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都战龙

神都战龙

匪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朝本是顶尖豪门江家的继承人,那时候的他还是家族公认的第一天才。而他在机缘巧合之下拜了一位高人为师,师父为了让他更让一层楼,就在他的体内下了一道封印,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但是谁成想,这一个举动,让他彻底的看清了所谓的亲人。也因此,他从继承人沦落为废物。如今十年的期限终于到了,江朝突破了封印,他的巅峰时刻正是开始……

主角:江朝,唐雪宜   更新:2022-07-15 2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朝,唐雪宜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都战龙》,由网络作家“匪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朝本是顶尖豪门江家的继承人,那时候的他还是家族公认的第一天才。而他在机缘巧合之下拜了一位高人为师,师父为了让他更让一层楼,就在他的体内下了一道封印,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但是谁成想,这一个举动,让他彻底的看清了所谓的亲人。也因此,他从继承人沦落为废物。如今十年的期限终于到了,江朝突破了封印,他的巅峰时刻正是开始……

《神都战龙》精彩片段

“老子的狗就算把你女儿咬死了又怎样?”

“一条贱命而已老子赔得起,两百万够不够?”

在江朝面前,一个公子哥带着群手下在嚣张地大笑,三头高大凶猛的恶犬正盯着他虎视眈眈。

身后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脚上锁着狗链,像一头小鹿,惊恐地缩在墙角。

那是他的宝贝闺女宝儿!

轰!江朝身上恐怖的戾气骤然爆发。

他不敢想象,自己离开的两年里,女儿到底吃了多少苦!

“去,咬死那丫头!”

只听那公子哥呼喝一声,三头恶犬立即一跃而起,扑向角落里的宝儿。

小姑娘吓得拔腿就跑,但脚上被狗链拴着,根本跑不动,只能捡起一块石头防身。

这一幕,看得一群人哈哈大笑。

“你这是找死!”

就在这时,一道狂暴的人影瞬间挡在宝儿面前,三头恶犬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飞了出去,粉身碎骨!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江朝一巴掌挥出。

轰!

那公子哥像炮弹一样飞出去,轰隆把一面墙撞得粉碎。

滔天的杀气,铺天盖地!

剩下的其他人,扑通扑通跪倒在地,神色惊恐无比,两眼发直,已经被那狂暴的杀气给瞬间震成了白痴!

江朝回头把拴着女儿的狗链一把捏断。

宝儿一溜烟,拔腿就向外逃。

“宝儿,是爸爸......是爸爸回来了......”江朝追上去拉住她。

宝儿呆呆地望着他,突然一矮身,飞快地从地上捡起个东西,就往嘴里塞。

那是一个已经发霉发臭的馒头!

江朝心都要碎了,把女儿抱住,紧紧搂在怀里。

宝儿拼命挣扎,两只小拳头不停地打在他脸上。

他离开的两年时间里,女儿是遭了多少罪啊,已经不认识他了。

“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

熟悉的街边小摊。

江朝给宝儿买了一盘她最爱吃的炒面。

看着瘦弱的女儿狼吞虎咽,心中酸楚难当。

他江朝,原本是京中顶尖豪门江家的嫡系继承人,也是家族中公认的第一天才!

后来他拜了一位绝世高人为师,师父为了让他更上一层楼,亲自在他体内种了一道封印。

从此之后,他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废人,韬光养晦,熬炼打磨。

只等十年之后封印破碎,就是他龙飞九天之时。

可没想到,家人却因此对他态度大变,他也从风光无限的家族继承人,成为了人人蔑视的废物。

就连亲生母亲,都视他为弃子,为保犯事的弟弟,把他推出去当了替罪羊!

被震怒的爷爷赶出家族后,江朝流落到云海市,娶妻生女。

结果两年前,他突然被一个女同学陷害,入狱两年。

就在进监狱后不久,十年期满,封印突破!

师父带他来到了海外,继续打磨修炼。

直到最近,他凭一人之力诛灭世上最大的黑暗组织修罗殿,以“神王”之名威震天下!

两年时间已到,他也终于成功出师。

谁知刚刚回到云海市,他就险之又险地救下了差点被恶狗咬死的女儿!

回忆过往,真是百感交集。

想起女儿以前喜欢加醋,江朝拿过醋瓶子,准备给她倒一点,结果却是把宝儿吓了一跳。

小姑娘飞快把筷子倒转过来,当成武器用筷尖对着他!

