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长篇小说

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长篇小说

风羽轻轻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陆怀序盛渺的精选现代言情《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小说作者是“风羽轻轻”,书中精彩内容是:什么时候给我抱个重孙子?”盛渺没有出声。陆怀序看她一眼,捏起一个莲藕粉糕轻轻把玩:“渺渺年纪还小,还是再玩两年吧!”老太太心如明镜,只是不好挑明。……他们在陆宅吃的饭,回去时,已经很晚了。陆怀序扣上安全带,侧身看了盛渺一眼,盛渺小脸别在一旁看着车窗外头。幽光里,她的侧颜白皙柔美。陆怀序看了半晌,轻踩油门。黑色宾利平稳行驶,两旁......

主角:陆怀序盛渺   更新:2024-02-11 07: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怀序盛渺的现代都市小说《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长篇小说》,由网络作家“风羽轻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陆怀序盛渺的精选现代言情《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小说作者是“风羽轻轻”,书中精彩内容是:什么时候给我抱个重孙子?”盛渺没有出声。陆怀序看她一眼,捏起一个莲藕粉糕轻轻把玩:“渺渺年纪还小,还是再玩两年吧!”老太太心如明镜,只是不好挑明。……他们在陆宅吃的饭,回去时,已经很晚了。陆怀序扣上安全带,侧身看了盛渺一眼,盛渺小脸别在一旁看着车窗外头。幽光里,她的侧颜白皙柔美。陆怀序看了半晌,轻踩油门。黑色宾利平稳行驶,两旁......

