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何以归程无期

何以归程无期

沈倾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镜头再次对准沈倾的脸,她那张脸,生得格外的清丽脱俗,左眼眼角一颗殷红的尾痣,又为这张脸增添了一抹勾魂摄魄的魅,颠倒众生,也不过如此。只是,此时她这张脸上,带着破碎的疼痛,颤巍巍的,仿佛随时都会崩裂。

主角:沈倾慕归程   更新:2022-09-13 06: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倾慕归程的其他类型小说《何以归程无期》,由网络作家“沈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镜头再次对准沈倾的脸,她那张脸,生得格外的清丽脱俗,左眼眼角一颗殷红的尾痣,又为这张脸增添了一抹勾魂摄魄的魅,颠倒众生,也不过如此。只是,此时她这张脸上,带着破碎的疼痛,颤巍巍的,仿佛随时都会崩裂。

《何以归程无期》精彩片段

好像,这一生,他还能活下去,只能是自欺欺人了。


可,裴西顾又怕,自己,真的会连唐浅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他没有再理会冯铮,他发疯一般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只是,平日里四平八稳、从容镇定的男人,冲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竟是狠狠地摔了一跤。


也不知道,是那一跤摔的,还是心口疼的,他那双清润又冷寂的眸,一瞬间布满了雾气……


风,越来越凉,霍靖琛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唐浅脸上的血迹,仿佛,在擦拭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


忽地,他放下她的尸体,从地上站了起来。


霍一正在疑惑,自家老大怎么会舍得放开唐小姐,他就注意到,自家老大,如同一只猎豹一般,狠狠地往前面不远处迎面而来的一辆卡车上撞去。



第280章把他和唐浅,葬在一起!


清风悠悠之中,霍一听到了霍靖琛那哑得仿佛被车轮碾过的声音。


“霍一,把我和唐浅,葬在一起!”


霍一直接被霍靖琛这动作给吓傻了,他知道,老大这是想跟唐小姐死同穴。


可,他不想老大死。


他拼命地往前冲,想要阻拦霍靖琛,只是,老大的动作真的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无法追上他,把他拦下。


眼见的那辆卡车距离霍靖琛越来越近,霍一急得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腔里面冲出来。


“老大!”


幸好,卡车司机也注意到了霍靖琛的动作,卡车上面没拉多少货物,再加上司机提前刹车,才在霍靖琛即将撞上来的那一瞬,堪堪停住。


卡车司机不认识大名鼎鼎的霍三少,他只是觉得,他好好的开着车,莫名其妙一个人往他车上冲,简直就是有毛病!


他拉开车窗,骂骂咧咧开口,“有病赶快去治!想死去别处死!”


卡车司机还想再骂几句,只是,对上霍靖琛那双幽邃又凛寒的眸,他的声音,如同被卡在了喉咙里面一般,怎么都不敢继续骂出声。


这个神经病,还怪吓人的!


卡车司机生怕这个神经病又来找他碰瓷,他连忙打方向盘,从一旁继续往前开车。


“老大!”


霍一吓得腿软,但他怕霍靖琛又做傻事,还是强撑着走到了他那边,好拦着他,不再让他做傻事。


霍靖琛死死地盯着未知的方向,他的双眸,红得越来越可怕。


他用力按着自己的心口,他那里,从来都没有那么疼过。


仿佛,只有他死掉,他这里,才会稍微舒坦一些。


滚滚红尘,他再也找不到唐浅了,他连想要跟她说一句话,都是奢望。


只有他死了,或许到了地下,他才能,再看她一眼。


他想,再看她一眼。


霍一看着自家老大这副生无可恋、痛不欲生的模样,也克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他心疼自家老大。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现在,老大所有的痛苦,都是自找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他早就看出,老大对唐小姐,是动了真情的。


所以,当初老大一环扣一环,报复唐小姐的时候,他就壮着胆子提醒过老大。


如果,他真的舍不得放开唐小姐的手,那便别做伤害唐小姐的事。


可终究,老大,还是伤害了唐小姐。


而命运,连一个补救的机会,都不愿意给老大。


“老大,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霍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家老大,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种无力的话。


好起来?


霍靖琛极其麻木地抬起脸,唐浅都已经不在了,还能怎么好起来?


他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脸,曾经睥睨天下的男人,此时脆弱得仿佛一触即碎。


他心里清楚,他这一生,都好不了了。


失去了唐浅,他永远都好不了了。


“老大,有人抢唐小姐!”


