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乡下来的闺秀

乡下来的闺秀

荢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施烟不过就是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孤女,那一日,她不过就是在路边救下了一位老奶奶,可谁知这一善举最后竟改变了她的人生。原来,老人是豪门世家姜家的老太太,为了报恩,他们将女孩接到了姜家,让她在开学前暂住。在未见到女孩前,众人皆以为她定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乡下土包子,可谁知看到本人后,众人皆差点惊掉了下巴……

主角:施烟,姜澈   更新:2022-07-15 2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施烟,姜澈 的女频言情小说《乡下来的闺秀》,由网络作家“荢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施烟不过就是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孤女,那一日,她不过就是在路边救下了一位老奶奶,可谁知这一善举最后竟改变了她的人生。原来,老人是豪门世家姜家的老太太,为了报恩,他们将女孩接到了姜家,让她在开学前暂住。在未见到女孩前,众人皆以为她定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乡下土包子,可谁知看到本人后,众人皆差点惊掉了下巴……

《乡下来的闺秀》精彩片段

海城,某高档住宅区一家大宅门口,一辆出租车停下,后座车门打开,有个女孩从车上下来。

一米六八左右的个子,身材匀称,白T恤搭配九分黑色布裤和白板鞋的打扮,长长的墨发扎起高马尾都还长及腰间。

她下车时正值晌午,太阳很晒人,微抬起手遮住太阳光往前方的大宅看了一眼。烈烈阳光下,女孩的容貌看得不太清楚,但她一身气质却怎么也藏不住。

娴雅中透着文静,给人一种古时候大家闺秀的感觉。

她看一眼前方大宅就收回目光,绕到出租车后面打开后备箱取行李。很大一个行李箱,出租车师傅以为她一个小胳膊小腿的小姑娘拿不了,刚下车准备帮忙就见她轻轻松松把行李箱取了出来。

“小姑娘力气很大啊!”出租车师傅夸赞。

女孩浅浅一笑以示回应。

这才看清她的脸。

很美,但不是那种张扬的美,她美得很内敛很特别,端端正正的长相,仿若仕女图中走出来的端庄,看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道了谢付了车费,正准备拖着行李箱朝不远处的大宅走去,迎面走来一人。

“请问,是施烟小姐吗?”

来人五十多岁的模样,是个很慈祥的老者。

施烟微微一笑:“我是施烟,您好。”

老者看到施烟,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素养很好,很快回神:“我叫姜海,是海城姜家的管家,老太太临时有事出门了,这几天都不在海城,让我来接待施小姐。”

“有劳您,叨扰了。”

“不叨扰不叨扰,得知施小姐录取了海城大学,老太太可是念叨了你好久呢,一直盼着你来。如果不是故友突然生病老太太要去探望,怕是说什么都不会在你过来的时间离开。”

施烟浅浅笑着:“劳她老人家惦念了。”

“惦念你是应该的,老太太的命都是你救的呢。”

“不过是碰巧,当不得一个‘救’字。”

“施小姐太谦虚了,你救了老太太,于海城姜家来说就是天大的恩情。行李箱我帮你拿吧。”

不待施烟回答,行李箱就被他拿了去。

施烟也没有和他争,行李箱虽然有点重,但这一路平坦就这么拖着走也费不了多少劲。

她浅浅笑着道了声谢。

海城姜家不愧为海城大世家,宅院很大,入了大门是一条长长的石板道。石板道很宽,可容两辆车并行,两旁是一排一人张开双臂才能抱全的大树,一看就有不少年头。

石板道清扫得很干净,基本没有落叶。

“平时车都是直接开进来,施小姐你不让我们派车到机场去接,出租车就只能到门口,所以我们还得走一段路。”姜海耐心解释。

“有劳您了。”施烟微笑说。

“施小姐客气,我这把老骨头就应该多活动活动,走点路没什么,我是怕你觉得难走。”

“我没事,我在乡下生活多年,没少干活,走点路不在话下。”

姜海笑说:“自打三年前你救下老太太,老太太在你家得你照顾半个月,回来就没少念叨你有多优秀多懂事,现在见到你本人,我才知道老太太没有夸大。”

“您过奖。”浅淡一笑,不卑不亢。

姜海心下赞赏。

难怪老太太一直念着,这样懂事乖巧又举止得体还不卑不亢的孩子,谁不喜欢?

