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爹地又来争宠了

妈咪爹地又来争宠了

独上西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年因为一场算计桑暖的人生被彻底摧毁,之后无家可归的她只能远走国外,不过几年后当她带着孩子重新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只是让桑暖没想到的是这次归来原本是为了报仇,结果孩子的亲生父亲霍祈安竟然找上了门,这个男人不仅仅帮她报仇,还给了她一场盛世婚礼!

主角:桑暖,霍祈安   更新:2022-07-15 22: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暖,霍祈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爹地又来争宠了》,由网络作家“独上西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因为一场算计桑暖的人生被彻底摧毁,之后无家可归的她只能远走国外,不过几年后当她带着孩子重新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只是让桑暖没想到的是这次归来原本是为了报仇,结果孩子的亲生父亲霍祈安竟然找上了门,这个男人不仅仅帮她报仇,还给了她一场盛世婚礼!

《妈咪爹地又来争宠了》精彩片段

“从今天起,桑暖死活与桑家无关!”

“桑家没有这种未婚先孕,不知廉耻的女儿!”

“桑暖与贺家的婚约,将就此作罢!”

......

电视里熟悉的声音重复播放着,像是个魔咒一样回荡在桑暖耳边。

桑暖被揪着头发跪坐在地上,一张小脸脏兮兮的,五官因为疼痛扭曲在一起。

“我的好姐姐,听见了吗?爸爸不要你了。”

“温白哥哥也不要你了。”

“你就是一个连狗都不如的贱人!”

桑沐沐抬起手,手指抚上桑暖挺起的孕肚上,仿佛下一刻就要戳破那层皮一样。

桑暖害怕的缩着身子,她想逃,却不敢。

呆滞的目光里,充满了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恐惧。

桑沐俯身,恶毒的眼神在桑暖挺起的肚子上扫视一圈,“暖暖,爸爸把你丢在乡下这么久不管你,你一定很难过吧?我放你出去好不好?”

一听这话,桑暖连忙往后退,“暖暖不要......不要!”

“不要?”

桑沐沐好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突然厌恶的松开手,“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她拖着桑暖来到院子里。

这里是桑家的乡下别墅,平日里几乎没有人来。

桑暖一个怀孕八个月的傻子,要是死在这里,怕是尸体烂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想到这儿,桑沐沐突然拍拍手,吩咐:“开门!放狗!”

她话音刚落,两条被饿了十多天的看门狗被放了出来。

朝着桑暖凶神恶煞的冲了过去。

“啊!”

“救,救命......”

“不,不要咬暖暖!”

桑暖笨拙的躲避着,却还是被恶犬咬住了胳膊。

“走开!”

整个院子里,充斥着恶犬的咆哮和桑暖凄厉的哭喊声。

不知过了多久,院子里清净了。

桑沐沐看着摔在地上,脑袋磕出血的桑暖,笑容越发得意。

桑暖!

从今以后,桑家的一切和温白哥哥,就是我的了!

这一天,她等的太久了!

“把这个傻子扔到路边,爸爸说了,这个傻子的死活,跟桑家无关!”

桑暖被扔到距离别墅很远的路边上。

烈日炎炎,桑暖满身伤痕的趴在地上。

腹部一阵又一阵的剧痛袭来。

她想要喊人帮她,却使不上一点力气。

肚子好痛......

是她的宝宝在难过吗?

桑暖绝望的看着自己身下蹚出的鲜血,心也跟着一点点沉了下去。

终于,桑暖绝望的闭上眼,没了意识......

一周后,桑家再次召开发布会。

桑暖难产,一尸两命,死在乡下,桑暖彻底从桑家除名。

五年后。

A国某别墅。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几声,一只纤细又漂亮的手伸手拿了起来。

【听说你要回国,一路小心。】

灯光下,桑暖漂亮的脸一览无遗,她轻轻扯了下唇形姣好的红唇,慵懒的靠在窗户上回信息。

【放心,桑暖不是五年前的桑暖了。】

桑暖侧头看着窗外还没彻底亮的黑夜,曾经呆滞痴傻的目光,此刻变得凌冽逼人。

五年前,她因为一场车祸伤了脑袋,变成了傻子。

眼看着她跟贺温白婚期将至,却被查出身孕,孩子还不是贺温白的。

贺家早就不想娶个傻子进门,逮住机会,果断退婚。

桑少辉为了保住桑家名声,将她放逐乡下,自生自灭。

她一个傻子,在乡下无人照料,饥一顿饱一顿,好不容易熬到临盆,却被自己的亲生妹妹桑沐沐放狗追着咬。

她至今还记得桑沐沐看畜生一般看她的眼神儿。

她桑暖,这辈子的所有的屈辱,都在她痴傻的那几年。

如今的她,是桑沐沐,跪着仰望的天才!

