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小鬼爬上墙

小鬼爬上墙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明天杜若若也会去试戏。」「什么?!」「嗯……因为这部戏主要投资方是陆氏集团,你也听过传言,杜若若的金主是陆晏嘛。」我明白了恶鬼的话了。

主角:江璃陆晏   更新:2022-09-13 07: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璃陆晏的其他类型小说《小鬼爬上墙》,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明天杜若若也会去试戏。」「什么?!」「嗯……因为这部戏主要投资方是陆氏集团,你也听过传言,杜若若的金主是陆晏嘛。」我明白了恶鬼的话了。

《小鬼爬上墙》精彩片段

「明天杜若若也会去试戏。」

「什么?!」

「嗯……因为这部戏主要投资方是陆氏集团,你也听过传言,杜若若的金主是陆晏嘛。」

我明白了恶鬼的话了。

陆晏,原来我还是摆脱不了他。

毕竟他不是第一次为了捧杜若若而牺牲我了。

大学时,我和杜若若是舍友。

在表演系,我因贫穷孤僻而格格不入。

与我相反,杜若若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

她是唯一向我表现出友好的人。

可我不需要她的友好,我要的是成功。

我没日没夜地学习,试戏,争取一切机会。

可我几乎成了她的陪衬,只要有她在,我一定会落选。

有人告诉我,别跟杜若若争,没用的,她背后有人。

我不信邪,我觉得是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好。

我每学期的专业考核第一,得到的表演机会却寥寥无几。

终于机会来了。

一天,杜若若在宿舍洗澡时不小心摔倒,轻微骨折。

而她主演的一个戏剧里面,有很多高难度的舞蹈动作。

所以,剧方不得不重新找女主角。

我再次参选,终于获选。

然后流言四起。

说我故意用计让杜若若摔倒,说杜若若平时对我这么好,我还截胡她的角色。

于是我被排挤了,被人关在厕所里,练舞时被故意绊倒,午饭被人扔到楼下。

可是我不在乎,我在舞蹈室,在路上,都在练习着。手上长了冻疮,破了流血又结痂。

准备了半年,终于到了表演那天,我换好了衣服。

深呼吸几次后,我准备上台。

却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化妆室里。

我用力敲门呼喊,没有人帮我。

这不对劲,其他人发现主演不见了,一定会马上来化妆室的。

我意识到自己被抛弃了。

我拿着椅子,疯狂地砸门。

手被划破,鲜血淋漓,我也感觉不到痛。

终于我砸开了门。

却看见杜若若在舞台上,万众瞩目。

她穿着华美的裙子唱着歌,仿佛一个公主。

我停下了脚步,呆望着。

手里的血一滴一滴落在我的白裙子上。

剧里所有高难度的舞蹈动作全部被删除了。

只为了让杜若若能表演吗?

「别跟杜若若争,没用的,她背后有人。」



我苦笑起来。

整场表演两个小时,我一直站在后台,死死地盯着她。

谢幕后,她满脸喜悦,在轰鸣的掌声中,跑向观众席。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旁边坐着导演和制片人,一脸谄媚地望着他。

而他宠溺地看着杜若若,给她披上了外套。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陆晏。

庆功宴时,每个人都对我视而不见,没人向我解释,向我道歉。

杜若若坐上了陆晏的车离开,而我冲上去拦住了车。

杜若若走了下来,看见我的狼狈,和流血的手,一脸惊讶:

「江璃,你怎么了?他们说你自愿放弃表演,所以我只能上场了。」

我看都不看她一眼。

而是走过去,用力敲车窗。

我知道陆晏在里面看着我。

见车窗没有打开,我弯腰找到了一块石头,准备把车窗砸碎。

然后车门开了。

我后退两步。

陆晏走了下来。

他戴着细边眼镜,梳着背头,在月光下显得清贵儒雅。

他转着戒指,垂着眸,漫不经心:

4

「有事? 」

「你就是杜若若的金主?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被她挤下去的女主角。

「我为今天的表演准备了半年了。

「你们凭什么轻易毁掉我的努力?!」

我感觉所有的血液都涌向头顶,眼泪不争气地刷地落下。

「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践踏别人的心血,就可以走捷径吗!」

我的胸膛猛烈起伏着,简直喘不过气来,最后不争气地捂着脸哭起来。

所有的委屈像洪水一样倾泻出来。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面前的人一点点动静都没有,我甚至怀疑他们已经离开了。

但是我平复下来时,却发现他在静静地看着我。

「小姑娘,」他嘴角浮出一丝笑,「有钱当然了不起。

「否则,你也不会穿假 Prada 了。」

我看向自己的高跟鞋,是的,那是 A 货。

我突然觉得很窘迫,把鞋藏进裙子下。

「你懂什么?你以为我是爱慕虚荣吗?」

他将手插进口袋,身体向我微微倾斜。

「不是吗?

「能走捷径,人就不会选择公平。



我扬手,茶杯落地,摔得粉碎。

「我明明在还钱了,我每天那么拼命地还钱,我明明很快就能把钱还上了,你为什么要毁了我?」

他笑了,仿佛在笑我的天真。

「那天,你穿着假 Prada,质问我有钱就了不起吗?我以为你是假清高,现在发现你是真天真。

「还我钱?怎么还,接乱七八糟的表演?还是去酒吧让人占便宜?还是累到昏厥?」

原来,他真的派人监视了我。

「你不用管我怎么还,反正我还得上!」

他又笑了,仿佛我在说一件顶可笑的事。

「还得上?」

他拍拍手,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竟然是父亲,他奴颜婢膝,点头哈腰:

「陆先生,您之前借我的钱用光了,嘿嘿嘿,能不能再借我点?」

陆晏秘书走了过来,递给他一张支票。

「以后要钱直接找我,不要打扰陆先生。」

看着父亲轻车熟路的样子,我意识到他不止一次从陆晏这里拿钱了。

「爸,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借了他多少钱了?」

「小璃,你来得刚好,你要好好谢谢陆先生的恩情呀。总之,你好好跟着他,他不会亏待咱俩的!」

原来,这段时间,父亲一直在向陆晏借钱,已经累积成了天文数字,我还不了了。

我感觉世界都坍塌了,眼前一片空白。

等我回过神来,房间里只剩下了陆晏和我。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他一步步逼近,我向后退。

终于,我后背抵上了书桌,无路可退。

他凑近,我往后躲。

天上的月亮在看着窗里这对奇妙的男女。

他猛地把书桌上的物品扫落在地,托住那女孩的腰,把她抱上桌子。

她想要合拢腿,却为时已晚。

羞耻和警觉简直让我的心脏快要爆炸。

他低头,鼻息落在我耳边,轻声说:

「你知道的。」

疼痛在翻滚,我像一只小船,在海洋起伏。

我的眼神寻找着小天使的雕像,想让天使的笑容来让我好受点。

可是没有,眼前一片漆黑。

我意识到,没有天使,天使不会救我,不会救我这样的肮脏之人。

于是,我看到了恶鬼。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恶鬼。

只有我能看见的恶鬼。

它在黑夜中低语,蛊惑着人心:

「痛苦吗?绝望吗?」

我在哭。

它在笑。

从那以后,我成了陆晏养在别墅的情妇。

我见到了杜若若,她红着眼睛:

「江璃,陆晏哥哥从小看着我长大,我们没有别的关系。

「可是,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呢?是因为讨厌我吗?」

我摇摇头。

我不讨厌她了,只是忽然觉得,她也挺可怜。

陆晏送我很多珠宝,奢侈品,很多双 Prada。

我第一次穿上了真的 Prada。

可很奇怪,每到十二点,他就会回到自己卧室。从不会同我过夜。

我就像一只他的宠物,安静等他过来,看着他到点离开,无法窥探到他内心。

仿佛他的世界,永远都向我关闭着。

每天司机送我去上学,我依然努力地学习,争取表演机会。

我不知道陆晏现在算不算我的金主。他没有给我任何资源,我也不曾开口。

一天回家的路上,司机经过一个路灯,忽然开口说:

「第一次看见江小姐,就是在这个路灯下呢。」

「什么?」

「有一次,我和陆总来这儿的时候,看见你在路灯下跳舞,很入迷。

「我还对陆总说,这个小姑娘真刻苦。



我只能坐在时钟前,看见离晚上十二点越来越近,那是复试截止时间,错过则视为弃权。

我知道自己没机会了。

离十二点只有 15 分钟。

从别墅到那边最快也要一小时。

我走向阳台,卧室在三楼,我看着楼下,万念俱灰。

难道,真的没希望了?

恶鬼出现了,在我耳边轻语。

「跳下去呀。

「跳下去吧。

「哈哈。」

我跳了下去。

落地时,我清晰感知到肋骨的断裂,我的小腿骨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我的脸也挫伤了一大片,血肉模糊。

我死死咬住嘴唇,才没有痛晕过去。

余光里,我看见陆晏向我跑来。

我这个样子一定很可怕。

他一向冷静深沉,仿佛总是掌控一切。看到我躺在地上,却显得有点惊惶慌乱。

连鞋都没换,他抱起了我,向车库奔去。

黑夜里,他一声不吭,颤抖的手却暴露了他的害怕。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我的手。他目光沉沉地望着前面漆黑的道路,一边不要命地踩着油门,车飞驰得越来越快,向最近的医院开去。

我被冷汗浸透全身,目光却死死盯着时钟。

一秒,两秒,三秒……

离十二点只有最后一分钟。

「你恨他吗?你想要他死吗?」

恶鬼轻笑。

「如果不是他,女主角本应该是你,而不是杜若若。」

最后三秒。

三,二,一……

时钟指向了午夜十二点。

意外发生了。

方向盘突然像不受控制一样,车子向路一边的山壁撞去。

在那一瞬间,他把我抱住,把我护在身下。

撞击的那一刻,巨大的冲击戴着热浪袭来,我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是我没有。

相反,我身上的伤,断掉的肋骨,骨折的小腿,开始奇迹般愈合。

是恶鬼帮了我。

它对我说:

「你自由了。」

我从陆晏的怀里钻出车门,转过身,凝视着车里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陆晏。

他满脸鲜血,却依然死死地盯着我。

车前部严重变形,汽油在泄露,车子随时会爆炸。

「你要救他吗?

「那你就要错失女主角了噢。

「导演还在等你。

「他为了你,延迟了截止时间,到凌晨一点。

「你有两个选择。

「一,救陆晏,放弃女主角。

「二,抛弃陆晏,成为女主角。

「可是……他很可能会死噢。」

我缓缓蹲下。

够了,陆晏,够了。

脱下手上他给我戴上的戒指,我看着他的眼睛:

「陆晏,再见了。」

我奔赴复试现场,赶上了正要离开的导演。

我试演了女主被求婚的片断。

我看着男演员单膝跪地,给我递上一枚戒指。

眼前却恍惚看见给我戴上戒指的陆晏。

我表演着被求婚的喜极而泣,眼泪缓缓顺着面颊流下,却有那么一刻,分不清眼泪是真还是假。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陆晏的生命也在流逝。

当我戴上了另一枚戒指,笑着说「我愿意」时。

恶鬼贴着我耳边说:

「陆晏快死了。」



J 姓一线女星养小鬼,圈里人都知道。

呵,荒谬。

我养的明明是一只恶鬼。

我和恶鬼交易,用亲情换取演技,年迈的父亲被我扔进了养老院

用爱情换取美貌,我的情人在濒死时,被我抛弃。

而此刻,星光颁奖典礼上,影后获奖者即将揭晓。

镜头里的我,显得异常紧张。

我装的。

出门前,我已用良知与恶鬼交换了这个奖杯。

在恶鬼帮助下,我得到了一个个大爆的角色,一个个行业大佬的青睐,而这次,也不会例外。

我心里早就在练习着获奖感言。

「最佳女主角是——

「江璃。」

我嘴角浮出一丝傲慢的笑意,却装作受宠若惊地捂住了嘴。

聚光灯照相,掌声从四面涌来,或艳羡或嫉妒的目光向我投来。

我如同天鹅般昂着脖颈。

然而……

「啊,抱歉啊,江璃。

「拿错卡片了。

「最佳女主角是——

「杜若若。」

我愣住,大脑当场空白,耳边一遍遍回响着:

最佳女主角

「杜若若。」

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但我镇定下来,向她走去,藏好厌恶和嫉妒,和颤抖的手,笑着拥抱祝福了她。

记者们不放弃在我伤口上吸血的机会。

「江璃小姐,杜小姐是您的大学舍友,此前星途却一直不如您。您本是影后最有力人选,这次杜若若却成为全场最大黑马,这会影响你们的情谊吗?」

我微笑摇头:

「不会。我为她高兴,若若值得的。」

当然不会,我和她本就无半分情谊。

「杜小姐,传闻陆氏企业总裁陆晏是您背后的金主,是真的吗?」

杜若若脸上浮现一丝天真的羞涩:

「他……只是我从小认识的哥哥。」

我冷笑着。

记者们想要挖新晋影后的绯闻,却不知,跟陆晏有过关系的,是我。

.18 岁那年,我成为了陆晏的情妇。

他给我钱,珠宝和鲜花,却唯独不给我自由。

我被困在他身边两年。

直到有一天,我们遭遇车祸,撞击的那一刻,他把我护在身下。

我伤势很轻,而他鲜血覆面,无法动弹。

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再见了,陆晏。」

我脱下他给我戴上的戒指,扔在了地上。

我抛弃了他,我没有回头。

从此,我逃离了陆晏。

「陆先生三年前遭遇车祸,去了国外治疗。近日回国,杜小姐有和他联系吗?」

陆晏回来了。

按他的性格,当年醒过来第一件事应该就是掐死我。

但却直接去了国外治疗,仿佛人间蒸发。

与此同时,我过着安然无事、事业腾飞的日子。

错失影后,陆晏归来,仿佛预示着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回到家中,我憋着满腔怒火,向卧室冲去。

天鹅绒的床是法式宫廷风,繁复而奢靡的洛可可风格,仿佛是公主的下榻之处。

而被子下似乎有什么在移动。

慢慢地,一只巨大的蜘蛛爬了出来。



「蜘蛛」的每只腿都戴着昂贵的戒指,红宝石、祖母绿、钻石……

恶鬼喜欢一切亮晶晶的珠宝。

异常诡异。

「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是用良知跟你交易了吗?

「为什么影后不是我?!」

恶鬼爬上了墙,俯视着我,满是轻蔑。

「你看看这是什么?」

一个空瓶子落在我脚下。

「一个空瓶子?」

「哼,」它冷笑,那是你的良知。

空空如也。

「你都没有良知了,怎么交换?」 

它悬挂在>蛛丝上,降落在我眼前,左右端详着我。

「仔细想想,你好像,已经没什么可以跟我换的了。

「我该抛弃你了。」

突然一阵剧痛袭来,我知道,恶鬼要将给我的一切收回。

我望向旁边的梳妆镜。

镜子里的我,如同一朵在迅速凋谢的玫瑰。

眼角浮出皱纹,脸上出现斑点,白皙的皮肤变得蜡黄暗淡,白发丛生。

不到一分钟,我从光彩夺目的女明星变成了一个老妇模样。

我匍匐在地,在恶鬼要离开时,抓住了它的腿。

我不甘心,我一路上走来,付出了多少,才走到今天。

如今,我离自己的梦想仅有咫尺之遥。

我不能被抛弃。

我嘶哑地说:

「不要走……

「我还可以跟你换……」

它怜悯又厌恶地看着我:

「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被榨干了。」

「不是!

