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女配万人迷

快穿女配万人迷

岁岁知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绯是个万人迷九尾狐,在意外去世之后,来到时空管理局,绑定系统后,成了一名快穿任务者。起初她以为只要按照规定完成任务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十个世界全部崩坏,所以她的身份从女主被降为恶毒女配!这一世,顾绯成了豪门假千金,攻略对象是那位傲娇霸总……

主角:顾绯,陆清辞   更新:2022-07-15 22: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绯,陆清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女配万人迷》,由网络作家“岁岁知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绯是个万人迷九尾狐,在意外去世之后,来到时空管理局,绑定系统后,成了一名快穿任务者。起初她以为只要按照规定完成任务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十个世界全部崩坏,所以她的身份从女主被降为恶毒女配!这一世,顾绯成了豪门假千金,攻略对象是那位傲娇霸总……

《快穿女配万人迷》精彩片段

“绯绯……”

修长冷白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男人的嗓音低沉沙哑,温柔痴缠地呢喃着她的名字。

勾起的眼尾泛着一点红,他的手指逐渐向下,轻柔地抚摸着她形状优美的蝴蝶骨:“他们都死了,可以和我永远在一起了么?”

女人薄如蝉翼的睫毛轻轻颤抖,她闭上眼,感受着他细细的吻,耳边冷不丁地传来冰冷的机械音:“本世界反派已黑化。”

顾绯懒洋洋地眯起眼,顿感无趣。

怎么又黑化了一个。

那道机械音还在继续:“本世界女配非正常死亡,男主、男配、反派均黑化,世界崩坏度100%,进度读取中——”

熟悉的意识抽离感传来,一眨眼回到了初始空间,顾绯打了个呵欠,随意地问道:“下个世界是什么?你们就不能安排一点正常角色吗,动不动就黑化毁灭世界,这怎么让人做任务啊?”

然而系统的声音却并未响起。高大的蓝色电子屏上浮现一行行整齐的方块字:

【任务者顾绯:

您好。

您的新手任务重置次数已用完。由于您十次任务世界均失败,您的身份由[女主]降级为[恶毒女配]。十分钟后系统将完成交接仪式。祝您生活愉快,谢谢。

时空管理局】

顾绯的嘴角微微上翘,就差直接把喜悦写在了脸上,身份还能降级的吗?太好了终于可以不做女主了!

她本是世间唯一一只修炼成人形的九尾狐,意外被女主系统绑定,进入小世界里做任务。

系统让她攻略男主,结果一连十个世界,男主男配反派全都为她痴狂陷入黑化,然后世界塌陷,任务失败。

女主哪里有那么好当?有的女主是什么积极上进乐观活泼的性格,系统一步三句提醒她保持人设。顾绯一只人间祸害九尾狐,什么善良乐观跟她八杆子打不着,哪里做得来这种任务?

还是当女配好,她要做恶毒女配放飞自我,再也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设了!

正想着,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轻快的电子音:“宿主你好!我是你的新系统八八!”

顾绯挑眉:“什么?发财?”

小系统瞬间炸毛:“是八八!”

“知道了旺财,”顾绯把玩着手指,漫不经心地教育系统,“当人爸爸有什么意思,取名字就要接地气一点嘛,你看我取的多好听。”

系统似乎卡了一下,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电流,呆滞地问她:“真的吗?”

它忽然嘤嘤嘤了起来:“那些系统都不愿喊我的名字……是因为我的名字不好听吗?”

噫,一拳一个嘤嘤怪。

顾绯面不改色地开口:“不是不好听,是听着占人便宜。所以我给你取昵称是为你好,我们是合作伙伴,有昵称显得我们关系亲昵,你说是吗?”

傻系统,真好忽悠,哪像那个冷冰冰的女主系统,一天到晚就知道崩人设崩人设。

系统被她的话感动到,又嘤嘤呜呜了起来:“宿主对我真好,我一定会好好帮宿主做任务的!”

