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归国神将

归国神将

苍月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眼中的叶辰,就是一个一无是处,一无所有的无能上门女婿,然而他们却并不知晓,他本是一代仙医,如今只不过是隐藏在都市中,力求安稳生活。可周遭人的白眼与讥讽,却让男人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生活。与其如此,他还不如风光无限的活。于是,他决定不再伪装……

主角:叶辰,赵紫涵   更新:2022-07-15 2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赵紫涵 的女频言情小说《归国神将》,由网络作家“苍月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眼中的叶辰,就是一个一无是处,一无所有的无能上门女婿,然而他们却并不知晓,他本是一代仙医,如今只不过是隐藏在都市中,力求安稳生活。可周遭人的白眼与讥讽,却让男人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生活。与其如此,他还不如风光无限的活。于是,他决定不再伪装……

《归国神将》精彩片段

“叶神医,求求您救救我爷爷......”

极北,西典娜皇宫外,一名年轻貌美的金发女子,领着上千名穿着皇室服装的卫兵,跪在地上,满脸央求的看着眼前一名穿着布衣的年轻人。

“理查德公主,你起来吧。”

叶辰平静的看向眼前皇室女子,微笑道,“你应该知道,我治病救人,全看心情,且一人只救一次。你要学会接受离别。毕竟,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可是......”

“没有可是。理查德公主,你回去吧。”

“叶神医,只要你肯再为我爷爷续命三年,我愿意嫁给你。今后整个西方国家,都是你说了算。”

“不必如此。我对待感情,向来很认真的。”

叶辰笑着摇头,“何况,西方国家,并不是我的归宿。”

“叶神医,你要走?”听到这话,理查德公主身体一僵。

“我来到极北十年,如今,该离开了。”

叶辰侧目,看向遥远的东方,“那里才是我的家。”

......

三天后。

极北飞往九州国的国际航班内。

叶辰看着手中一张婚书,那婚书上,贴着一张十分漂亮,目光如炬的女子照片。

对方。

正是叶辰还没过门的妻子,李宣仪。

“不知道老头子怎么想的,居然给我安排了一门婚事?”

“难道这李宣仪,是老头子的私生女?”

叶辰若有所思的想到。

十年前。

叶辰父母失踪,他被京都叶家,扫地出门,从豪门大少,沦为落魄乞丐。要不是老头子收养,只怕......叶辰已经饿死在京都的街头。

老头子把叶辰从京都带到西方国家,传授他医术。

仅仅五年。

叶辰就成为西方国家,赫赫有名的一代神医。人称‘叶医仙’,被无数皇室和贵族,奉为座上宾。

五年过去。

叶辰的医术,更是出神入化。连老头子都有些看不透叶辰。

只是不久前。

老头子离奇失踪,反而丢给叶辰一纸婚书,让他去九州国的南水市,迎娶一名叫李宣仪的女子。

“嗯?这都半个小时了,怎么飞机还不起飞?”

看着窗外,叶辰眉头一皱。就在这时,飞机广播里传来空姐妙曼如银铃般的声音。

原来有位航空公司的至尊VIP,还没登机,大家必须得等着。

十分钟后。

哗,一道妙曼的女子身影,出现在航班当中。这女子和叶辰一样,都是九州国人,皮肤白净,却带着几分浅黄色。

这女子身后,还跟着几名金发女保镖,各个都是肤白貌美,腿长妩媚的的绝顶美女。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妙曼女子对航班中的旅客道。

她五官精致,冰清玉洁的气质,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冷漠气息,无不彰显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淡漠姿态。

“居然是她?”

看到这妙曼女子,叶辰的目光,情不自禁落在了对方的香肩上。

那白皙柔软的香肩上,有着一块胎记!胎记的样子,有些像九州国的‘鸾鸟’。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

叶辰轻笑摇头。

十年前,叶辰还是叶家大少爷时,他曾有过一门娃娃亲。女方是京都赵家的千金公主,赵紫涵,比叶辰大三岁。

当时赵家和叶家,都很看好这门婚姻。

但随着叶辰被叶家扫地出门,这被京都誉为佳话的婚事,也不了了之,叶辰并不知道赵紫涵现在的样子,不过他认出了对方香肩上的胎记。

“那个黄皮肤的小子!你眼睛往哪看呢?!”

