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瑞花飘朔雪

瑞花飘朔雪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算计,让洛苏月成了国人眼中不知廉耻的恶毒公主,让她成了自己心爱男人眼中害死他心上人的仇人,让她的父亲失了国,失了江山。她哑口无言,百口莫辩,只能承受国人的无尽辱骂,只能被男人日夜折磨,只能对父皇心怀愧疚却无力弥补……

主角:慕朗山,洛苏月   更新:2022-07-15 2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朗山,洛苏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瑞花飘朔雪》,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算计,让洛苏月成了国人眼中不知廉耻的恶毒公主,让她成了自己心爱男人眼中害死他心上人的仇人,让她的父亲失了国,失了江山。她哑口无言,百口莫辩,只能承受国人的无尽辱骂,只能被男人日夜折磨,只能对父皇心怀愧疚却无力弥补……

《瑞花飘朔雪》精彩片段

秦年二十冬,寒夜。

洛苏月抱着膝盖蜷缩在榻上。

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却迟迟不敢掉落。

三年了。

自从三年前慕朗山的白月光因为她死了后,慕朗山举兵攻城登基后。

她这个昔日风光的公主便被他囚在冷宫中日夜折磨。

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洛苏月的情绪也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她被人下药误上了这位大将军的床,一觉醒来便被她父皇率人闯入。

慕朗山的心上人楚心若看到后一气之下跳了崖。

此后,她成了人人口中生性放荡的公主,逼死未来将军夫人不折手段的蛇蝎女人。

她甚至都还记得,楚心若死的那日,慕朗山冲进她寝宫,刀架在她脖子上,恶狠狠地骂道:“贱女人,你想逼我娶你,好。这辈子我都不让你好过!”

昔日的话,历历在目。

而她身上的痛楚,迫使她回过神来。

入目,就是慕朗山那俊逸冷酷的脸。

白天,他是万人敬仰冰冷酷寒的帝王,晚上则成了一个只会发泄自己欲望的野兽。

他结束了发泄后,冷漠的穿着衣服背对着洛苏月,甚至连头都不想回,不想多看她一眼。

只冷冷说道,“心若没死,找到了。”

洛苏月一阵错愕,“什么,她没死?”

她没死,却害得她家破人亡。害得她被囚了三年,夜夜被他冷酷摧残。

听着洛苏月的话,慕朗山气愤的转过身,三两步冲了过来,一把发狠的掐住她的脖子,“是啊。老天爷心疼心若,所以没让她死,你的奸计没得逞,很失望是不是!”

“不,不是……”洛苏月有些喘息不过来。

她向他解释过很多次。

她没有对他下药,她也中了药。更加没有私下找楚心若炫耀,逼得楚心若跳崖。

然而她每多说一句,只会让慕朗山对她更加恶心。

后来,她甚至都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楚心若的设计。

因为她知道她爱慕了这个将军十年。

就在她和楚心若说了父皇也有意招募慕朗山为驸马的时候,就出事了。

慕朗山嫌恶的一把将她丢开冷声说道:“心若回来了,你也该滚了。”

洛苏月瞳孔震荡,连忙爬上去,拉住他哀求道,“求你,不要赶我走。”

她已是亡国公主,在外名声大败,如今再被赶走,她更无出路。

慕朗山冷笑一声,“不赶你走,难道还留你继续逼死心若不成吗?”

不。

她没有!

她真的没有!

“朗山,我爱你,但是我真的不会害她,别赶我走好不好。”

“洛苏月!你闹够没有?你最好适可而止,心若回来了,我会封她为后。”

他要册封楚心若?

洛苏月强强忍着情绪,从背后抱住他说道,“不要册封她好吗?”

慕朗山挣脱开她,被他甩出去的洛苏月撞上了桌头。

鲜血从她额上缓缓流淌下来,一时间,洛苏月整个人都怔住了。

慕朗山脸色森寒,“宣太医!”

这是冷宫三年,他头一次如此紧张,洛苏月欣喜的看向他,“朗山,你还是在意我的是吗?”


慕朗山冷漠的扯回了自己的长袍,全然不顾洛苏月跌落出去。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时间,冷宫再次变得冷清起来,屋外白雪皑皑。

洛苏月跌坐在台阶上,鹅毛般的大雪落在她肩头,融着她苦涩的泪。

他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只会保护她的将军了,他对她,只剩下无尽的恨意和厌恶了吧。

洛苏月摸了摸额上的血迹,她不能留疤,慕朗山喜欢的是她这张脸。

“让太医来吧。”

洛苏月日日守在门口,慕朗山没有盼来,倒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洛苏月盯着楚心若冷声说道:“你来做什么?”

楚心若打扮的雍容华贵,一看就知道,慕朗山没少给她赏赐。

她被一个宫女搀扶着,细长的指甲的悠闲的整理了一下秀发说道,“姐姐怎么这般说话。”

“我们三年不见,一听说昔日的娇贵的公主受伤了,我这不是替圣上前来看望了吗?”

“惺惺作态!”洛苏月红着眼盯着她,“你根本就没有自杀,你骗了所有人!”

楚心若冷笑一声,她逼近洛苏月说道:“是又如何,谁让你要跟我抢男人!再说了,明明是你这个当公主的不知廉耻竟然未婚就先爬上了男人的床。”

“可是,这又如何?你就算上了他的床,成了他的人,他也只会更厌恶你。”

“你该感谢我,若不是我,你怎么能够知道,你在朗山心中一文不值!”

