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陆总才知夫人是真爱

离婚后陆总才知夫人是真爱

故里今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以来,苏安安一直是丈夫陆景琛眼中的女蛇蝎,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坏女人。所以,他不回家是常事。终于,受够了独守空房,还要被冷嘲热讽的苏安安选择离婚。可离婚后,一切情况都变了。陆景琛竟然牵着她的手恳求,求她复婚,甚至哭出了声音!

主角:苏安安,陆景琛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安安,陆景琛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陆总才知夫人是真爱》,由网络作家“故里今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以来,苏安安一直是丈夫陆景琛眼中的女蛇蝎,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坏女人。所以,他不回家是常事。终于,受够了独守空房,还要被冷嘲热讽的苏安安选择离婚。可离婚后,一切情况都变了。陆景琛竟然牵着她的手恳求,求她复婚,甚至哭出了声音!

《离婚后陆总才知夫人是真爱》精彩片段

“苏小姐,您确实已经怀四周了,但是根据报告结果显示,不排除是宫外孕,我们建议您尽早到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苏安安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回想医生说的话,垂眸看向两个小时前发出去的消息,指尖渐渐泛白。

今天是她和陆景琛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特地请了假,在家做了一桌他爱吃的饭菜,准备和他谈孩子的事,可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嘟——嘟——”手机震动。

以为是陆景琛发来的,她拿起手机点开,脸色却瞬间变了,是林向晚。

她皱着眉头点进去,就看到一张照片,隐约看到“妇科”二字,还没仔细看,一句挑衅的话弹出:

“景琛哥哥今天可能得回去的晚一些哦。”

心里划过一丝不安,她点开,就看到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正扶着林向晚,照片中,她是那么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

都不用多余的解释,她都能看懂,林向晚怀孕了。

苏安安死死握住桌角,努力让自己不从椅子上滑落,不死心的放大那张图,终于绝望地认清现实。

照片中,那个西装革履陪着另外一个女人去产检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

一瞬间,她只觉得如坠冰窖,豆大似的泪珠止不住地往下落,砸在地上闪烁着晶莹的光。

在她一个人去医院做检查,疑似宫外孕的当天,她的丈夫正耐心的陪着别的女人……

“咔哒——”门口传来声响。

苏安安下意识擦掉眼泪,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男人手上搭着西装,一身白衬衫,将他的肌肉线条勾勒得分外分明,浑身散发着肃冷倨傲的气息,边换鞋,边用深如漩涡的幽暗黑眸盯着自己。

苏安安呼吸一窒。

陆景琛星目紧盯着她,西装裤包裹着的有力双腿,三两步走到她面前,大手一捞,就将人抱在了怀中。

“唔——”

没有一点防备,她被了吻个正着。

“不要……唔——”

鼻息间传来淡淡的雪松香,苏安安回过神来,用力推搡着陆景琛。

被拒绝的男人眉头一皱,盯着她的眼睛,十分不客气道,

“你不就是为了这种事才让我早点回来?”

苏安安有些喘不过来气,拿出手机调出日历: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结婚周年?”陆景琛冷哼一声,缓缓松开抱着她的臂膀,无视她递过来的手机。

“我们的婚姻是怎么来的你不清楚吗?”

“我……”苏安安一时语塞,“我只是想有结婚的仪式感……”

她哑着嗓子,看上去就快哭出来。

“我劝你还是不要做这些不切实际的梦”

陆景琛冷嘲一声,起身上楼,只留给苏安安一个冷漠的背影。

刚刚的场景在脑海中闪过,委屈涌上心头,苏安安含泪收拾完桌子,转身去了客房。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没有回主卧。

……

许是太累,她刚躺下就梦到了以前的事。

梦里她用力推开解她扣子的人,跌跌撞撞地朝走廊跑去,身后的人穷追不舍。

咒骂与喊叫交错,绝望之际,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救救我……”

她伸长手,紧紧握着他的衣角,对方转过身来,她想看清他的脸,却浑身一软倒在了他的怀中。

眼前一黑,画面突转。

她坐在天台上,长发随风飘扬,手上紧紧攥着一张孕检单,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未怀孕”。

她温柔地抚摸着空空的小腹,恍惚看见空中有个孩子在向自己招手,她灿烂一笑,就要往前去。

却被一股大力猛然拉回现实,落入了满是雪松香的怀抱……

唰——

苏安安猛然睁开眼,就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陆景琛。

熟悉的气息传来,让她一时错愕。

“你在做什么!”她抬手,试图阻止他动作。

“不明显吗?”陆景琛微微侧身,捏住她的下巴继续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温热的手在自己后背缓缓游移,苏安安开始浑身发热,忍无可忍,她抓住他的手,深吸一口气,

“够了!”