顾绯勾了勾唇,忽然又提起了一点做任务的兴趣。

***

系统将资料打开,顾绯按了按太阳穴,陌生的画面如电影般一帧帧闪过。

这部小说名叫《重生之真千金的逆袭》,顾名思义,真千金重生归来打脸假千金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她就是那个假千金,全文里的恶毒女配。

顾家是s城的豪门世家,女主是顾家的亲生女儿,但在三岁那年被人拐卖,从此没了音讯。

顾母生产时身体受损,此生无法再次受孕,极大的悲痛之下,在一家孤儿院里领养了与女儿同月同日生、只比她小一岁的小女孩,即女配顾绯。

两人并未告诉原主她是领养的女儿,视她如己出。原主承载了父母的内疚与爱,千娇万宠长大,还有一个青梅竹马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也就是男主梁逸。

转眼十八年过去,顾父顾母已经走悲痛中走出,只当女主早已离开人世。怎知女主只是被卖到了贫困地区的一个高龄无子家庭,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到了s城的大学。

早年那对父母也对女主宠爱有加,只是三年后母亲怀有身孕,生下了一个弟弟,一家人的重心便放在了弟弟身上。

弟弟在百般呵护下长大,变得不学无术游手好闲,趁着暑假时间跑来s城玩,在一家高级餐厅做杂工。结果没打几天工就损坏了餐厅的财物,女主作为监护人来到公司协商。

这个餐厅恰好就是顾家的产业。

当时顾母就在办公室,听见了女主与员工的谈话,惊觉这陌生女孩的眉眼与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又派人去查了她的户口,发现她没有出生证明,而她长大的那个农村,刚好就归属于当年孩子走失的城市下辖的县级市。

顾母心中起疑,悄悄派人去进行亲子鉴定,结果显而易见,她就是顾家的亲生女儿。

原本顾父顾母决定同时养两个女儿,这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他们不知道,女主不是什么善良小天使,是朵重生的黑莲花。

上一世至死才知道自己亲生女儿的身份,女主心有不甘,决心一定要从原主手里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因此重生归来后,她第一时间制造机会与顾家相认,又抢占先机,在原主与男主梁逸的订婚宴上曝光自己亲生女儿的身份,导致订婚宴取消。

在女主的步步紧逼下,自然而然地,原主黑化成为恶毒女配,对女主百般刁难,却始终不是女主的对手,最终落得一个众叛亲离、郁郁而终的结局。

【本世界女配心愿:在不改变男女主原结局的前提下改变女配的命运,让她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顾绯略一挑眉,这种类型的女配她在前十个世界遇到过不少,都是要她亲自对付的。这回倒是简单,只要让男女主达成结婚结局就行。至于女配的幸福美满,养几个小奶狗,再撩几个男人,这生活够幸福了吧?

“发发,”她喊系统,“我看完了,走吧。”

系统:“……”宿主又给它起昵称!


复古华丽的宴会大厅,水晶灯交织成璀璨的色泽,宾客陆续出入,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顾绯穿着一条吊带鱼尾裙,裙线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外面随意披了件针织衫,镂空的雕纹下隐约看得见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仿佛白得发亮。

她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款步走来,缎面流光的莫兰迪蓝色,脚踝处的丝带系成蝴蝶结,周围镶嵌的碎钻闪闪发光。

周围宾客的眼中难掩惊艳之色,纷纷为她侧目。原本这身气场就并不低调,更何况她本就是这场宴会的主角,更是让人根本挪不开眼。

顾绯显得颇为从容,与那些宾客逐一碰杯,姿态随意慵懒。九尾狐天生魅惑,这种场景她见了不知有多少回,早就习惯了被人追捧的感觉。

不用保持女主人设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眼前宾客的目光忽然变得暧昧起来,顾绯回过头,是男主梁逸站在她的身后。

他是典型的温柔阳光校草人设,此刻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看上去斯文英俊,“绯绯,顾叔叔和白阿姨在那边等你。”

顾绯笑着道好,跟上他的步伐,在心里悄悄对系统感叹:“果然男主是这里面颜值最高的,可惜不能睡。”

梁逸是个谦谦君子,对谁都是一副温柔有礼的模样,只有面对女主时,才会露出一点真心实意的笑容。

系统默默捂脸,“宿主,我们是和谐系统,注意用词!”

顾绯啧了声,“我上一任系统可不像你这样。”那个破系统会直接屏蔽她的话。

系统马上改口,乖乖道:“对不起宿主,这是我第一次带人,我会努力学习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系统的!”

原来是第一次啊,怪不得这么好忽悠。

恰时,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女人推着装满了菜盘的推车走来。

她出现得猝不及防,走得雷厉风行,车头直直地撞上梁逸。“啪嗒”一声,菜盘打翻在了车内,不少油渍溅到了梁逸的西装上。

女服务生慌慌张张地抬起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她若无其事地将刘海撩起,梁逸看见了她的脸,惊讶出声:“顾明月?”

