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快穿:她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完整作品

快穿:她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完整作品

楚芊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快穿:她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非常感兴趣,作者“楚芊霜”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刘德旺纪云欢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百花宴的人只能下车排队,等待宫中女官一一核验身份。纪永莲拼命摇着扇子,宫门口连个遮阴的树都没有,晒得她头晕目眩,分外难受。时不时有高门贵女姗姗来迟,人家身份尊贵,自然插到了前面,像她这些小门小户的庶女,只能一再往后退。“都怪纪云欢耽误了时间,不然我也不会排到这么后面。”纪永莲不敢冲着贵女们撒气,只能暗骂纪云欢,“纪云欢死到哪里去了?肯......

主角:刘德旺纪云欢   更新:2024-04-25 17: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德旺纪云欢的现代都市小说《快穿:她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完整作品》,由网络作家“楚芊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快穿:她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非常感兴趣,作者“楚芊霜”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刘德旺纪云欢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百花宴的人只能下车排队,等待宫中女官一一核验身份。纪永莲拼命摇着扇子,宫门口连个遮阴的树都没有,晒得她头晕目眩,分外难受。时不时有高门贵女姗姗来迟,人家身份尊贵,自然插到了前面,像她这些小门小户的庶女,只能一再往后退。“都怪纪云欢耽误了时间,不然我也不会排到这么后面。”纪永莲不敢冲着贵女们撒气,只能暗骂纪云欢,“纪云欢死到哪里去了?肯......

《快穿:她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完整作品》精彩片段


小院里的丫鬟婆子被她指使得团团转,甚至还跑到秀竹苑来要东西。

纪云欢还未醒,严嬷嬷做主把人打发出去了,一个庶女,居然大言不惭讨要嫡长姐的首饰,真是没规矩!

直到快出发的时候,桃红才把小姐叫了起来。

纪云欢嗜睡,许久没起这么早了,困得睡眼惺忪,闭着眼睛让桃红服侍。

严嬷嬷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娘娘若是身体乏累,不想去百花宴,太后娘娘也不会怪罪的。”

纪云欢摇摇头,“太后娘娘故意请了许多小官家的女儿,就是为了不着痕迹的把帖子下到纪家,太后娘娘想见我,我再累也是要去的。”

严嬷嬷心中更满意了,“娘娘确实聪慧。”

两架马车停在了纪府门口。

纪永莲坐上了纪家的马车,马车看起来奢华,其实里面空间并不大,而且拉车的只有一匹马。

她坐了一会儿就觉得心烦意乱,索性就下来站着了。

“纪云欢怎么这么慢?她是不是故意的?她虱子多了不愁,我可是要脸面的,这要是迟到了,太后娘娘怪罪下来,她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张姨娘没有资格进宫,但她还是起了一大早,就是为了送纪永莲。

“再等等吧,若是你提前出发,少不得被人说不尊嫡姐,对你的名声不好。”

纪云欢只是简单的打扮了一下,她如今怀了孕,一切以舒适安全为先。

头上一根碧绿的青簪,耳尖浅浅的点缀了两朵翡翠小花,清雅又不失女儿家的活泼。

身上一席淡青色的长裙,腰间一抹飘带,勾勒出诱人的腰线,越发显得她身高体长,艳丽端庄。

纪云欢踩着平底鞋,却还是比纪永莲高出了半个头,眼波流转之间,自带万种风情。

“哼!磨磨蹭蹭的,还以为你打扮得多漂亮,也不过如此嘛。”

纪永莲扭头就上了马车,心里却酸得跟喝了一缸醋似的。

她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蝴蝶簪,蝴蝶展翅欲飞,颇为俏丽,可价值远远比不上纪云欢的那根发簪。

她全身上下加起来都比不过那根发簪!

徐君婉留下了那么多好东西,如今全都被纪云欢霸占了!

她只是想要个翡翠镯子就被拦在门外,纪云欢甚至都不肯露面,就派了个老奴打发她!

纪永莲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手腕,心中恨意更盛。

今日的百花宴,她一定不会放过纪云欢!

