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影后会算命

影后会算命

岳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众人得知木家真千金从山上被找回,且即将进入娱乐圈的消息时,他们便坐等真千金叶瑶与同在娱乐圈的假千金撕逼的戏码出现。可谁知他们左等右等,却始终没有等来他们期盼的画面,相反,她们二人竟因为共同出演了一部电影而双双斩获影后。众人不解,不是说好不和的吗?而真千金不仅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玄学圈中她也渐渐展露头角……

主角:叶瑶   更新:2022-07-15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瑶 的女频言情小说《影后会算命》,由网络作家“岳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众人得知木家真千金从山上被找回,且即将进入娱乐圈的消息时,他们便坐等真千金叶瑶与同在娱乐圈的假千金撕逼的戏码出现。可谁知他们左等右等,却始终没有等来他们期盼的画面,相反,她们二人竟因为共同出演了一部电影而双双斩获影后。众人不解,不是说好不和的吗?而真千金不仅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玄学圈中她也渐渐展露头角……

《影后会算命》精彩片段

夕阳西下,天渐渐暗了下来,一望无际的公路上,路虎张扬地奔驰着。

陆晴晴坐在副驾驶,回头看向后座中闭目养神的叶瑶,开口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做人呢,得有自知之明,别以为有个娃娃亲就可以进我们陆家,你给行舟提鞋都不配。”

这话太过难听,开车的乔琪咳了两声,示意她别这么打击人。

陆晴晴不为所动,眼神轻蔑地盯着叶瑶,哼了声:“有的人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话落,突闻一声猫叫。

“喵~”

并不是网络上宠物猫嗲嗲的夹子音,而是带着几分森冷的意味。

后座的叶瑶突然睁开眼,偏头看向车外慢慢涌起的雾。

被猫叫声吓了一跳的陆晴晴拍了拍胸口,瞪着叶瑶怀里的黑猫,气急败坏道:“你快把这猫给扔了,长的难看叫得也难听。”

话锋一转,她接着攻击叶瑶,嘴巴喋喋不休,响在车厢中犹如3d立体混音环绕。

黑猫绿幽幽的眼睛瞧了瞧自己尖利的爪子,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给这个聒噪的女人几爪子。

叶瑶捏了捏黑猫的爪子,眼神漠然。

“闭嘴!”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成功地让陆晴晴震惊地咽下了剩下的话,甚至因为太过惊讶,被噎地打了声嗝。

“嗝~”

响亮的一声嗝让旁边的乔琪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这女朋友仗着是陆家的小姐一向是高高在上,外面的人哪敢这么跟她说话。

没想到叶瑶看着是柔柔弱弱的小身板,还真是噎死人不偿命啊!

“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陆晴晴气得瞪大眼,腮帮子鼓起,倒有点像她自己刚刚说的癞蛤蟆。

叶瑶睨了她一眼,忽地笑了声。

叶瑶长相秀丽,看面相有几分弱质芊芊,可一旦笑起来,那双眼尾微挑的瑞凤眼又让她染了几分清艳,配着披肩的自然卷发,有种港风美女的复古感。

就算是见惯了了美女的乔琪也不得不承认,光看外表,叶瑶还真配得上陆家的太子爷。

“你上辈子是哑巴吧,所以这辈子废话才这么多,叽叽喳喳,鸟儿对着你都得甘拜下风。”

这话怼得陆晴晴火冒三丈,要不是头上有个车顶挡着,她能直接把车都掀翻。

“你给我下车!”陆晴晴咬着牙,恶狠狠道。

这荒郊野外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再加上是晚上,她不信叶瑶敢孤身一人下车。

叶瑶没说话,看着车外愈发浓厚的烟雾,脸上有几分肃然。

陆晴晴以为叶瑶是怕了,心中得意,脸上露出小人得志的笑容,“如果你不想下车,你就必须跪下向我道歉,并且……”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叶瑶淡淡地说出两个字,“停车。”

闻言,前面两人都愣了下。

叶瑶语出惊人,“我要下车。”

乔琪心中想道,这女孩自尊还挺强的,但是不太聪明,自尊又不能当饭吃。

陆晴晴可不管这么多,她觉得叶瑶就是在挑衅她。

“乔琪,你停车。”

乔琪想着和稀泥,“你俩都消消气,别意气用事。”

“我说让你停车!”陆晴晴吼了声。

“别这样,她到底是木家的女儿。”

“那又怎样?也改变不了她是山里来的草包这个事实。”

说到这,她双眼冒火地盯着乔琪,“她要下车就让她下车,你推三阻四干嘛,怎么,怜香惜玉啊?”

