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成为总裁文里的女配千金后

成为总裁文里的女配千金后

于条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任时让是一本霸总文学中的女配,典型除了美貌一无所有,又蠢又坏的千金小姐。在原书剧情中,她冒领女主所有对男主程闻疏的帮助,还凭借家族权势胁迫男主选她做未婚妻。只可惜临门一脚出了差错,误打误撞让女主和他睡在了一起。最终,任时让身败名裂,狼狈落幕。但现在,任时让手拿女配剧本,竟然怀了程闻疏的孩子!

主角:任时让,程闻疏   更新:2022-07-15 22: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时让,程闻疏 的女频言情小说《成为总裁文里的女配千金后》,由网络作家“于条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任时让是一本霸总文学中的女配,典型除了美貌一无所有,又蠢又坏的千金小姐。在原书剧情中,她冒领女主所有对男主程闻疏的帮助,还凭借家族权势胁迫男主选她做未婚妻。只可惜临门一脚出了差错,误打误撞让女主和他睡在了一起。最终,任时让身败名裂,狼狈落幕。但现在,任时让手拿女配剧本,竟然怀了程闻疏的孩子!

《成为总裁文里的女配千金后》精彩片段

四月份,东江市。

媲美风景区的这片私家地域,高耸的树木繁茂。晚上八点半钟,富丽堂皇的半山腰庄园灯火通明,从壮观气派的欧式铜门伸延到主人家宴会厅前的轴线对称宽道上,缓缓行驶着一辆劳斯莱斯,车身泛映昂贵的光泽,绕过喷泉水池,终于侧停在华光璀璨的宴厅前。

燕尾服白手套侍者走下灰理石台阶,躬身缓缓拉开车门,站立在一旁。

不久,一只细闪细高跟先脚尖着地,那抹露出的脚踝纤细精致,她微敛着眸提着礼裙下车,长发挽起,两颊落几丝一缕,慵懒优雅。

女人下车,放下微提的礼服,一袭黑色流光钻边裙,不远处华光四溢,在黑夜的衬托下,露出的平直肩颈是毫无瑕疵的白皙凝脂。

她微抬眸,有着翩长的睫,一双眼眸明睐比水晶要璀璨瑰丽,再加上柔软巧致的红唇,俏丽的鼻梁,精俏的下巴......那是一张第一眼会美到让人屏息惊艳的漂亮面容。

司机将车驶走,侍者克制收回不妥的目光,恭敬作出手势,道:“任小姐,请。”

任时让轻望眼前这幢高大堂皇的建筑,她嘴角露出一点儿轻轻散漫的笑容,随后她收眼,拿着手袋走上理石台阶,富丽堂皇的厅门为她展开,倾泻而至的华光溢彩下,纤瘦的背影冷御优雅。

这处庞大的私人庄园属于东江市程家,程家百年世家的底蕴都在东江,他家敢称第二,没有哪一家敢称第一,当之无愧的东江市第一豪门。今日是程家程老先生七十六大寿,今夜晚宴,权贵云集,携子女妻儿赴宴。

一群贵妇中间,围绕着两位保养得当、身穿华服的太太,两位太太亲昵地挽着手,程太太朝宴厅门口张望着,低语与身旁的任太太道:“来了吗?”

任太太温和笑道:“马上了。”

刚说完,这程太太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穿过众人望着进厅而来的女孩。

东江市成寰集团是程家的产业,现任CEO程闻疏就是今晚这程家的独子独孙,年仅二十六,还未结婚,今年老爷子大寿,随行父母而来的大家小姐们尤其多,还能是为了谁?

都是鲜花的年纪,这一晚上,宴进行到了一半,一个接一个的太太带着女儿上前来交际,说一句不恰当的,程太太已经审美疲劳,心里不免也有些烦躁,撑着面子交际,实际谁家的女儿她都并不愿意多看,今晚一直只等着一位,这终于来了!