纪云欢也上了自己的马车,车内很舒坦,行驶得很平稳,她在马车上补了一觉,快到宫门口的时候,才被严嬷嬷叫醒。

宫门口停了好多辆马车,熙熙攘攘的,参加百花宴的人只能下车排队,等待宫中女官一一核验身份。

纪永莲拼命摇着扇子,宫门口连个遮阴的树都没有,晒得她头晕目眩,分外难受。

时不时有高门贵女姗姗来迟,人家身份尊贵,自然插到了前面,像她这些小门小户的庶女,只能一再往后退。

“都怪纪云欢耽误了时间,不然我也不会排到这么后面。”

纪永莲不敢冲着贵女们撒气,只能暗骂纪云欢,“纪云欢死到哪里去了?肯定排在最后面,迟到了也是她活该!”

纪云欢看着马车绕了一个弯,就到了另外一个宫门。

这里显然不是对外开放之地,门口的守卫也更加严密,严嬷嬷拿出了宫内的腰牌,很快禁卫军都放行了,甚至连马车也开了进去。


纪云欢低着头,一脸的娇羞,“太后娘娘谬赞了,臣女愧不敢当。”

严嬷嬷搬来了绣凳请纪云欢坐下,纪云欢连连推拒,“不用不用,臣女站着伺候太后娘娘就行了。”

太后笑得更开怀了,她原本还担心纪云欢恃宠而骄,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到底是小户人家的姑娘,胆子小了点,但规矩却是极好的。

“别拘着了,坐吧,哀家用不着你伺候,你能给哀家生个小孙儿,就是对哀家最大的孝顺了。”

“让严嬷嬷帮你收拾一下,宫里什么都是齐全的,也不用带太多东西。”

纪云欢小心翼翼的只坐了三分之一的绣凳,不安的搅动着手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开口。

“好孩子别怕,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哀家都会满足你的。”

纪云欢噗通一声跪在了太后面前,旁边的严嬷嬷想拦都没拦住。

“承蒙太后娘娘关爱,民女感激不尽,自从昨日知道了公子的身份,民女就一直惶恐不安,民女何德何能,才能得到陛下的恩宠。”

“民女自知身份微贱,也不求什么位份,只求这辈子能长伴公子左右,可民女见识浅薄,胆子又小,宫里规矩多,贵人也多,想到现在就要入宫,民女实在是有些害怕,怕自己做的不好,丢了您和陛下的脸面。”

太后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示意旁边的严嬷嬷把人扶起来。

她一听到纪云欢有孕的消息,就想着立刻把人接回宫,亲眼看着皇帝的第一个孩子降生,却忽略了后宫里的暗潮涌动。

选秀在即,各宫嫔妃都不安分,再加上皇帝许久未踏足后宫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带个女人回宫,简直就是众矢之的。

尤其是柳贵妃,无事都要闹几场,如果纪云欢有孕的消息泄露出去,宫里肯定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不过这些话她不好当着纪云欢的面说,没得吓到这个孩子,她让纪云欢坐在她身侧,温言安抚道:“好孩子别怕,不进宫就不进宫,这里也清静,很适合养胎。哀家把严嬷嬷留下来,有她照顾你,哀家也放心些。”

“欢儿有孕之事,要先瞒着才好,怀孕头三个月最危险了,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皇帝笑道:“朕知道轻重,早就敲打过他们了。”

纪云欢又要跪下给太后谢恩,被太后拉住了,“你这孩子也太守礼了些,以后这些虚礼都免了,你要是再跪,哀家可要恼了。”

纪云欢这才作罢,安安心心的坐了下来。

她知道太后这一关算是过了,太后的心思其实很好猜,不过是喜欢恭敬守礼的姑娘,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严嬷嬷是个手脚麻利的,很快就接手了纪云欢的衣食起居,水月庵的厨房也被她看住了,以后纪云欢的吃食,全都由她带着宫中女官负责,闲杂人等一概不能插手。

不过贴身伺候纪云欢的依旧是桃红,桃红也被严嬷嬷教导了一番,变得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太后和皇帝都留在了水月庵用膳。

当着太后的面,皇帝不好动手动脚,但那粘人的目光一直落在纪云欢身上,惹得纪云欢面红耳赤,娇媚极了。

纪云欢自然不会在太后面前勾搭皇帝,她压根就不看皇帝,而是朝着太后道:

“臣女有个不情之请,自从到这水月庵为祖母祈福,臣女还未回过家,实在是想念家中亲人,臣女想回家看看,还请太后娘娘恩准。”

皇帝闻言就皱起了眉头,“不行!你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回去!”

