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沧海珠有泪

沧海珠有泪

语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人鱼沫黎本以为,自己就是戚曜的命中注定,为此,她心甘情愿随他回到了专属于他的世界。她期待他们二人的美好未来,可谁知现实却与她想象中的恰恰相反,男人的主动靠近,完全是因为一场算计。她拼命挣扎,可最后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最终,身心俱疲的她放弃了反抗,静静等待死亡……

主角:戚曜,沫黎   更新:2022-07-15 22: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戚曜,沫黎 的女频言情小说《沧海珠有泪》,由网络作家“语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鱼沫黎本以为,自己就是戚曜的命中注定,为此,她心甘情愿随他回到了专属于他的世界。她期待他们二人的美好未来,可谁知现实却与她想象中的恰恰相反,男人的主动靠近,完全是因为一场算计。她拼命挣扎,可最后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最终,身心俱疲的她放弃了反抗,静静等待死亡……

《沧海珠有泪》精彩片段

“沫黎,出来。”

沫黎躺在一方池子里,翻个身都难。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害怕地探出了半个头。

戚曜就站在池子上方,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将她笼罩。

这位魔尊大人有着一张“使得三界无颜色”的俊脸,一副心肠也是冷得天知地知。

可是,沫黎不知道。

她的印象里,他还是十年前被她救起的龙族少年。

十年后再重逢,她又救了他。

她一心以为他是来报恩的。

却不想迈进了他精心为她编织的牢笼,不见天日,每日只能以泪洗面。

戚曜是她鱼生遇到最大的劫难!

可她……

戚曜蹙眉,对沫黎的呆楞不满,猛地将她从池子里提了上来。

“今日就交了一颗?本尊要的是十颗!你在糊弄谁?”

他凭空拿出一个木盒,里面躺着一颗璀璨的珍珠,却是和血一样的颜色。

都说人鱼泣泪成珠,十分珍贵。

而人鱼族的皇室,在经历莫大痛苦的时候流出的血泪,更是救命的灵药。

戚曜将她骗来就是为了得到这个。

见戚曜语气危险,沫黎下意识地发抖。

“戚曜,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哭了,我会死的。”

听到她说死,戚曜神情在变得温柔了一些,“死?怎么会呢?我不会让你死的。”

突然缓和的语气让沫黎一时恍然,仿佛回到初见,那个奄奄一息,却拥有着世间最温柔的一双眼睛的少年。

可是下一秒,戚曜的声音又将她拖下了地狱。

“我的爱妃还没活,你敢死?”

话音落下,剧痛随之传来,是戚曜用法术掐住了她的尾巴!

人鱼的尾巴是在大海中绽放的花瓣,可是她的尾巴早已破烂不堪,伤痕累累。

最深的一道伤口如同刀割,早已溃烂。

这是当初为救他受的伤!

现如今,沫黎眼睁睁看着那双她救过的手,将原本就溃烂发红的伤口扯开,血液流淌,血气弥漫,竟然将一池清水染成了血色!

沫黎疼得蜷缩成了一团,再也忍不住,眼圈发红,一滴血泪逐渐凝聚形成珍珠吧嗒一声掉入池中。

一颗。

又一颗。

她伸手无助地抓住了戚曜的衣角,苦苦哀求道:“戚曜,疼……”

那冷心冷面的魔尊大人说话却如刀子一样,哪有半点怜悯。

“知道疼就抓紧哭,还差三颗!”。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凑够了九颗。

戚曜松开了法术,沫黎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坠落,砸开了一池血水,再也没动静。

戚曜眼睛眨都不眨眼,“还差最后十颗,本尊明日来取。”

池中没有动静。

尊贵如他,最受不了漠视,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怒意,“别给本尊装死,人鱼族的公主还是惜命些好,否则地牢里那些人鱼,本尊一个不留!假以时日,我会亲自踏平你们人鱼族!”

池水冒出一圈涟漪,沫黎虚弱地浮上来,绝望又无助地望着他。

他不仅抓了她,还抓了她的族人!

倘若只是一己之身,无论生死自可坦然。但,自从她落入戚曜手中的那一刻起,人鱼全族的存亡,都系于自己一身。

只要他不说,她就不敢死。

可是,明日他还要十颗,她真的哭不出来了。

人鱼族一生只有一百滴血泪,每一滴都会让她虚弱一分,她已经交出了九十一颗。

九十颗,给了戚曜。

那一颗,救了戚曜。

她与他而言,始终就是一味药引子。


戚曜收好所有的血珍珠拂袖离开。

沫黎泡在池水里,血泪带走了她所有的力气,意识已经开始昏沉。

可是看着那人熟悉的背影,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似乎想要唤醒些什么。

“戚曜,流完了一百滴血泪,我就死了。”

戚曜脚步不停,彷佛没听见。

沫黎的声音越来越低,如同呓语,“你说过…最爱我了…”

跟他来魔界的那天,他视她如珍宝。

这些天的折磨里,沫黎从未怀疑过那日他的真心。

到底是为什么让戚曜回到魔界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暴戾无情,而且转眼就有了心头挚爱。

沫黎想不到。

或者说,她始终不愿承认戚曜从一开始就在骗她。

沫黎如泣如诉的低语,戚曜还是听见了,他站在了牢房门口,周身气息瞬息间化作冰渣带着滔天的怒火撞向沫黎。

沫黎毫无抵抗地承受了这一击,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她隐约听到戚曜说。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要不是你还有用,本尊早就将人鱼族屠尽了!”