是当年那些人触不可及的女王!

早上,八点半。

桑暖的房间门却被人轻轻从外面拉开,一个小小的人从门外钻了进来。

她赤着脚,还没睡醒,却熟门熟路的闭着眼睛顺着味道准确的走到桑暖身边,奶乎乎的朝桑暖伸手要抱。

桑暖一看到她,刚才冷冽的视线瞬间变柔。

抱住她后,桑小沅蹭了蹭桑暖的脸,奶声奶气的道:“暖暖真香”

桑暖捏了捏她的小脸桑小沅,“桑小沅,洗脸换衣服,咱们该回去了!”

桑小沅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兴奋的问她:“是带沅沅找爹地吗?”

桑暖无语,“桑小沅,你是......”

“沅沅不是充话费送的,也不是垃圾桶里捡的,更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沅沅的爹地一定是个天才,才会有沅沅这么聪明的宝贝!”

桑暖头疼的看着这个智商逆天的女儿。

她确实没想到,自己和陌生男人生下的孩子,智商竟然高达165!

想到这儿,桑暖哀叹一声,认真的看着桑小沅,“沅沅,其实你爹地......是个又老又丑的糟老头子,所以妈咪才不告诉你。”

当年她跟陌生男人未婚生子,应该也少不了桑沐沐的安排。

桑沐沐能给她安排的,除了这种人,还能是什么好的?

桑小沅一听,果然失望了。

可一看桑暖那副难过的模样,她立马又抱住桑暖,贴心的安慰:“暖暖,沅沅只要暖暖。”

“好,暖暖也只要沅沅。”

桑暖松了口气,总算是糊弄住了这个小祖宗。

一个小时后,A国机场。

桑暖坐在VIP候机室里,桑小沅抱着平板不知道在忙什么,她看了一眼打开手机,助手江陵给她发了条微信。

【老大,有人在查你。】

桑暖挑了挑眉,叹了口气道:“人太优秀真没办法,总是有人调查。”

桑小沅在旁边没听清,不解的抬头看着桑暖,“什么?”

“没事,乖乖玩你的平板。”桑暖懒洋洋的轻笑。

随后,她给江陵回了消息:【挡了。】

说完刚好可以登机,桑暖支起长腿,带着桑小沅登机去了。

于此同时,江陵发了一条信息。

【老大,他们好像查到你的航班了,你小心一点。】

只可惜,桑暖已经关机。

门外,有人走了进来。

墨镜下,桑暖随意看了一眼,男人个子很高,长得也很帅,和电影明星都不差。

唔,就是看起来很凶不好招惹啊。

不过她嘛,就是喜欢招惹不好招惹的人。

桑暖收回视线,将桑小沅的毯子给她盖好,又给她把帽子压低了一点,“行了,乖乖睡觉。”

霍祈安冷眸扫了一眼,随后在桑暖对面坐下。

霍琛扫视一眼,坐在霍祈安旁边道:“已经确定过了,她上了飞机,现在就在这架飞机上。”

霍祈安淡定的嗯了一声,“既然在飞机上,她就是插翅难飞,不要惊动她,落地之前行动,把人带走!”

航程十几个小时。

桑暖睡了好觉,又陪着桑小沅聊了会天。

飞机落地,桑暖微微睁开眼。

她敏锐的嗅到了一些危险的气味,她随意看了一眼,光是后面的经济舱里就至少有四五个人。

桑暖借着给桑小沅整理帽子的时间快速在她耳边道:“情况不对分开走,自己先下飞机,联系江陵叔叔接你。”

桑小沅立刻应道:“好。”

飞机一停稳,坐在后面的几个男人率先站了起来,四处查人。

很快就要查到头等舱。

桑暖弯了弯唇角,站起身拿行李,就在对方走过来时,她踉跄一下,直指栽进了霍祈安的怀里,双手顺势抱住他的脖子。

“小哥哥,乖一点,别乱动哦~”


霍祈安身子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脸侧一道温热气息喷洒过来。

他抬眸,便撞进一双狐狸般的眸子里,这双眼睛,好熟悉......