赵紫涵身后的几名金发美女,见到叶辰的举动,神色立马变得冷漠和不善起来。

叶辰哑然一笑,把头转了过去。

“安娜,不要吓到别人。”

赵紫涵柔声说了句,就开始放行李。

“请问这是谁的药箱?可以挪个地方么?”赵紫涵指着行李架上的一个药箱,询问飞机上的旅客。

“我的。”

叶辰起身,默默把药箱移了个位置。

很快。

飞机起航,驶向万米高空。

可就在这时,噗通一声,飞机上的一名性感漂亮空姐,竟口吐白沫的昏迷过去。

“秀智?”

其他空姐见状,都是吓了一跳,连忙询问飞机上的旅客,“请问谁是医生?”

哗。

赵紫涵身后的几名金发美女保镖,瞬间看向叶辰。

叶辰的药箱上,写着‘悬壶救世’四个字,铁定是一名中医大夫。

但叶辰仅仅是瞥了眼那昏倒的空姐,就闭上了眼睛。

轻度癫痫发作。

小病,根本不需要他这名神医出手,时间就可以治愈。

“你不去治病?”

方才指责叶辰的金发美女保镖,看向叶辰。

但叶辰只是闭着眼睛,没有回答的意思。见状,那金发美女保镖气的不轻。

“呵呵,原来九州国的中医,都是这般软弱?居然见死不救......怪不得中医在全世界一直没什么影响力。”

突然这时,一名碧眼金发男子,轻蔑的看了眼叶辰,露出鄙夷的神色。

“啊。诺安医生,您居然也在这里?”看到这碧眼男子后,立马有空姐认出了他的身份。

诺安。

西方国家的西医天才。年仅二十六岁,已经是极北西医院的副院长。

“让开吧,我来给这位漂亮的女士治病。”

诺安走到昏迷的空姐身旁,片刻后,他回头对几名空姐道,“你们的同事只是中暑了,没什么大碍。”

“谢谢诺安医生。”一众漂亮空姐连忙答谢。

“治病救人,医者本分罢了,我可不像某些中医大夫,只会当缩头乌龟,或许,中医真的该淘汰了......”

诺安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只是他话音刚落。噗,那昏迷的空姐,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

“诺安医生,你不是说,我同事只是中暑么?可她怎么?”看到同事吐血,其他空姐都被吓住了。

“怎么会这样?”

诺安眉头一皱,连忙给昏迷的空姐检查,但他却找不到病因。毕竟西医治病,是需要医学仪器的。可飞机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就在诺安手足无措时。

只见赵紫涵起身,轻描淡写的从袖口取出三枚银针。

嗖。

银针落在昏迷空姐的眉心。下一秒,那昏迷的空姐,就睁开了双眼,原本虚弱苍白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

“多谢这位女医生。”

其他空姐看到同事醒来,连忙答谢赵紫涵。

“不谢。”

赵紫涵微笑的摇头,同时对诺安道,“中医也并非一无是处。我们应该秉承学习的心,去看待对手,而不是一味的贬低和讽刺。”

闻言,飞机上立马传来一阵掌声,令诺安的脸一红,有些无地自容。

“小、小姐,您学会赵家的医典了?”

看到赵紫涵的行为,她身后的金发美女保镖,顿时面露诧异和喜色。因为赵紫涵以前,可从没施展过赵家的医术,没想到今天居然......

“不错。”

赵紫涵平静的点头,然后她看了眼叶辰,便不再做声。

赵紫涵知道,叶辰肯定是学医不到家,才不敢给昏迷的空姐治病。

这种行为很正确。

学医不精,盲目治病,只会让患者病情加重。

只不过,叶辰二十多岁的年龄,却连轻度癫痫这种病都治不好,未免太过平庸了。今天要不是自己,只怕叶辰会辱没中医之名。

这种人学医,注定一辈子不会有太大成就。

......