「不是……

「我还有生命……

「我用剩下的生命, 跟你换……」

它思忖了一会儿:

「你要换什么?」

「金榈影后。」

金榈奖项,电影世界最高荣誉之一。

沉默持续了很久,它在思量这交易是否划算。

「好。

「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只剩下半年时间。

「作为交换,你将是下一届……

「金榈影后。」

在最辉煌璀璨的时刻死去,我笑了笑。

好得很。

比一辈子在污泥中翻不了身,好太多了。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恶鬼说,「陆晏回来了。

「如果没有他,我肯定能让你如愿。

「可是如果他报复你,就很难说了。

「至于最后能不能如愿,就看你造化了。」

电话响了,是经纪人来电。

我根本没心情听她唠叨,正准备关机。

「接吧,」恶鬼慢悠悠地说,「你的机会来了。」

「江璃!」她听起来非常兴奋,「刚出的消息,有个巨大的饼!

「刘导的新电影正在招募女主角!

「刘导你也知道,捧了几个国际影后了。

「本来刘导对你不太看好。我动用了所有关系,才给你争取了试戏机会。

「就在明天,你要把握住啊!

「不过……」

「怎么了?」



我啐了他一口。

他一巴掌扇了过来,我的头在嗡嗡作响。

他扑了过来,又啃又咬,我拼命挣扎。

终于我抓住一个红酒瓶,砸在他后脑勺上。

我推开他,跑了出去。

在酒店门口,我找到了父亲。

他竟然还在和烟贩子讨价还价。

我歇斯底里:

「你连自己女儿都卖?!」

他露出心虚的神情:

「小璃,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欠了高利贷,过了今天还拿不出来,他们就要剁我手了。你体谅爸爸好不好?」

我开始拼命扇他巴掌,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把我推开,大喝一声:

「够了!你是我女儿!你的命是我给的!你就当报答我,不行吗!」

我苦笑着,一边笑一边哭着。

我问他,到底多少钱,我才能报答他的生育之恩。

「五十万!

「你给我五十万,我从此消失!」

大雨倏然而至,我像个疯子一样,衣不蔽体,四处抓着路人问:

「您要买我吗?

「我很便宜的,只要五十万。

「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求求您,求求你们。」

路人纷纷逃开。

我坐在大雨里,嚎啕大哭。

一把伞撑在我头顶。

我抬头,看见了陆晏。

他身形高大,遮住了身后的夜空,目光深沉,神色莫名。

要恳求他吗?

可他怎么会帮我呢?

我站起来,走进大雨中。

「谢谢您!谢谢老板!」

父亲谄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回头,发现父亲从陆晏秘书手里接过了一张支票。

陆晏拉开了车门,点了下头,示意我进去。

我到了陆晏的别墅。

佣人们带我去洗澡,给我换上了新衣服。

最后我局促不安地站在了陆晏面前。

「陆先生,」我迟疑着,「您为什么帮我?」

他抿了口红酒:

「你不是到处找人买你吗?」

我脸上发烫,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真是滑稽得像一个小丑。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沉默持续了很久,看他似乎没有反应,我用力地鞠了一躬:

「陆先生,谢谢您今天帮我。

「我会尽快想办法把钱还给您。

「今天太晚了,我不打扰您了。」

我仓惶逃开,正要迈出门时,门却从我背后被抵上了。

我转身,被禁锢在门和他之间。

我的背紧紧地靠着门,想要拉开一点和他的距离。

但无济于事。

他的目光在我的脸上、身上巡梭,视线落下之处,我的肌肤在微微发烫。

他的气息落在我的脸颊上,有点痒。我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红酒和烟草香味。

我屏住呼吸,感觉自己像个被逮住的猎物,一动也不敢动。

突然,他的脸欺近,我惊叫一声,把脸转开。

一声低笑,他说:

「你不会以为,我要亲你吧?」

尴尬又羞愧,我太自作多情了:

「陆先生,不是的,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