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平生只对她服软

平生只对她服软

明珠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许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涩小花,但在赵平津眼里,她的初次绽放也着实过于热辣了一些。——平生只对她服软。

主角:许禾赵平津   更新:2022-11-14 10: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禾赵平津的其他类型小说《平生只对她服软》,由网络作家“明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涩小花,但在赵平津眼里,她的初次绽放也着实过于热辣了一些。——平生只对她服软。

《平生只对她服软》精彩片段

到了江家的老宅,许禾注意到宅子停车坪那里停了很多的车。


大约是爷爷今天醒了,众人得了信儿都过来探望他。


许禾没多想,跟着江淮往主楼去。


刚进大厅,一错眼,就看到了郑凡,许禾怔了一下,郑凡却容色平淡,只对江淮笑着点头:“小少爷。”


许禾手心里出了一层的细汗,心里直打鼓。


郑凡这个贴身助理在这里,那么赵平津……厅内忽然一阵骚动,原本坐着说话的众人,都安静起了身向楼梯那边看去,江淮忽然松开许禾的手,规规矩矩的挺直脊背站好,冲着正从楼梯上下来的男人,毕恭毕敬叫了一声:“小叔。”


许禾下意识的看过去,一下子呆住了。


江淮见她傻站着不动,使劲扯她的衣袖,“禾儿,快叫小叔。”


许禾忙低了头,两手攥着自己的衣襟搓揉,嘴唇嗫嚅着,好一会儿,才发出低低微弱的一声:“小,小叔。”


赵平津被人簇拥着从楼上下来,他一身藏青色的西装,宽肩窄腰双腿修长,而最突出的还是那张脸,英俊到了极致,人群中十分的显眼。


许禾心跳犹如擂鼓,心里不停祈祷,赵平津认不出她,认不出她……


毕竟,她现在穿的可是朴素的像个村姑。


赵平津撩起眼皮往江淮这边看了一眼,走下楼梯,忽然转了方向,走到了两人面前。


许禾只觉得自己心脏被一只手给攥住了,几乎要喘不过气,她后背都湿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将脸埋的更低。


“她是?”


赵平津夹着烟的手点了点许禾,江淮忙道:“小叔,这就是禾儿,我女朋友,您刚回京都没多久,还没见过她吧……”


“禾儿。”赵平津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睨了低着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的许禾一眼,淡声道:“名字还不错。”


说完,收回视线,转身就走了。


江淮先是一怔,转而却大松一口气,忙恭恭敬敬道:“小叔慢走,改天我带禾儿再去看您……”


赵平津压根没理会。


江淮有些讪讪,本来就难得见到小叔一面,也没能留个好印象,许禾又这样畏畏缩缩的。


但想到爷爷,到底还是忍了:“禾儿,我们上楼吧。”


在许禾的印象里,江爷爷是个很慈爱的老人,对她特别好,只是很可惜,许禾第一次见他时,他就已经病的很重了。


江淮的爸妈也在房间里,许禾跟在江淮的身后,江父面上没什么表情,江母却厌弃的瞪了许禾一眼,别过了脸。


唯有靠在床上病的枯瘦的江爷爷,见到许禾就慈爱的笑了,对她招手让她过来。


江母见状更是气恼,干脆起身走到了一边。


许禾坐在床边,细声细语回答着老人的问题,江爷爷很疼爱她,让人把早就准备好的大红包给她:“别不舍的花,给自己多买点好看的裙子。”


许禾捏着红包,鼻子有点发酸,点头应了。


“等爷爷好了,就让你和江淮订婚,看着你们结婚,爷爷才能安心的走……”


“爷爷会长命百岁的。”许禾有点难受,她和江淮,是不可能结婚的,她要辜负老人家的一片好心了。



“傻丫头。”江爷爷爱怜的看着她,又对江淮几人道:“你们都要对禾儿好,要不然我可是不依的,让我知道谁欺负她,我打断他的腿!”