桑暖顺手摸了把男人的腹肌,赞叹:“身材也这么好,真是让人喜欢呢~”

身后,追查的人一看自家BOSS正在跟美女打的火热,急忙刹住车。

舱门已经打开,桑小沅瞅准时机,直接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跟着前面的人悄无声息的走了下去。

见桑小沅顺利离开,桑暖凑到霍祈安耳边轻轻笑了一下:“谢了,小哥哥。”

说完一把推开霍祈安,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往霍祈安怀里塞了几张钞票,趁乱跑了下去。

外面停车场里,桑小沅和江陵坐在车里,桑小沅不时的伸头看,“暖暖怎么还没来啊,她会不会找不到我们啊?”

“应该不会吧。”江陵感慨,那可是桑暖啊,能找不到他们?

就在两人犹豫的时候,桑暖迎面走了过来。

桑小沅立刻打开车门,“暖暖!”

桑暖坐上车,对江陵道:“走吧。”

车很快驶离机场,桑暖懒洋洋的坐在车里,手上拿着手机。

她随意一拉,手机被打开成一个平板的大小,桑暖懒洋洋的轻点着屏幕。

很快,她在机场留下的所有痕迹全部被抹去。

另一边,机场休息室里的霍祈安黑着脸坐在椅子上。

旁边有人汇报,“抱歉霍总,监控全都没了。”

霍琛大张着嘴巴,不敢置信,“所有监控都没了?!”

所有监控全部被清除的干净,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能恢复吗?”他急切地道。

霍琛找来的专业人员,摇了摇头道:“抱歉,我们没办法恢复......”

霍祈安看着一片空白的监控记录,脸色黑到了极致。

“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找!”

霍琛硬着头皮道:“那、那Doctor桑呢?不找了?”

霍祈安脸彻底黑了,“掘地三尺,两个人都要给我找到!”

江陵把桑暖送到酒店,他在楼上开了一个套房。

“老大,你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

桑暖随意摆了摆手,带着倦意往里面走,桑小沅拖着自己的箱子跟在后面。

电梯里,一对男女正亲的难分难舍,思考没注意到门已经开了,墨镜之下桑暖冷漠扫过,看清对方的脸后,薄唇轻轻扬起一个弧度,带着嘲讽。

倒是没想到,一回国就遇见了他们。

贺温白和桑沐沐。

她的好妹妹和前未婚夫,真是好久不见啊。

身后桑沐沐撒着娇道:“温白哥哥,明天就是爸爸的生日了,礼物你准备好了吗?”

“想要什么礼物?”

“爸爸喜欢茶具,之前国外有个很有名的大师,他有套茶具格外有名,要是能拿到那个,爸爸肯定会很开心。”

“不过我已经找人去联系了,明天应该就能有结果了。”

贺温白满意的嗯了一声,“这么多年还是你最贴心。”

电梯停下,桑暖带着桑沐沐出了电梯。

江陵定的房间是最里面的大套房,进了房间后,桑暖发了条信息。

【找个人联系桑沐沐,把之前那套做着玩的半成品高价卖她。】

江陵很快回复。

桑暖看着窗外嗤笑了一声,“桑绍辉生日是吧,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这个做女儿的,怎么能不去亲自祝贺!”

第二天晚上七点,贺温白的车停在桑家门口。

桑沐沐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礼物,和贺温白一起走进了桑家。

今晚是桑绍辉六十岁生日,为了庆祝特意邀请了不少合作伙伴,桑沐沐也是特意选在今天,哄着贺温白和她一起回来。

她跟贺温白暧昧这么多年,一直无名无分的,今天,她就是要借着这个场合确认她和贺温白的关系。

两人提着礼物下车进了桑家。

不远处角落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桑暖正懒洋洋的靠在副驾驶上。

旁边江陵道:“老大,他们两已经进去了,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桑暖笑了一下,“不着急,等几分钟,准女婿第一次上门,总归也是要给他们一点培养感情的时间。”

此时里面正是热闹的时候,灯光觥筹交错,客厅里站着不少人,都是桑绍辉邀请来的客人。

贺温白一手挽着桑沐沐,一手拿着礼物,走到桑绍辉面前。

“桑叔叔,生辰快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桑绍辉目光落在贺温白身上,笑了一下道:“来就来了,带什么礼物?”