纪云欢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既然不合规矩,那臣女就不回去了,陛下不要动怒,臣女再也不敢了。”

皇帝哪里是生纪云欢的气,他已经调查过纪家了,知道纪家对纪云欢并不好,可欢儿心肠软,还是念着骨肉亲情,他也不好挑破。

太后看纪云欢哭得可怜,心软得一塌糊涂,对皇帝就越发不满了。

她瞪了皇帝一眼,怒道:“你吓着欢儿了!女子孕期本就情绪不稳,想念亲人也是理所应当的,你不哄着就算了,你还敢凶她!”

“欢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想回家就回家,孕妇心情不好,也会影响胎儿的。你一个大男人什么都不懂,别跟着瞎掺和!”

皇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现在在太后眼中,纪云欢可比他这个亲儿子贵重多了。

太后拿着帕子亲自给纪云欢擦眼泪,柔声安抚道:“好了,别哭了,咱们不理他,哀家给你做主,你想什么时候回家都行,但一定要带上严嬷嬷。”

“还有就是别委屈了自己,虽然你还未进宫,但你是皇帝的妃子,谁也不能欺负你,胆子大一点,不要怕,就算你把天捅破了,哀家也给你撑着!”

纪云欢心中涌过一股暖流,虽然知道太后是为了子嗣着想,但太后对她的好却是实实在在的。

“欢儿谨遵太后娘娘教诲,谢娘娘成全!”

皇帝在旁边根本就插不上话,只能火急火燎的给纪云欢安排了一队侍卫,还给她安排了两个暗卫,这才算放心了。

不管纪云欢想去哪,这些人手足够护她周全了。

送走了太后和皇帝,纪云欢累得不轻。

严嬷嬷是个有眼色的,打理好一切就退下了,无事并不会过来打扰纪云欢。

纪云欢对严嬷嬷很恭敬,但严嬷嬷却事事都听她的意见,还教她一些宫中规矩,俨然是把她当成了正经娘娘伺候。

桃红还留在屋子里给纪云欢按腿,手法也是严嬷嬷教她的,说是可以防止孕期腿脚肿胀。

桃红按得格外认真,直到手酸得不行了才停下来。

“小姐,咱们真的能回府吗?您是老爷下令送到水月庵的,张姨娘费尽心机把您赶出来,怎么会轻易让您回去?”

纪云欢冷笑一声,那双温婉多情的眸子里终于露出了一丝杀意。

“由不得她不让!我筹谋许久,就是为了替母亲报仇!张姨娘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我不会放过她的!”


秀竹苑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只是被毁掉的湘妃竹很难再长出来,只能慢慢养了。

徐妈妈在湘妃竹下挖出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送到了纪云欢手上。

“这是夫人的嫁妆单子,一应房契地契都在此处,本想等大小姐出嫁的时候再拿出来的,本想着有侯府护着,老奴也安心了。”

“谁知那苏鸿朗竟是如此忘恩负义之徒,当年徐家对他们有大恩,夫人才替小姐定了这桩婚事,明明是他们上赶着求娶小姐,如今却翻脸不认人!”

徐妈妈越说越气愤,低着头不停的咳嗽起来。

纪云欢轻拍着徐妈妈的背,徐妈妈这是老毛病了,曾经有药养着还好些,这几年被张姨娘磋磨着,病情越发重了。

思及此处,她对张姨娘的恨意又多了一重,此人不除,难消她心头之恨!

“当年徐家忽逢大难,彼时我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孩童,可我知道舅舅和外祖父都是好人,外祖母更是心肠和软,经常施药施粥,我不信徐家会贪污!”

“再说当年负责赈灾的也不是徐家,徐家不过是从旁协助,怎么会在徐府搜出赈灾银呢?”

徐妈妈眼神闪烁,她的脊背压得很低了,有些事情她藏在心里许多年,可她不能说,说了就是害了大小姐。

“大小姐您就别问了,那是先帝办下的案子,已经盖棺定论了,就算是当今陛下,也不敢轻易推翻。”

“老奴见您与之前大不相同了,是个能担得起事的,把夫人的遗物全数交到您手上,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老奴也安心了。”

“这些年张姨娘之所以留着老奴,就是想要夫人的嫁妆,老奴迫于无奈交代了一些,不过都是些不值钱的首饰和笨重的摆件。”

“早在老爷迎张姨娘入府之时,夫人就已经着手准备了,这些田庄,铺子,还有银票,都是夫人留给您傍身的。

“大小姐您要好好的,把日子过好了,夫人在天之灵才能安息啊。”

