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追妻后祁少甘心当替身

追妻后祁少甘心当替身

橘子糖甜腻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祁今寒始终不愿给姜唯宁一丝温暖,那一日心灰意冷的她终于对男人提出了离婚。离婚后,她并没有萎靡不振,相反,她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给众人来了个措手不及。原来,她不仅是个赛车高手,还是顶级大厨,国际名医、公司继承人、童星出身……

主角:姜唯宁,祁今寒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唯宁,祁今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追妻后祁少甘心当替身》,由网络作家“橘子糖甜腻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祁今寒始终不愿给姜唯宁一丝温暖,那一日心灰意冷的她终于对男人提出了离婚。离婚后,她并没有萎靡不振,相反,她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给众人来了个措手不及。原来,她不仅是个赛车高手,还是顶级大厨,国际名医、公司继承人、童星出身……

《追妻后祁少甘心当替身》精彩片段

深夜。

“祁今寒!”

爬在沙发上睡着的姜唯宁,被噩梦惊醒,一身冷汗。

她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房子,最终目光落在了墙上的钟表。

已经过十二点了。

结婚第三年的纪念日,终究还是自己一个人过的。

婚姻对她而言是救赎,对祁今寒而言,显然只有厌恶。

姜唯宁觉得,自己也该醒悟了。

突然,“哐”的一声——

房门被人从外一脚踢开,醉酒的祁今寒摇摇晃晃地站在门口。

房间只有一盏小夜灯,暖黄色的灯光,映照着男人立体和深邃的五官。

姜唯宁连忙走到门口将人搀扶住,忍不住一脸关切。

可下一秒,男人身上甜腻的香水味,刺的姜唯宁鼻尖一酸。

Kive的花漾甜心系列香水,小众又雅致。

至今为止,姜唯宁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格外偏爱。

“你胃不好,该少喝点酒的。”

姜唯宁强忍着心头的酸涩,忽略了男人身上的香水味,柔声道。

男人不应,姜唯宁也不觉尴尬,继续轻声询问。

“我先去煮个醒酒汤,你在沙发坐会醒醒酒?”

说完,姜唯宁就匆匆转身进了厨房。

沙发上的祁今寒扫了眼纤细的身影,蹙眉闭上了眼。

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可祁今寒却一分钟都不想承认。

三年前,要不是姜唯宁不择手段,耍尽小聪明,祁家少夫人的位置怎么会轮的到她。

不过,知道自己有错,姜唯宁这几年不争不抢,随叫随到的配合,倒是让祁少寒也逐渐生了几分惬意。

“是不是又头疼了?”

不知何时,姜唯宁已经端着醒酒汤放在了祁今寒面前。

闭着眼的男人,长睫微垂,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我帮你按按吧?”姜唯宁小心翼翼地开口。

突然,祁今寒睁开眼,漆黑的眼底一片冷冽。

“不用!”

姜唯宁的手腕在碰到祁今寒的瞬间就被制止。

“你不会以为,我是自愿回来的吧?”祁今寒开口,声音冷冽。

姜唯宁瞬间呆滞。

“要不是老爷子发话,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对姜唯宁,他一向如此言辞犀利。

“我……”

姜唯宁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祁今寒面无表情地甩开。

“啪”的一身,姜唯宁一个没站稳,将桌子上的醒酒汤也打翻在地。

瓷碗落地,碎成一片。

见状,祁今寒眼底一片晦暗,薄唇紧抿刚想开口,姜维宁却突然开口道歉,“抱歉,没站稳,我马上收拾了,去重新煮一碗。”

一如既往的温顺乖巧。

可低头蹲在地上的姜唯宁,眼眶里的泪水却在打转。

祁今寒眼底的冰冷和疏远,是因为对自己的厌恶吧?尽管早有准备,但真的看到了,还是难免心痛。

“嘶——”一不小心,指尖被划破。

刺痛让她瞬间清醒。

祁家老爷子,祁家唯一站在姜唯宁这边的人。

她能够嫁给海城最富盛名的祁少,完全是因为祁家老爷子的撮合和力挺。

而她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过祁爷爷了,因为祁今寒不喜欢她和他家里人接触。

祁今寒不喜欢,所以她不能去。

祁今寒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所以她放弃了医生这个行业。

祁今寒工作忙,饮食不规律,胃不好,所以她到公司当助理照顾他。

祁今寒、祁今寒、祁今寒都是祁今寒。

姜唯宁才发现自己已经追着祁今寒走了太远,太久了。

可,这么久了,她打动祁今寒了吗?

“祁今寒,你爱上我了吗?”

这是,姜唯宁追在祁今寒身后这么多年,问过最多的问题。

她情不自禁的开了口,眼尾泛红,一副说不出的脆弱。

“爱?”