那女孩身上像凝了胶似的,从进来以后,缓缓行走在这宴会之中,朝这边来,两边路过的目光都忍不住地往她身上粘。

气质实在是惹人瞩目的出众。

再走近些,程太太看清楚了一张脸蛋。她在心里想,程任两家虽同是东江市的豪门,但早先两家并没过多交际,直到今年年初,两家有了合作的项目,她才和任太太之间频繁走动了起来。

她打听过任家的这个女儿,高中出国,在英留学,上的是名校,之后工作也留在了英国,一直没回国来。

比程闻疏小了两岁左右,年纪非常合适。

这还是第一次见,之前只看过照片,任太太拿给她看的,只看照片时程太太就在想,东江市其他家也不是没有女儿漂亮的,但跟任家的这个一比,倒都显得普通了。

今夜见到真人,气质比照片上要显得更加出众,模样果真漂亮得不同寻常,在东江市能勉强算是和程家门当户对里找不出第二个,第一眼程太太就非常满意。

与任太太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程太太嘴边的笑容掩饰不了,任太太看着女儿走近,对程太太商量说:“那...我先带时让去给老先生拜寿。”

程太太目光定在人身上,连连点头:“好好好。”

又小声道:“你们先去,我把闻疏待会带过去,让他们见一见。”

正说着,任时让已经过来,更让人移不开眼睛,任太太对女儿招了招手,唤到跟前,向她道:“这位就是程家的太太,快叫伯母。”

任时让嘴边展开一抹得体的笑容,大方优雅,跟着母亲,亲昵唤道:“程伯母好。”

程太太欢喜满意地应下。

那边程老爷子身边正围绕人祝寿,家中的管家在他耳边耳语了两句,老爷子就让一群人散了。

不久后,任太太领着任时让到跟前,老爷子穿着中山服,精神矍铄,任时让再看,老人身边还有一位老妇人,头发华白,气质雍贵,她父亲也在,任父身旁站着一位年纪相仿的中年男人,是程闻疏的父亲。两家长辈已经是心照不宣,有意撮合。

任时让在一众长辈面前,祝贺老爷子大寿:“祝程爷爷体福安康,福乐绵绵,寿比南山。”

送她来的司机已经从宴厅侧门进来,几件礼品送到了她手里。她从英回国,将礼物一一送上,送了老爷子从英带来的茶叶,又不止带给老爷子,叫了身旁的老妇人一声“程奶奶”,送上了羊毛披肩,还有带给程父程母的白葡萄酒和珠宝。

她真的是大方得体,叫人挑不出一点差错来,片刻之间就得了老人家的喜欢,得到了程闻疏家里人的喜爱,老爷子关切问道:“听你爸说,你是刚下的飞机?”

任时让含笑与老人家聊上,心里却异常平静。

宴厅外,水面波光粼粼的泳池旁边,程闻疏接完电话后,并没离开,比之宴厅,此处安静无比,男人一身妥帖的定制西装,比例完美,影子倒映在地上,他的助理等在不远处。

泳池附近修剪平整的灌木丛后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女生,她的身影隐在暗中,遮在一株广玉兰树下,丝毫不敢动弹,生怕让男人注意到这里还藏着一个人。

她也并不是故意,程闻疏来之前,她已经在这里。

女生名叫周媛,在东江市上学,今年是读研的最后一年,父亲是程家的司机,母亲也在程家做阿姨,程家主人家好,周末的时候允许她来找她父母亲,今晚老爷子大寿,里面热闹,外面安静,月色好,她就在外面坐了一会。

周媛忍了一会,程闻疏还是没走,她忍不住轻轻侧目看过去,这个角度看程闻疏,男人侧颜无瑕冷峻,下颌线的线条流畅,薄唇是冷淡的弧度,目光淡淡,落在偌大没有波澜的泳池水平面上,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想什么。

周媛扒着椅子背,将脸枕在上面,不出声静静地看着他。

男人的目光突然扫过来,周媛差点吓到跳起来,却发现他并没有发现她,只见程闻疏将手中握的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后,转身离开了,助理跟在他后面。

程闻疏重进宴厅,程母看到人立马到了跟前,问:“去哪里了?”

又有想交际的人迎上来,他回答母亲:“出去接了电话。”

助理拦下凑来的人,母子俩走在一起,程母随意拿眼神朝儿子示意了下,随口问:”你看那边那个秦家的女儿怎么样?”

程闻疏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

程母又随口指了一个,看儿子冷淡无意的样子,她还是上了重头戏,说:“今晚有一些可是她们父母带着专门为你而来的,你没有想进一步了解试试的,妈其实也都不觉得适合你。

“要不是年龄不合适,要不就是家世、性格不合适。”

她话锋一转:“但,有一位。”

程母说:“家世相仿,知根知底。”

“年纪合适,比你小两岁。”

“留过学,名牌大学毕业。”

“家里和我们家还有着生意上的往来。”

程母夸赞着任时让:“妈刚才见了,就没有见过比她还漂亮的。”

程闻疏止步,程母以为他听了上心了,谁知只听他问道:“老爷子呢?”