三个小时后。

飞机抵达九州国南水市。

“让一下。”

就在赵紫涵等人打算下飞机时,叶辰却先一步下了飞机。

“哼,治病救人不见他出头,下飞机倒是挺快。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看着叶辰的背影,一名美女保镖冷笑。

“我们也走吧。”

赵紫涵站起来,但突然,她余光看到了叶辰掉在地上的登机牌。

登机牌上的名字,令她神色有些动容。

......


“居然是他?叶辰?”

赵紫涵微微蹙眉。前不久,她曾听人说过,叶辰当年被叶家扫地出门后,就去国外学医了。

只是没想到。

叶辰学医这么多年,竟还是如此的平庸。

“我们走吧。”

摇了摇头,赵紫涵对身旁的美女保镖道。

尽管知道叶辰回到了九州国,但赵紫涵心中,却无任何涟漪。哪怕两人曾有过婚约,但那已经是过去式。

在赵紫涵眼里。

现在的自己,和叶辰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

离开南水市机场。

叶辰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李家别墅。

李家乃是南水市的四大豪门之一。放眼整个金陵省十八市,李家的地位,都不可小觑,算是颇有底蕴的世家。

如今李家别墅中。

李家众人齐聚一堂,但他们每个人的脸色,或多或少都有些难看和无力。

“一个个的,都哭丧着脸干嘛?”

坐在别墅高座的白发老者,余光一瞥李家族人,眉宇微微一皱,“贵客马上就到,都给我开心点!”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李家家主,李云隆。

“爸,你当真要把宣仪嫁给叶辰啊?”

一名穿着旗袍,风韵犹存的妇人,看了眼李云隆,略微迟疑道,“那叶辰若没被京都叶家扫地出门,和我们宣仪结婚,也算是一段佳话,可他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豪门弃子,哪里配的上我们家宣仪?”

“是啊,爸,宣仪大学的时候,就是校花,大学没毕业,宣仪更是创办了宣美公司,自己当上了总裁,如此天之骄女,在金陵省十八市都颇有名气,怎么能嫁给一个碌碌无为的豪门弃少?”身旁一西装男子附和道。

早在半个月前。

李家众人就得知,李老爷子给李宣仪找了个未婚夫。

李家调查后发现,那名为叶辰的年轻人,居然是十年前,被京都叶家扫地出门的豪门弃子!

“都给我闭嘴。”

李云隆瞪了眼李家众人,“叶辰的老师对我有恩,别说他老人家只要求宣仪嫁给叶辰,就是索要我们李家的家产,我也会拱手相让!”

“可是......”

李家众人还欲再言。但这时,一名穿着布衣,拎着药箱的年轻人,已经来到了李家别墅。

“小叶,你总算来了。”

看到叶辰,李云隆脸上立马露出笑容。

“李爷爷。”

叶辰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两人寒暄过后,李云隆好奇问道,“你老师没来么?”

“老爷子有点事情,不来了。”

叶辰无奈说道,止口不提老爷子失踪的事情。

“那婚书你可带来了?”李云隆又问道。

“在这里。”

叶辰拿出婚书。

哗。

这一刻,李家上下,足足数十号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叶辰手里的婚书上。

“好。”

看到婚书,李云隆指了下身旁李宣仪,笑着道,“小叶,她就是你没过门的妻子,李宣仪。要不这样,你明天先去宣仪的公司上班,培养培养感情,等你们熟悉了,然后就举办婚礼。”

李宣仪站在李云隆身边,阴沉着脸,目光不悦。

叶辰看向她,一身青色的碎花裙,样子轻柔婉转,神态娇媚,的确是个出众的美女。

“李爷爷,去公司上班就算了,我是医生,更适合治病救人。”

叶辰摇头说道。

“哦?这家伙还是医生?”

得知叶辰是医生,不少李家族人都有些意外。就连李宣仪对叶辰的排斥态度,也有一些改观。

可就在这时,哐当,一名李家的少女,不小心碰倒了叶辰放在桌上的药箱。

哗啦啦。

瞬间,无数乌黑瓷瓶,从药箱中掉在了地上。

“这是......?”