陆景琛被她的低吼吓到,他起身,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今晚你拒绝了我太多次,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苏安安垂眸,像是在斟酌什么。

片刻,她缓缓阖眼,“我怀孕了,但……”

“怀孕?”陆景琛打断她,原本冷淡的面容瞬间变得十分危险,黑眸紧盯着眼前的人,闪过一丝厌恶,

“苏安安,你又来这一招!”

“有意思吗?”

他嗓音低沉。

苏安安脸上的血色霎时褪去,猛地抬头,眼底写满了不可置信。

看她不说话,陆景琛以为戳中她的意图,冷笑一声:

“这次又想用“孩子”骗走什么?”

“砰!”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缓缓碎裂。

苏安安轻笑一声,盯着面前这个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径直下床走向一旁,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拍在了陆景琛的面前。

陆景琛视线一低,就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

“我们离婚吧。”

不等他反应,苏安安率先开口,

陆景琛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看着离婚协议,顿了顿,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离婚吧。”苏安安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陆景琛眉头轻皱,室内一片沉寂,片刻,他不悦道:

“你想要钱可以直说,不必耍这种花招。”

她总是这样,试图通过一些手段引起自己注意,再从自己这里要钱。

“我可以净身出户。”苏安安不愿意与他多扯。

看着她眼底的坚定,陆景琛脸色阴郁:“你是认真的?”

“是。”

“你只要签字就好。”

看着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陆景琛眸光骤冷,周遭瞬间散发出危险气息,

“那你就等着吧。”

深深望了她一眼,他毫不留情的离开。

门被摔得正响,离婚协议书顺势掉在地上,苏安安捡起,默默回到床上坐下。

婚姻三年,她活的好像一个笑话。


第二天。

苏安安醒得很早。

“太太醒了。”王妈看见她从楼上下来,笑着和她打招呼。

“王妈,以后还是别叫我太太了。”马上就不是了,苏安安心想,陆景琛很快会有新太太。

王妈笑脸一僵,她在这里工作了多年,对于这两个孩子的婚姻也算是看得比较清楚,他们都是好孩子,只是……她觉得可惜,但还是打着圆场:

“夫妻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你们要互相包容。”

“没必要。”苏安安喃喃道,声音小到只有自己听得见。

王妈不好再多说。

用完早餐,苏安安回到了房间,拿起昨晚被陆景琛扔掉的离婚协议,签好字,叫了快递送过去。

一个小时后,她站在门口,脚边放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里面装着的是她这两年来的全部东西。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了房间,窗明几净,整个房间内整齐干净得好像没有人入住过一般。

苏安安眼里闪过一丝留恋,头也不回地离开。

……

车上,苏安安看着窗外不断往后退的景象,只觉得身上的巨石被拨开,一切的不如意都被甩在身后。

她深深吐了一口浊气,拿起手机给自己最好的闺蜜简悦发了一条消息。

“我马上就到了。”

对面秒回:“OK。”

简悦的公寓。

一个身影朝苏安安飞奔而来。

来人十分漂亮,巴掌大的小脸上正正好放着精致的五官,笑靥如花,张扬的像是夏天里的气泡水满溢出来。

“安安,你终于来了!”简悦欢呼地叫着苏安安的名字,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后,主动接过她的行李。

到了简悦的公寓中,两姐妹开始促膝长谈。

得知苏安安要离婚后,简悦有些不理解,自己这个闺蜜她还是清楚的,除非是遇到难以挽回的事情,否则她绝对不会放弃陆景琛。

“安安,怎么突然想要离婚呢?”

苏安安迟疑了一下,沉默地将手机递过去。

简悦接过,一眼就看到了林向晚茶里茶气的挑衅。

“好她个林向晚,天天一副清纯的模样,背地里居然勾引别人老公,还真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

她气炸了,一双美目含着怒火。

苏安安低头,没有说话。

林向晚是最近火起来的清纯女星,是林向远的妹妹,他们虽然自小和陆景琛一起长大,却没什么交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走的及近。

本来她没把林向晚放在眼里,毕竟陆景琛有很多绯闻,直到她给自己发照片,自己的丈夫在自己怀孕的时候陪别的女人产检……

好像在告诉她,“苏安安,你嫁给他又怎样?同样的手段,换了谁他都能娶。”

见苏安安垂眸不说话,简悦十分痛心:“安安……”

“我没事。”苏安安缓缓开口,目光中满是坚毅,“所以我才决定和陆景琛离婚,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太好了!我支持你!”简悦一拍苏安安的肩膀,“让这对渣男贱女去死!”