程母先回答道:“在后厅。”

程闻疏抬脚朝后厅走去,程母跟上去,突然想起来,对儿子说:“对了,她和你上的还是同一个高中,算是你高中的学妹。”

“我听说她自小就漂亮。”程母介绍到任时让,“你和她上同一所高中,不可能没听说过她。”

“我听她母亲说过她上高中的趣事,经常有人大张旗鼓地表白,毫不夸张,追求者太多不厌其烦才转到了国外读书。”要是是这种程度,程母觉得儿子应该是知道的,这就算得上是自小认识。

程母说着说着就觉得再也找不到比两个人更合适的了。

“你年纪也不小了,闻疏。”程母着急,“任家的时让,不管你觉得合不合适,今晚你都要给我见上一面!”

后厅还没到,就听到一道清温的女声在哄老爷子开心。

程母只闻其声就马上喜笑颜开,示意儿子快进去看看,程闻疏没给母亲过多反应,脚一抬就进了去。

任时让微弯腰,正在给程家奶奶取披肩,见有人进来,她直起身子,男人面容清俊,她攥着手中柔软的布料,二人有一瞬间的四目相对。

随后,男人就收了眸,到老爷子身旁,低语了两句后,便待也没多待,颔首对任父点了点头,离开了,前后不过一分钟,没再往任时让身上放一丝目光。

程母看得目瞪口呆,不知作何反应,“这......”

老爷子急忙解释:“任家父母,实在不好意思,公司出了急事,这着急去处理。”

任家直说理解。

两家长辈心照不宣,但成不成还是看两个年轻人,这从程闻疏冷淡的态度,程母黯淡了眼神,少工作一晚上程家还能破产不成,根本就是找借口离开,以她儿子油盐不进的性子,也知道大概是强求不来了。

两家本来就是看在年初的合作上看程闻疏和任时让各方面合适才起了联姻的念头,程闻疏虽然年轻但成熟有为,程家的家业现在基本都交到了他手里,任时让十几岁就出国留学,久居国外,二人生活环境方式迥然不同,对对方丝毫不了解,这样贸然撮合,两家在程闻疏走后细想了想确实不太合适,到底也不影响合作。

任时让刚下飞机就奔赴来了寿宴,在程闻疏走后不久,程母心里遗憾,与任母一同将人送出了宴会,让她早一些回去休息。

任时让坐上车,垂着眼眸,眼中挂着轻懒散漫,直到行到半路,车中司机微回头,道:“小姐,前面好像出了车祸。”

任时让这才抬眸,平静不惊,黑色的车子隐匿在夜色中,她静静注视着窗外,已经有一个女生到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平凡的女生,穿着运动装,头发扎成利落的马尾,脸蛋只能算得上清秀白皙。

黑色的宾利失控撞上了一块巨石,车身倾翻,车头已经冒起了浓烟,偶冒火花,女生亲眼撞见车祸现场,情况危急,很快就反应过来,极快地将在后座已经晕倒的男人费劲拖抱了出来。

高大的身躯被娇小的女人护在怀中,头颅垂下,露出一张清俊的脸庞,男人整齐后梳的头发已经凌乱,垂落在额前,额上脸颊有血,却仍不失英俊。


周媛有夜跑的习惯。

这里是私家地域有山石流水,茂盛高耸的树木成荫,空气非常清新自然。

程宅建在半山腰,道路平坦低缓,除了程家的几口人,平时路上根本没有其他人的行车,很少见车辆,她有时来找爸妈,都只让计程车送到山脚,她喜欢自己上来,在路上停留,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吹着晚风,低头远眺,这一片地势高,能将整个东江市的夜景收于眼底,心旷神怡。

周媛周末在程家住下,大多时候都是避着主人家,但有一次晚上没忍住出去撞见了程老先生,老先生没有丝毫怪罪,直夸是好习惯,说程闻疏以前也会去夜跑,后来工作以后繁忙起来,一个月回不了几次,久居市区,健身方式也就从这个换成了私人健身房。老爷子叫她不必躲他们,想跑就去跑。

宴要十一点钟以后恐怕才能结束,又没有她能帮得上的忙,按照习惯,晚上九点钟她还是出来了。

只是她还没跑八百米,汗都没出,听到后面有车辆声,正要让道,回头看了一眼,就亲眼目睹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失控冲出了宽道,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车头撞上巨石,掀翻车辆,就距她不到百米。