看着那些药瓶,李家众人的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只见药瓶上分别写着‘大力丸’、‘续命丹’、‘驱邪丹’等几个字。

“你是医生还是江湖骗子啊?”有李家族人一瞥那些药瓶,立马讥讽道。

李宣仪的目光再度一闪而逝出厌恶。

她如今万分不想嫁给叶辰,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李云隆是李家之主,他的话,整个李家,都没有人敢忤逆。

“咳咳。”

李云隆看到地上的药瓶后,他故作镇定的转移话题,“宣仪,小叶初来南水市,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你先带他找个住的地方吧。”

“爷爷,我......”

李宣仪本想拒绝。

但李云隆却不耐烦道,“还不快去?”

“是......”李宣仪无奈的应了声,这才瞪了眼叶辰,喝道,“傻站着干嘛,走啊。”说完她走向别墅外一辆奥迪A6轿车。

叶辰耸耸肩,跟了过去。

嗖。

开车到半途,李宣仪蓦地回眸,冷漠的对叶辰道,“姓叶的,我给你五百万,马上离开南水市。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

“你看我像缺钱的人么?”

叶辰笑着反问。

“你不缺钱?别搞笑了,你要是不缺钱,还会当江湖骗子卖假药?对了,我妈是九州国云家的人,她现在出国了,不知道我的事情,如果让我妈知道,我嫁给了一个豪门弃少,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李宣仪冷着脸威胁。

“云家?北海省第一家族?”

叶辰不可否置的摇头,“可惜,我还没有把云家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李宣仪直接让叶辰滚下车,并讥讽道,“姓叶的,我告诉你,除非你重回叶家,否则我不可能嫁给你这种只会说大话的男人。”

“不把云家放在眼里?”

“你一个卖假药的江湖骗子也配?”

冷漠的怒斥叶辰两句,李宣仪开车离开。

她走后。

叶辰突然收到了一条快递短信,“哦?老爷子居然在南水市,给我留了东西?”

合上手机。

叶辰来到了南水市一家药阁。

按照短信的描述,这药阁中,有老爷子半年前,留下的一株珍贵草药。

“先生,请问你是买药,还是......”药阁中的经理,微笑询问叶辰。

“我来取货。”

叶辰正说着,突然,他看到了药阁中的一株草药,“珏灵草?”

揉了揉眼睛。

叶辰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于是他指着那株木果草药问道,“这株草药怎么卖?”

“二十万。”

药阁经理回答。

“我要了。”

叶辰正要交钱,但这时,几名不速之客走来药阁。

“爷爷,你放心,我确定这药阁中有珏灵草。”一名年轻男子信誓旦旦的对身旁老者道。

老者闻言,心中微安。

“季老,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这群来到药阁的人后,药阁的经理,一脸受宠若惊。

季家。

南水市当之无愧的第一豪门。力压李家等其他三大家族。可以说,这南水市就是季家的南水市。

眼前这被人群簇拥的老者,便是季家当代家主,季鸿安。

“王经理,赶紧把你们药阁的珏灵草拿出来,我爷爷等着它治病呢。”一名季家小辈不耐烦的对药阁经理道。

“珏灵草?”

药阁经理心头一颤,连忙把准备卖给叶辰的珏灵草,递给季家的人,并讨好道,“季老,珏灵草在这里,算是我们药阁送给您的......还请您收下。”

“哼,我们季家会占你这点便宜?”一名季家女子冷笑的丢给药阁老板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五百万。”

“谢谢季小姐,季小姐仁慈。”

药阁经理大喜。

“我们走。”拿到珏灵草,季家众人打算离开药阁。

但这时,叶辰却喊住了他们,“珏灵草是我先看上的。我劝你们,还是把这草药放下。”

“小子,你说什么?”

一名季家男子怒目盯着叶辰,语气不善。

“我说,让你们放下珏灵草。”

叶辰重复了一遍。

“放下?呵呵,年轻人,你可知道我们是谁?你又是否知道,这南水市是谁说了算?给你个忠告,马上滚,免得自误。”

那季家男子寒声呵斥。

“不要无理。”

季鸿安瞪了眼那开口的季家族人,同时对叶辰一拱手,“小友,可能珏灵草的确是你先看上的,但我需要珏灵草治病,不知你可否割爱让给我?”