苏安安深吸一口冷气,大概是怀孕后的本能,她下意识躲着她的手。

简悦吓了一跳,赶忙松开手,小心翼翼地凑到她面前:“安安你没事吧?是不是我太使劲了?”

“没有。”苏安安摇摇头,对简悦展露一个轻松的笑,“就是我怀孕了,怕伤到宝宝。”

“什么——”简悦大叫一声,紧张地蹦起来,想要碰苏安安可是又怕自己手没轻没重。

“去过医院了吗?”她紧盯着苏安安仍旧平坦的小腹,难以想象里面居然可能已经有一个生命正在孕育。

看着简悦大惊失色的模样,苏安安被逗笑了,她拍了拍简悦的手背,

“去过了,医生说确定怀孕了,但是有可能是宫外孕,得再去检查一下,我本来想让陆景琛陪我去的,可是没想到……”

后面的话苏安安没有明说,可是简悦已经猜到了。

在安安准备告诉陆景琛的时候,那个林向晚发了陆景琛陪她孕检的照片,这才让安安彻底死心。

“没事,男人都靠不住,安安你还有我。”她抱着她,轻拍她的脑袋。

苏安安窝在她的怀里,眼眶湿润。

……

HZ集团总裁办。

陆景琛浑身散发着冷气,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程正仍然能够感受到老板的怒火。

面前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份文件,赫然就是昨日被他弃之不顾的离婚协议书,甲方那一栏还端正写着三个字——苏安安。

想起程正刚刚告诉自己苏安安已经搬走了,陆景琛眸色更深。

指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他看着程正:

“你说,她这次到底想干什么?”

程正背后流下一滴冷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见他不吭声,陆景琛捏了一下眉心:“你先出去吧。”

程正临走前突然想到一件事,冒着会扣奖金的风险折回来:

“总裁,之前给夫人订的结婚纪念的礼物还送吗?”

陆景琛一怔,想起自己上次给她挑了个包,再看到面前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不耐烦道:

“扔了!”

“好的。”说完,程正一溜烟离开。

办公室只剩下了陆景琛一人,他修长的手指随意翻动着面前的文件,页脚被他捏得皱皱巴巴,上面的一字一句都让他觉得可笑。

当初费尽心机才得以嫁给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放弃?

许久,他唇角勾起一抹笑,冷嘲道:

“欲擒故纵?真是可笑。”

……

妇产科。

医生正在给苏安安做B超,她躺在床上,紧张的握着简悦的手。

“恭喜,苏小姐你确实已经怀了一个月了,而且孩子很健康。”

“是吗!”苏安安难以置信,手下不自觉握紧,反复问着医生,“真的吗?宝宝真的健康?不是宫外孕吗?”

“不是。”医生指着B超给苏安安和简悦看,耐心解释:

“你瞧,这个阴影就是刚发育的胚胎。你之前有过流产史,之后大出血没有修养好,身体一直很虚弱,胚胎生长又需要营养,这才导致身体反应大,误以为是宫外孕。”

苏安安认认真真地听着医生的解释,心里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本来以为是宫外孕无疑,都做好了和这个孩子告别的准备……

简悦看去,刚好看到她紧抿嘴唇,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苏安安回神,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情无比酸涩,她吸了吸鼻子,看向医生: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

医生闻言神情很是严肃,她看着苏安安:

“你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一胎能够怀上很不容易。如果你想要打胎的话,怕是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

“况且。”医生顿了顿,“就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应该没有医院敢给你打胎,严重的话可能会一尸两命,太危险了。”

苏安安睫毛微颤,她正要再问什么,就被简悦打断。

“不打不打!我们安安才不要又遭罪呢!”

简悦听完医生的话,表情郑重,拉着苏安安的手,不管她的反应,笑着和医生道,

“我回家肯定好好照顾她。谢谢医生,我们先走了。”

说着,拉着苏安安离开了医院。


自从知道苏安安身体不好后,她在简悦的小公寓内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的生活,别提多滋润。

就这么过了几天,她明显健康了不少。

这一天,苏安安坐在沙发上,简悦已经去上班了。

她想起来自己之前发给陆景琛的离婚协议书到现在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于是,时隔多日,她又打开了和陆景琛的对话框,聊天还截至在上次结婚纪念日的那天,自己给他发的那一句孤零零的话。

苏安安往上翻,全是自己一人的独角戏。

“你吃饭了吗?”

“今天天气好冷,你多穿点。”

“你到F国了吗?那边下雨了吗?”