《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长篇小说》精彩片段


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何况,盛渺在他身子底下一副软玉温香,即使陆怀序不爱她,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喜欢这副身子的。
他理直气壮,正要占有。
盛渺手紧抵着他的肩,气息微乱:“陆怀序,这几天我没吃药,会怀孕的。”
闻言,陆怀序停了下来。
他再怎么想要,也没失去理智,在他跟盛渺的这段婚姻里他并不想弄个孩子出来,至少现在他没打算要。
半晌,他嗤笑出声:“看来这几天你想得挺多!”
她这点儿反抗根本入不了他的眼,陆怀序一手撑在她身侧,另一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了个未拆封的小盒子出来,上面印着三个英文字母。
正要拆开,手机响了!
陆怀序没管,单手拆着小东西,俯低了身子跟盛渺接吻,盛渺不肯摆动着脑袋想挣脱他……手机铃声持续响着。
终于,陆怀序不悦地接起来。
对面是他的母亲陆夫人。
陆夫人语气淡淡:“陆怀序,你奶奶不舒服,你回来看看她!对了,把她也带过来,你奶奶说想吃她做的莲藕粉糕。”
约莫是老的小的,陆夫人都不喜欢,所以态度冷淡。
陆怀序一手按着盛渺的身子,黑眸居高临下睨着她……他似乎是斟酌了下,跟手机那边说:“我一会儿就带她过来。”
挂上电话,他起身着衣:“奶奶病了,想见见你……你就是想闹也等回来再说。”
盛渺无力瘫软在床上,半晌,她亦起身默默着衣。
陆怀序拉上裤链后,睨一眼盛渺纤细的背影、还有床头那一盒未拆的杜蕾丝,薄唇微抿了下先出去了。
盛渺下楼时,陆怀序坐在车里吸烟。
此时天际只剩最后一丝暮色,光线昏黄暗哑。
盛渺穿了件白色真丝衬衣,下面配了条同样面料的黑色长裙,长及脚裸,只露出一小截雪白纤细的小腿,晶莹剔透的。
她想坐后座,陆怀序打开副驾驶车门:“上车。”
盛渺没得选择,默默上了车。
黑色宾利缓缓驶出别墅大门,陆怀序单手握着方向盘,专注看着路况,偶尔看后视镜时会睨一眼盛渺。
结婚三年,盛渺极少坐他的车,现在想离婚自然不想说话。
两人都沉默,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半山一处庄园别墅,黑色雕花大门打开时,整间别墅的灯光亮起,宛如白昼。
车停下熄火,陆怀序侧身注视盛渺:“奶奶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你知道该怎么说。”
盛渺打开车门,声音冷漠:“你放心。”
陆怀序盯着她的背影一会儿,下车快走几步,捉住了盛渺的手。他能感觉到她的抗拒,随即他就拽紧她的手掌:“别忘了你刚说的话。”
盛渺手指微蜷,总归没再挣开。
大厅里,陆夫人正候着他们,看见他们牵手进来不禁微微蹙眉,但随即就淡声说:“郝医生才走,你们去看看。”
说完,她看着盛渺。
盛渺叫了声妈,好半天,陆夫人才勉强应了声。
若是平时盛渺必定失落,但现在她连陆怀序都不在意了,又怎么还在意这个……耳边传来陆怀序的声音:“我们去看望奶奶。”
进了卧室,果真老太太身子不爽利,歪在床边直哼哼……看见陆怀序带着盛渺过来一双老眼立即亮起来:“盼星星盼月亮,总算将我们渺渺盼来了。”
陆怀序把人往前一推。
他倾身贴着老太太的耳说:“知道您身子不痛快,这不把人给您带来了。”
老太太笑眯了眼。
但她却佯装听不清楚,伸长耳朵大声问:“什么?你跟渺渺在造孩子?……陆怀序,还是造孩子要紧,我一把年纪了不打紧的。”
明知道老太太故意,陆怀序还是睨一眼盛渺。
盛渺不陪他秀恩爱。
她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就起身了:“我去做莲藕粉糕。”
她离开,老太太笑容垮了,身子往后一靠。
“陆怀序,那个白筱筱怎么回事儿?平时照顾些就算了,还放什么烟花,小心你媳妇儿吃醋跟你闹。”
“渺渺家里你也上点儿心,别跟没事人一样。”
“再这样冷淡,人可会跑。”
……
陆怀序应付几句,没有解释烟花的事情,或许是秦秘书的手笔吧!
聊了好半天,盛渺做好点心过来。
陆怀序看过去,即使做过家事盛渺身上衣服仍是平整光滑,整个人看着端庄美丽,简直就是贵妇典范。
他一时有些索然无味。
陆老太太却很喜欢,她尝了口点心说了重点:“陆怀序你再过两年就30了,你那一圈儿的发小都抱两个了,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抱个重孙子?”
盛渺没有出声。
陆怀序看她一眼,捏起一个莲藕粉糕轻轻把玩:“渺渺年纪还小,还是再玩两年吧!”
老太太心如明镜,只是不好挑明。
……
他们在陆宅吃的饭,回去时,已经很晚了。
陆怀序扣上安全带,侧身看了盛渺一眼,盛渺小脸别在一旁看着车窗外头。
幽光里,她的侧颜白皙柔美。
陆怀序看了半晌,轻踩油门。
黑色宾利平稳行驶,两旁灯火不停倒退,他明显是想跟她聊点什么,所以车开得不快。
约莫五分钟后,陆怀序淡声开口:“明天我安排人将你爸爸接到陆氏医院,会有最好的专家团队给他治疗。还有……以后你想用钱就跟我说。”
他的语气挺温和,算是让步了。
他不爱盛渺,也在意当年她算计自己的事儿,但是他并不打算换掉妻子……这对于他的生活还有陆氏集团的股票,都会造成困扰。
习惯吧!
再说她相貌和身材都是顶尖的,至少在性方面,陆怀序觉得挺和谐。
想到这个,
前面路口红灯时,陆怀序睨了盛渺一眼。
他扶着方向盘,继续道:“以后秦秘书也不会再到家里来,你那些珠宝就自己收着,我会跟她交代。”
盛渺安静地听着。
车内冷气很强,她双臂抱着自己,才不至于冻得发抖。
她跟陆怀序当了三年夫妻,多少了解他的性格,说真的他这些让步算是恩宠了……按理她该感激涕零的,但她并没有!
他说了挺多也做出让步,可是他只字未提白筱筱,也就是说如果她接受他的安排,那么未来白筱筱仍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不会有任何改变。
盛渺累了,不想困在无爱的婚姻里。
她淡淡拒绝:“不用,我爸现在的医生挺好。”
陆怀序听出她的意思,她不接受他的示好坚持要离婚。他不禁也来了气:“盛渺,别忘了我们结婚的时候签了协议的,离婚的话你一毛钱也拿不到。”
“我知道!”她回答得很快。
陆怀序耐心用尽,不再跟她说什么。
20分钟后,车子驶进他们居住的别墅时,他把车子缓缓停下对门卫说:“把大门关好,一只苍蝇也别放出去。”
门卫狐疑才想问,
陆怀序已经把车开走,片刻,停在别墅前面的停车坪上。
车停下,盛渺解开安全带正想下车,“咔”的一声,车内锁被陆怀序锁上了。


