有她这样一个人。

......

灵玉殿中。

“我说灵妃姐姐啊,别怪妹妹多嘴,听说皇上让梅妃姐姐出来了,哦,不对,应该是梅嫔才对。”妤嫔坐在方横扇的床头,笑着说道。

虽说叫着姐姐,其实妤嫔比方横扇还年长几岁,只是因为方横扇位分高,所以不得不自称妹妹。

方横扇并不在意,且她也不喜欢妤嫔,妤嫔在宫中最喜欢的就是八卦旁人的事情,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长舌妇。

“皇上并非是一个狠心的人,梅姐姐在冷宫待了许久,皇上念着旧情也是应该的。”

方横扇连一丝情绪起伏都没有,手中把玩着谢彦辰送来的物件,嘴角含着笑意。

谢彦辰有多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她自小在山中长大,虽然对世俗不大清楚,但也明白一个男子对女子说只要她一人的情话,是如何痴心的象征,更何况,对方还是皇上。

她清楚皇上对她的心意,所以一个小小的梅嫔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妤嫔啧啧啧了好几声:“姐姐还是真是心宽得很,要知道,当年皇上对梅嫔姐姐宠冠六宫的时候,同现在对姐姐是一模一样的,我看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听到这句话,方横扇眼中出现厉色。

刚入宫中,她被江子兮欺负得实在是惨,那些日子若不是皇上护着她,她可能现在连尸首都不存在了。

不过这个江子兮,确实是蠢得很。

皇上是宠她,但她自己也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了些,日日都要闹上皇上一回,皇上不烦她才真是怪了。

不过进了冷宫还能出来,不得不说梅嫔这手段确实是有些高明。

方横扇抿了抿唇,将此事放在了心上。

妤嫔见方横扇放在了心上,便不再多言,笑嘻嘻的离开了。

若是两大宠妃闹起来,不过不管是谁落下风,她都乐见其成。

......

晚上,谢彦辰褪去疲乏的来到灵玉殿中,拥方横扇入怀,心中方才踏实了很多。

做一个皇上并不容易,每日面对朝廷里面的各种阴谋诡计,他便是圣人也会疲乏。

只有同方横扇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觉得自己的心静了下来,无比的安心,因为方横扇懂他,也不会吵他闹他。

“扇儿,郑想你了。”

早上才见过,晚上便止不住的想她。

对他来说,已经将喜欢做到极致了。

他却并没有瞧见方横扇的面色并不是很好。

“我也想你。”方横扇依偎着皇上,蹭了两下。

随即抬头,嘟起嘴角,面容哀切:“我听说你让子兮姐姐出来了?”

她也生得美,却并没有江子兮美,却胜在懂人心,知进退。

不过这些年的专宠让她早就忘记自己最初的温柔了。

皇上眉头微皱,心中微微有些愣然。

“她在冷宫也待了两年了,她是宰相的嫡女,自小娇生惯养的,让她吃这么久的苦头也够了不是吗?扇儿乖,陪郑吃晚饭吧,郑饿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