乔琪默默闭嘴,算了,惹不起这姑奶奶,先让叶瑶下车,等会儿姑奶奶气消了再回来接她吧。

路虎慢慢停下,叶瑶背着背包,抱起黑猫,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

“啪嗒”一声,车门关上。

乔琪叹了声气,启动引擎上路。

站在路边的叶瑶并未离开,黑猫从她怀里跳下去,仰起脑袋,绿幽幽的双眼在黑暗中格外渗人。

“你刚刚就不该阻止我,让我给她几爪子,看她还怎么巴拉巴拉,”黑猫口出人言,竟然还是个清亮的少年音,就是一***和冷酷帅气的外表不太搭。

叶瑶露出狡黠的笑容,“放心好了,自然会有人教训她的。”

准确来说,应该是有鬼教训她才对,陆晴晴这种性子,不受点社会的毒打简直不像话。

叶瑶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自己竟然定过娃娃亲,而是还是在她三岁的时候,师父做主订下的。

她的未婚夫陆行舟来头不小,是陆家的长孙,京城第一阔少,名副其实的陆家太子爷。

陆晴晴是他小姑,陆老爷子的唯一女儿,从小就嚣张跋扈,对这个和自己同年龄的侄儿很是爱护。

叶瑶的存在简直就像是溅在陆行舟白衬衣上的泥点,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仙人般的侄儿被这么玷污,所以才会用言语一直攻击叶瑶,企图让她知难而退。

陆行舟身份尊贵,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然会和她订下亲事。

大概也是随性而为,陆家很快就忘记这回事,要不是因为她的身世曝光,恐怕他们也想不起她这号人。

于是,在附近旅游的陆晴晴就成了接她进京的工具人。

你要问为什么木家没有派人亲自来接?

叶瑶不知道,她也不在乎。

大夏天的晚上依旧燥热难耐,迎面而来的凉风让叶瑶舒爽地眯上了眼,这盛夏遇鬼,也算是有个优点。

另一边,愈来愈厚的雾让乔琪皱起了眉,车速慢了许多。

陆晴晴烦躁地扯了扯头发,气愤道:“这鬼地方,大晚上还起雾,真是有毛病。”

话音刚落,她裸露在外的手臂突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刚刚那一瞬,就像是有人往她手上吹了一阵阴冷的风。

陆晴晴搓了搓手臂,伸手把空调给关了。

忽地,窗外似乎传来一股阴冷的视线,陆晴晴如芒刺背,身体有点瑟缩,慢慢地偏头看去。

“啊——”

死寂般的夜晚,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响彻天际。

乔琪下意识踩住刹车,身体前倾,他不耐地皱着眉,偏过头正准备说话,却猛地被映入眼帘的一幕吓到失声。

只见车窗的玻璃上贴着一张面目全非的脸,长发飘在脑后,五官除了眼睛均是一片血肉模糊,就像是被车轮反复碾压的肉饼,软绵绵地贴在上面。

脑袋和脖颈处的连接仅有一层皮,还在咕噜噜地涌出鲜血。

这也许是个女人,但这模样还是人吗?

女人布满血丝的双眼突出,鲜红的血手正在拍着玻璃,“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每一声都拍在乔琪和陆晴晴的心上,两人心跳如雷,陆晴晴更是被吓得抖如筛糠。

“啪嗒”一声,玻璃竟然碎了,沾满血污的双手朝陆晴晴伸去……

 


陆晴晴眼睁睁地看着那双血手向她伸来,她被吓得目眦欲裂,想逃,但身体仿佛被钉在车座里一般,动不了分毫。

终于,血手覆上了她的脖子。

“救……命……”

她就像被人死死摁住的年猪,牙齿打着冷颤,看着刀子捅进身体,却也只能无助而又仓惶地喊叫。

乔琪在一旁看着,心里又怕又慌,他想帮她脱离那双血手,身体却和她一样怎么也动不了。

脖子上传来压力,窒息的痛苦袭来,陆晴晴难受得翻起了白眼,仿若砧板上的死鱼。

“喵~”

忽地,一声猫叫声传来。

车外,只见黑猫跑酷而来,前爪一扬,身体便腾空而起,它落在女人的肩上,绿宝石似的双眼嘲讽地注视着车上的两人,然后,翻了个很标准的白眼。

陆晴晴&乔琪:他们这是被一只猫给鄙视了?