直到江朝颤抖着把手缩回去,她才继续大口地往嘴里塞着面条,不时还警惕地看他一眼。

江朝瞬间泪崩。

“慢慢吃,爸爸......爸爸去吹吹风......”

他不习惯在人前落泪,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一旁,没走几步,突然左手一紧。

低头看去,就见宝儿两只小手抱着他的胳膊,嘴里塞得鼓鼓的,一边咀嚼着,一边睁着乌溜溜的眼睛望着他。

这一刻,江朝再也忍耐不住,蹲下来抱住宝儿,泪如泉涌!

“爸爸......爸爸哪也不去,爸爸以后再也不是废物......是可以保护宝儿的人......”

夕阳斜照。

江朝背着宝儿往家中走去,感受着女儿柔软的躯体伏在后背,心中一片温暖。

从现在开始,他终于有能力好好守护着家人。

那些曾经陷害过他的人,不管有着怎样的滔天权势、富贵荣华,于如今的他而言,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经不起他一指碾压!

“雪宜,我回来了。”

春澜小区。

进门第一栋,坐电梯上六楼,靠右边那一间,就是江朝要回的家。

屋中。

唐雪宜头痛欲裂,一口气连灌了几杯冰水,驱散着酒劲。

“朱总,咱们酒也喝了,你也把我送回家了,合同可以敲定了吧?”

客厅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嘴里叼了根雪茄,猥琐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离不定。

“急什么,要签合同,咱们总得再......”

话音未落,他就急不可耐地凑上前,要搂她的腰肢。

“朱总,您别开玩笑!”

唐雪宜急忙避开,虽然心中怒极,却也只能强颜欢笑。

那朱总顿时脸色一变,拿起一杯冰水泼在她脸上。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你知道为了这张合同,多少女人排着队想上老子的床?”

一个个羞辱的字眼,刺激得唐雪宜浑身发抖。

她实在太累了。

真想拿起刀,一把先捅死了对方,再扎进自己的胸口。

可一想到女儿还那么小,妹妹又半身瘫痪,母亲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父亲失踪了两年,生死未卜......

她要是走了,这一家子该怎么办?

“滚!”唐雪宜冲过去把门拉开。

可就在开门的瞬间,她呆住了。

门外是她的女儿。

还有把她人生毁得一塌糊涂的那个人。

江朝!

站在门口的江朝,恍惚了一下。

眼前的这个女人,依旧那么漂亮,但比记忆中的憔悴了许多,消瘦了许多。

“装什么白莲花,到最后还不是要乖乖回来伺候老子!”

屋里传来那朱总不耐烦的叫骂声。

唐雪宜羞愤欲死,急忙把宝儿从江朝身边拉了过来,紧紧搂在怀里。

“朱总,这是我女儿,您......您先回去吧。”

她生怕对方会伤害宝儿,赶紧低声下气地央求道。

“难怪这么臭,哪来的小叫花子?”

朱总过来看了一眼,捏着鼻子骂道。

啪!

他一句话还没骂完,就直挺挺地被江朝抽翻在地!

几颗带血的门牙,在地上蹦蹦跶跶。

晕了有几秒钟,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唐雪宜只觉得酣畅淋漓,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可随之而来的,就是满腔的恐惧。

朱总在她这里被打成这样,叫她该怎么办?

 


“好呀,现在学会打人了,是比以前能耐了!”

“呵呵,也是啊,你本来就是个罪犯,会打人不是很正常吗?”

唐雪宜颤抖着声音讥讽道。

“雪宜,我真是被人陷害的。”江朝解释道。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在狡辩些什么?”唐雪宜勃然大怒。

“那是你同学!人家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说你侵犯她,为什么要陷害你?人家不要脸吗?”

江朝紧了紧拳头,当年的事情说来话长,他不想在此时与妻子争辩。

“过去的都过去了,咱们一家人重新开始好不好?”

“你想重新开始是吧?”唐雪宜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好呀,你先把我妹妹的腿治好了!”

“子枫的腿怎么了?”江朝一愣。

“你还来问我?”唐雪宜咬牙冷笑道。

“你去非礼别人女朋友,对方过来报复,正好子枫在家,他们就要对子枫......”

“子枫被逼得跳了楼,半身瘫痪,你满意了吗?”

“因为你做的好事,我爸被逼得调去外地,结果半路出了意外,到现在都生死不知!”

“我妈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大夫说她已经撑不了半个月了。”

“呵呵,请问你想怎么重新开始?”