江淮赶紧赌咒发誓,江父江母也都纷纷承诺会对许禾好。


江爷爷满意的笑了,拉着许禾又说了几句话,就又体力不支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离开老宅,江淮将许禾送回学校,就借口有事匆匆离开了。


许禾并未在意,转身上楼,刚走了几步,手机却响了。


许禾看了一眼号码,转身四处望了望,才接起来:“郑特助。”


“许小姐,车子在餐厅楼下,赵先生在车上等着你。”


许禾哦了一声,捏着手机慢吞吞的向餐厅楼走。


月色之下,赵平津的银灰色宾利,闪着森冷的光,许禾一时之间,竟是不敢上前。


但事已至此,躲是躲不掉的,她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走了过去。


郑凡给她开了车门,就走到一边抽烟去了。


许禾乖乖的爬上车,在赵平津身边坐了下来。


她穿着荷叶领的白色衬衫,牛仔裤,白色的球鞋,长头发很柔顺,很直,刘海软软的覆在眉毛上,没化妆,看起来就格外的幼嫩,像个高中生。


别说,她装清纯的本事倒是不错,挺能唬人的,他那个傻缺侄儿就是这样上钩的?


赵平津眉目疏冷看着她,好一会儿,他才开口:“禾儿。”


他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沉,像是什么轻柔的羽毛拂过了许禾的心脏一般,她全身都有些发麻,整个人颤栗了一下,低了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江淮平日都这样叫你的?”


许禾点头:“嗯。”


“在床上也这样叫?”


赵平津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许禾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她倏然抬头,飞快看了他一眼,又低了头,没有应声。


赵平津似低笑了一声,昏暗的车厢里,他伸手掐住了许禾的下颌:“故意的?”


“什,什么?”


赵平津看着她表演,,眉目疏冷:“勾搭我,故意的?”


许禾使劲摇头,急的都要哭了:“不,我真不是,我不知道你和江淮有这一层关系,我真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打死她都不会找赵平津的。


看着女孩儿慌乱的样子,那双莹润的眼底,除却慌乱和害怕,没有躲闪和心虚,可见她这件事并未说谎。


“是他女朋友?”


许禾只能点头:“是。”


“江家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让小少爷的女朋友出去卖身挣钱吧。”


赵平津的话很刻薄,许禾难堪的后颈都红了,低着头不知怎么回答。


赵平津却松开手,语调有些不屑:“算了,没兴趣。”


他对江家和江淮都没兴趣。


“对,对不起……”


许禾认真道歉:“我以后会消失在您面前,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麻烦?”赵平津微挑眉。


“您是江淮的……小叔。”


她说‘小叔’这两个字的时候,格外的乖,赵平津觉得心头有些微躁,抬手抚了抚喉结:“那又怎样。”


他难道会在意什么江淮?不过是许禾在他心里不值得而已。


“我,我……反正我以后会消失的,我保证……”


“当初往我床上爬的时候,胆子怎么这么大,这会儿怕了?”


“跟江淮在一起打扮的这么纯,在我面前穿的那么骚,禾儿……”


他故意的一般,微微俯身,在她耳边唤道。



许禾只觉得一阵电流从尾椎骨弥漫全身,‘禾儿’两个字从他的唇舌间溢出,却是别样的蛊人。


她狼狈的退避,赵平津却将她直接摁在了车座上:“你是在装纯,还是……装骚?”


许禾想说,其实她也很讨厌装纯的,但是江爷爷喜欢她这样,江淮和江家就逼着她这样。


至于装骚,还真不是,就是第一次见面那天她注意到赵平津盯着一个身材特别辣的女人多看了两眼,她以为他就好这一口……


正不知如何回答,赵平津却开了口:“警告你一句。”


他起了身,慢条斯理的将衬衫上的褶皱展平;“别太贪心,别耍小聪明。”


许禾紧紧掐着手心,忍着那口气,缓缓坐起身:“我记住了。”


赵平津看着前方,眼角余光都没给她:“还有,我对小辈的女人没兴趣。”


许禾一怔,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缓缓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她等了片刻,见他没再开口,就乖觉的开了车门下车。


郑凡掐了烟过来:“许小姐……这就回去了?”


