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顾医生,我怀了你的孩子

顾医生,我怀了你的孩子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陈玉是我的妹妹。是我妈的死穴。因为她是个癫痫儿,今年10岁了不会说话。气走她后,我胸口闷得慌。每次说出那些话,我觉得是报复,却又觉得后悔。我拿起手机,挂了一个号,去了医院。

主角:陈佳顾霄   更新:2023-01-29 14: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佳顾霄的其他类型小说《顾医生,我怀了你的孩子》,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玉是我的妹妹。是我妈的死穴。因为她是个癫痫儿,今年10岁了不会说话。气走她后,我胸口闷得慌。每次说出那些话,我觉得是报复,却又觉得后悔。我拿起手机,挂了一个号,去了医院。

《顾医生,我怀了你的孩子》精彩片段

把婚结了?

她倒是想得远,想得美。

“你别管了,我过两天去医院,做手术。”我把我妈打发走了。

我妈听我这样决绝,又想再劝我。

“你别冲动,那是一条命。”我妈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还在挣扎。

“你当年就是这样生下陈玉的吗?”我脱口而出。

“……”我妈一下子闭嘴了。

她眼神里很受伤。

陈玉是我的妹妹。

是我妈的死穴。

因为她是个癫痫儿,今年10岁了不会说话。

气走她后,我胸口闷得慌。

每次说出那些话,我觉得是报复,却又觉得后悔。

我拿起手机,挂了一个号,去了医院。

去的路上,我甚至在认真的考虑我妈的那句话,“要不然结婚算了。”

我在思考,如果嫁给顾霄我愿意吗?

为什么不愿意,这是我曾经的梦想啊。

路过一楼急诊科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顾霄。

一群护士医生围着一个刚送来的病人抢救。

而他穿着白大褂,刚为病人插上气管,就一个侧脸就迷得我呼吸乱了节奏。

所以我想,就算再来一次,同学会那天晚上我还是推不开他。

在我看到他的瞬间,他也看到了我。

他只匆忙看了我一秒,收回目光,继续抢救。

他好忙。

我不敢上前打扰,只好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



我想清楚了,就算是他再次拒绝我,我也要问清楚。

他为什么同学会那天表现得对我那样热烈,过后却不认。

就算,他不认,做手术,他也该陪着我去做……

我没钱。

在等他的十几分钟内,我想了好多好多种可能。

每一种都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一切却在我点开QQ空间看见他的那条说说的时候化为乌有……

“六斤六两,母子平安--顾霄。”

我心猛地抖了一下,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

他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今天刚生。

难怪,他不承认那天晚上的事。

难怪,他不要孩子。

我觉得有些可笑。

他那天晚上喝醉了,红着眼问我,“你是不是陈佳?”

我犹豫了一下,“是。”

他却泄气的看我一眼,“你不是。”

“那你说说找她干嘛?”我笑着问他。

“讨债。”

讨债?

我笑容僵住。

“什么债?”

“情债。”他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助,冷冷的来了一句,“没有人敢耍老子。”

听他说讨情债,我一下子失了神。

下一秒,他吻了我。

我没推开。

当然后来失去控制也算是有我纵容的成分。

暧昧上头,我以为那一刻或许他还是爱我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妇产科。

整个过程浑浑噩噩的。

就听见医生说,HCG含量低,子宫内壁薄,掉的风险很大。

给我开保胎针,我拒绝了。

我想着他那条说说,还保什么胎啊……

我坐着车灰溜溜的回去。

手机上突然响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在哪?”是顾霄。

六年没打过电话,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声音。

孤傲,清冷。

“车上。”我调整呼吸,平复情绪。

“你刚才找我?什么事?”依旧是高傲的语气。

“……”我顿了一秒,“嗯,现在没事了。”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还不死心?我们没可能了。”

“……那行,挂了。”我很干脆的就要挂电话。

他却不愿意了。

“我听你的主治医生说了,你的情况不太好,你还是回来打保胎针,我会跟医生说一声,相识一场,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啪……

我挂了电话。

渣男!

谁要他帮。

他却又发了一条短信,气急败坏的问我,“陈佳,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礼貌了?”

我委屈的炸裂,“怎样才算礼貌?你有功夫在这教育我,还不如回家多换两片尿不湿。”

“?”他发一个问号。

我懒得回他。

他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他拿捏得陈佳吗?

他发一条心情,我都要小心翼翼揣摩半天?

跟他聊天从来不敢让以他的回答结束。

费劲心思找各种话题,结果被他回一句,

“睡了。”“我去洗澡。”“回聊。”“……”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拿出了和他的合影,通通剪碎,然后把他的头冲进马桶。

狗男人,见鬼去吧!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

睡到第二天,我去公司。

公司调我去市场部。

“市场部,跑门店,累,但干的好能上万。”市场部部长给我画大饼。

事实上是市场部有同事生孩子去了,缺人。

在他们看来,我这种大龄未婚,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人才是这种工作的最佳人选。

要不然,选谁都是一个雷。

“有补贴吗?”

成年人的世界,我不信饼,只关心钱。

“每天交通生活补助80,干得好话费也给你报了。”

“行。”

一天80,一个月2400。

这多出的2400给我妈寄回去,她白头发增长的速度都要慢下来。

于是,我从坐办公室变成了每天奔走于各大商超,打考勤,看货品,统计销售……一名小小的销售经理。

每天回到家都累到不想说话。

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点点血迹。

我想起了医生的话,心里叹了一口气。

孩子多半是没了。

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但比想象中难过。

我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又过了一个周末,我去医院挂号,检查。

是个女医生,叫刘倩,挺漂亮。

“你和顾霄认识啊,怎么不早说。”刘医生对我突然地热情,让我有些不适应。

“算是。”

“那他在学校那会有女朋友吗?什么类型的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