江朝没想到,原来还发生了这么多事。

“雪宜你放心,子枫和妈的病我都会治好的,以后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给你挡着!”他郑重地道。

“你能不能别丢人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大话!”

砰的一声。

江朝被关在了门外。

“宝儿,对不起,对不起......”

唐雪宜一边给女儿洗澡,一边直掉眼泪。

自从江朝坐牢后,女儿深受刺激,得了自闭症。

她整天忙进忙出的,妹妹子枫又要在医院照看母亲,根本无暇照顾孩子,只好每个月给表婶一点钱,让她照看着。

没想到她把孩子照看成这样。

给女儿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去厨房做了顿饭。

“宝儿吃吧。”唐雪宜给女儿碗里夹菜,自己却是全无胃口。

她在发愁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虽然朱总不是她亲手打的,但对方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到她头上。

唐雪宜犹豫许久,给爷爷打了个电话,想要求他出面帮帮她。

可电话虽然通了,却是没人接。

她只得又打给其他亲戚。

“你怎么搞的,这种事情自己解决!”对方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一圈打下来,却是根本没人理她。

“杨少,我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唐雪宜实在没办法,只好又拨了一个电话。

对方听完之后,为难地道,“你这个事情有点棘手啊,那个朱总背景大得很,不一定给我面子。这样,只要雪宜你答应嫁给我,我让我爸出面!”

唐雪宜沉默了好久,还是拒绝了。

“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对方冷冷地丢下一句话。

唐雪宜无助地坐倒在地。

这朱总是保隆集团的总经理。

据说这保隆集团背后的大老板,是个黑白通吃的大佬,为人残暴冷酷,动不动就把人打死打残,丢去江里。

唐雪宜浑身发抖。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雪宜,你明天在家还是在公司,我让人把保隆集团的合同送过来。”电话那头传来江朝的声音。

“我求求你,能不能别再添乱了?”

唐雪宜绝望地怒吼了一声,把电话按掉。

什么把保隆集团的合同送过来,你以为你是谁啊?

明天她就去朱总的公司,不管是要打要骂,还是要她下跪求饶,她都认了。

次日一早。

唐雪宜害怕得几乎一宿没有合眼,早早就出了门。

不过此时,在保隆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内,还有人比她更慌!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脸色苍白的朱总,活脱脱瘦了一圈,缩成一团,正在瑟瑟发抖。

昨晚上出了一件大事!

他背后的大老板突然宣布,以后他们头顶上只有一位爷。

那就是江朝,江爷!

他想方设法才打听出来。

昨晚那个叫江朝的人,去了一趟大老板的别墅。

很快,大老板手底下最强的十三太保,就被横着抬了出来,急急忙忙送去了医院。

十三太保有多可怕,他是太清楚不过了!

还有大老板,那绝对是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枭雄,一般的富豪权贵,根本连站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心目中神一样的大老板,居然被一个叫江朝的男人,给轻而易举地收服了!

这个江朝到底是有多恐怖?

但最让他崩溃的是,他赫然发现,这位手眼通天的江爷,竟然就是昨晚抽了他一耳光的男人!

那个唐雪宜,是这位江爷的女人!

“他妈的啊,我该怎么办啊?”朱总惨嚎一声,整个人瘫痪在地上。

楼下。

唐雪宜匆匆下了出租车。

“唐雪宜!”一对男女从宝马车上下来,把她叫住。

来人名叫唐泽坤,是唐雪宜的堂兄。

其实唐家并不差,在整个云海市虽然排不上顶尖,也算是个二流家族。

唐雪宜身为唐家的子孙,按理说应该过得不错。

只可惜她父亲向来不受爷爷重视,后来又因为江朝坐牢的事,被大伯借机打压,在调去外地的途中出了意外,到现在都生死未卜。

此后她们一家就彻底败落了。

“坤哥,这是谁啊?”那女的挽着唐泽坤的手,嗲声嗲气地问。

唐泽坤似笑非笑地道:“就我那个不争气的堂妹。”

“啊,我知道了!是不是就那个,她老公非礼女同学,被抓进去坐牢的那个?”

她这一大呼小叫的,顿时引得路人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唐雪宜咬着嘴唇,低头就走。

“急什么,正好咱们一起走,我去找朱总把合同签了。”唐泽坤慢悠悠地带着女友跟上来。

“朱总答应跟你签合同了?”唐雪宜大吃了一惊,停下脚步。

“不会吧不会吧,你这蠢女人不会真以为能跟我斗吧?其实这合同我跟朱总早就定下了!”唐泽坤捧腹大笑。

唐雪宜如堕冰窟,整个人都傻了。

原来这朱总,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把合同给她!