单就这么看着,实在很难相信她是个乡下孩子。

从言行到举止再到笑容,无一不得体,简直比真正的大家闺秀更有大家闺秀的气韵。

“我和施小姐介绍一下家里的成员情况吧。”

“好。”

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安静聆听。

“海城姜家除了老太太,还有大爷和大夫人,不过自大少爷正式接手家里的生意,大爷渐渐退下来后,他和大夫人就不常住老宅了。住在老宅的只有大爷和大夫人的一对子女,也就是大少爷和大小姐。”

“二爷和二夫人不接触家里的生意,两人从事科研工作,经常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也不常住老宅。他们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家里排行第二的少爷,是跟他们住在一起,平常也很少回老宅。”

“三爷是演员,立志一生奉献给演艺事业,没有成婚。他工作很忙,经常满世界跑,也很少住在老宅。”

“只有五爷是住在老宅,他身体不好一直休养在家。”

“家里的成员构成差不多就是这样,施小姐不用刻意去记,心里有个数就好。”

大爷二爷三爷五爷都有了,那四爷呢?

这么想着,不过施烟并没有失礼的问出来。

“谢谢您告知。”

“施小姐不用客气,这些即便我不说,你在老宅住几天也能弄清楚,家里的成员并不复杂,我这会儿也是突然想起来就和你说一说,好让你心里有数,不至于刚来到这里觉得太陌生心生害怕。”

真是个细心又慈蔼的人。

“您费心了。”

姜海笑笑,继续说:“大小姐比你大一个月,和你一样刚结束高考拿到录取通知书,在家里待不住就陪老太太去探望老友了,说来大小姐也是录取了海城大学,以后你们还是同校呢。”

“这个我在电话里听姜奶奶提过。”

施烟微笑说:“不过论成绩,我不及姜小姐,我是刚好踩在我这个专业的录取线上,姜小姐的专业录取线比我的要高不少,她还高出她专业的录取线几十分,都过了京都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听姜奶奶说她是不想离家太远才选的海城大学。”

“人各有所长,我们大小姐只是刚好比较擅长学习,或许施小姐擅长的东西就有我们大小姐不擅长的。”碍于他只是管家,姜海没有过多评判主家的小姐,但他这样已经算是很会说话了。

“蒙您高看。”

“老太太和大小姐都不在家,大少爷在公司,不过晚上会回来,到时施小姐应该能见到。至于五爷,他平常都是待在自己的院子极少出门,施小姐应该没什么机会碰上,不过他不喜别人打扰,施小姐往后在老宅尽量避开五爷的院子走些就是。”

最后一句说得不动声色,实则是给施烟提醒。

不得不说,姜海确实是个很会说话的人。

“老宅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其实是想问还有没有什么忌讳。

只是姜海说得委婉,施烟也就问得委婉了些。

“没有了,只是大少爷一贯话少,人也比较冷清,如果他对你太冷淡,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全当他不存在就行。”

末了姜海笑着补充一句:“是老太太让我这么和你说的。”

“老太太说她好不容易才哄得你在开学前来家里住一段时间,不想你住得不愉快,更不想你住两天就住不下去,她说她在你家住的那半个月,你将她当亲奶奶照顾,她曾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希望你也能把海城姜家当成自己的家。”

施烟听罢他的话,没有长篇大论的感激话语,只浅笑说:“姜奶奶是个很慈爱的老人,值得人敬重。”

不骄不躁。

姜海对她又高看了几分。

愈发觉得她不像个在乡下长大的孩子。

偏偏她就是。

据老太太所说,她在施小姐家住的那半个月,听邻居说施小姐以前是和奶奶住在一起,十三岁那年奶奶去世,她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

十三岁到十九岁,从初一到高三毕业,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之久。

是个苦命孩子。

可她这一身气度实在是怎么看都不像穷苦人家能养出来的,更不像穷苦人家十三岁就成孤儿独自生活的人。

大抵有些人就是天生气质好?