黑猫不再看他们,迅速举起左手,对着那烂泥似的肉饼脸就是一爪,龟儿子,走你!

“啊!”

女人发出刺耳的惨叫声,掐住陆晴晴的血手也不由松了劲。

“咳咳咳……”陆晴晴捂住脖子发出一阵阵咳嗽声。

女人后退了两米,黑猫顺势跳到车顶,看着她脸上冒出的青烟,扬起圆溜溜的脑袋,语气嘚瑟,“喵~”,让你晓得你猫爷爷的厉害!

陆晴晴和乔琪两人又惊又怕,他们清楚地看见女人脚未着地,竟然是飘在空中的。

这是……鬼?

一瞬间,什么《厉鬼将映》《咒怨》之类的恐怖片在脑海中掠过。

“啊!”

陆晴晴突然发出比之前还要尖利的叫声,她一头钻进乔琪的怀里,像胎儿似的蜷缩成一团,双唇颤巍巍地发抖。

乔琪也不遑多让,要不是陆晴晴先下手为强了,他都恨不得躲到她身后去。

老天爷啊,他平时鬼片都不敢看的人,这下子直接给他来了个真鬼,要不要这么刺激啊!

这一幕,直接打破了两人二十几年的唯物主义思想,今天之前,要是谁跟他们说世界上有鬼,他们肯定会觉得那人是神经病,但现在,他们亲眼看到了。

眼前这东西不是鬼那能是什么玩意儿?

这时,叶瑶也慢悠悠地踱步而来。

女鬼觑了眼黑猫,刚刚那爪子让她知道这黑猫非同凡响,也不知是哪得道的灵猫。

白裙飞扬,女鬼朝叶瑶飘去,决定挑软柿子捏。

软烂的肉饼脸离叶瑶越来越近,她非但不怕,唇角还勾起了一抹饶有兴味的笑。

黑猫跳下地,悠哉地抄起了手,跟人似的立起,吹了吹胡须,摇头晃脑地想道:这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龟儿非要去闯,该遭!

顷刻之间,女鬼便蹿到叶瑶的跟前,伸出血手,她咧开嘴大笑,就在她以为自己肯定能得手的时候,眼前突然多出一根金光闪闪的棍棒,拇指粗细,半臂之长。

“啪嗒”一声,重力袭来,有什么落在了地上。

女鬼不敢置信地仰视着自己的身体,这才反应过来自个脑袋竟然已经搬家了。

回过神的女鬼气愤地大吼一声,脑袋猛地飞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朝叶瑶咬去。

叶瑶不慌不忙,沉着迎战。

接下来,是一场单方面的压榨,叶瑶手持金棒,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啊不是,应该是惨无鬼道的殴打。

女鬼被打的“嗷嗷”直叫,脑袋飞到身体上,抱着头,蹲下身大喊道:“要死啦,别打了别打了。”

叶瑶收起降魔棍,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袖珍可爱的小葫芦,摘开瓶口,说道:“你自己进去还是我动手?”

女鬼没办法,只得乖乖进去,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为自己陈情了一番,“仙姑明鉴,我是才死了半月的新鬼……”

叶瑶自然知道她是个新鬼,不然横死之人怨气冲天,哪会这么容易就被打的满地找牙。

“这是我第一次害人,求仙姑看在我失败的份上,饶我一命。”

女鬼可怜巴巴地说着,大有叶瑶不同意就抱着她大腿嚎哭的趋势,叶瑶很想翻个白眼,看来是她下手太狠,抽得鬼连尊严都没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乖乖进去,我有时间找高僧为你度化,等怨气没了,我就送你去投胎。”

“谢谢仙姑!”得了保证的女鬼乐得对叶瑶拜了又拜,一个不小心,脑袋又掉了下来。

“哎哟我的头!”女鬼连忙去捡脑袋,安上后屁颠颠地飘进了葫芦里。

车上,乔琪和陆晴晴看得目瞪口呆,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叶瑶走过去,月光倾洒,清辉如练,落在她的脸上愈发让她清艳绝伦。

但在陆晴晴的眼中,越走越近的叶瑶比刚才的女鬼还可怕,她之前得罪了叶瑶,她会不会来教训她?

脑海里闪过叶瑶爆锤女鬼的画面,她打了个激灵,惊慌失措地爬到驾驶座,然后猛踩油门,跟飙车似的开走了,扬起一地灰尘,直接扑了一人一猫满脸。

“咳咳……”吃了一嘴灰尘的叶瑶同灰头土脸的黑猫面面相觑。

“啷个办?车跑咯!”

