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妃倾城娇软王妃是大佬

医妃倾城娇软王妃是大佬

柒杯奶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眼中的右丞府六小姐君言柒,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病美人,她从小被众家人们捧在手心里,疼在心尖上。然而一道圣旨,这个女人竟被赐婚给了杀伐狠厉,冷血无情的战神摄政王百里墨池。众人皆赌,赌女人婚后什么时候死,可谁知,该女非但没有死,甚至还被摄政王宠上了天!

主角:君言柒,百里墨池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君言柒,百里墨池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倾城娇软王妃是大佬》,由网络作家“柒杯奶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眼中的右丞府六小姐君言柒,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病美人,她从小被众家人们捧在手心里,疼在心尖上。然而一道圣旨,这个女人竟被赐婚给了杀伐狠厉,冷血无情的战神摄政王百里墨池。众人皆赌,赌女人婚后什么时候死,可谁知,该女非但没有死,甚至还被摄政王宠上了天!

《医妃倾城娇软王妃是大佬》精彩片段

“一拜天地!”

南辰国,摄政王府内。

本该是大婚的日子,却半点喜庆之意都没有,除了堂中新娘子一袭正红色嫁衣外,最艳丽的颜色便是那条红绸了。

新娘子戴着厚重的盖头,听得傧相的高呼,浅浅的俯了俯身,却被沉重的头饰压得踉跄了下。

幸得喜娘机灵,及时扶住了新娘,但如此孱弱的身子,还是引得围观众人窃窃私语:

“这君家小姐的身子还真如传言一般虚弱,看她瘦的,风一吹怕是就不见了。”

“病秧子配将死的残废,倒也是绝配。”

“我可是听说了,摄政王重伤未愈,几位太医都没有法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那君家小姐岂非刚过门就要守活寡?她的几个哥哥竟然也肯?”

“哎呦,你还不知道呢?君家的几个少年郎几日前就失踪了,下落不明,否则左丞怎么敢算计这位被宠上天的君小姐?”

右丞君家有五个儿子,新娘子君言柒乃是千盼万盼得来的小女儿,君家所有人都是捧在手心怕碎了,喊在嘴里怕化了。

君家的五个儿郎更是一个赛一个的妹控,谁多说自家妹妹一句都不行。

甚至有人听说,只因曾经有个贵女讽刺君言柒娇贵,便被君家人怒怼到皇帝面前,害得对方颜面尽失,险些悬梁自尽。

至此,君言柒的名声在全南辰都出了名。

什么身娇体贵、缠绵病榻、心狠手辣,自私自利等等……

总之就没有什么好名气,但这些话众人也不敢在君家人面前说,因为说了他们是真的打!下死手那种!

所以君家几个少年郎失踪后,所有人都等着看君家娇娇女的下场。

不曾想,左丞竟然给摄政王求取君家女,说是要给摄政王冲喜。

南辰谁不知摄政王手段狠辣,铁面无情?

因着当初在战场上受重伤,虽然救了回来,但还是毁了容,甚至双腿残疾,成日只能坐在轮椅之上。

前些时日遭遇刺客,重伤昏迷至今未醒,据说数十名太医束手无策,怕是也活不长久。

给这样的人冲喜,那不是明摆着守活寡?

右丞自是不愿自家闺女守这苦,可左丞言之凿凿,步步紧逼,甚至说出了不同意就是对南辰国有异心来堵住右丞的口。

纵使右丞万般不舍,也挨不住这么大的罪名,只能含泪接下圣旨。

不过相较于自家老爹的抗拒,君言柒自己就显得淡定多了。

嫁就嫁呗,多大点事,反正王爷死了,她还是摄政王妃,甚至不需要伺候男人,独揽大权,活的恣意潇洒,多好!

身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君言柒对这种事看得很开。

说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算是穿越,还是算重活一世,因为她前世熬夜追剧多日导致猝死后,再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婴孩。

古代生活的日子,少了很多趣味,但也让她多了很多未曾体会过得温情。

尤其是父母和哥哥的宠爱,让她更加珍惜这里的生活,所以听到不冲喜就要抄家时,她毅然决然的答应了。

别说是摄政王,龙潭虎穴她都敢闯!

只不过……

君言柒秀眉轻蹙,总觉得这婚礼有点不对劲?

身侧虽然有人,但不是说摄政王双腿残疾?怎么身边人却是站着的?

而且该说不说,这古代婚礼真繁琐,忙碌了大半日还没结束,凤冠又重的很,她都快站不稳了!

“二拜高堂!”

