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农门冲喜我成了权臣之妻

农门冲喜我成了权臣之妻

猪花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罗四娘发现自己竟然成了爹死娘改嫁,继父一家将她算计当冲喜新娘的炮灰女配。只不过冲喜也就罢了,怎料,夫家竟然还穷的叮当响,她顿时有了撞墙的冲动。好在她及时调整好了心态,就在众人坐等看他们这对狼狈夫妻的笑话时,她已然着手斗极品,救相公,顺带努力创业,发家致富。

主角:罗四娘,苏炎   更新:2022-07-15 22: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四娘,苏炎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冲喜我成了权臣之妻》,由网络作家“猪花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罗四娘发现自己竟然成了爹死娘改嫁,继父一家将她算计当冲喜新娘的炮灰女配。只不过冲喜也就罢了,怎料,夫家竟然还穷的叮当响,她顿时有了撞墙的冲动。好在她及时调整好了心态,就在众人坐等看他们这对狼狈夫妻的笑话时,她已然着手斗极品,救相公,顺带努力创业,发家致富。

《农门冲喜我成了权臣之妻》精彩片段

“天爷啊,新娘子换人了!”

“这不是罗三娘,这是罗四娘,苏婆子你快来看啊!”

耳边的嘈杂声让罗四娘缓缓睁开眼,入眼就是一个破败的农家小院。

头疼的厉害,脑子里多了好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无数脚步声在屋里响起。

突然眼前一亮,红盖头被人一把掀开。

一个精瘦精瘦的老太太一脸震惊的出现在眼前,她满脸不敢置信,愤怒的对着还没醒神的罗四娘吼道:

“怎么是你?我孙儿苏炎定的可是罗三娘不是你罗四娘,你姐姐呢?她在哪里?”

苏老婆子厉声质问,罗四娘下意识的动了一下却发现双手被绑着。

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看到了,瞬间就像捅了马蜂窝,跑进屋看热闹的人全炸了。

“这是换亲!罗家可真不干人事儿,这是知道苏家家道中落,如今没钱了,就将继女嫁过来,这罗四娘虽然姓罗,可到底不是罗家的人,而且,罗四娘还毁了容,这不是糊弄人吗?”

“可苏炎如今腿废了身子又弱,这嫁过来和冲喜也差不多,罗家不乐意,嫁三娘过来也说的过去,毕竟谁不知道罗三娘长得貌美如花的?”

“你怎么说话的呢?管她长什么样,当初那都是定亲过了八字的,就算是冲喜,也是她罗三娘自己命不好,如今罗家偏换了亲就是他们不对!”

“可已经拜堂了啊,这是板上钉钉了没法回头了呀?”

是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众人都觉得为难。

那罗家肯定是看如今苏家没落,这唯一的哥儿还生病残废了,如今苏家穷的连饭都吃不饱,不想来受苦冲喜才换人。

这罗四娘也是个命苦的,谁不知道她就跟个面捏似的逆来顺受,被她娘带着嫁去罗家后,就跟婢女一样伺候他们一大家子。

这眼看到了花期,还因为摔下山坡磕破了唇,硬生生的在嘴唇上留下了疤。

本来就长得只算清秀,如此一来更是无人问津。

哎,作孽啊。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对着罗四娘指指点点的时候,罗四娘那脑子总算接收完毕了。

前一秒在末世和丧尸自爆同归于尽,这眨眼功夫就将她给炸到了古代?

还是她之前看过的一本叫做《绝世王妃》的小说里成为了女主那个命薄的继妹,全文一笔带过,全家都病死惨死的和她同名同姓的罗四娘?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里完全没有任何污染,没有丧尸,吃的纯天然,喝的纯天然,就连呼吸都是高负氧离子,这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要幸运啊。

唯一不好的是原文注定要死?

呵呵,那不好意思,换了芯儿了,她罗四娘不活到长命百岁那都对不起穿越一回。

见罗四娘一直没说话,气的不行的苏老婆子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

“我要去罗家找他们算账。”

“对,找他们,我们陪你去。”

村民们都在看热闹,特别是这会儿罗家明显理亏,那肯定是要去讨回公道的。

结果一行人刚要出门,罗四娘就听到一声暗虚弱暗哑的低音炮男声在门口响起:

“奶奶,别去了,既然已经拜堂那罗四娘就是我的娘子,此事不必再提!”

这怎么行呢?

苏老婆子哪里能忍得了这个,赶紧过去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孙子愤愤不平的说道:

“炎儿,不行啊,他们欺人太甚,当年可是他们罗家求着我们苏家结亲的,如今我们苏家家道中落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毁亲,没有这么干事儿的啊。”

和苏老婆子的激动完全不同,苏炎从头到尾都非常的平静,好像他不是受害者似的。

罗四娘看着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病弱男子,他是新郎?