从林荫石板道出来,入眼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除了各式各样的花还有假山荷塘,这个季节正值荷花盛开,很是漂亮。

姜海指着那边一栋楼介绍:“那边是主楼,不住人,一楼是平时待客的正厅;二楼是餐厅,平时大家吃饭都是在那里;三楼布置得比较清雅,一般夫人们和大小姐如果需要待雅客,都是在那里,通常是举办一些茶话会之类。”

“家里的人满十岁都会分出一个院子单独居住,每个人在老宅都有自己的院子,即使他们不常住这里。老太太给施小姐安排的院子就在她的院子旁,数您和大小姐的院子离老太太的院子最近。”

“我现在先带施小姐去老太太给你准备的院子安置。”

“好的,辛苦您。”

姜海心下再次惊讶。

据老太太说,施小姐在乡下住的是土墙瓦房,吃的菜都是在院子里隔出一块地亲自动手种的,条件很是艰难。怎么初入这样的大宅,她没有半点反应?

她这副神态看着也不像怕被人看不起故意装出来的淡定。

她是真的很淡定。好似在她看来,这偌大的宅院和她家中的土墙瓦房没什么区别一样。

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性,委实难得。

倒也难怪老太太对她这么喜爱。

一路拖着行李箱又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来到老太太给施烟安排的院子。院子由围墙独立隔开,不算大,只有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和一个小花园。

将她送进院子,姜海没有再跟进屋。

“我不太方便进去,接下来就由小赵带着施小姐,有什么需要施小姐只管告诉小赵,她会安排,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也行,这是我的名片。”

小赵是姜海刚叫过来的一个女帮佣,三十来岁。

施烟双手接过他的名片,微笑:“谢谢您,辛苦您亲自去接我。”

“施小姐客气。”

姜海走后,小赵说:“施小姐,我帮您把行李拿到楼上吧。房间和书房在二楼,一楼是客厅,您在一楼坐着休息会儿,我收拾好了您再上楼。”

施烟微笑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你给我留个电话,有什么需要我再找你。我赶了很长时间的路,收拾好后想洗个澡休息一下。”

“那我帮您把行李拿到楼上。”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小赵还想坚持,却见她轻松把行李箱提上石梯进了屋。

这位施烟小姐看着瘦弱,没想到力气还挺大。

“那施小姐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把电话号码留在客厅的茶几上。”

“好的。”

小赵突然被她的笑晃了一下眼。

这也太漂亮了吧!

气质也好绝啊,居然比大小姐都丝毫不逊色……

好吧,施小姐和大小姐好像不是一种风格,但不管怎么说,她居然觉得施小姐就像是正统世家出来的名媛闺秀。

这就是传说中救了老太太的乡下女孩?

一点儿都不像从乡下来的。

 