少年音倒也听不出苦恼,黑猫说完便跳上少女的肩,用爪子拉开背包的拉链,扒拉出一张符箓。

“瑶妹仔,用这张哇!”

叶瑶点头,接过缩地符,手上掐诀,口中念咒,“缩地成寸,步轻移,翻山越岭也平定!”

缩地符飘到空中,发出淡淡的金光,下一秒,只见叶瑶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发着光的圆圈。

叶瑶迈开腿,跨过圆圈,周围的景象在瞬息之间便由高山峻岭变成了城市里耸立的高楼大厦。

这是京城,叶瑶此行的目的地。

黑猫站在她的肩上,圆溜溜的脑袋四处张望,这就是大城市呀,果然和山头不一样。

它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就差把“我是乡巴佬”五个字刻在脑门上了。

和黑猫的好奇不同,叶瑶没有来到大城市的激动,这次来京城,她可不是来玩的。

她和陆行舟的亲事要不要作数,她还没想好,师父不会平白无故为她订下亲事,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如果师父还在,她大可以直接问他。

可惜的是……

想到师父惨死的模样,叶瑶不由掐了掐手心。

到底是谁杀害了师父?那枚残缺的摄魂铃是否是凶手留下的?

叶瑶有太多疑问,现在,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叶瑶翻过师父的手札,摄魂铃是鬼域派的宝物,鬼域派起于清末,在玄门中,是恶名昭著的邪门歪道,据传,它的大本营便在京城。

叶瑶此行来京城的目的有三,最重要的就是追查鬼域派,其二便是探望养父母。

最后,也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点,叶瑶准备顺便去看一眼陆行舟,如果能搞清两人定亲的原因那就再好不过了。

此时的叶瑶还不知道,接下来的几分钟,她马上就会见到陆行舟。


现在不过晚上九点,灯红酒绿的京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附近是个高级娱乐会所,一群年轻男人勾肩搭背地走了出来,他们中间,拥簇着一个俊美绝伦的男人。

二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颀长,规矩的白衬衣穿在他身上硬是显出了几分懒散的意味,一双狭长的内双丹凤眼,矜贵傲气。

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三分痞,七分漫不经心,慵懒味足足的。

“陆少,刚才的事还请你帮帮忙,”旁边有男人点头哈腰,讨好的笑堆满了脸,看到陆少点头,更是笑得眼缝都没了。

叶瑶本来想走的,听到“陆少”二字,脚步突然顿住了。

据陆晴晴所说,京城除了陆行舟,谁也不敢自称陆少,当然,别人也不敢用“陆少”去称呼陆行舟之外的人。

难道这就是她的未婚夫陆行舟?

叶瑶看着那个高大的年轻男人,眉头微蹙,她未婚夫怎么看上去是幅早夭面相?

可瞧他的模样早就成年了,这与面相不符啊!

这边,叶瑶的视线也引起了陆行舟一行人的注意。

“哟,这哪来的小美女啊!”陆行舟旁边是齐家的少爷齐铭绅,看见叶瑶后,他不由眼睛发亮。

齐铭绅开了家娱乐公司,见惯了圈内美女,很多都做过微调,好不容易看到个纯天然并且还是素面朝天的美女,这可太难得了。

其他人也被叶瑶吸引了注意力,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叶瑶慢慢走到陆行舟面前。

齐铭绅啧了声,看来,又是冲着陆行舟去的,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谈家世,光是陆行舟那张脸,也足够让数不尽的女孩前仆后继地奔上去。

叶瑶仰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几分严肃,“陆行舟?”

她的声音如泉水击石,清凌凌的,听在陆行舟的耳中倒有几分悦耳。

他看着眼前白衣蓝裙的女孩,卷发、红唇,再加上肩上的黑猫,仿佛是上个世纪的暗夜精灵。

陆行舟挑了下眉,准确无误地说出女孩的名字,“叶瑶。”

一旁的齐铭绅有几分惊讶,原来这俩认识啊!

陆行舟自然认得叶瑶,甚至于,叶瑶从小到大的照片他都有许多张,多年前见她的时候还是个圆鼓鼓的小包子。

想到这,男人唇角的弧度深了些。

齐铭绅揶揄地笑道:“行舟,可以啊!还以为你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没想到还偷藏了这么个漂亮的小美女。”

“小美女,你好啊,我叫齐铭绅,行舟的好哥们,请问你是……”

“叶瑶,陆行舟的未婚妻。”

这话一出,犹如平地惊雷,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未婚妻?”齐铭绅觉得叶瑶是得了妄想症,摇着头道:“小美女,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都不知道行舟什么时候多出来个未婚妻。”

叶瑶奇怪地看了齐铭绅一眼,“为什么一定要让你知道?”