许禾整个人有些失神,像是根本没听到他说话,就那样失魂落魄的往宿舍方向走去。


郑凡上了车,对赵平津道:“许小姐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儿……”


“开车吧。”赵平津的视线从窗外许禾的背影上掠过。


很瘦,腰很细,赵平津想,他下手挺狠的,许禾却都受得住,还挺天赋异禀的,倒是可惜了。


郑凡没敢多问,老老实实的发动车子。


过了一会儿,赵平津才道:“把她联系方式都删了。”


郑凡一怔,忙应了,等停好车,就利索的删了许禾的所有联系方式,专门拉黑了手机号。


许禾回了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拉了床帘,趴在床上开始算账。


这几天赵平津给的钱,加上江爷爷给的,算是能勉强喘口气了。


只是,还有一个难题摆在她面前,和赵平津断了,这一大笔收入就没了。


她只能,再想办法。


许禾合上笔记本,有些疲惫的睁着眼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算算日子,明天是5号,又到了探望日,许禾想到这个,就头皮一阵发麻。


小臂有些隐隐作痛,上个月,这条小臂被发疯的秦芝硬生生弄到脱臼,要不是医院保安及时赶到,她怕是会被她打成粉碎性骨折。


秦芝是她的母亲,生母,一个疯子,时不时会失控打人,骂人,砸坏东西,制造无穷无尽麻烦的人。


但许禾却不能不管她。


第二天上完课,许禾趁着中午的时间去了医院。


秦芝的主治医生见了她,面色不太好看,让护士给了她一沓账单。


许禾接过来还没看,就觉得脑袋发晕。


秦芝的破坏能力,实在太强悍了,照这个破坏速度下去,她就算是有分身术,都补不上这些窟窿。


许禾木然的道歉,承诺会照价赔偿。


医生见她一脸愁容,细瘦的可怜,也有些同情,就好心劝道:“不如给你母亲换一家医院,京都有针对你母亲这种病号的高级疗养中心,除却费用高之外,没别的毛病。”



他沉着脸,隔着宽松的卫衣握住了她的细腰。


许禾咬着嘴唇想要挣开,他不知道和多少女人亲亲我我过,她想到就恶心。


就算她再自甘下贱,也比他干净多了。


至少,她就有过一个男人。


许禾红了眼,不肯就范。


赵平津拎起她,将她拖到浴室里,直接开了冷水淋在她头上身上。


许禾一下哭了出来。


“你混蛋。”


她哽咽着骂他,赵平津嗤笑一声,将花洒丢在一边,然后拎起她细白的胳膊,就把人丢在了浴缸里。


许禾一直在低声呜咽着又哭又骂,甚至有些不顾规矩的在赵平津背上抓出了几道血印子。


被欺负的嗓子都有点哑了,薄薄的眼皮泛着淡淡的绯红,鼻尖也红红的,又乖又勾人的可怜。


赵平津将她抱出浴室放在床上,许禾闭着眼,散乱的湿发贴在他结实的胸口,他低头,捏住她下颌,逼她微微张开嘴,才亲了下去。


许禾睡醒的时候,身边并没有赵平津的身影。


她强撑着酸软的身子起身,飞快的洗漱换了衣服就急着回学校。


打开门,郑凡却等在外面。


“许小姐。”


郑凡将一张卡递给她:“赵先生吩咐了,这张卡给您。”


“什么意思?”


郑凡笑道:“赵先生说了,仍和之前一样。”


许禾迟疑了一瞬,想到被绑在床上双腕磨破疯疯癫癫的秦芝,想到寄人篱下的苗儿,想到那栋被强制拍卖掉的一家人住了快二十年的房子,她到底还是伸出手,接过了那张卡。


赶回学校,还是耽误了两节课,好在老师没有点名,许禾这才松了一口气。


中午从食堂吃完饭回了宿舍,许禾照旧拿出了那个维生素药瓶,她吞下了两片药丸,和赵平津发生了关系后,她就开始吃长效避孕药。


林曼靠在床上睨了一眼,“禾儿,又吃维生素啊。”


许禾嗯了一声,拧紧药瓶放好,就上床戴了耳机开始听语法。


林曼盯着那个药瓶,嘴角微微勾了勾。


还没见过哪个年轻人每天按时吃维生素比吃饭都及时。


昨晚许禾一夜没回来,是跟江淮在一起?


林曼心里猫抓一样,江淮长的帅气又有钱,她很想把他变成自己的长期饭票,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实在过腻了。


许禾凭什么呢,江淮明明不喜欢她,为什么不分手,还说他没碰过许禾,鬼才信。


林曼想着,又盯住了那个维生素瓶子,那里面真的是维生素片吗?