霍一生怕自家老大又做傻事,他连忙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


听到霍一的声音,霍靖琛下意识往唐浅尸体的方向看去。


果真,他看到裴西顾赶来了,他红着眼睛,浑身打着颤,用力将唐浅抱进了怀中。


那一瞬,霍靖琛觉得,自己心中最珍贵的宝贝,要被人给抢走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快步冲过去,就要把唐浅的尸体从裴西顾的怀中抢过来。


“裴西顾,把唐浅还给我!”


裴西顾仿佛没有听到霍靖琛的声音,他依旧用力抱着唐浅,那么紧那么紧,似乎是想要将两个人的身体,合二为一。



沈倾疼得指尖都在不停地颤,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的瞳孔,特别特别黑,深情起来的时候,格外令人迷醉,冷酷下来的时候,也越发的无情。


“沈倾,你真特么脏!”


慕归程拿着湿巾,一点点擦拭着他那碰过她的手指,仿佛,他方才触碰到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多么恶心的苍蝇蚊子。


“若不是因为你这张脸,还有几分像瑶瑶,就你这只人尽可夫的鸡,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


“我不是鸡,我没有人尽……”


“呵!”慕归程凉笑着将沈倾的话打断,“沈倾,和我结婚,背着我怀上大哥的孩子,还勾得大哥跟你去车上激战,最终害得大哥被车撞死,说你是鸡,抬举你了!”


“我没有!”沈倾使劲摇头,她知道,有些话,她说出来他不信,但她依旧不会任所有人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我和大哥之间清清白白!五年前那天晚上,是大哥有事找我,他的车被人做了手脚,他……”


“沈倾,所有人都看到了你手机上的短信,是你告诉大哥,小川是他的孩子,你约他老地方旧梦重温,谁给你的脸,为自己狡辩?!”


“坐了四年牢,还没教你学会说实话是不是?!”


“我一直都在说实话,只是你不愿意相信!可慕二少,就算是你不信,我还是要说,五年前,我和大哥是被人设计的,我……”


慕归程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他的声音中,染上了明显的激动与欢喜,“什么?瑶瑶醒了?!”



第2章不配


好,我这就过去。”说着,他就疾步往门外冲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慕归程忽而又折了回来,他的视线,如同冰冷的刀锋一般,死死地锁在沈倾脸上,眸中的层层浓墨,都在一瞬间,凝结成了刻骨的狠与恨。


“沈倾,瑶瑶醒了。”


不等沈倾反应过来,他又冷沉着一张脸开口,“沈倾,我们离婚!”


听了慕归程这话,原本小脸就毫无血色的沈倾,脸色更是惨白得鬼一般,她激动无比开口,“我不离婚!”


“只要我沈倾还有一口气在,沈雪瑶就别想坐上慕太太的位子,她一辈子都只能是见不得光的小三!她设计我和大哥,她是害死大哥的罪魁祸首,她罪该万死,我绝对不会让她……”


沈倾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慕归程上前,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的力道是那样大,几乎要将她的脖子掐断,她再也发不出一星半点儿的声音。


“沈倾,我只知道,瑶瑶为了救我,变成了植物人。她对我慕归程一片真心,你一个背叛我的杀人犯,有什么资格跟瑶瑶比?!”


“呵!慕太太?!你沈倾不配!”


骤然瞥到沈倾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慕归程猛地放开她的脖子,就粗鲁地抓住了她的左手。


意识到了他的意图,沈倾慌忙就要把自己的左手藏起来,可她的那点儿力道,哪里是他的对手,他手上骤一用力,就捏住了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慕二少,你放开我!你不能拿走我的戒指!这个戒指是你送给我的,你送给了我,就是我的东西!你不能夺走我的东西,你……”


灯光下,闪耀着璀璨光芒的钻戒,被慕归程猛然扯下。


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的时间有些久了,她的手指,又受过伤,指节处不似最初时的光滑,被这样强行摘下戒指,她的无名指上,几乎褪下了一层皮。


真疼啊!


可手上的疼痛,远远及不上她心口的疼痛。


倾倾,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嫁给我,此生,我会爱你,信你,护你,至死不渝。


是谁?是谁曾在她耳边低喃?