施烟直接把行李箱提上楼。

房间的门都开着,并不难分辨哪间是房间,哪间是书房。

房间都布置好了,有沙发有床有一个衣帽间还有一个大大的阳台。房间色调简单,偏浅蓝色的风格,是施烟喜欢的。

阳台上有一张吊椅,旁边摆了几盆盆栽。

施烟打开行李箱打算先把衣服挂到衣帽间。

行李箱打开,一半是衣服,一半是书。

都是些旧书,一看就是常翻阅的。

这个季节的衣服并不占地方,所以别看她大半行李箱都是放书,其实常服有五套,睡衣有两套,鞋有两双。

风格和她穿的这一身差不多。

打开衣帽间的柜子,鼻息间是一阵馨香,一闻就知道是衣柜里放了去味防虫的香囊。

柜子里除了准备好的衣架,还有两套睡裙两套比较宽松的运动服,都没有摘吊牌。应该是不清楚她的身材,老太太才吩咐人只准备这些。

衣服不华丽,都是很低调的风格,和她平时的衣着风格差不太多。

施烟轻轻笑了一下。

老太太还真是个细心的人。

把衣服都挂好,她才把行李箱合上拖着往旁边的书房去。

比起带来的衣服,她更宝贝这些书。

书房很简洁,除了几个书架和书桌,还摆放着一套沙发,沙发配了个纯实木小茶几,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有个榻榻米,平时不想坐在书桌旁看书了,倒是可以坐到那里去看。

书桌上有一台电脑。

书房根据布局风格在榻榻米和沙发的地方铺了小地毯。

茶几上书桌上都摆了绿植,落地窗旁也摆了一盆。

看起来很温馨。

书架有三个,其中一个堆满了书,都是新书,应该是专程给她准备的;另外两个书架是空的,应该是留给她放自己的书。

施烟把书拿出来逐一摆放在书架上。

做完这些,时间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

她和小赵说的想洗澡休息一下并不是假的。

从她住的乡下来到海城,她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到市里,坐半个小时的出租车从市里的车站到机场,又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落地后还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出租车才到姜家。

确实有点累了。

回房间放好行李箱,拿了一套她带来的睡衣就去浴室洗漱。

浴室里一应洗漱用品齐全,除此还准备了一台洗衣机,正合施烟心意。老太太准备洗衣机,许是考虑到她在乡下都是自己洗衣服,会不习惯让别人帮着洗。

考虑得很周到。

洗了澡换上睡衣吹干头发,施烟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晾好,这才拉上窗帘躺在床上。

床上有淡淡的熏香,不是很浓烈,是施烟能接受的程度。

拉上被子,拿手机看一眼。

下午三点差几分。

照着管家姜海的说法,姜家大少爷下班后要回老宅,她第一天到姜家做客,不能失礼,差不多五点就得起床去主楼。

不管怎么说来人家做客,理当跟主人打声招呼。

这样算来,她能睡两个小时。

施烟调了个五点的闹钟。

这一觉睡得很好。

施烟心态一直很好,一向是随遇而安,一个人住在乡下她都很少有失眠的情况,更何况现在是躺在这么柔软的大床上。

起床简单洗漱换上衣服。

又是白T恤配九分黑布裤搭白板鞋的打扮。

她的衣服风格都差不多,只是款式不太一样,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还会误以为她没换衣服。

不过施烟倒也不在意这些,她自己穿着舒服就成。

就这么独自去主楼肯定是不妥的,毕竟是在别人家。

施烟在一楼客厅茶几上看到了小赵留的便签,上面写着她的号码,就给小赵拨了个电话过去,让小赵带她去主楼。

小赵来得很快。

“施小姐。”

施烟从沙发上站起身,微微颔首浅笑:“赵姐,劳烦你带我去一趟主楼,我不太识路。”

路肯定是识的,她记忆力向来不错,刚才过来的时候姜海就给她指了主楼的位置,她大概记得怎么走。

“施小姐客气,您叫我小赵就可以。”

施烟浅笑,没应好也没应不好。

小赵继续说:“施小姐去主楼那边,是饿了吗?如果饿了又觉得去主楼太远,我可以把晚餐送到这里来。”

“不用麻烦,我过去吃吧,第一天到姜家做客,正好和你们家大少爷打声招呼。”

见小赵惊疑看她,施烟笑笑说:“是海伯告诉我其他人都不在老宅,你们五爷那边又不方便去打扰,只有你们大少爷下班后会回来,我就想着第一天到姜家做客,该和主人打声招呼,就只能找你们大少爷了。”