傧相的声音再度传来,君言柒转了个方向,再度俯身……

这次俯身的弧度大了些,红盖头不其然滑落,君言柒白皙的小脸也裸露在众人面前。

双眸清澈,柳叶眼自带妩媚,眼波流转间,清纯与妩媚交织,摄人心魄。

朱唇不点而赤,一颦一笑尽显女儿家的柔美。

但她也瘦弱的令人惊叹,尽管喜服宽大,纤腰仍旧不盈一握,莫名带着一丝病态的美感。

“王妃!”丫鬟清月惊呼一声,快步上前捡起喜帕想要给君言柒盖上。

只是还没碰到君言柒,就被她伸手按住,阻止了她的动作。

君言柒的目光落在身边侍卫抱着的那只彩凤鸡身上,神色有些复杂:“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摄政王——是只鸡。”

此话一出,人群中有人忍俊不禁,抱着鸡的侍卫严一却当即黑了脸,恼怒的瞪着君言柒。

“王妃慎言,王爷身子不方便,所以让这只鸡代替他与您成婚。”

“那我说的也没毛病啊,这鸡现在不就等于是王爷?”

严一:……好像也真的没毛病?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严一摇了摇头,压下心中怒火,冷面无情道:“还请王妃继续拜堂。”

拜堂?跟鸡?

她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但她不是个脑残,跟残疾结婚就算了,跟只鸡是侮辱谁呢?

不过君言柒面上不显,只是轻扯唇角:“行吧,我既然嫁过来,自然要体谅王爷。”

说话间,君言柒指尖微动,一抹银光骤然飞向那只彩凤鸡!

“喔喔喔~~”

彩凤鸡忽然惊叫一声,扑腾着从严一怀里蹦跶出来,将首案桌上的红枣花生尽数挥落。

严一焦急的上前抓鸡,但彩凤鸡似乎受惊不小,胡乱蹦跶,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君言柒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黑眸中泛起一丝凉意,转瞬即逝。

彩凤鸡很快瘫倒在地,扑腾了两下,气绝身亡。

见状,围观众人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代表王爷的鸡死了,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严一脸色愈发难看,可眼前的情况他又不能说什么,气氛一时间僵持不下。

君言柒活动了下手脚,自顾自的上前捡起死去的彩凤鸡,随手丢给清月:“反正也死了,正好给我炖一盅鸡汤。”

抱着鸡的清月已经惊呆了,您刚刚还说这代表了您相公,现在就要炖了?真的合适吗喂?!

严一动了动嘴,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君言柒慵懒的声音:“看来这堂是拜不成了,带我去房间休息吧,或者说你还能找到其他的——鸡王爷?”

“你……”

“不好了!王爷吐血了!”

 


原打算警告君言柒的严一听到这话,再也顾不得其他,迅速赶往太医院找太医。

新娘子被留在堂中,一众下人面面相觑,这婚礼还能继续吗?

围观众人多数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思,君言柒却不想浪费时间,只想尽快摘掉头上繁重的凤冠。

“行了,这堂就拜到这吧,带本王妃去休息。”

说着,君言柒迈步便要离去,谁知站久了有些腿软,当即一个踉跄。

喜娘赶忙扶住君言柒,看着新娘子有些苍白的脸颊,不由得想到外面的传言。

看来君小姐的身子也的确是不好啊!

“王妃您慢着点,我扶您过去。”

因着腿软,君言柒也没有反驳,由着喜娘扶着进了王府。

这场婚礼草草落幕,围观众人皆唏嘘不已:

“看来摄政王真的活不长了,可惜了,君家小姐的倾城容颜。”

“可惜什么?看君小姐那柔弱的样子,怕也是个短命鬼,配的很。”

“来来来,押注了押注了,看看是摄政王活的久,还是君小姐活的久……”

外面的人闹成一团,摄政王府内也乱哄哄一片。

竹园。

君言柒看着人来人往的院子,不由得蹙起眉:“这里应该是王爷的住所吧?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难不成堂堂王妃,都没有单独的住所?

“您是王妃,照顾王爷不是应当的吗?再说今夜还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小厮不明所以的而看着君言柒。

洞房?

君言柒当即一脸黑线,就你家王爷这个德行,还能洞房?

半路死她身上怎么办?算谁的?

似乎看出君言柒不悦,小厮缩了缩脖子:“王爷昏迷不醒,我们实在不知道要给您安排在哪里……”

也就是说,除了睡在这里,就没有别的地方了。

“行吧。”

反正在哪里都是休息,君言柒也就没再争辩,迈步走进了卧房。

屋内,浓重的药味刺鼻不已。

及不可见的蹙起眉,君言柒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屋内的情况。

摄政王百里墨池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地上的一滩血迹还泛着一丝青黑。

悄然上前两步,赫然看到百里墨池戴着个狼面具,挡住了他大半张脸。

唇色发白,俨然缺血过多。

黑眸中泛起一抹疑惑,君言柒迈步来到床边,伸手搭在百里墨池的手腕处。

脉搏虚浮无力,俨然是中毒之相!