“些许薄礼,不成敬意。”

说着,季鸿安递给叶辰一张银行卡。

但叶辰却看也不看那银行卡,而是面无表情的对季鸿安道,“你马上都要死了,珏灵草治不了你的病,还是别浪费这么好的草药了。”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季家众人目光一寒。

其中一名戴着眼镜的老者,更是指着叶辰,脸色铁青道,“一派胡言,我不久前才给季老检查了身体,他不过是阴气亏损,用珏灵草调理一下身体即可康复。”

“哦?”

看着对方,叶辰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是医生?”

“不错,鹤老可是南水市的中医专家。没有他治不好的病!”旁边一名季家女子冷漠说道,“你再敢胡言乱语,就等着吃苦头吧!”

闻言,叶辰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

那季家女子寒着脸质问。

“没笑什么,只是在感慨,南水市的中医水平,会如此不堪。连心衰竭这种病都看不出来。”

叶辰惋惜的摇摇头。

“心衰竭?”

名为鹤老的医生嗤笑,“年轻人,你懂医么?就在这指点江山?我告诉你,季老身体无碍!”

“还有,奉劝你一句,季家你得罪不起,赶紧滚吧。”

“至于这珏灵草?你拿不走的。”

鹤老话音刚落。

突然,噗,原本脸色虚弱的季鸿安,竟蓦地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爷爷?”

“爸!?”

看到季鸿安昏死,一时间,季家族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回过头,目光齐齐看向鹤老。

毕竟方才鹤老还信誓旦旦的说季鸿安身体无碍,结果......

“鹤老,我爷爷这是怎么了?”

一名留着短发,看上去气质出众的美女,蹙眉质问鹤老。

这短发美女穿着一身淡雅的黑色长裙,身姿纤弱,如出水洛神。她如月的凤眉下,美眸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令整个脸颊甚是美艳。

此女正是季家的千金大小姐,季白鸽。

季白鸽不仅是南水市第一女神。名气在金陵省十八市,更是比李宣仪还要高出不少。

“白鸽小姐,你爷爷他......”

鹤老张张嘴,半天不知怎么解释。因为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就在季家众人和鹤老僵持时。

只见叶辰平静的走上前,从昏迷的季鸿安手里,拿走了那一株珏灵草。

“小子!你最好把我们季家的草药放下。”

看到叶辰的举动,季白鸽美眸一寒,语气散发着寒意。

“珏灵草救不了你爷爷。”

叶辰面无表情说道。

“珏灵草救不了,难道你能?”

季白鸽俏脸冰冷。

“我当然能。”

叶辰微笑点头,“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没打算救人。”

“你当真能救我爷爷?”

看着叶辰戏虐的样子,季白鸽并没有生气,因为不是叶辰的提醒,季家只怕不会知道,季老爷子生命垂危。

但叶辰却没有回答,而是回头对药阁的经理道,“这是二十万,珏灵草我买了。”

“好、好的......”

药阁经理一阵恍惚,下意识答应了叶辰。

交易结束后。

叶辰又对药阁经理道,“我还要取货,这是取货码,半年前有人在你们这里存放了一株珍贵草药。”

“好的,你稍等。”

药阁经理查询了一下取货码,跟着他脸色微变。

良久。

药阁经理难为情的对叶辰道,“先生,是这样的,你、你的货物,不久前被人抢走了。”

“被抢走了?”

叶辰一愣,语气瞬间低沉,“什么人抢的?”

“是、是南水市的泸爷。”

药阁经理硬着头皮回答。

当初泸爷来他们药阁闹事,就顺手抢走了一批货物,其中就包括老爷子留给叶辰的珍贵草药。

“泸爷是么?行,我知道了。”

叶辰目光阴森,头也不回的离开药阁。

“你站住......”

看到叶辰转身,季白鸽正要去追,但这时,噗,季老爷子又是一口血吐出来。

“快,快去医院。”

有季家族人惊呼。

但季白鸽却道,“二伯,你们去医院吧,我要去找刚刚的年轻人。”

“白鸽,你难道真相信那小子能治好你爷爷?”