第二天没有课,许禾买了张车票去看苗儿。


姨婆的家在京都附近的郊县,京都有直通那里的客车。


她照例买了大包小包的礼品送给姨婆一家,又专门给苗儿买了衣服裙子和零食。


可苗儿见到她,却没有像从前那样欢呼着小鸟一般扑过来。


姨婆有些讪讪:“喵喵这些天有点不舒服。”


苗儿的小名叫喵喵。


许禾立刻紧张担忧的看向小丫头:“喵喵,是生病了吗?”


喵喵却下意识的先看了姨婆一眼,才有些动作呆滞的对许禾点了点头。



到后来,他衣裳仍是纹丝不乱。

她在他耳边轻喃:“你不怕……你女朋友发现?”

赵平津低头睨她一眼,还有心思想这些?

许禾耳尖微微一疼,男人咬了她一口,声音嘶哑:“专心点。”

许禾鬓发湿透,看着他拉好拉链走人,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连骂他的力气都没了。

还真是衣冠禽兽,给了钱一点亏都不肯吃,还要见缝插针的睡回来。

……

“怎么去这么久啊?”徐青有些委屈巴巴。

“遇到个熟人,”赵平津说着,抬眼看了一眼许禾。

她头发还有点乱,脸颊微红,颈子上还有一抹红痕。

“就‘好好’叙了叙旧。”他一边说着,一边收回目光,对徐青笑了笑:“怎么,想我了?”

徐青低头嗯了一声,赵平津夹着烟的手指摸了摸她的脸。

很快散了,赵平津搂着徐青离开,许禾继续忙碌,一直要工作到餐厅打烊。

她今天实在太累,被赵平津压榨了这么几次,又工作到深夜,回了宿舍顾不得洗澡,倒头就睡了。

睡前最后一个念头却是,赵平津这会儿是不是和那个徐妹妹在翻云覆雨呢?

还真是精力旺盛。

第二天,许禾是被林曼和舍友说话的声音吵醒的,她眉飞色舞的分享自己扫货的收获,顺手馈赠给了许禾一支口红。

许禾平静的接过,道谢,林曼三句话不离她的‘老公’,惹得宿舍的女孩子们羡慕不已。

江淮忽然打来电话:“禾儿,一会儿我去接你,爷爷今天忽然醒了,非要见你,你准备一下,我们今天去老宅吃饭。”

“好,我穿衣服就下楼。”

许禾挂了电话,发了一会儿呆。

江淮不喜欢她,却又不肯分手,她深恶痛绝这样的纠缠,但却无力结束这一切。

谁让她就是个渺小的许禾呢,而江淮这样的富二代,捏死她就如捏死一只蚂蚁。

许禾换上衬衫和长裤,将头发梳理整齐,就准备出门。

林曼有些酸:“禾儿,江淮约你啊?”

“嗯,江淮过来接我去老宅吃饭。”

许禾一双干净到极致的眼瞳望向林曼:“你今天还和男友出去吗?”

“哦,今天不去了,他临时有事。”林曼目光有些躲闪。

许禾点点头:“那我先下去了。”

到了楼下,等了几分钟,江淮的车子就到了。

他长的就是很招女孩儿喜欢的样子,高大英俊阳光,笑起来特别干净好看。

但在许禾看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句话就是他的最真实写照。

“禾儿。”江淮下车过来迎她,满目都是赞赏:“我就喜欢你打扮的干净简单的样子,特别纯,和外面那些风骚的女人一点都不一样。”

许禾对他笑了笑,很乖巧的样子:“你喜欢就好。”

江淮握住她的手:“走吧,爷爷等着你呢。”

上车时,江淮无意一瞥眼,看到了许禾脖子上的一抹红痕,他咦了一声:“禾儿,你脖子怎么了?”

许禾摸了摸后颈,软软道:“不小心蹭到了吧。”

江淮蹙了蹙眉,“以后小心点,你皮肤这么嫩,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嗯。”许禾乖乖的点头,大眼睛眨巴着满是濡慕和依赖:“江淮,你对我真好。”

“傻瓜,你是我费尽苦心追到手的,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江淮的甜言蜜语信手拈来。

许禾低头羞涩的笑,江淮心里得意又不屑,真是个小傻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