正要检查一下伤口,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君言柒骤然收回手,迅速坐在了铜镜前。

刚刚坐下,就见到严一拎着一个太医走了进来。

看到君言柒时,严一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但也顾不上搭理她,将太医推了过去:“快给王爷看看。”

太医也不含糊,赶忙上前把脉检查。

“王爷伤及肺腑,失血过多,怕是不好啊……”

半晌,太医收回手,叹息着摇了摇头:“为今之计,我也只能先给王爷开些补血的药材,其他的,怕是只能听天命了。”

“什么叫做听天命?!”严一激动的抓住太医的领子:“若是就不回王爷,我要你命!”

“哎呦!你这是做什么?老夫医术不精,您就是杀了我也没有用啊,倒不如找找神医……”太医慌乱的挣扎着,脸上迅速划过一抹心虚,转瞬即逝。

“你!”

严一恨不得直接宰了太医,恼怒的他也没有注意到太医有何不对。

倒是一侧的君言柒,将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

看来是有人想要她的这位夫君死呢。

不过能指使动太医的,想必也就那么几位了……

那么她要不要救他呢?她真觉得当寡妇挺舒服的,只是……罢了。

救活了百里墨池,左丞的脸色怕是会很精彩,毕竟他算计父亲嫁女,为的就是让她守寡然后看自家父亲的笑话。

所以她自然不会让左丞奸计得逞,更何况,百里墨池的战神之名,也震慑了其他几个国家,若是百里墨池真的死了,估计其他几国又要不安生了,届时麻烦的还是她父亲。

就当她日行一善好了。

想着,君言柒摘下繁重的凤冠,轻咳一声:“既然太医都这么说了,你为难人家有何用?让太医去开药吧。”

严一狠狠地咬了咬牙,虽然不甘心,但也知道君言柒说得没错。

“滚!”丢开太医,严一紧握拳头,压抑着心中的怒意。

太医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连药箱都顾不得拿走了,生怕严一反悔。

严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眼中还是包含怒火:“王妃,王爷身子不适,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让人给你安排院子。”

说着,严一就看到君言柒朝着床边走去,当即慌了:“你做什么?”

“不想你家王爷死,就滚一边去。”君言柒嫌弃的看了眼严一,从腰间取出几根银针。

看着君言柒的动作,严一正欲阻止,便听到君言柒的声音:

“关门。”

下意识的,严一抬手关上门。

只是很快便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这么听话?

可刚刚的一瞬间,他下意识的不受自己控制,宛如听到自家王爷的命令一般……

抬眸看去,君言柒已经将掀开了被子,检查着百里墨池的伤口。

“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给他家王爷诊治?可他没听说过君家小姐会医术啊!

“看诊。”君言柒头也不抬,拆开纱布看了眼伤口。

伤口处已经糜烂,散发着烂肉和药物的混合味道,刺鼻不已。

“给我一把匕首。”

“啊?哦哦。”严一愣了下,直接将随身携带的匕首递了过去。

君言柒将匕首放在火下烤了烤,动作利落的开始割腐肉。

“你……”

“不想你家王爷死就闭嘴!”

严一想要阻止,却被君言柒呵退。

紧张的攥起拳头,严一张了张嘴,又不敢打扰君言柒。

莫非,她真的会医术不成?

算了,阻止也来不及了,司马当活马医吧。

君言柒割去他伤口处的烂肉,从袖口里拿出一瓶药倒在他伤口处,又给他包扎好。

见她折腾完了,严一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君言柒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把银针,直接扎在了王爷的身上!

“住手!”


严一下意识呵斥出声,君言柒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手一抖,差点扎歪!

“喊特娘什么喊!?”

君言柒也恼了,怒瞪着严一:“扎歪了算你的算我的?能待就安静,不能滚出去!”

恼怒的话语令严一打了个寒颤,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谁知道你突然拿针是想要做什么?”

万一是要残害王爷怎么办?而且……这位君小姐哪里有半点病美人的样子啊?吼人的样子比他都吓人……好可怕!

君言柒翻了个白眼,没有浪费时间,继续下针。

下针速度十分快,看得严一心惊肉跳的,却又不敢贸然阻止。

半晌,君言柒落下最后一针,骤然起身躲到了一侧。

严一狐疑的上前一步,正要询问,就见百里墨池忽然睁开眸!

还来不及高兴,百里墨池脸色一变,猛地突出一口黑血!

“噗!”

突如其来的一幕,严一压根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的黑血。

百里墨池无力的跌回床上,君言柒迅速上前一步,捏住他的下巴:“别昏,坚持一下。”

说着,不给百里墨池反应的机会,君言柒再度拿出一根针,直接扎进他的眉心。

剧烈的痛处令百里墨池浑身紧绷,冷眸死死盯着君言柒,抿紧了薄唇。

君言柒看着他身上的变化,手下抓着他的手腕。

眼瞧着他左手手臂愈发青紫,君言柒忽然大吼一声:“拿盆来!”