祁今寒眉头一蹙,说话一如既往地不留情面,“看来你果然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当年,两个人第一次发生关系时。

要么陌生人,要么情人,二选一。

他从来,都没有给她留妻子的位置。

姜唯宁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这个回答,她抿唇扯了扯唇角,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狼狈。

“既然如此,那……我们……离婚吧。”

此话一出,房间的气氛瞬间冷滞。

“可以。”

祁今寒放下翘着的二郎腿,淡漠的扫了一眼姜唯宁。

他倒是没想到,一向乖巧顺从的姜唯宁,有胆子提离婚。

不过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拿捏自己了?果真愚蠢至极!


果然,祁今寒对她满是厌恶,避之不及。

大学校友聚会,她和祁今寒出席,醉酒后莫名其妙滚了床单。

事后祁今寒表示,他很满意姜唯宁的表现,但祁家少夫人的位置,她还不配。

富家公子哥,谁没养几个小情人。

姜唯宁爱他,自然无法拒绝。

可后来情人踩着心上人上位,这对高高在上祁少来说,是无法言说的耻辱。

为此,姜唯宁忍气吞声,逆来顺受,放弃了独立的事业,放弃了自己一切不符合祁今寒“预期”的自己,只为了让祁今寒不对自己迁怒。

也为了,更像祁今寒的白月光。

“你也想离婚吧?”

到底还是不甘心,姜唯宁突然开口,强忍着眼眶的酸涩,“反正宁瑶回国了,也该给她一个身份了,不是吗?”

手指处猩红肆意,姜唯宁有点分不清是手痛还是心痛了。

她只知道,宁瑶回国了。

几个小时前,她收到了一张亲昵的床照,照片的主人公就是自己的丈夫和他放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

原本是不信的,宁瑶都出国三年了,怎么会突然回来?

可祁今寒身上的香水味,他愈发疏远的态度,都让姜唯宁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走到门口的祁今寒突然脚步一顿,随后,转身回到姜唯宁面前,一把将人从地上拽起来。

男人不耐道:“你派人跟踪我。”

“姜唯宁,你怎么敢的?”祁今寒咬牙切齿,情绪外露,“替身就要有替身的自觉,三年前的事,你以为我会允许再发生一次?”

海城无人不知,祁少挂在心尖白月光,三年前,被祁老爷子一声令下送出国。

也正因为如此,祁今寒才迅速从祁老爷子手中夺了权力,成了海城富二代里最早接手家族,如今赫赫有名的商界霸主祁少。

可权力到手了,人却丢了。

这些年,祁今寒身边女人来来往往的,都左不过像一个人。

甚至,包括自己。

宁瑶,祁今寒的白月光,也是姜家的远方旁亲,姜唯宁的表妹。

姜唯宁浑身一颤,用力将祁今寒推开。

“我说过了,当初宁瑶出国,和我没关系。”

她可以接受自己代替宁瑶,但却不愿,平白受了这份冤屈。

突然,祁今寒伸手,用力捏住姜唯宁的下巴,俯身冷笑。

“宁瑶前脚出国,你后脚就被老爷子带回家指婚?你当我傻吗,姜唯宁!”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姜唯宁耳旁,令人浑身发麻,心头一颤。

“我没有,宁瑶出国和我没关系,当初……”姜唯宁潋滟的杏眸里满是失望。

解释的话语说了一半,戛然而止。

解释,对偏爱无用。

姜唯宁深知,祁今寒的偏爱不是她。

“你走吧,离婚协议书我会签好字寄给你。”她觉得好累,突然间就失去了争执的欲望。

姜唯宁越过祁今寒,忽略了男人眼里的复杂,打开房门。

谁知,走到门口的祁今寒却大手一挥,将姜唯宁推到墙边,不管不顾的吻了过来。

姜唯宁侧身躲过。

“怎么,不愿意?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祁今寒冷哼,一副很懂姜唯宁的模样。

这些年,姜唯宁留不住祁今寒的心,便只能想办法留住他的人。

所以,她知道祁今寒拿自己当什么。

外人眼里她是海城最幸运的女人,豪门祁家的少夫人,可只有姜唯宁自己知道。

她不过是祁今寒的床上用品而已……

甚至,连那些被允许拿钱借权的小情人们都比不上。

察觉到怀里人的走神,祁今寒不满的捏住姜唯宁的下巴,“别装清高,再说,我们也还没离婚不是?法律上,这叫自觉履行夫妻义务。”

姜唯宁怔住,不愧是祁今寒,商场上杀伐果决的精英权贵。

就连宣泄情绪,都这么有理有据。

“婚内也可以拒绝,祁少忘了也有法条支持!”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

姜唯宁抵在胸膛的手掌依旧用力,在男人侵略性十足的唇狠狠压上来之前,她固执的再次偏头避开。

炙热的空气瞬间冷冽。

姜唯宁仰着头一脸决绝,她清晰的感知着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如果没有记错,这是她第一次拒绝祁少寒。

话说出口,好像也没那么艰难。

不过是祁少寒盯着自己的眼眸又冷了一些,拽着她手腕的动作又加剧了几分。

“婚房登记在我的名下,所以……”姜唯宁抿唇,打开房门,“请祁少离开我的家。”

话音刚落,男人周身凌厉的气息又深刻了几分。

姜唯宁吃痛甩开束缚,好看的眉头盯着祁少寒愈发紧蹙,“祁少是想出尔反尔?”