桑沐沐顺势道:“爸爸,这可是你最喜欢的一套茶具,温白可是费了不少劲才弄到的。”

听到这里,桑绍辉惊讶道:“茶具?该不是出自国外那个顶级大师之手,被称作游龙戏凤的那套茶具吧?”

当初那套茶具一出世时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

全球只有那一套,多少人想要拿到这套茶具,无论开价多少,对方完全不在意。

没想到贺温白竟然能搞到。

旁边有不少人也被桑绍辉的话吸引了过来。

“真是那条茶具?桑总,打开给我们看看啊。我们也想一睹风采啊。”

“桑总可真是好福气,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真是羡慕桑总,连那套全球独一无二的茶具都能拿到。”

旁边传来的各种称赞,让桑绍辉心里的虚荣感瞬间爆棚,他故意装作不在意的表情道:“就是一套普普通通的茶具,其实也没什么的。”

嘴上说着没什么,但是手却是很诚实。

他让人把东西放到桌上,怕弄坏了,还特意跟在后面叮嘱,“动作轻点,别砸坏了。”

贺温白和桑沐沐也走了过去。

桑沐沐趁着没人注意时低声道:“怎么样,我就说送这套茶具肯定是今晚的重头戏吧。”

贺温白笑了下,凑到她耳边说:“那不是还得辛苦我的未婚妻,特意为我着想吗?”

一群人围到桌子旁,期待的看着桑绍辉面前的盒子。

桑绍辉故意迈着关子,吊足了胃口。

等所有人都按耐不住时才亲自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包装。

一套结合了古代精巧技艺的茶具露在所有人面前,在灯光下流光溢彩,引起一阵惊呼。

“这比当初在视频里看到的更震撼人心,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相信。”

桑绍辉显然也是激动的不行,他拍着贺温白的肩膀,“这次真是多亏温白了,费心了,给我找了这来这个应该花了不少心思吧。”

贺温白享受着旁边投来的羡慕,故作淡然的笑了笑。

“主要是认识个朋友,刚好有些门路,拖了些关系才拿来,只要桑叔叔喜欢,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桑绍辉满意的不行,贺温白今天让他挣满了面子。

他低笑一声正要开口,门口传来一声笑声。

“今天什么日子,真是热闹!”

所有人都惊讶的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门口一道身影走了过来,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瞩目。

一张极致漂亮的脸,暴露在灯光下,美艳又张扬。


“她是,桑暖!”

桑暖目光落在桑绍辉身上,她冷冷扯了下唇角笑着道:“这么热闹,我亲爱的爸爸怎么也不通知我回来给你贺寿!”

五年前,桑绍辉将她逐出家门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还有桑沐沐对她的所作所为,如果不是他的放纵,她怎么敢!

桑绍辉皱眉看着门口的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桑暖?你还活着?你来这里干什么!”

提起桑暖,桑绍辉就恨的咬牙切齿!

要不是这个傻子,当年桑家也不会被人笑话那么多年!

更因为这个傻子未婚先孕,害的桑家脸面尽失!

这些年,要不是他还有桑沐沐这个乖巧的女儿,他桑家还有什么指望!

桑暖手里拿着两支菊,对着桑绍辉的脸晃了晃。

“看不明白吗?给你贺寿啊。”

桑绍辉脸都气绿了,怒斥道:“混账东西!你说的是什么话!来人啊,把她给我撵出去!”

没等佣人动手,桑暖突然呵了一声,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套茶具上,随意的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就这玩意儿也好意思给桑总当贺礼?”

桑绍辉见她这么不小心,生怕被她摔了,连忙上手抢。

“你不要乱碰!”

桑沐沐也气愤的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你看得懂吗?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全球只有一套,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要不是温白找人托了关系,你以为你有机会看到?”

桑暖鼓掌,“贺总还真是了不起,就这小玩意儿还需要托关系才能找到?”

贺温白抿唇有些不悦,虽说东西是桑沐沐找的,但是现在毕竟是以他的名义送出来的,桑暖这样闹不就是在打他贺温白的脸吗?

“桑暖,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就是觉得贺总真是一年不如一年,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萎缩到没有了。”

“你住口!谁让你这么说温白哥哥的!”

桑沐沐迫不及待跳出来,“你该不会已经忘了自己做过什么吧,当年你做了那种丢人的事情,让温白哥哥颜面扫尽,现在你竟然还敢出现。”

桑暖冷笑着看着她,“我做了什么,你心里不是清楚吗?”

桑沐沐心中一惊,她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已经知道当年的事情?