那张脸不算特别好看,但很干净很清秀,只是他年纪轻轻的坐在轮椅上,整个人都很消瘦,而且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和病态感。

哪怕穿上这一身红色的喜服也不见一点喜气,反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的格格不入,这个男人让罗四娘居然有些不忍。

此刻苏炎也将目光转向了罗四娘,四目相对又迅速撇开。

最后苏炎也不管这里是不是人多,只对着苏奶认真说道:

“奶奶,罗家既然不想嫁三娘过来,那么咱们就是将四娘退回去了依旧不会过来。而且还未洞房,罗四姑娘便是退回去了还能重新嫁人,而孙儿这又半死不活的身子,您觉得还有谁家乐意嫁姑娘过来吗?”

当真是一针见血啊。

特别是如今苏家别说聘礼银子了,还欠着一屁股的债呢。

这罗四娘真若是退了那苏炎真就只能打光棍了,而且苏老太太也的确是指着能给孙儿冲喜一下的,这才让罗家姑娘嫁过来的。

两相权衡,这事儿还真不能退也不能闹?吃下这哑巴亏?

苏老婆子没说话了站在那里左右为难。

苏炎见奶奶迟疑了,又下了一挤猛药:

“而且罗四姑娘她也是受害者,她有权利决定是否嫁给我,不是吗?”

苏老婆子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向了罗四娘,是啊,罗四娘摆明了是被人算计的,没见那双手还绑着绳子吗?

若是人家不乐意死活要回去的话,那他们还真不能硬留,她若走了孙子这样哪里还能娶着媳妇?

“那不行,既然拜堂了那就是你媳妇,不能走,不能。”

见奶奶换了口风,苏炎又将目光看向了罗四娘,在那双宛如深潭一般的双眼之下,他缓缓道:“罗四姑娘可愿留在我家?从此成为我苏家妇?”


罗四娘被那双眼睛盯的头皮发毛,她有了记忆,自然知道原身罗四娘在亲爹死后跟着她娘王氏改嫁到罗家过的什么日子。

回去面对难伺候还心怀叵测的一大家子,和这人口简单的两个人比起来,她当然是迫不及待的选择后者啊。

等这两人按照原著剧情死了,她就走上人生巅峰了,有了实用身份——寡妇。

不仅自己当家做主还不用藏着掖着,更没人知道她的来历身份。

哈哈,这就是人生巅峰啊,一百个一千个愿意啊。

“愿意,我愿意留在这里。”

苏炎唇角微微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荡开,聪明的姑娘愿意就好。

闹剧就这么奇迹般的结束了,村民相继离开。

苏老婆子有些失落的将借来的那些桌椅什么的给人家还回去,新房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破旧的土坯房四处都在漏风,好在这会儿是8月夏日炎炎,若是到了冬天这蜀地的冷那可是浸入骨头的,在这四面楚歌的土坯房过冬?不死都要脱成皮。

而且这屋子是真简陋,估计是为了方便残废的苏炎,屋里除了一个破柜子和一张桌椅外什么都没有。

穷,这家是真穷。

就在罗四娘四处打量的时候,手中的绳索被人轻轻解开。

“等风头过了我会写一封和离书,四姑娘你可以拿着和离书去找你父族,想来他们会给你安排一门好亲的,只是罗家那边,四姑娘还请慎重考虑是否要回去。”

罗四娘万万没想到,这个苏炎居然会对着自己说这样的话,放她离开?还和离?

这人的心可真不坏,否则怎么会提醒她回罗家要慎重呢?

在末世见多了为点物资都能斗个你死我活的人,再看这古代小病秧子,没对比就没伤害啊。

“那什么,我暂时......”

“苏家的赶紧给我滚出来,欠我们的银子该还了!”

就在罗四娘想说暂时不回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怒吼。

苏炎脸色一变,看了一眼窗外后就对着罗四娘急切嘱咐:“四姑娘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出来。”

说完,他灵活的驾着他的轮椅出了屋子。

罗四娘赶紧跑到窗边,只见两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院子,见到不顺眼的东西还用脚一踢,这是要债的来了?!

“还没到还钱日子,两位是否来早了?”

为首的刀疤脸听到苏炎的话就是一阵冷笑:

“听说你今儿娶亲,想来有银子娶亲当然就有银子还钱了,我们来这里可是提醒你们的,毕竟若是没银子还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用你新娶的新娘子来抵债。

看,咱们不错吧,知道你有难处就给你出主意想法子了,怎样?要不要用你娘子来抵债啊?”

罗四娘听的胆战心惊的,古代女子出嫁从夫,便是真被夫君卖了好像也不违法呀,那苏炎会用自己抵债吗?