清早,主卧室衣帽间。
盛渺为陆怀序熨烫衬衣,挑选了适合的领带,她知道今天是陆氏集团的股东会议,为彰显身份,盛渺又特意配了领针。
纤细身子被人抱住。
盛渺稍稍惊讶,昨晚他们发生不愉快,她以为他总要冷淡几天的。
陆怀序没提电影票的事情。
他握住妻子纤细腰肢,一手拿了那副领针打量,他声音热热的:“前段时间你不在家里面,哪哪都不方便!”
盛渺笑得浅淡:“我不是回来了?”
才说完,她就被陆怀序转过身来。
他将她抵在透明玻璃的饰物柜前,稍稍提起,盛渺半坐在他的左腿上……浴衣被撩开,她的丈夫握住她身子把玩。
大清早,陆怀序简直不要脸。
陆怀序并不是真的想做,他慵懒地占着她漫不经心地反问:“人回来了,心回来没有?”
盛渺觉得他吃错药了。
他们这样的婚姻关系,还谈什么心不心的?
但她不想惹他不快,最后还是自己受累,于是搂着他的脖颈很是顺从:“陆怀序,如果你想做的话,可能得快点儿了!九点的股东大会,八点你必须从家里出发。”
陆怀序顿时索然无味。
他松开她去洗手间洗漱,声音从那儿传过来:“你什么时候连秦秘书的工作也抢了?”
盛渺轻轻撩了下长发,垂眸浅笑:“陆怀序,我以为你会喜欢。”
洗手间里,陆怀序穿着一袭雪白浴衣对镜而望,听见盛渺的话露出一抹轻嘲。
他的陆太太可真虚伪!
……
送走陆怀序,盛渺回到二楼,练了会儿琴。
临近中午时,魏老师的助理林双联系了她,想跟她再谈谈跟魏老师学习的细节。
盛渺跟他约了老地方。
林双做事效率高,见面以后他拿出一份合约,轻声说:“明年开始,魏老师将会在全球举行32场古典演奏会,他希望你是第二演奏家,每场保底不会少于6首曲目,这份合约是魏老师的诚意!盛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魏老师从未这样欣赏一个人……还没有正式收徒,就给这样高规格的待遇。”
他又说:“魏老师用他的名誉,在给你背书。”
盛渺很珍惜这个机会。
那份合约,她看了又看……
林双都乐了,他靠着椅背轻弹修长指甲,笑道:“从前魏老师好几回求着你学,你都不当回事儿!怎么,现在转性了?”
盛渺低头签合同,
她声音轻轻的:“是脑子里的水倒掉了。”
林双原本想笑,但是他发现自己笑不出来,最后他敛了神情说:“这几天魏老师出差了,等他回B市,应该会专门摆个宴席公布你的身份!魏老师临走时特意交代我,说不许你拒绝。”
魏老师的爱护,盛渺很感激。
她自然不会推辞。
稍后,林双送她下楼,很有风度地为她打开车门,盛渺转身跟他道别……男女微笑相望,被人拍下。
但是,只捕捉到了林双的背影。
……
盛渺坐上车,司机侧身问:“太太是回别墅吗?”
盛渺看时间还早,就淡道:“去松山医院。”
司机一踩油门。
半小时后,盛渺来到松山医院的VIP康复中心。
盛大勋换了病房,加之孟燕回回国,沈清言语间又暧昧,
他怎会猜不出是盛渺回到陆怀序身边,当父亲的虽欣喜长子有望,但他总归伤感小女儿的牺牲,半天都没怎么说话。
盛渺略坐了坐,就离开了。
沈清追出去,犹豫再三轻声说:“你别怪你爸爸,这几天他心里不好过,不说话也不怎么肯吃饭。”
说着,忍不住擦擦眼泪。
盛渺帮她擦拭,声音柔柔的:“我怎么会怪爸爸!沈姨,我只是觉得自己没用,否则也不需要再回到陆怀序身边。”
沈清思想毕竟老旧。
她斟酌了下低道:“渺渺,生个孩子吧!生个孩子就不那么苦了。”