……

他只是偶尔回一句……

苏安安翻了一会,越发冷静,直截了当打字:

【离婚协议寄给你了,记得签字。】

HZ集团会议室,陆景琛正在听设计部的员工汇报工作。

“嗡嗡”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上面弹出一条消息,他瞥了一眼,是苏安安发过来的。

陆景琛心中闪过一丝不屑,果然她还是按捺不住重新来找自己了。

冷哼一声,他打开手机,待看清楚她发的消息,眼神瞬间变冷,紧接着,不等他打字,消息再次弹出:

【签好以后寄给我就行。】

下面是一行地址。

陆景琛压下蠢蠢欲动的怒火,接着听汇报,可手机那头的苏安安像是不得到回复不罢休一般,再次发到:

【你要是没空,我去公司取也行。】

【不过我猜你可能不太想见到我。】

陆景琛怒不可遏,手机直接拍在桌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让台上原本激情澎湃的人瞬间闭了嘴。

周围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看向陆景琛,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总裁这么失态的模样,但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多说一句话。

陆景琛注意到了周围人的视线,眼神晦暗,站起来向其他人道:“抱歉,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吧。”

说完,会议室里的人快速收拾好桌上的材料走了出去,最后一个人还贴心地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不到一分钟,原来容纳了十多个人的会议室只剩下了陆景琛一个人。

陆景琛彻底忍不住了,直接给苏安安打了电话。

铃声响起没有几秒,电话就接通了,手机里传来了一道清澈温柔的女声,带着疑惑问道:“怎么了?要我去拿协议吗?你直接送到北极星吧,我自己去取。”

陆景琛的怒火在听到她无所谓的声音后彻底爆发。

“苏安安,你不要以为你给我发这种消息我就会……”

“嘟——嘟——”

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断了。

陆景琛难以置信地盯着上面的通话时间,不到二十秒。

他脸色十分难看,忍着怒火,重新打过去,却发现怎么都打不通。

他被拉黑了。

……

简悦的小公寓

苏安安躺在床上,想到以前陆景琛总是不听她解释直接羞辱自己,现在被自己挂断并拉黑电话,就觉得舒畅无比,十分解气。

不过解气是解气了,还是没有拿到离婚协议书。

苏安安叹了口气,实在等不及了,索性直接去了HZ集团。

简悦的小公寓在市中心,距离HZ不算远,苏安安打了个车,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了HZ的标志。

她下车,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林向晚。

她挎着一个黑色手提包,一袭咖色长裙,衬得她十分清纯漂亮,看起来就像是影视剧中的初恋女神。

两个人同时看到对方,双双停下脚步。

林向晚看着素颜的苏安安,心里不屑,直接嘲讽道:

“苏安安,都到这个地步了,你怎么还死缠烂打着景琛哥哥”

苏安安看了她一眼,无视她进了大厅。

林向晚看她这样,以为她心虚,忙跟上,变本加厉道,

“我都怀孕了你还来找他,是不知道景琛哥哥有多讨厌你吗?”

林向晚一直跟在苏安安身边挑衅嘲讽,逼得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原本苏安安不准备理睬林向晚,但奈何有人犯贱,主动开口挑衅,她自然也不准备在这么一个女人面前露怯,直接反击:

“林小姐这话说的过分了吧,我苏安安就算是再不要脸,也不至于去缠着人家有妇之夫,知三当三。”

“你……”

林向晚一顿,她哪里想到一向软弱的苏安安敢这么和她说话,气急,她直接抬手就朝她扇过去。

苏安安虽然平常性情温顺,但也不是什么任人欺负的人,她反应十分迅速,一把抓住了林向晚作乱的手。

“怎么?林小姐理亏了就要打人?”

她扣住林向晚的手,让她动弹不得,冷静地说道,

“怀了孕就安安生生回去养胎,少在我面前晃悠。”

“我和景琛哥哥才是真爱,你个小三。”林向晚着急了,往回扯着自己的手怒骂道。

HZ大厅人来人往,林向晚与苏安安这一场撕逼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眼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林向晚心中又是烦躁又是慌张,连忙将墨镜从包中拿出来戴在脸上,遮挡自己的容貌,防止其他人认出自己。

苏安安随意撇开她的手,“我是小三?我和陆景琛有结婚证,你有吗?”

林向晚呛声:“要不是当初你故意和景琛哥哥上床,怎么会有这张证。”

听她提起那件事,苏安安目露不悦,

“来来回回就是这句话,有意思吗,林向晚!”

“不管当初发生了什么,现在我和陆景琛是夫妻这是个事实,我们受法律保护,但你就不一样了。”

苏安安面色沉静:

“你要是再在我面前晃悠,我倒是不介意拿你发给我的怀孕照片,去起诉他陆景琛婚内出轨!”

“你敢!”林向晚真的慌了,不相信她敢起诉离婚。

苏安安冷笑一声:“我有什么不敢的?不信你就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