唐雪宜和唐泽坤,都在唐氏集团上班,不过一个是小业务员,另一个则是业务部经理,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

这次保隆集团的合同数额巨大,谁如果能够签下来,连提成加公司奖金,足足有一百万。

唐雪宜之所以如此拼命,是因为她拿到这一百万后,再把家里的房子卖掉,就能勉强凑出给母亲做手术的救命钱。

如今一切泡汤了不说,还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唐雪宜只觉头晕目眩,咬了咬牙,快步往大楼内走去,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江朝!

 


“雪宜。”江朝看到她,微笑着迎了上来,“我陪你进去。”

“哟,罪犯回来了!”唐泽坤突然大叫一声。

“坤哥,我害怕,我长这么美,他会不会非礼我呀!”她女友更是咋咋呼呼的。

吸来了无数诧异的目光。

“滚开!”唐雪宜无地自容,冲着江朝怒吼一声,掩面冲进了电梯。

江朝快步跟上。

“罪犯,坐牢的滋味怎么样啊?”唐泽坤带着女友也追了进来。

江朝冷淡地扫了他一眼。

唐泽坤,雪宜的堂兄。

这个人,他以前就十分讨厌,现在更是面目可憎。

“再吵,我就让你们两个满地找牙。”

唐泽坤和他女友愣了一下,随即捧腹大笑。

这窝囊废是坐牢坐傻了吧?

边上的唐雪宜,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哥,你跟朱总关系好,能不能替我求个情,你就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她低声央求道。

唐泽坤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哟,小嘴怎么突然这么甜了,还叫我大哥?要不这样,你看你嫂子鞋子脏了,你先给她擦擦干净。”

他女友立即把她的脚伸了出来,“我这双高跟鞋得八万呢,你可别给擦坏了。”

唐雪宜屈辱得眼眶含泪。

可一想到自己的家人,她还是缓缓蹲下身子,准备用袖子替那女人擦鞋。

“以后有我在,谁都不敢把你怎么样!”江朝一把拉住她。

看着妻子卑微的模样,他鼻子发酸,胸中更是陡然升起一股想要毁灭一切的戾气!

这时电梯门刚好打开,他拉着唐雪宜就往外走。

“你够了吧!”唐雪宜又气又急。

可不管她怎么挣扎,却是挣不开江朝的手。

砰!

豪华的办公室大门,被江朝一脚踹开。

唐雪宜被吓坏了。

随后追过来的唐泽坤和他女友,也是目瞪口呆。

至于办公室内的朱总,看到凶神恶煞的江朝,直接给吓得魂都没了!

“朱总,要不要叫保安上来?”唐泽坤连忙献殷勤。

“朱总,我来赔罪了,不管是要打要骂,还是让我下跪,只求您大人大量......”唐雪宜脸色煞白。

听到唐雪宜这番求饶的话,懵在那里的朱总,吓得差点肝都炸了!

让江爷的女人给自己下跪求饶,任打任骂?

就算给他一千个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他亲眼见过,得罪大老板的人,被打断了手脚装麻袋沉江!

那得罪江爷的人,又会是个什么下场?

“江爷饶命啊!”

他杀猪般惨嚎一声,跑过去扑通一声就给江朝跪下了,咚咚咚地磕起头来。

唐雪宜惊呆了,唐泽坤和他女友也看傻了眼!

“朱哥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人是刚刚放出来的罪犯!”

唐泽坤生怕朱总不知道,急忙冲过去提醒。

“我说了,再吵就让你们满地找牙。”江朝淡淡道。

朱总一听,噌地从地上蹿起,身手那叫个灵活,跑到门外大叫保安。

很快,一群如狼似虎的保安就冲了进来。

唐雪宜吓得浑身哆嗦。

“快,你们快把这个罪犯抓起来!”

唐泽坤兴高采烈地指着江朝大叫。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那朱总就跟猛虎一样冲过来,啪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给我打!江爷吩咐了,这两个人要打得满地找牙!”

那群保安当即冲过来,跟拎小鸡似的,把唐泽坤和他女友拎住,开始左右开弓,狂甩耳光!

说了满地找牙,那就得满地找牙!

不一会儿,唐泽坤二人就满嘴是血,门牙掉了一地。

“给我接着打!”朱总恶狠狠地叫道。

这唐泽坤是唐家人,也算有点来头,不过相比起江爷来,根本不值一提!