海伯是姜海带她过来时,她听到小赵这么叫的,就跟着这么叫了。

“这样啊。”

小赵笑说:“其实老太太临出门前嘱咐过我,让我告诉您,您如果不想见其他人,可以不用见,大少爷也不例外。老太太还说,让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那您就可以像在自己家一样自在,姜家是她当家,您是她请回来的客人,怎么样都不会有人敢说您半句不是。”

“姜奶奶有心。”施烟浅浅一笑。

“只是我初到姜家做客,和主人打声招呼是应该的,我也想出去走走熟悉熟悉环境。”

她都这么说了,小赵自然不好说什么。

只迟疑一下说:“那您见到我们大少爷,若是他……不太热情,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们大少爷性子比较冷清,并非针对您一人。”

施烟是老太太的贵客,加上小赵对她第一印象很好,不然小赵不会轻易在她面前说这些。

在客人面前说主家的小话是大忌。

虽然这也算不得小话。

“这个我知道,海伯和我提过。”

“那我就放心了。”

小赵领着施烟往主楼去,走了十多分钟。

到主楼一楼正厅的时候,已经到五点四十。有佣人厨师在厨房里忙活,招呼施烟坐下后,小赵就给她泡来一杯茶。

“大少爷如果没有应酬,下班都会准时回来,基本六点左右就能到家,他今天没有提前来电话告知厨房不必准备晚餐,应该会按时回来,您先喝杯茶等等。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您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辛苦赵姐。”

她不改口,小赵也不纠正她了。

对她笑了笑,离开正厅。

施烟喝到第三口茶,墙上的老钟指向五点五十五的时候,外面有车回来的响动,紧接着有佣人问好的声音,喊了一声“大少爷”。

有人从正大门进来,施烟循声抬头看过去。


那人也正朝她看来。

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长了一张冷清俊逸的面孔,眉目锋利。

这就是姜家大少姜晟,二十四岁,已经接手海城姜家的产业,是海城姜家正儿八经的主事人。

这些都是电话里姜老太太和施烟闲聊时提起的。

施烟放下茶盏站起身,微笑颔首:“你好,我是施烟,叨扰了。”

姜晟打量她的目光收回,举步走进来:“施小姐,你好,我是姜晟。”

没有要伸手握手打招呼的意思,只是轻轻点了下头,神色确实十分冷淡。

许是有人提前提过醒,又许是施烟本也不在意,神色并未有丝毫变化,脸上依旧挂着得体浅笑,再次出声打招呼:“姜大少。”

姜晟的目光又落回她脸上。

不过只停顿了几秒就移开了。像是对她这不似乡下人的仪态好奇,但他并没有要多探究的打算。

“施小姐客气,你是祖母的客人。”

言外之意,不算叨扰。

“施小姐请坐。”

施烟坐下,姜晟也在另一张沙发坐下。

“家里人都不在老宅,多有怠慢。祖母和我妹妹去了外地探望生病的老友,至少三天才能回来,我工作忙,恐不能亲自接待施小姐,施小姐有什么需要就找管家海伯,他会安排好。”

姜晟礼数是到的,但冷淡也是真冷淡。

只是,家里人都不在老宅?不是说还有一位五爷吗?

施烟并没有多问。

浅笑回应:“好的。”

没有说其他,应的是他让她有事找管家海伯的话。

姜晟看一眼墙上老钟,说:“晚餐一般是在六点半,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施小姐在这里稍坐片刻,我还有点事要回书房去处理。”

“姜大少有事只管去忙,不必管我。”

姜晟点了下头起身,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叫来路过的佣人:“去把海伯叫过来一起吃晚餐。”

“好的,大少爷。”