周媛出了一身冷汗,不久,听到微弱的呼救声,她反应过来立马大跑过去救人。

到跟前,她认出了在车外的那个人,前不久她还看见了他,在程家的泳池旁边,是跟在程闻疏身后的那个男助理。

男助理刚从驾驶座爬出来,狼狈地跪在车旁,胳膊上和腿上都有血,后车门被他拉开,见有人来,助理捂住受伤的胳膊回头虚脱求助周媛:

“快救人......程总。”

待周媛和助理合力将程闻疏从车里拖抱出来,被浓烟直呛到咳嗽流眼泪。

离到十几米远,将人放到草坪地上,她把上身的运动服外套脱下来,垫在了程闻疏脑后,轻捂伤口止血,见他只头部受了伤,胸膛还在平缓起伏,才后怕地坐在了地上。

男助理虚弱地将上身靠在树干上,周媛先拨打了120,又往程宅里给自己爸妈打了电话,并没有人接,都还在程老先生的寿宴上忙,她站起来,又看了男人一眼,对男助理说:“我马上去告诉程总的家人。”

助理点头感激:“感谢。”

女生身材娇小,却彷佛蕴藏了无穷的力量,她大步奋力朝山上跑,还没跑多久,身后“轰”一声,燃起一片火光,照亮了她脚下的路。

周媛几乎是愣在了原地,眼里竟出了一点眼泪,她,她...救了程闻疏的命。

在周媛离开后不久,一辆车身锃亮的劳斯莱斯乘着夜色缓缓驶现,车上下来一双尖头精致的细高跟,火光映照她瑰丽高傲的容颜。

男助理扶着树干站起来,看向她,任时让扫过受伤的男人,微偏头示意下车的司机:“抬上去。”

司机依言将昏迷的男人搀起胳膊,从地上搀扶起来,送上了车,留下一件带血的外套,任时让从他身上收眼,看向男助理。

二人四目相对,助理警惕地看着她。

都是第一次相见,男主角身边的第一特助对周媛是信任感恩,看她就是警惕防备,这难道就是女主角天生的亲和力所在吗?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善良的本质。

“林照,林特助。”

女人说起一些话的时候,唇角看起来依然是柔软美丽的,“你有一个年幼的继弟,二十出头。”

“一周前惹是生非,你母亲是借用程家的声势摆平的,对吗?”

“你要是不想被你的上司知道这一件事情。”她有着清盈的声线,不急不缓,背后橙红色的火光映衬她一袭黑裙,黑天鹅般冷贵的姿态。

“程闻疏醒来后,你要记住,从他将车里救出来和送到医院的都是我。”

周媛跑回半山腰,她一身灰扑扑的样子连宴厅都进不去,被门口不认识她的燕尾服侍者拦了下来,周媛气喘吁吁,急到抓住人的袖子,说话不连贯,告诉侍者小哥:“快...快进去告诉一声,程总...下山的路上出了车祸。”

将人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男人只伤了头颅,医生简单处理包扎好伤口后还未清醒,转到了病房。

窗外夜色暗沉,程家人还没有赶来,任时让站在病房里,肩上轻搭外套,居高临下,微扬下巴漠视看着病床的男人。

没有人能预知自己的命运,真的是这样吗?家里独宠的千金大小姐,名校的学历,优渥的家境,出色的外貌,这样一个人,然后因为一眼钟情爱上了一个男人后,被爱情撞晕头脑,从此只剩无脑和嚣张高傲,从国外光鲜亮丽地归来,唯一要完成的使命是,接下来被人响亮地打脸。

因为回国后第一次见面,宴上第一眼就爱上了病床上的这个男人,所以她冒领了另一个女生机缘巧合救了他性命的功劳,不仅这样,他醒来后,他和他的家人都会将她认作救命恩人,他会因此对她心生好感。

不久,他们便会订婚,成为未婚夫妻。

接下来,她会因为生怕暴露,和得知真正救下她爱的这个男人的女孩与他还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虽然一个是主人家的儿子,一个是司机的女儿,但也确实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了好几年。

她接下来会因为嫉妒失去该有的气度,为难女生,羞辱女生,生怕救人的事情暴露,会拿支票打发威胁女生离开东江市......