“太吵了。”江朝不悦地道。

“赶紧给我扔出去!”朱总赶紧指挥保安,把唐泽坤二人拎了出去。

等人全都退出去之后,朱总扑通一声又跪下了,开始用力抽自己耳光。

“唐小姐......不不不,江夫人饶命啊......”

唐雪宜不知所措,整个人晕乎乎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雪宜,你看着办吧。”江朝拉着她坐到椅子上。

“江夫人,我该死,我有眼无珠......”

朱总一听,急忙冲着唐雪宜连连磕头,涕泪横流地苦苦哀求。

自己是生是死,完全就在人家一念之间!

“朱总,您......您别这样,您快起来吧,都是误会......”

唐雪宜哪见过这种阵仗,六神无主地赶紧请朱总起来。

朱总心头狂喜,但江爷没发话,他哪敢起来,咚咚咚地依旧猛磕头!

“雪宜,咱们先把合同签了?”江朝柔声问。

朱总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爬起来就冲到办公桌,把早就准备好的合同,献宝似的给唐雪宜捧了过来。

“江夫人您过目,如果没有问题,咱们马上就签!”

唐雪宜字斟句酌地看完那份合同,当时就被惊呆了。

这合同根本不是之前那一份,不仅数额要大得多,而且给出的条件,优厚得吓人!

“另外还有这一份,也麻烦江夫人过目一下,要是没问题,也一起签了吧。”

这竟然是另外一个三千万的大项目!

唐雪宜眼花缭乱,但她仔细看过了,这份合同绝对没问题,而且对唐氏集团极为有利!

在一连签下三份巨额合同后,唐雪宜迷迷糊糊地出了保隆集团。

江朝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就算是你帮了我吧,以后我们各不相欠,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唐雪宜冷冷说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回到家里,妹妹唐子枫正在厨房做饭。

她这个妹妹,从小到大都是校花,品学兼优,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可如今却不得不坐着轮椅,连干普通的家务活都很吃力。

“姐,你回来了,你看我炒的番茄炒蛋怎么样?”

“好,很好。”唐雪宜偷偷抹了抹眼泪,并且宣布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姐你拿到合同了?太棒了,那就可以给妈动手术了!”唐子枫又惊又喜。

唐雪宜微笑着点头:“再把咱家这房子卖掉,应该就差不多了。”

“没事,租房也挺好的。”唐子枫安慰道。

“对了,今天有件很怪的事。”

之前是怕吓着妹妹,唐雪宜一直隐瞒了朱总的事情没说,现在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也就没有什么顾忌。

“不可能,那个窝囊废有什么本事,能让保隆集团的总经理给他下跪?”

唐子枫对江朝恨之入骨,根本不相信这个没用又无耻的男人,会有这种能耐。

唐雪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皇家娱乐会所内,纸醉金迷,美女如云。

“你说什么,唐雪宜拿下了保隆集团的合同?”一个公子哥推开身边的美女,愤怒地吼道。

“妈的,那姓朱的不知道发什么疯,不仅把合同给了唐雪宜,还把我打得......哎哟,我还在医院缝针呢!”

“废物!”公子哥一脸阴沉地挂了电话。

他叫杨元超,云海市赫赫有名的鼎盛集团,就是他家开的。

唐雪宜之前求过的那个“杨少”,就是他。

如今杨家内部,正为继承权斗得不可开交。

在年轻一辈中,杨元超并不是最受宠的一个,优势不大。

所以他盯上了唐雪宜。

准备通过联姻的法子,取得唐家的支持,这样一来,他获得继承权的胜算就会大大提高。

他给了唐泽坤不少好处,原本是想利用保隆集团这件事,把唐雪宜给拿下,没想到却是失算了!

“一点小事都干不好!”杨元超骂道,“对了,还有那个小丫头,怎么还没弄死?”

对于杨元超来说,唐雪宜虽然嫁过人,但毕竟是云海市有名的大美女,又对他争夺继承权有着决定性的帮助,勉强还能接受。

但她家里那个小拖油瓶,他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了的。

在他娶唐雪宜前,必须要把那个小拖油瓶先给弄死,否则他们杨家的脸往哪儿搁?

“少爷,我之前已经安排了人,准备放狗去把那丫头咬死......”

“这主意不错啊,结果怎么样了?”

“结果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丫头没死,反而咱们派出去的那批人,死了一个,疯了一群......”

“一群废物!”杨元超暴跳如雷,“就明天,把那个小拖油瓶给我弄死!”

“是,属下马上去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