顾明月,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她与梁逸就读于同一所大学,两人还在学校迎新晚会上合作主持,这为日后顾明月回到顾家孤立无援、梁逸伸出援手埋下了伏笔。

梁逸本就不喜顾绯的千金小姐作风,有了善良坚强的顾明月做对比,一颗心更都放在了顾明月身上。尽管顾绯从小便喜欢他,甘愿做他的舔狗,得到的也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顾明月别过脸,微咬下唇,“梁、梁逸……”

看见梁逸的这一刻,顾明月才真实地意识到,她真的重生了。

这个时候,她心中的白月光男神梁逸并未与这个抢走她人生的女人结婚。而她马上就要夺回属于她的生活,恢复她顾家女儿的身份……

她绝对不会再让属于她的生活落入顾绯手里了!

跟过来的顾绯适时挽住了梁逸的手,娇滴滴地问道:“逸哥哥,这是怎么了?”

梁逸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顾绯身上常年有香水与化妆品混合的味道,令他十分不喜。因此除非公开场合,他很少与顾绯有亲昵的当作。

可这一次,顾绯靠过来的时候,他嗅到了若有若无的香气,丝丝缕缕,令他晃了下神。

便是她的声音,也是娇柔的、妩媚的。

二人倚偎的模样极其刺眼,顾明月瞳孔紧缩,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是了,这个时候,梁逸还是顾绯的未婚夫……

可梁逸根本不喜欢她!她凭什么挽着梁逸!

又见顾绯眉头微蹙:“这个服务生是谁啊?怎么做事冒冒失失的?逸哥哥,你快上去换件衣服吧!”

美人蹙眉的模样也是极为漂亮的,一句“服务生”,直勾勾地刺进了顾明月的心,仿佛在明目张胆地向顾明月展示她们此刻的身份差距。

她的双手悄然握紧,露出一点黯然神伤的表情:“你就是顾绯小姐吧?爸爸妈妈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吗?”

一句“爸爸妈妈”,清晰地传入了身后顾父顾母的耳内。

顾明月?她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不是已经让人把顾明月安顿好了吗?

顾绯等的就是顾明月这句话。

她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什么爸爸妈妈?”

梁逸也看了过来。

顾明月满脸惊愕:他还没有推开顾绯!他居然……他居然在走神……

妒火涌上她的脑海,她脱口而出:“当然是我的爸爸妈妈啊。”

“明月!”顾母快步走来,皱着眉呵斥她,她说的什么话!不是说好了先不要在绯绯面前提吗?“绯绯,这件事爸爸妈妈等会儿再跟你解释……”

顾绯缓慢地松开了挽着梁逸的手,沉默地看着顾母。

她生得极美,在宴会厅的灯光下,五官的轮廓更为立体,仿佛楚楚含情、妩媚动人。她惯来是明媚张扬的,只是此刻,嗓音淡了几分:“爸爸妈妈,她是谁?”

答案近在咫尺,可顾父顾母对视一眼,谁也说不出话。

他们本准备等订婚宴结束,再找个机会向绯绯坦白顾明月的身份。只是被这么一打岔,什么都乱了套。前几天他们还觉得顾明月乖巧懂事,现在一看,怎么做事这么冲动鲁莽?

顾父顾母迟迟不语,顾明月的眼睛也红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爸爸妈妈,你们说弄丢了我,要带我回家……可现在,连我的身份也不愿意认了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顾绯怔怔地看着顾父顾母,贝齿将下唇咬得发白,眼尾泛起一点红,声音也是颤抖的:“弄丢?身份……?”

她这副脆弱又坚强的模样,看得顾父顾母心都要碎了。绯绯从小便十分要强,便是当年从舞台上摔下,也不见她落一滴泪,反而扬起笑容安慰他们。可现在……她颤着声,分明快要落下泪来。

连梁逸的心都跟着颤了颤。这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就是性子骄纵了些,倒也没有那么惹人厌恶。他伸手去握顾绯,温声道:“绯绯,你冷静一下,听叔叔阿姨解释。”

顾母也开口道:“绯绯,你听妈妈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冷静?”顾绯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我知道了。”

她忽然大力地甩开梁逸的手,转身就跑!

手上柔软的触感令梁逸蓦地愣在原地。女人柔顺的黑发从眼前晃过,那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似乎也顺着她的步伐,将梁逸的心勾远了。

他不顾自己还狼狈着,连忙追了上去:“绯绯!”