警惕的性格让罗四娘从不寄希望于别人,她左右看了看,索性将抵窗户的木棍拿在了手中。

今儿谁若是敢拿自己抵债将自己卖了的话,呵呵,那就别怪她大杀四方,从末世归来,她罗四娘啥都不会,杀人最在行!

罗四娘紧张的看着窗外等待苏炎的决定,而那人还在不断游说,什么利滚利,今儿是这个数明儿那就未必了,所以还是趁人值钱赶紧卖了吧。

就在罗四娘都听得有些烦躁的时候,那好听的低音炮再次响起:

“贫贱夫妻不能离,不卖!”

这绝对是罗四娘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了,别看苏炎坐在轮椅上,可这该有的气势还真是足足的呢,不错,有骨气。

“嘭!”

结果罗四娘还在感慨苏炎有骨气呢,就听到一声响,苏炎连人带轮椅被那刀疤脸踢翻在地。

“嘴倒是硬,不卖是吧?那咱们就收点利息。”

一阵拳打脚踢,罗四娘是真想不管的,末世活命守则第一条就是闲事少管,寿命长长。

但是,真看到一个残疾人被人这么打,而且多多少少也有那么点她的因素在,罗四娘真忍不了。

开门,冲!

“我让你们打,我让你们打。”

罗四娘那从无数实战经验里学到的保命棍法舞的是虎虎生威,打的那两人措手不及满地找牙。

这一幕就连地上的苏炎都傻眼了,不是软包子任人欺负吗?

一对二?这是怎么回事儿?

罗四娘哪里去管苏炎怎么想,看那些人毫无还手之力了她这才收了手。

刀疤脸忍着浑身剧痛胆怯又懵逼的看着罗四娘:

“你他娘的是谁?老子招你惹你了?你居然打我?”

“你刚才不算计着要买我吗?你问我是谁?”

刀疤脸一脸惊讶:

“新娘不是罗三娘吗?那个貌美如花的罗三娘呢?”

哦,原来是冲着罗三娘来的?怪不得没到还钱日子这人就来了。

“罗家换亲了,我是罗四娘!”

换亲了?原来如此,那个悔啊,刀疤脸气急败坏悔不当初啊:

“早知道是你这样的无颜女,鬼才稀罕来一遭呢。

还有苏炎我告诉你,你们苏家欠我们的银子利滚利三日后要还20两,若是不还钱,哼,哪怕是泼妇是母夜叉我们也要带走,到时候卖去暗娼老子一样收利息回来。”

见罗四娘拿着棍子又要下手,刀疤脸赶紧道:

“罗四娘,我手中可是有借条的,上头白字黑字,是他罗炎的爹亲自画押的,不想还?便是我们闹到官府,也是你们的麻烦,到时候将你残废男人下大牢,那老太婆就被发卖当下人做苦力,你就被卖去暗娼,哼,谁倒霉谁还不一定。”

不还钱要被卖?

一想到如今谁都知道她是苏家妇了,还真是连作?

才说古代安全呢,安全个屁,看来不还钱是不行的,可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那就等还钱日再说,但若现在想在我家闹事儿打人?哼,没门!”

见罗四娘又举起了棍子,刀疤脸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哼,好,那就等三日后咱们再来,到时候拿不出20两,你们全家都别想好过。”


那些人一走,罗四娘赶紧将苏炎搀扶起坐在一旁的石凳子上,轮椅被打坏得修修才能用。

刚好苏老婆子也小跑回来了,看到屋里这情形脸色大变:

“我刚刚看到那些要债的人来了,他们是不是来要债了?他们打你了?炎儿你可伤哪里了?这些杀千刀的啊,当年我们苏家打赏下人也不止10两,怎么如今偏偏因为十两银子就差点要了命了呀。”

老太太哭天抢地,罗四娘都不忍心告诉她不是10两,是利滚利20两了。

“奶,你别担心,我的书已经抄好了,等一会儿让四娘拿去镇上给书肆老板,银子会有的。”

老太太擦了擦眼泪不敢置信的看着苏炎:“真的?”

苏炎点了点头:“孙儿何曾骗过你?”

老太太这才破涕为笑,帮着罗四娘将苏炎搀扶进房,又叮嘱罗四娘照顾好他,她这才出去收拾外头。

“轮椅坏了,所以一会儿得请四娘将我抄好的书给送去镇上书肆,有劳了!”

不有劳,能去镇上看看古代的街道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抄书这么赚钱啊,20两?”

苏炎苦笑了一下:

“只有2两,而且我抄了一个月,纸和笔墨都是自己出。”

罗四娘按照记忆中如今的市价计算了一下,这纸笔墨最贵,看着那半掌厚的纸,粗略一算光是本钱怕是就得花1两半,所以剩下半钱银子?