看着他将戒指从窗口扔出,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渐渐沉寂的抛物线,沈倾只觉得,心中所有温软的,缠绵的情意,都被他残忍撕碎。



一次一次水流的冲刷,呛得沈雪瑶直接破了音,她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有人来救她,但求生的本能,还是让她一遍遍地大喊救命。


沈倾面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的手上,也几乎已经使不出力气了,但想到小川的惨死,想到小川留在这世上唯一的痕迹,都被沈雪瑶毁掉,她还是死死地咬着唇,强迫自己用力。


“沈倾,你在做什么?!”


沈倾的身子,被粗鲁地甩开,她再也撑不住,身体软绵绵地就栽倒在了地上。


“瑶瑶!”


慕归程上前,他快速将沈雪瑶的脑袋从马桶里面拉出,就紧紧地将她拥进了怀中。


“瑶瑶,你怎么样?”


沈雪瑶那原本妆容精致的小脸上沾满了水,她脸上的妆,已经彻底花掉。


失去了粉底和遮瑕的遮盖,她脸上被沈倾划伤的地上,还有些明显的发红,她长发凌乱,几缕发黏在她的小脸上,衬得她那张原本就惯常喜欢装柔弱的小脸,越发的凄楚而又可怜。


“归程,救我,救我……”


沈雪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姐姐她要杀了我!我听说她不舒服,我好心来傅七少这边看她,没想到,她竟然忽然发疯,她要对我痛下杀手!”


“归程,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明明,我一直一直那么努力,我想要跟姐姐缓和关系,我想要她能够别再处处针对我,她为什么总是非要置我于死地!”


“她都已经毁了我的脸了,难道,她还不开心么?!”


“瑶瑶,别哭,我不会白白让你受委屈。”


慕归程抚慰性地在沈雪瑶的肩膀上拍了拍,他转身,薄凉如冰刃的视线,就凌厉地落到了沈倾身上。


“沈倾!”


慕归程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警告,他眸中的厌恶,如同一张网,密密麻麻地将沈倾的身体包裹住,让她怎么都喘不过气来。


她不想,看慕归程和沈雪瑶这对狗男女,在她面前秀恩爱。


可现在,她站都无法从地上站起身来,她根本就无法离开这洗手间,眼不见为净。


她只能,颤抖着手,将小川的骨灰盒,紧紧地抱到她的怀中,仿佛这样,她就能感受到,她宝贝身上的余温。


“沈倾,你给我说话!为什么要置瑶瑶于死地!”


沈倾没有说话,她的手,轻柔地摩挲着手中的骨灰盒,心痛成灰。


看吧,这就是,她虔诚地、热烈地爱恋过的小九。


他们的孩子死了,两个孩子,都是死在沈雪瑶的手中,他们的小川,更是连骨灰,都被沈雪瑶毁掉。


而他呢?她小川的亲生父亲,却紧紧地抱着他们的杀子仇人,对着她,横眉冷对,仿佛,她才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敌!


说话有何用?!


跟他说话,他半个字都不信,不过就是浪费口舌,自取其辱罢了!


何必呢!


“沈倾,你无话可说了是不是?!好,你加诸在瑶瑶身上的,我亲自给她讨回来!”


说着,慕归程上前,他不容分说地扼住沈倾的肩膀,他那副凶狠地模样,似乎是要将她的肩膀捏碎。


慕归程以为,他这样做,她怎么着也得求饶,向他服个软了,结果,她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


她的视线,如同被手中的那个木盒勾走,她怎么都看不到他慕归程!


尤其是想到明知道她在电话中让他救她,是故意耍他慕归程,可他还是担心她会出事,他傻乎乎地定位了她的手机,赶到光棍村找她,却发现,她是在傅时年的别墅,跟他双宿双栖。


慕归程越发恨得堕化成魔,恨不能,让她魂飞魄散,寸寸成灰。


好,她不是在意她手中的这个什么破盒子么!


那他就先毁了她手中的这个盒子!


慕归程手上用力,一把就夺过了沈倾手中的骨灰盒。


小川的骨灰盒骤然被夺走,沈倾一瞬间疼得仿佛被从身体里面抽出了一根肋骨。


她慌忙就要把小川的骨灰盒给抢回来,终究,她还是晚了一步,慕归程长臂扬起,上好的紫檀木骨灰盒,就已经在地上,支离破碎。


如同,光棍村后山,小川那支离破碎的、仅存的几片血肉。



第61章傅七少,沈倾马上就要死了!