严一骤然回过神,赶忙拿过一侧的脸盆,君言柒也直接割开了百里墨池的手腕。

黑色的血液瞬间喷涌而出,看得人心惊肉跳。

“这……”严一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毒液侵袭了五脏六腑,我只能现将毒逼出一些,但想要彻底解毒,还需要一些时间。”

君言柒抓起百里墨池的衣服,擦了擦手上溅到的黑血,起身来到书桌后。

迅速写了两个方子,君言柒递到了严一的手里:“第一个药方抓完煮水,给你家王爷泡澡,第二个药方三碗水煎成一碗药,等他泡完澡给他服下。”

“是、是!”

眼瞧着百里墨池的脸色好转,严一心中激动不已,哪里还敢耽搁?匆匆朝外走去。

而君言柒见血放的差不多了,便拔了银针,帮百里墨池止血。

百里墨池此刻也彻底清醒了过来,蹙眉打量着眼前忙碌的女人。

容颜倾城,却因瘦弱带着一丝病态,给人一种娇弱的感觉。

明明是撩人的柳叶眼,可双眸中的清澈灵动,又给人一种别样风情。

刚刚处理伤口,吩咐严一时的冷静睿智,又是另一种感觉……让人看不透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性子。

君言柒无视了他探究的目光,包扎好伤口后,起身活动了下脖颈。

“你是何人?”

见她没有介绍的意思,百里墨池低沉着嗓音询问着。

“君言柒,皇上刚刚赐给你的王妃。”

君言柒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抬手褪去身上已经有些脏污的喜服。

找了件轻便的衣服换上,君言柒这才坐在椅子上,随手抓起桌上的糕点吃着。

优哉游哉的模样,丝毫没有半点新娘子的拘束。

百里墨池则是一直盯着她,问完第一句便没再开口,精锐的眸子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中。

虽然换衣服时有里衣,但她竟然没有半点女子的羞涩?到底是不在乎,还是没把他当男子?

而且……君言柒?据他所知,南辰国只有一个君家,叫这个名字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传闻中被宠废的君家六小姐!

可她却会医术,而且看样子,能力还不低。

甚至这幅淡然的模样,也没有半点传闻中的嚣张跋扈,除了这瘦的过分的身子,全然看不出哪里跟传闻有关。

叩叩叩。

“小姐,鸡汤炖好了。”清月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将鸡汤放在了君言柒的面前。

香浓的鸡汤味道很快弥漫了整个房间,百里墨池及不可见的蹙起眉:“哪里来的鸡汤?”

君言柒抬手扯下鸡腿,张嘴咬了一口:“这是你家侍卫拿来跟我拜堂,说是代表王爷你的公鸡。”

“谁知道这鸡命薄,还没拜完堂就死了,我想着不能浪费,就让人炖了。”

“王爷你要不要来点?味道不错!”

看着君言柒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一个鸡腿,百里墨池不由得黑了脸。

代表他的公鸡死了?而且还被炖了?

且不说对或者不对,她都知道是代表他的,还堂而皇之的吃了?

而且吃的还挺香……

百里墨池薄唇紧抿,周身萦绕着丝丝寒意,令人胆颤。

饶是清月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担忧的看了眼自家吃的满嘴油光的小姐,无奈扶额。

小姐啊,您能不能长点心?

咕噜噜——

一阵异样的声音响起,君言柒动作顿了顿,抬眸看向百里墨池的方向,戏谑道:“怎么?王爷饿了?”

百里墨池的脸色更黑了,他自从重伤昏迷后,醒过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肚子里除了药就没别的,能不饿吗?

“给本王一碗汤。”

百里墨池咬了咬牙,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君言柒秀眉微挑,十分大方的倒了碗汤,坐在床边,扶起百里墨池喂给他喝。

“怎么样王爷?这鸡汤不错吧?”

“嗯。”

许是鸡汤暖胃,令百里墨池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看来你家侍卫挑鸡的眼光还行,除了短命没毛病。”

“……”鸡汤突然不香了!

咬着牙喝光了一碗汤,百里墨池恢复了些力气,冷眸扫过君言柒:“君小姐似乎跟传闻不同。”

“传闻这种东西,听听就行了,再说王爷您跟传闻也不符啊。”

“嗯?”

“传闻您只手遮天,结果我看到的却是连太医都‘治不好’你的病,不过太医多多少少无用了些,连中毒都查不出来。”

摊了摊手,君言柒起身回到桌边,继续吃着鸡肉。

百里墨池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不禁眯起双眸。

中毒……治不好……

看来宫里的那位已经迫不及待动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