“贺总,这种东西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不识货到什么程度才能把它当个宝。”

桑暖随手把手里的杯子丢了回去,瓷器撞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她这一句话,直接把旁边刚才所有人都给得罪了。

毕竟他们刚才可都围着这个茶具百般称赞。

特别是桑沐沐。

这可是她花了高价才买回来的,怎么能被桑暖这么侮辱。

她冷笑一声,“这可是大师的作品,像你这种不识货的人当然看不懂。”

“游龙戏凤,半年前在A国展出,出自大师泠夜之手。”

“呵,你知道这些有什么稀奇的,网上一查一大堆,这些谁不知道。”

对于桑沐沐的不屑,桑暖轻轻扯了下唇角。

她冷声道,“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桑绍辉皱眉,“你到底想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出去,不要再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桑暖没说话,而是顺手拿过旁边的玻璃杯。

下一秒,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里面的水浇在茶具上。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桑暖到底想干嘛!

只见杯身碰到水后,慢慢浮现出了一个图案。

“这是什么东西?”

有人不由自主的凑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像......猪?”

被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越发觉得,上面的图像是一只猪。

桑暖好笑的勾了勾唇,“游龙戏凤的亮点是在于这茶具遇水后,会化为如真龙真凤一般交相辉映,栩栩如生。”

她随意挑起一只杯子,在桑绍辉呵贺温白面前晃了晃。

“而不是遇水变成一头猪。”

桑绍辉脸黑到了极致,气的手抖说不出话来。

桑暖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道:“桑总别生气啊,游龙戏猪,不也挺配您的吗?况且,这可是贺总的心意呢。”

桑绍辉气的直接把杯子给砸了。

贺温白也丢尽了脸,用力甩开桑沐沐的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温白......”

桑沐沐气的瞪了桑暖一眼,顾不上别的,连忙追了过去。

好好的生日宴变成了一场闹剧。

桑绍辉怒视着桑暖,“闹成这样,你满意了吧。”

桑暖笑了笑,“桑总别生气啊,杯子虽然是假的,但是我这菊是真的啊。”

她把手里的菊恭恭敬敬的放在桑绍辉的全家福下。

那样子就像在祭拜什么......

桑绍辉气的头晕脑胀,再也顾不得别的,用力拍着桌子怒吼道:“你给我滚出去,桑家不欢迎你!立刻给我滚!”

桑暖笑了笑,“桑总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么小肚鸡肠?”

她转身要走,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突然笑着道:“哦,那套游龙戏凤的茶具,桑总要是真想要,你就来求我啊,我有真品。”

“别总搞假货,太掉价!”

说完,桑暖随手戴上墨镜气势十足的走了出去。

身后桑家传来砸东西的声音,简直鸡飞狗跳。

桑暖冷笑了一声,“这才刚开始,桑家,别来无恙!”

三十分钟后,桑暖提着桑小沅的蛋糕回了酒店。

桑小沅正带着眼镜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

她知道桑小沅有一个小网友,但在这一方面桑暖并不过多束缚。

桑小沅遗传了她的智商,虽然才五岁,但是智商高达165。

只要做好正确的引导,她并不觉得自己要对桑小沅束缚太多。

桑暖举起手上的蛋糕,“桑小沅。”

桑小沅立刻站直敬了个军礼,“到!”

桑暖被逗乐了,她将蛋糕递了过去,“先吃蛋糕吧。”

桑小沅立刻接过蛋糕,拿到吧台,切成两份,将其中一份送给桑暖后,又端着自己那一份去了电脑前。

她交了个网友。

感觉是个可爱的小笨蛋。

不过他身体不怎么好,他爸爸总是不让他玩电脑,而且他爸爸好像也很凶,他很怕他爸爸。

桑小沅想了想,发了一句:“我妈妈真的很好,特别好看,还很爱我,会亲亲我,会抱抱我,还会给我买好多好吃的。”

“你妈妈真好。”

“怎么样羡慕吧。”

没等对方回复,桑小沅又发了一条。

“小笨蛋,要不然你来找我吧,让我妈妈也给你买好吃的,我妈妈真的好漂亮的,你一定会喜欢她。”

可这条消息发出去后,对面就再也没了消息。

桑小沅都等了十几分钟了,对话框还是停留在最后那句话。

正在纠结,突然,桑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桑小沅,赶紧去换衣服,你锦凡姨姨那边出了点问题,我们得过去一趟。”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