纪云欢翻看着账本,看着眼前熟悉的字迹,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眶。

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原来母亲私底下为自己准备了这么多。

如果她能带着这些嫁妆嫁入侯府,往后的日子肯定是吃喝不愁,即使没有夫君宠爱,她也有正妻的名头,足以一生无忧。

徐家世代清贵,其实并没有多少产业,母亲嫁过来的时候,徐家几乎掏空了半个家底给母亲置办嫁妆。

而母亲苦心经营,小心隐藏,才给她留下了这一份产业。

“娘~”纪云欢紧紧的抱住还沾着泥土的木盒,感受着母亲留给她最后的温暖。

她一定会好好活着,活得比任何人都好,她要替母亲报仇,替徐家翻案!

迟早有一天,她会揪出幕后之人,还徐家一个清白!

桃红打来热水替小姐梳洗,纪云欢换了一身衣衫,准备用午膳。

午膳是在秀竹苑的小厨房里做的,严嬷嬷不放心,亲自下厨,又亲手端上桌。

秀水苑只剩下她们几个,也不用顾忌那么多规矩,索性就一起用膳了。

徐妈妈一直欲言又止,纪云欢淡淡一笑,“徐妈妈你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乱来的。”

“母亲的好多头面首饰都被变卖了,劳烦徐妈妈多费心,把它们都赎回来,母亲的田庄和店铺也劳烦您看顾着。”

徐妈妈用力的点点头,“大小姐用得上老奴,老奴着身上就有劲!不过咱们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张姨娘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事出反常必有妖,大小姐您可要小心些。”

纪云欢大概能猜到张姨娘干什么去了,她来势汹汹,张姨娘拦不住她,肯定是去请救兵了。

“不用管她,今日不管是谁来了,这纪府都是我说了算!”

“你个孽障!我还没死呢,这府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纪老夫人拄着拐杖,在众人的簇拥下怒气冲冲的到了廊下。

她头戴祖母绿的宝石抹额,身穿一件圆领对襟,上面用金线绣满了福字,看起来富贵逼人。

身旁伺候的丫鬟各个打扮得油光水滑,头上皆插着三五件配饰,甚至比纪云欢这个嫡女还要讲究。

张姨娘倒是卸了妆发,头上只插了一根银簪,一副温婉贤淑的模样,小心翼翼的扶着纪老夫人。

“我本不想惊扰老夫人,可大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仅打伤了莲儿,还纵容恶贼闯入纪府,搅得纪家上下天翻地覆。”

“我奉老夫人之命管家,可我年轻不中用,竟拦不住大小姐,无奈之下只能请老夫人出面了。”

纪老夫人拿拐杖敲打着地面,气得浑身发抖,“纪云欢,你给我滚出来!”

“纪家怎么养出了你这么个不孝的孽障,我好心送你去尼姑庵,给你一条活路,你反而还猖狂起来了,是不是要我请家法,打死你才算完!”

纪云欢喝完了最后一口汤,用帕子轻轻的按了按嘴角,又在桃红的服侍下净了手,才慢悠悠的走出了大厅。

“祖母在此狂吠什么?我怎么就不孝了?我去水月庵替祖母祈福,孝心感天动地,祖母还有什么不满的?”

纪老夫人捂住了胸口,一副随时要被气晕过去的模样。

“你……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罢休?你给我跪下!来人,请家法!”

张姨娘低着头,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却还在假意替纪云欢求情。

“老夫人息怒啊,大小姐年纪还小,做错事了慢慢教就好了,她毕竟是嫡女,不像我的莲儿那么懂事,也是情有可原的。”

纪老夫人怒火更盛,“莲儿比她还小一岁,却比她识大体,比她孝顺。”

“她就是被徐君婉宠坏了,纵得她无法无天,做出了那等丑事,居然还有脸回来,今日不把她打死,纪家就不得安宁!”

纪老夫人有备而来,身边的老嬷嬷拿着手掌宽的长棍,朝着纪云欢扑了过来。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脚踹飞了两个嬷嬷,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场的人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两个嬷嬷口吐鲜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纪云欢朝前走了两步,冷冷地盯着纪老夫人,“我本不想为难你,可你偏要提我母亲,当年我母亲惨死,我苦求父亲寻仵作来验尸,父亲不准,我便偷偷跑出去找人。”

“祖母你还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吗?你趁我不在,烧了我母亲的骸骨,你毁尸灭迹,到底是在心虚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