命里注定,从她冒领了别人的救命之恩的那一刻,就成了徒有其表难掩内心卑鄙的一类,注定不会是向真善美标榜的女主角。

此时病床上,需要她爱上的这个男人会有另外命定的人生女主,就算接下来她和病床上的这个男人成了未婚夫妻,他一开始爱错了人,也无法阻止他和周媛相知相爱。

两人交缠的命运从周媛今晚救下程闻疏的那一刻就正式开始了。日后会因为她爱他太深,等不及,给人下了药,不出意外,最终进到他房间的会是周媛。事后,她用羞辱的方式逼迫打发周媛离开后,周媛会去亲叔叔待的岛上渔村散心,如果没有偏差,在周媛离开东江市后,今年6月份程闻疏会坐艇出一次海,他会出事落水,第二次被周媛救下,男人头部本来就在这次受过一次撞击,被救后才发作失忆的后遗症,不会记得他还有一个未婚妻,二人在渔岛上待了一个多月,无人打扰,感情迅速升温。两人就这样从头到尾地纠缠着。

这么看来,她任时让做的所有事情都只不过是给其他人的人生添了彩,她的这一段人生就只是为了成就这一对青梅竹马前期的虐恋情深似海。

程闻疏恢复记忆后相携周媛再回东江市,会让周媛当众打脸揭穿她,宣布取消婚约,从开始到结束,这一段短暂的婚约仅仅维持不到三个月。

光鲜亮丽地归来,形象尽无地离开,这就是那个故事版本里任时让的一生,她手里的剧本。

任时让微笑起来,平静看着病床上男人沉静的眉眼,等他醒来。


程母在宴会上收到消息,哪会有人拿这种事在老爷子寿宴上开玩笑,一出宴厅就看到了下面的火光,人直接眼前一黑朝后仰过去,被程父和一直待一起的任母扶住。

不久任母就接到由任时让打来的通话,两个人前后脚的离开,程闻疏出车祸不久,任时让路过,着起来火的车里已经没人,及时被送到了就近的人民医院。程母只觉得整个人是劫后重生,由任母陪着,赶到医院的时候,程闻疏还没醒。

医生说伤得不重,不久一定能醒过来,程母守在病床前,想起着火的车子就止不住的后怕,一直心有余悸,直到十一点钟,程闻疏果然醒了,他紧锁着眉头,抬掌按压了下额,程母慌忙叫医生来,又从头到尾检查询问一遍,确定他的身体真得没事后,程母心终于放了下来,身子一轻落在了椅子上,泪眼婆娑说:“闻疏,你真的应该感谢任家的那个女孩儿。”

头不太痛后,程闻疏放下手,看向母亲。程母给他详说:“你出了车祸,是人家路过,将你从车里拉了一把,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那辆车烧得已经没样。”

“别看你现在只是受了外伤,要是当时...”程母擦泪,“要是时让再将你晚拉出来一步...”

后果简直不敢设想。

程闻疏刚清醒,并没有话,虽然沉默,但程母发现他有在听,她眼睛里的眸光一亮,儿子还好好的在跟前,想起来再有多后怕的事现在也都过去了,虚惊一场,就不要再多想,可以想想别的了,程母将眼泪擦掉,凑近程闻疏一些,小声细讲:“要是人家没路过,闻疏你也不可能好好地待在这里,说明什么啊,说明你们俩真的有缘份。”

程母小声对儿子透露:“你知道吗?你还没醒过来的时候,妈拉着她感激,你知道她对妈说了什么吗?”

“什么?”程闻疏问,嗓子里还有种黏腻,微带嘶哑,程母先给儿子倒了一杯水。

“她对妈说,”程母眼里带上笑意,原本以为没戏,但她怎么感觉,发生了今晚的事之后,她儿子好像对人有点上心了,她学任时让不久前对她讲过的话,“她说,’伯母,我好像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闻疏哥,我救他也不要你们家什么报答,您就问他,能不能喜欢我?‘”

程母说完又不由感叹:“果然是从国外回来的人。”不遮不掩,就这么直接地表达说喜欢。

她现在看任时让就是一百个满意,这种性格直接主动大方,她儿子话少沉闷,不爱主动,程母认为程闻疏就需要一个任时让这样的,过日子总得有一个人主动一些,不能指望他,就只能寄予他的另一半身上。

程母见程闻疏略微陷入沉思的神情,询问:“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救你一次,你是不是对人家女孩有点感觉了?”