这特么的离20两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三天,还有三天这得怎么办?

可这苏炎好像一点不急似的,甚至还叮嘱她:

“顺便帮我告诉老板,上次他说的活儿我应下了!放心,那活儿值20两。”

柳暗花明啊。

有20两就行,只是什么活儿能值20两?还是一个残疾人能做的?

见罗四娘疑惑,苏炎就道:

“是替人写文章,对了,你可识字?”

识字?

原身可不认识,不能穿帮,所以罗四娘立刻摇头。

她就发现那苏炎似乎一下就放心的样子,虽然那微表情一闪而过,还是被她看了个正着。

到底是写什么文章会如此神秘?

罗四娘带着疑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好像刚才那些不愉快全部一扫而光了。

这会儿看着这漫山遍野的野花野草,那些透着鲜活气儿的小鸟和昆虫,就连偶尔看到的耗子都变得可爱起来。

这生活如此美妙,早知道就早点自爆。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罗四娘来到了镇上,这古代的集镇和历史书上看到的差不多,都是青砖小瓦房,街道并不宽阔,估计是因为下午的缘故,行人挺少的,好些商铺甚至已经关门了。

如今这朝代是一个完全架空的朝代,夏和王朝168年、昭和27年,从穿衣打扮和官职来看,有些类似宋朝时期。

如今的昭和帝已经年近六旬,在他的昏庸治理下,夏和王朝已经走向衰败。

这本书本来讲的就是老皇帝昏庸贪花,60大寿那年在民间广选秀女,而罗四娘的姐姐,也就是女主罗三娘就因为其美貌被选中。

只是到了宫中,却因为新皇登基又陷入后宫争斗,沉浸在宫中无人问津。

直到几年后边疆和亲,罗三娘自荐和亲,这才被定为和亲公主,面见君王时才被众人看到其貌美容貌,顿时惊为天人。

可是她已经是和亲公主,并且远嫁边疆和亲南疆摄政王万俟烈。

见到万俟烈的时候才知道,万俟烈原来是她曾经救过的一个人,只是万俟烈失去了记忆,从此在国仇家恨之间两人相爱、相杀、相虐但是最后走到一起并且吞并了夏和王朝的故事。

此时剧情已经开始了,皇帝已经开始在民间选秀。

罗四娘整理了一下记忆后,就拿着那叠稿子找到了书肆。

交易过程非常简单,只是当罗四娘将苏炎那句话带给老板的时候,老板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极为诧异甚至是很古怪的神情,等再三确认过后脸色红红很是激动。

“早该如此了,我去拿东西,娘子稍等。”

罗四娘好奇的很,特别是看到那掌柜的居然神神秘秘的从一个盒子里取出了几张纸递给罗四娘的时候,她一好奇就多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居然是,居然是......

小黄文?

所以,苏炎说的赚银子是替书肆老板写小黄文?!

罗四娘临出门前她就换了一身土黄色的粗布麻衣。

除了老板给的那几张小黄文例文外,就是半钱银子了。

等走到僻静之处,罗四娘还是没忍住将那小黄文范例拿出来看了看。

好家伙,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看的人热血澎湃的,但是看过后又觉得有些寡淡无味,就是什么红灯娶啊什么客人啊,没有故事性,单纯的最原始的妖精打架。

这还是老板那偷偷摸摸拿出来的极为珍藏的范本?

就这个让苏炎写?

罗四娘都好奇了,像苏炎那种看起来就正人君子一样的人能写这个?

期待感满满啊,罗四娘迫不及待的就往家赶。

结果刚走到半路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四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哇,你是不是想跑?让你乖乖嫁去苏家你居然跑?快跟我回去。”

没想到会这么倒霉,在这里碰到醉醺醺的罗大郎。

罗大郎和罗二娘罗三娘都是原配所出,王氏进门后没有再生,而罗四娘就是个拖油瓶。

这个罗大朗不学无术,好赌、贪色、五毒俱全,又是罗家唯一独苗苗,所以全家纵着他。

平日罗四娘是最怕这个大哥的。

因为这个大哥除了会打骂她以外,有几次还会趁没人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的,好在她每次都跑的飞快的躲开,所以才能在罗家几年时间还能安好没有被糟蹋。

此刻看到这个男人,一听他的话就知道罗家果然是早就计划好了让她换亲代嫁的。

罗四娘直接躲开了罗大朗的魔爪,这个动作直接将喝得半醉的罗大朗给惹到了,特别是这会儿山路附近还没人,他那胆子瞬间又大了起来。

“你还躲是吧?哼,反正都要送回去便宜那个瘸子病秧子,还不如先让你哥哥尝个鲜儿,我们罗家好吃好喝养了你好几年,如今也当我收收利息了。”

罗大朗说完就向着罗四娘扑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