“喵喵喵~”黑猫附和地叫唤着,心里一个劲地吐槽,就是就是,为啥一定要让你知道,你算哪根葱啊,你连根蒜苗都不是。

齐铭绅摸了摸鼻子,他怎么感觉被一只猫给鄙视了啊!

此时,陆家的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陆行舟迈开大长腿走过去,司机刘叔替他打开后座的车门。

见状,叶瑶也跟了上去,她想跟陆行舟谈一谈,但要不要上车,她却有些犹豫。

陆行舟看出了她的迟疑,狭长的眸中闪着几分戏谑,“怎么,不上来是怕我吃了你?”

这话说得有几分暧昧,叶瑶看见他眼里的轻佻,不由有点恼怒,抿着唇上了车。

司机启动引擎,朝着陆行舟的别墅方向驶去。

车上,两人离得很远,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叶瑶主动开口道:“陆行舟,我知道你没把这门亲事放在心上,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我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我和你会订下这个婚约?”

不是叶瑶妄自菲薄,而是从家世来看,她实在是差得远,且不说定亲时她的身世还未曝光,就算现在曝光了她是木家的女儿,但也与陆家的门庭相差甚远。

像陆家这样的豪门,不是很注重门当户对吗?

陆行舟食指轻叩膝盖,知道她并不记得自己,答非所问道:“你师父跟你说起过我吗?”

“没有。”

“看来他还没告诉你,你的命和我的命是连在一起的。”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叶瑶却猛地一下茅塞顿开,她就说嘛,陆行舟是早夭面相,能活这么久原来是有人为他续命,那为他续命的人……

“你的八字……”

话未说完,陆行舟便悠悠地报出了自己的八字。

叶瑶掐指一算,果然,和她的八字非常相配,难怪陆行舟会和她订下亲事,原来是借了她的命火续命。

不过,陆行舟的八字明明就极其贵重,怎么面相又会透出早夭呢?

叶瑶的疑惑无人替她解答。

车子一路行驶到别墅。

叶瑶在思索接下来要做的事,目前来看,她和陆行舟的亲事还不能解除,否则陆行舟会有生命之危,但她也不可能一直跟他这样耗着吧!

这栋别墅是陆行舟成年后购买的,家里除了他就只有一个负责他生活起居的阿姨,而此时,阿姨也已经离开,偌大的别墅中,孤男寡女,再加上一只猫。

六只眼睛相互注视着。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空气中弥漫着沉寂,过了半晌,坐在沙发上的陆行舟开口道:“我知道,你在调查你师父的死因。”

闻言,叶瑶神色一凛,双眼如炬地盯着陆行舟。

“别那么看着我,我可跟你师父的死没关系,”陆行舟笑了声,神色却有些复杂。

起身,他走到叶瑶跟前,从上往下地俯视叶瑶,高大的身子十分有压迫力。

“做个交易如何,我帮你调查你师父的死因,你乖乖当我的未婚妻为我续命。”

他的声音微哑,因为距离颇近,叶瑶甚至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打在了她的脸上。

男人双眸似星,目光灼灼地盯着女孩,灼热的视线不禁让叶瑶有些心慌意乱,她见过的异性很少,大多都是观中的师兄弟,生不出半点旖旎心思。

而此刻,叶瑶自个都未曾发觉,脸上已然爬上了几分红晕,当陆行舟散发他的魅力时,情窍未开的叶瑶也没能幸免。

“如何?”他步步逼问。

叶瑶下意识往后仰了仰头,声音有几分干涩,“成交。”

黑猫看得火冒三丈,这龟孙,竟然敢当着猫爷爷我面前调戏我家瑶妹仔,看我不赏你几爪子,

可惜的是陆行舟眼疾手快,黑猫刚跳起来,便被他拎住了脖子。

陆行舟把黑猫扔到叶瑶怀里,勾了勾唇,“既然你同意了,那么从今晚起,你就住在这。”

住在这!和他一起吗?

“同居”这两个字突然浮现在叶瑶脑海里。

成功将少女拐进窝,男人不禁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事实上,无论她答应与否,鬼域派的事他都会追查到底。

骗她,只是为了将她放在身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