有季家族人皱眉。

“二伯,我想试试。”

季白鸽坚持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相信叶辰,可能是看到对方从容不迫的样子,心中有所触动。

......

南水市。

梦蝶KTV会所。

如今几名南水市的大人物,正在讨好和巴结一名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挺着大肚子,光头,穿着宽松的黑色西装,看上去非常的油腻。

但他脖子上挂着的青蓝色帝王玉翡翠,却格外的吸人眼球。

因为能戴的起帝王玉翡翠的,身份非富即贵。

“泸爷。南水公园的项目,就拜托您老了。”

“不错,泸爷,我们这次合作,您老吃大头,我们这些小人物,喝喝汤就行了。”

“是啊,泸爷,这次合作成了,今后在南水市,您老说什么,我们唯命是从。”

“......”

这些南水市的大人物,都眼巴巴看向泸爷,语气布满了阿谀奉承。

没办法。

谁让南水市公园,是泸爷的地盘。如果泸爷不点头,没有哪个开发商,敢挖南水市公园的土地。

“老杨啊,我这次来你开的KTV,可不是来谈项目的,你明白不?”

泸爷瞥了眼身旁的四眼男子,语气有些温怒。

“是,是,泸爷,我明白,我都明白的。”

名为老杨的男子一个机灵,连忙拍了拍手,对包厢外喊道,“都进来。”

“泸爷好。”

十几名年轻貌美,穿着空姐制服的窈窕佳人,含情脉脉的给泸爷打了声招呼。

“泸爷,这些妹妹您还满意么?”老杨笑呵呵的询问泸爷。

“空姐啊?”

泸爷一瞥这些性感女人,跟着淡漠摇头,“老杨啊,说实话,空姐我已经倦了,去找几个学生妹吧。”

“学生妹?”

老杨会意过来,回头对身后的女子道,“去换衣服!”

“老杨,我说的是......还在念大学的学生妹,不是你们夜总会的学生妹,你明白不?”

看着满脸恭维的杨军,泸爷意味深长道。

“还在念大学的学生妹?”杨军一愣,神色有些为难。

“怎么?没有啊?”

泸爷失望的摇了摇头,“老杨,既然没有,那我就走了,至于南水公园的项目,以后再说吧。”

“泸爷,别走啊。”

看到泸爷起身,杨军和他身旁的几人都吓了一跳。

其中一名寸头男子更是赔笑道,“泸爷,学生妹是吧?我马上安排,马上安排......”说完,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

几名长相清纯,十分秀气,脸上还有些许青涩气息的女学生,被一群小混混,带到了梦蝶KTV。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绑架可是犯法的。”

李小柒冲着身旁的小混混喊道。

可当她余光看到杨军等人后,神色却愣住了。因为这些面孔,都是南水市位居高权的集团老总。

“那是安泰公司的莫总?”

“他旁边的是永和制药的云总?”

“还、还有我爸公司的绍总?”

“......”

看着这些在南水市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李小柒害怕的哭了出来,因为她明白,今天没有人能救自己了。

“泸爷,这些女学生您还满意么?”有大人物讨好的询问泸爷。

“嗯。”

泸爷坏笑的点点头,“不错,不错,你们出去吧,别妨碍我放松。”

“是,泸爷。”

这些大人物会心一笑,知道南水公园的项目谈成了,当下转身离开。

其中一名大人物临走前,还不忘对人群中的一名女学生道,“小鹿啊,泸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今晚好好服侍泸爷,下个月,我会让你爸升职到主管。”

“......”名为小鹿的少女贝齿咬着薄唇,没有吭声,只是不断流泪,无声的反抗。

见此,那大人物叹了口气,就要转身离开。

可突然这时。

嘭,夜总会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踢开。旋即,一名穿着布衣的年轻人,寒着脸走了进来。

“谁是泸爷?”

叶辰一扫包厢中的杨军等人,声音格外的冷漠,“我的东西也敢碰?看来是活太久了。”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