楚心若说着满脸布满了挑衅,她朝着门口退去。

洛苏月气的咬牙切齿,她对将军一直都是敬慕。

将军护她,和她青梅竹马。

却因为这楚心若,她家破人亡,成为了阶下囚。

楚心若继续刺激着她,“知道吗,以前我有多讨厌你,要不是因为你爹是皇帝,你哪里配的上当公主。可是那又如何,如今的圣上是慕白。”

“而他爱的只有我。以后我将是身份高贵的皇后。你,连个侍妾都配不上,圣上只觉得你恶心,肮脏!”

洛苏月气的浑身颤抖,“你胡说!”

“我说的都是实话。”楚心若得意的勾着唇,紧接着突然朝后一倒,然后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看到楚心若滚下去那瞬间,洛苏月僵硬在原地。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一道黄色龙袍出现在她面前。

慕朗山满脸紧张的抱住楚心若,眼中布满了愤怒,抬头怒视着她,“洛苏月,你找死是吗!”

“圣上,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不是她推的。”

楚心若说着眼泪一滴跟着一滴的落下。

洛苏月摇着头,“朗山,你听我说,是她……”

“够了!”慕朗山抱起楚心若,黑眸一片冰冷,“看来,我对你还是太好了。你以为你还是曾经那不可一世的长公主吗?”

”来人,宣,洛苏月下嫁苏得遂。”

苏得遂!

他真是好狠的心!

“朗山,我真的没有推她,真的是她自己跌下去的,我什么都没做,都是她故意设计陷害我的。”洛苏月想要上前跟慕朗山解释。

然而周围的侍卫却把刀对着她,慕朗山更是冷漠说道:“你还真是满嘴谎言,从未改变。”

慕朗山抱着楚心若走了,临走前,她看到了楚心若那得意的笑脸。

她就知道,又是她的精心设计!

她不要,她绝对不要嫁给别人!

冷宫被布置的一片火红,谁能想到,她第一次穿上他为她准备的嫁衣,却是嫁给另一个人。

宫中老嬷逼着她穿上嫁衣,可趁着他们不备,洛苏月把刀架在了脖子上,“告诉慕朗山,若是他非要逼我嫁出去,我就死给他看!”


慕朗山穿着一袭黄色龙袍来了,身边还有一身喜庆的红色打扮的苏得遂。

看到慕朗山,洛苏月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朗山……”

“长公主,你不要做傻事。”苏得遂着急的想要上前夺了她手中的刀。

“别过来!”洛苏月大喊一声,她看向那冷酷的男人,“朗山,我不想嫁给别人。你别让我出嫁好不好。”

慕朗山冷着脸盯着她,看着她那骄阳跋扈的模样,目光更加阴冷了。

“你闹够了没有?”

“我不要嫁给他!”洛苏月说着刀又逼近了自己一分,鲜血渗出了一些。

苏得遂站在旁边,眼神隐晦不明。

慕朗山淡漠的说着:“你若是想让你那个病残的父皇现在就入土,就继续闹。”

“慕朗山!”

洛苏月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用她父皇来威胁她。

自从三年前,他举兵叛变将父皇关押后,她就没有再见过父皇。

洛苏月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终究,她还是被嫁给了苏得遂。

她被苏得遂从冷宫带到了太监院。

她不用再在冷宫中被关押着了,她也明白了,慕朗山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要让楚心若知道,他对她没有眷恋。

这样才能让楚心若日后安心被册封吗?

新婚洞房夜,满身酒气的苏得遂跌跌撞撞的进来,紧接着他一把将床上的洛苏月摔到了地上。

“苏得遂!你!”

洛苏月话还没说话,狠戾的一脚朝着她踹了过来。

“长公主,呸,贱货!”

“你不就是看我是个太监,所以不想嫁给我不是吗?可那又如何,我这个不能人事的太监,不照样娶上了身份高贵的公主,哈哈哈哈。”

她印象中苏得遂向来卑躬屈膝,和现在这扭曲的模样完全不同。

洛苏月疼的想要往外面爬,然而下一秒,带着红缨的鞋重重地踩在她手背上。

她疼的大叫,苏得遂眼中却布满了快感,“我曾经也不是个太监,长公主,你是不是忘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可就因为我抱了你一下,你那该死的父皇就让人把我阉了。”

“你父皇活该,你更是活该,谁让你这么犯贱呢。”

苏得遂满嘴脏话羞辱着她,洛苏月摇着头,“我没有!”

“没有?没有你现在想爬到哪里去?你以为如今的新皇还会在意你吗?”

“呵。人家现在是贵为新皇,也有一个心爱的女人。你不过是一个亡国公主,一个人人喊打的贱货!”

苏得遂说着,又朝着洛苏月踹了一脚,“慕朗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明知道我是因为你被阉割。已经不能人道了还把你赐给我。”

苏得遂眼中布满了气愤,光是踹已经不能让他解气,他解下腰带,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在洛苏月身上,怒骂道:“贱货!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休想再出去勾三搭四,要是让我知道你还敢在外面放荡,我打死你!”

洛苏月紧紧咬着唇,下唇都流出血了。

她痛的不能说话,耳边,只有苏得遂满嘴脏话的警告。

她感觉自己已经痛到不能呼吸了。

慕朗山,你要是看到我这样,你该高兴了是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