姜海通常是不到这边来一起吃饭的。

佣人虽有疑,却没有多问。

倒是听到姜晟这么吩咐的施烟心里再次感叹海城姜家的人做事细心考虑周到。

姜家老宅没有其他人,姜家那位五爷又不常出门,待会儿晚餐必是只有她和姜大少两人,确实有点不妥。但她初登门做客,又是在主楼碰面并打过招呼,姜大少若是扔下她一个人吃晚餐,未免失礼。

叫来管家姜海一起,既无不妥,也不会失礼。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

主楼二楼的餐厅。

餐厅很大,有五个实木餐桌,他们是落座在主桌。

“施小姐请坐。”姜海慈祥微笑。

施烟道谢落座。

“只从老太太那里打听到施小姐不忌口,具体不清楚施小姐喜欢吃什么,就让厨房随便准备了一点,施小姐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就告诉小赵,让她明天和厨房说。”

施烟浅笑应:“好的,谢谢海伯。”

姜海给姜晟倒了一杯红酒,给他自己倒了小半杯白酒,问施烟:“施小姐需要喝酒吗?”

“我不用,谢谢。”

一顿饭都是姜海在招呼,姜晟除了一开始动筷子的时候对施烟说了一个“请”字,全程不再说话,神色冷肃,气势有点压人。

换作其他初次见面的小姑娘,哪能做到这么淡定和他同桌吃饭,偏偏施烟做到了。

这不仅再次让姜海侧目,也让姜晟微微侧目。

多看了她两眼。

吃过晚餐施烟就离开主楼回姜老太太给她安排的院子。从主楼到院子要走十多分钟,倒是省了她饭后散步的时间,回去后就直接进了书房,从姜老太太给她准备的那个书架上取了一本书来看。

而她离开后,陪姜晟在院子里饭后散步的姜海就和姜晟谈起了她。

“这位施烟小姐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姜晟并没有接他的话。

对此姜海好似已经习惯,顾自说着:“以前听老太太提起她,我总以为只是个乖巧点的乡下孩子,自身肯定带着一股子的淳朴气息,施小姐给我感觉却完全不是这样。”

“今天中午是我亲自领施小姐进的门,姜家大宅也算海城数一数二的大宅院了,但从始至终,施小姐神色都不曾有半点变化。倒也不是说施小姐就非得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表现,但她着实太淡定了,好似在她眼中姜家大宅与她家中的土墙瓦房没什么差别一样。”

姜晟脚步顿了一下,看他一眼。

这是难得的回应了,说明他对这个话题有了点兴趣。

姜海继续说:“当然这有可能是她修养使然,毕竟没有人规定乡下孩子就不能有修养。”

“只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初次见面就和大少同桌吃饭还能做到如此面不改色的小姑娘。”

不说大少这张冷脸有时候连他这个年过半百的人看了都害怕,就说大少这过分出众的样貌,哪个小姑娘见了不是羞羞怯怯忍不住多瞄两眼?施小姐居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这已经不是修养好就能做到的了。

“还有施小姐那一身气质……不刻意伪装,举手投足间就能给人一种大家闺秀世家名媛的感觉。”

“倘若施小姐是生在有点底蕴的人家,能养出这样的气质无可厚非,偏偏她就出身普通农家,还是个跟着奶奶长大,奶奶去世后独自生活了六年的孤儿。”

姜海能想到的,姜晟自然也能想到。只是姜海没提起之前,姜晟的思绪都在别处并没有在这上面,所以没有多想关于施烟的事。

闻言问姜海:“你想说什么?”

“我没有想说什么,只是感慨一下。”

姜晟拧眉:“海伯。”

姜海被他的眼神一慑,忙说:“好吧,我其实是想问大少,是否需要仔细查一查施小姐的底细。可转念想到她是老太太的救命恩人,又是老太太几经邀请才请到家里做客的客人,加上她比大小姐还要小一个月,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这么去怀疑一个孩子,似乎有点小题大做,我就又犹豫了……”

“但是大少,海城姜家到底不是普通人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