……

极尽奢靡的寝宫内,白玉铺地、雕梁画栋,香炉内的青烟袅袅而上,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戚曜坐在宽大的床上,怀中抱着一名面容精致的病美人,魔医正在为她看诊。

那人就是戚曜最宠爱的妃子白芷。

“魔尊,快让王妃服下今日的血珍珠吧!”

戚曜心疼地摸了摸白芷苍白的脸颊,将藏在怀中的血珍珠拿了出来。

“爱妃,血珍珠。”

白芷虚弱地望着他,摇摇头:“阿曜,别费功夫了,我快死了。”

戚曜一听,立刻紧张地拥住她。

“不可能,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快吃了!”

白芷拗不过,只能吞了,脸色瞬间慢慢恢复,可是片刻后又恢复了苍白。

“都说了,没用的。”她低柔的语气使人更为怜爱。

一旁的魔医立刻回道:“王妃放心,只差最后十颗血珍珠,您一定可以康复!”

戚曜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帮我,你也不会积劳成疾,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别说一百颗血珍珠,就是一千颗一万颗我都给你找来!”

“魔尊和王妃真是伉俪情深!”魔医赞叹。

白芷含情脉脉地仰头看着戚曜,凑到他嘴边亲吻了一下。

“得阿曜如此相待,白芷此生无憾!”

戚曜更为深情地拥住她:“我本是龙族和魔族私通的存在,十年前被两族追杀,是你用命救下我与母亲,这些年更是对我不离不弃,一心助我坐上魔尊之位,我定不负你!”

“可惜,如果当初我把你母亲也救下了就好了。”说到戚曜的母亲,白芷面露伤感,她认认真真地捧着戚曜脸庞,眼中带着异常的光芒。

戚曜不由自主地和她对视着。

“人鱼大多凶狠嗜血,他们总喜欢用歌声去吸引过往的人,一旦有人被吸引到他们的地界,那人就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当年,我们都差点被人鱼王给害死了。阿曜,人鱼王暴虐成性害死了你母亲,你一定不能放过那畜生。”

戚曜眼中墨色渐浓,对人鱼族的杀心一日比一日清晰。

“本尊不会放过人鱼族!”

一旁的魔医见状,缓缓关上了房门不让外界察觉屋内的事情。

回过身,他贪婪地看着白芷身边的血珍珠,却被她暗中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血珍珠格外稀少珍贵,一颗就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根本不需要每日十颗。

不过,戚曜是不会知道的。

......

第二日清晨,戚曜一睁眼就立刻朝若水宫的方向赶去,他急着去索要那最后的十颗血珍珠。

但当他再次看见沫黎时,沫黎并没有像平常那样躲在水底,而是一动不动地躺在池边,那姿势跟昨日他离开时几乎一模一样。

他走过去踹了一脚沫黎那满是血迹污秽的鱼尾,冷声喊道:“沫黎!”

沫黎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戚曜忽然一阵莫名的心慌。


他蹲下身伸手探了探沫黎的鼻息,察觉到她鼻尖还有微弱的气流后松了一口气。

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醒?难道是身体太虚弱了?

戚曜给沫黎输了一点灵力后,终于看见她的睫毛颤动了。

沫黎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感觉自己靠在一个人的怀里,光线刺眼,她忍不住眨了眨眼。

“今日的血珍珠呢?”

熟悉的嗓音再次响起,催命的恶鬼又来了。

“戚曜,我的眼睛好疼,我真的哭不出来了。”

闻言,戚曜从沫黎的鱼尾上扯下了一片鳞片,“你非要逼本尊动手吗?”

鱼鳞一片一片被撕下,沫黎疼得浑身发抖,眼泪终于顺着鼻尖滴落在了地上。

沫黎很疼,但是流出的血泪并不多。

戚曜又急又怒,低头在沫黎苍白的脖颈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留下了一个很深的血印。

“看来你很喜欢被本尊欺负啊!”饱含深意的威胁。

戚曜继续折腾沫黎,凡是能让她痛的招数全部试了出来。

血色的泪珠一颗颗落了下来,沫黎早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反正也是最后一天了。

“才八颗,还差两颗。”

沫黎浑身都疼,心更是疼得快裂开了,她知道自己再流一滴血泪就死了。

她给不了戚曜十颗血珍珠,她想死,但是又不敢死。

痛感在渐渐消散,意识在越飘越远,她挨不住了,又昏了过去。

戚曜见她又昏迷了,立刻又往她的体内输入灵力,但是这一次沫黎没有醒来。

“再不醒,本尊就将牢里的人鱼全杀了。”

戚曜整个人都暴躁了,可无论他怎么做,沫黎都始终紧闭着双眼。

怎么还不醒?她是要死了吗?她死了,白芷的病怎么办?

又折腾了一会儿后,沫黎还是没有醒,池中波光粼粼,是那些从沫黎身上被剥下的金鳞。

戚曜被那光晃着,突然间脑海里闯进了一个人影。

好像,是沫黎?

她把匕首插入了鱼尾。

鲜血从金色的鳞片间源源不断地溢出......

一阵剧痛在脑海里炸开,戚曜没来由的心慌。

下意识地收起了所有金色鳞片仓皇地回了寝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