一瞬间,那个曾经乖巧顺从的姜维宁荡然无存。

“好,姜唯宁,你好样的。”

祁少寒彻底失去了耐心,沉吟片刻后,压下眸中晦暗的神色转身离开。


一夜无眠。

清晨,伴随着温暖的阳光,姜唯宁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修文,方便接我一趟吗?”

卫生间镜子前,姜唯宁给自己化了精致的妆容,哑光酒红色唇釉立马衬托了好气色,及腰的长发温顺垂落。

镜子中的自己,总算是顺眼了。

姜唯宁伸手,满意地摸了摸左眼下的那颗泪痣。

有人说过,这颗痣很美,给她平添了几分美艳。

为了祁今寒,她已经压抑本性太久了,乖巧,温婉,从来就和她没有太大关系。

从今天开始,她姜唯宁要去过属于自己的人生了。

半个小时后,姜唯宁下楼。

她一眼就看到了楚修文的车,一辆亮宝蓝色的跑车。

“行李呢?”楚修文摘下墨镜,疑惑地看着姜唯宁两手空空。

姜唯宁撇嘴,“太麻烦了,懒得动。”

楚修文亲自给姜唯宁开了车门,嘴欠道:“正好,不用睹物思人了。”

姜唯宁失笑摇头。

她和楚修文从小就认识,按着楚修文的话来说,他们这是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

“你想通了就好,那个渣男不值得,前几天你大哥还给我打电话问……”

话音未落,姜唯宁打断,淡淡道:“我想留在海城一段时间。”

“啊?”

楚修文大惊失色,随后又叹了口气,“是怕你大哥他们担心吧?”

三年前,姜唯宁不管不顾,不惜绝食威胁家里人同意她和祁今寒的婚事。

“是啊,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呗。”姜唯宁系好了安全带,冲身旁楚修文轻笑。

……

收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祁今寒刚刚结束了公司的晨会。

顺便,还从特助口中得知,姜唯宁在公司已经缺勤五天了。

办公室助理,是姜唯宁当初费尽心思,拼命讨好后才得来的。

他记得那时候,姜唯宁雷打不动,风里雨里给他坚持送了一个月餐食后,老爷子亲自给人事部打电话批了姜唯宁入职。

就如同,当初爬上他床后,宁愿当情人也要留在他身边一样。

在祁今寒这里,姜唯宁前科太多了。

“通知人事部,姜唯宁被开了。”祁今寒将签好字的文件递给周妍。

他觉得,该给姜唯宁点教训了。

他可以容许自己的女人有些小脾气,适当闹一闹,但不能不知底线。

“好。”周妍点了点头,见祁今寒桌上的水杯空了,主动去添了水。

“茶叶呢?”祁今寒喝了一口,眉心一折,下意识开口。

“抱歉总裁,我立马去换。”周妍尴尬不已,“之前办公室这边,都是姜小姐负责的。”

“以后就是你负责了。”

祁今寒脸色铁青,沉声道:“顺便,咖啡就好。”

他本就习惯喝咖啡,喝茶是因为胃不好,被姜唯宁强行干涉的。

这个女人看似表面上柔弱,可实际上倔强的要紧,从来都不是个好相处的。

沉吟片刻,祁今寒敲了敲桌子示意周妍,“通知姜唯宁,她被开除了。”

清晨,宿醉头疼的姜唯宁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姜小姐,你已经缺勤快一周了,按着公司规定,你是要被立刻辞退的!”

电话一接通,周妍劈头盖脸的指责声就传来。

周妍是助理办公室的特助。

姜唯宁身为集团少夫人,却没有得到对方的一点尊重。

“是祁今寒让你打电话的吧?”姜唯宁不悦的揉了揉太阳穴,昨晚喝酒太多了。

“我……”

通话外放,周妍尴尬抿唇,不敢反驳一句。

“也是,周特助压根也没把我这个空降兵放眼里,怎么会主动打电话关心呢。”

她握着手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祁今寒。

祁今寒抿唇,让她继续。

“姜小姐,不知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公司办离职手续?”周妍心惊肉跳,说话都客气了几分。

“不用,随便处理了就是。奥,对了,市场部的企划书我已经核查完了,在办公桌右边抽屉。”

“财务下个季度的报表有问题,已经打回去了,记得收。”

“还有我桌子上的那盆多肉,不嫌麻烦就找个地方养养吧,当然,扔了也可以。”

姜唯宁睡意朦胧的交代了一下后续,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打扰人休息,烦。

“嘟嘟嘟——”

周妍听着外放音筒的嘟嘟声,紧张的看向祁今寒。

祁今寒翘着二郎腿,漆黑的眸色一片晦暗,“周特助,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负责对接部门工作的人,应该是你吧?”

背着光,男人坐在椅子上,薄唇紧抿,周身冷冽的气质让人不自觉的后背一凉。

心虚的周妍更是脸色一白,吓的腿软几乎瘫倒在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