小川!你们把我的小川还给我!”



坐在沙发上的沈倾微微怔了一下,仿佛从落地窗打落进来的阳光,刺痛了她的眼,她的眼眶,瞬间发红,许久许久之后,她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有的,麻烦你们再帮我录制一条,等我去世后,送给……我丈夫。”

镜头再次对准沈倾的脸,她那张脸,生得格外的清丽脱俗,左眼眼角一颗殷红的尾痣,又为这张脸增添了一抹勾魂摄魄的魅,颠倒众生,也不过如此。

只是,此时她这张脸上,带着破碎的疼痛,颤巍巍的,仿佛随时都会崩裂。

她极其缓慢地伸出苍白纤瘦的右手,当她的手覆在她那高高隆起的腹部的时候,她那张脸上,又有了璀璨的光芒,眉眼弯弯,仿佛眼角的那颗尾痣也活了。

她这一次,没有再按她丈夫慕归程要求的,恭敬地喊他慕二少,而是喊了她记忆深处的他的那个名字,小九。

“小九,我骗了你。我不是在被沈家收养后,才对你生出了好感,其实呀,早在我八岁那年,你从废墟中把我救出来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你了。”

“小九,我爱你呀,生生世世,只爱你。”

小九,你再爱我一次,好不好?

这句话,沈倾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心里清楚,他永远都不会再爱她了。

他嫌她脏。

她又何必,死了都不忘自取其辱呢!

柳絮纷飞,沈倾的思绪,也纷纷乱乱。

回到倾城居的时候,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她和祁盛璟乱跑,碰到的那位大师对她说过的话。

他劝她遁入空门,否则,她活不过二十四岁。

那时候,祁盛璟说,什么大师!肯定是骗子,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遁入空门!

没想到,她还真活不过二十四岁。

再有两个月,就是她二十四岁生日了。

沈倾身子重重一疼,她猛然从思绪中回神,“小……慕二少,你回来了……啊……”

身体,被他狠狠地按在床上,她的眼睛,快速被蒙上一块黑纱,她知道,他又想要了,他每次要她的时候,都要遮住她的眼睛,因为她的脸上,眼睛跟沈雪瑶最不像,他只有遮住她的眼睛,才能把她当成沈雪瑶。

“慕二少,疼……你……”

“闭嘴!”他厌恶地将她的声音打断,他那张好看得仿佛被世上最好的精刀雕琢出的俊脸,带着明显的狠戾与不耐。

“瑶瑶,瑶瑶……瑶瑶,我爱你……”

是了,沈倾差点儿又忘了,做的时候,她是不能说话的,因为,她的声音,也跟沈雪瑶不像。

她疼,他也是不会管的,因为,他要的,就是让她疼。

在他的心中,她是罪人,害死了他的亲大哥的罪人。

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护着她那高高隆起的肚子,避免他的疯狂,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云消雨歇。

沈倾疼得指尖都在不停地颤,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的瞳孔,特别特别黑,深情起来的时候,格外令人迷醉,冷酷下来的时候,也越发的无情。

“沈倾,你真特么脏!”

慕归程拿着湿巾,一点点擦拭着他那碰过她的手指,仿佛,他方才触碰到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多么恶心的苍蝇蚊子。

“若不是因为你这张脸,还有几分像瑶瑶,就你这只人尽可夫的鸡,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

“我不是鸡,我没有人尽……”

“呵!”慕归程凉笑着将沈倾的话打断,“沈倾,和我结婚,背着我怀上大哥的孩子,还勾得大哥跟你去车上激战,最终害得大哥被车撞死,说你是鸡,抬举你了!”

“我没有!”沈倾使劲摇头,她知道,有些话,她说出来他不信,但她依旧不会任所有人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我和大哥之间清清白白!五年前那天晚上,是大哥有事找我,他的车被人做了手脚,他……”

“沈倾,所有人都看到了你手机上的短信,是你告诉大哥,小川是他的孩子,你约他老地方旧梦重温,谁给你的脸,为自己狡辩?!”

“坐了四年牢,还没教你学会说实话是不是?!”

“我一直都在说实话,只是你不愿意相信!可慕二少,就算是你不信,我还是要说,五年前,我和大哥是被人设计的,我……”

慕归程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他的声音中,染上了明显的激动与欢喜,“什么?瑶瑶醒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