盛渺知道她是好心,怕她被陆怀序冷落,曾经盛渺也渴望着跟陆怀序要个孩子,但再次回到他身边,她一点想法也没有。
盛渺浅笑:“过两年再说吧!”
沈清轻声叹息,目送盛渺离开。
盛渺离开康复中心后,去门诊配了一瓶短效避孕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几次陆怀序跟她做夫妻之事,都不太想用套子,有时明明都拆开了但还是没用,就那样迫不及待地跟她结合。
她不想怀孕,就得自己吃药。
配完药,她正要离开却不想碰见了不想碰见的人——白家母女。
虽然背景不好,
但因为陆怀序的关系,这儿的医护人员都对她们很恭敬,所以白筱筱跟她的母亲是有几分矜持高傲的。
看见盛渺,白母就来气了。
上次在医院的时候,陆怀序明显是偏向他们家筱筱的,她也满打满算陆先生回去就会跟这个姓盛的离婚,然后向筱筱示爱!
哪知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又回到了陆家,霸占着陆太太的名分。
白母松开轮椅,态度嚣张:“你不要以为你回去陪着陆先生睡觉,他就喜欢你了!我告诉你陆先生对我们筱筱不要太上心哦,那位姓魏的老师你听过的吧,人马上就要收我们筱筱当学生了,而且看在陆先生的面子,还要给我们筱筱摆几桌酒席的。”
女儿争气,白母说话都带了夹子音。
盛渺懒得理她。
她按下电梯键,准备离开。
白母猛地捉住她,仗着一身力气把她的包打掉,语气蛮横:“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你要是识相,马上跟陆先生离婚。”
盛渺的手袋,掉落在地上。
一瓶避孕药滚了出来……
白母微微一愣,她盯着那个小瓶子,自言自语:“陆先生还碰你?你们感情不好,他怎么还能跟你做这个事情呢?筱筱说,陆先生整天都对她想入非非的呀!”
白筱筱脸色涨红。
她羞恼,同时又嫉妒盛渺。
她结过婚有过男人,她的腿虽然断了,但是女人的欲望一点也不少,多少个夜晚她在白色的床单下面,幻想着陆怀序驰骋在她身上,她摸着他的俊脸跟他干那个事情……
现在,这瓶避孕药戳破了她的幻想。
原来,陆怀序跟他太太是有性|生活的。
就在僵持的时候,电梯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碰巧是陆怀序跟秦秘书。
陆怀序眼尖,看见那瓶避孕药。
他抬了英挺眉眼,注视着盛渺……秦秘书很有眼色地将东西拣起来放进包里,交给盛渺:“陆太太,您的包。”
盛渺接过包,轻声道谢。
她看向自己的丈夫,表情恬淡:“陆怀序,我想你应该不是来看我爸爸的!我不打扰你处理事情,先回去了。”
陆怀序却捉住她的细腕……
盛渺没有回头,她挣开陆怀序,走进电梯。
陆怀序跟着进去。
白筱筱的母亲张了张嘴巴,想开口,但是她是很怕陆怀序的,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在面前合上。
秦秘书受够这对母女。
她忍不住冷嘲热讽:“白小姐,请你管好你母亲,上次的事情陆先生已经很生气了,你们再这样挑衅陆太太,小心陆先生停掉医药费,魏老师的事情也泡汤,到时哭都来不及。”
白母忍不住打听:“秦秘书,陆先生他怎么会碰……她呢?”
秦秘书冷笑:不但有,还有频繁呢!

小说《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