话刚说完,病房外响起敲门声。家里老爷子今晚在过寿,一开始知道程闻疏已经被送到医院无碍后,就没提前惊动老爷子,程父留在宴上操持,只程母先赶来了医院,听见敲门声,还以为是宴会结束,老爷子听到消息赶过来了,一打开门,门外站的是不久前才离开的任家母女。

方才还在说任时让呢,人就立马出现在了眼前,程母回头看了眼儿子。

任时让今晚刚回国,救下人又陪着忙碌到这么晚,程母心里过意不去,就叫任母领着女儿先回去休息,这是又回来了。任母揶揄自家女儿道:“没走太远,医院都没出,听说人醒了,让让就想要再回来看一看。”

任时让站在母亲身旁,听人说着话的时候,病床上坐着的男人抬起头,朝这边看了过来。他头上缠着纱布,嘴唇略显苍白,却不影响俊逸,坐在病床上也不消身上沉稳的气质,眉眼依旧深沉。二人对视上,任时让颔首对他笑了笑。

程母瞧见,悄悄指了指,对任母使了一个眼神,无声做口型,道:“有戏。”

病房这时又来一个人。

是程闻疏的那个男助理,林照左臂受了伤,也已经消毒包扎,出现在病房前,见已经有人在,任时让回头,林照一愣,随后捂住受伤的胳膊,躲开她的目光,对程母与病床上的男人依次打招呼:“程太太,程总。”

程母有意,立马对林照道:“林特助,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这就将独处空间给留了出来,三人出去,身后的门虚掩,断断续续地从外面传来声音,程母问起当时的经过。

林照踌躇,最终讲出:“是任小姐路过帮忙...将程总从车里拖救了出来...”

林照不说,周媛也不会上赶着去说她救了程闻疏,周媛明白身份,对一家主人家敬畏,平时都是躲着来,暗恋程闻疏也从没敢袒露过,只要没人问,她不会主动说,平常就喜欢做好事不留名,不是会邀功的一类。

当然,一开始谁也不会揭露,最主要的是因为,这就是剧情设定。病房里安静,任时让容颜安好静谧。

她听到病床上的男人,此时打破沉默,用醒来后沉哑的声音,低问:“你喜欢我。”

她的嘴角翘起一点轻浅的弧度,内心丝毫没有波澜,回答他:“这对我来说,不是需要遮掩的事情。”

任时让再出去后,程母和任母都围了上来,她对程母讲:“闻疏哥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他了。”

程母还关心着别的,悄声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她当然知道,任时让嘴角带着雀跃的浅笑,给了程母想要的反应,说:“交换了联系方式。”

程闻疏工作忙碌,只在医院住了三天,期间任时让又随父母亲去探望了两次,每次到程母都是喜笑颜开,第四天,男人给她发来了消息:

“一起吃顿饭?”

她今天办理了入职,一回国就是空降的财务副总监,她有时想,到底是因为她有付出才收获了今天这一步,还是只是由于设定,才把所有虚虚实实的光鲜亮丽加注到她这样一个角色身上,就要她先站在这样一个鲜亮的位置,然后输给一个毕业后连工作都没找就跑去渔村呆着的人。

她就职的天恒和程闻疏的成寰都在东江市的CBD,下班走出公司时,男人已经等在了集团楼下,一辆迈巴赫降下车窗朝她示意。

她坐上车。他头上已经拆了纱布,丝毫看不出受过伤,一身集团CEO的行头,利落内敛,只是她上车才一时片刻他就已经抬指捏了两次额,想来还是有残余的头痛,工作狂的性子,放不下工作,纱布一拆就提前出了院。

两个人独处,男人竟主动开口,第一句话是:“怎么会到天恒工作?”

天恒规模不小,但仍不比成寰,甚至比不上她自己家的任氏,她大可以回国以后去她自己家工作。

任时让懂得他的意思,从开始到结束,在国内她呆不到四个月,她很想回他,这几个月她在哪工作,有区别吗?

当然她不会这么回。男人的态度比第一天已经转变不少,任时让扬笑看着,回答他:“我听我哥说过,闻疏哥也是先创业才进了成寰,我想,我和闻疏哥当时,大概是一样的想法。”

程闻疏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男人真的话少,接下来一起就餐也只偶尔问了她几句在国外的生活,餐后,他将她送回任家。

他将迈巴赫停在任家的别墅前,手指微攥方向盘,昏暗中依然能看清他侧脸冷淡的线条,不说话也没有让她下车。

任时让解开安全带,手要去推车门,一直沉默的男人这时终于开口:

“等一下。”

任时让回头。程闻疏的目光含住她的双眸,凝望她片刻,说:“我记得那天是一个很温暖的怀抱。”

“我承认我就是在那一刻动心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