高跟鞋蹬蹬作响,顾绯跑得踉跄,周围人却不敢拦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跑出大门,系统也是一头雾水:“宿主,你想做什么?”

顾绯说得轻描淡写:“哦,你看过人类拍的那些古早电视剧吗?什么‘你听我解释’‘我跟她没有关系’。”

系统:?

顾绯微笑:“面对这种问题,当然是‘我不听我不听’呀~”

她跳下一级台阶,正准备把这碍眼的鞋子脱掉,忽然看见前方驶来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明亮的迈巴赫logo十分晃眼,还是嚣张的连号。

咦,什么人?

她顿住脚步,改变了主意,“来旺财,帮我把痛觉关掉,给你看看我们狐狸精的天生技能。”

系统:???


那辆迈巴赫缓缓朝她驶来,眼见还有一小段距离,顾绯忽然一脚踩空了台阶。

“啪嗒”一声,高跟鞋跟应声而断,她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膝盖直直地磕在地面上,一摸就能摸到温热的液体,顾绯心有余悸,幸好自己提前让系统关闭了痛觉。

面前的迈巴赫一个紧急刹车,车灯亮起,一个中年模样的司机匆匆忙忙跑了下来,“小姐,您没事吧?”

顾绯咬着下唇不说话,眼角的余光一直往车内瞥。

车窗缓缓下降,隐约可以看见车内还坐着一个人。

顾绯听见了男人低沉的声音:“王叔,怎么了?”

声线微哑,像是羽毛沿着耳廓往上撩,一下子勾起了顾绯的兴趣。

听声音是个极品啊。

本来只是想卖个惨,没想到还能遇到有趣的事?看来这瓷是要碰到底了。

王叔恭恭敬敬地说道:“先生,好像撞到了人。”

车门被拉开,男人缓缓走了下来。

顾绯微微抬眸。

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露出一节线条干净的手腕,一块宝蓝色的手表扣在腕上,看着便价值不菲。

与梁逸不同,他的身上有一种久居上位的气质,成熟内敛,像块寒冰。

他低头看她,嗓音淡淡:“有没有伤到哪里?”

等与顾绯对视的时候,他却忽然怔了怔。

女人的脸色有些苍白,却藏不住五官的精致。那是很漂亮的一双眼睛……剪水一般,微微泛着雾。他的心头好像涌上了一种奇异的感觉,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向顾绯伸出了手,声音温和些许:“还能站起来么?”

啊呀,鱼上钩了。

这是九尾狐天生的魅惑技能,不过他并不知道。

为了让自己的反应逼真一点,顾绯让系统给她开了20%的痛觉,试探性地握住了他修长的手指,却又吃痛蹙眉,“可能……可能不行。”

他便扶着顾绯的肩膀,让她借力站起来。

女人软软地倚着他,柔软的发与他的肌肤接触,身上似乎也有一点淡淡的馨香。

他并不适应这样的接触,身体微僵,却莫名地没有推开。

“抱、抱歉,”女人的声音微哑,尾音带点小勾子般的娇,“我的鞋断了……可能要麻烦您扶我去台阶那边。”

他点头道好,前方忽然传来陌生的声音:

“绯绯你这是做什么……”

“绯绯你怎么样了?这是怎么了?”

率先赶来的是梁逸。他第一眼注意到的,是男人身后的那辆车。

连号的迈巴赫,整个s城也只有一辆……他记得父亲虽然给那位发了邀请函,却没想到他真的会过来。

妩媚漂亮的女人倚偎着高大成熟的男人,无形的暧昧在流动,这一幕令梁逸感到十分刺眼,语气不由得淡了几分:“陆先生。”

说完又暗暗后悔,他这是怎么了……陆先生那样的人,估计只把他们当小辈,他跟陆先生计较什么?

而且,他怎么会为了顾绯吃醋?

陆清辞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今天订婚宴的主角、顾家的千金顾绯?

却没有松开顾绯的意思。

“绯绯!”随后是顾母的呼唤声。

顾明月就跟在她身后,眼角还挂着泪,看起来十分委屈。但是顾母一门心思都在顾绯身上,并未注意她。

顾母看见顾绯虚弱地靠在陆清辞的肩膀上,裙子上沾着血迹,脚边是一只断了跟的高跟鞋……她是摔了一跤吗?这该有多疼啊……

她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这位先生,谢谢你帮了我的女儿,我们马上就去叫救护车……”

陆清辞神色微顿,正要松开,却见顾绯忽然闭上眼,竟是倒了下去。

陆清辞眼疾手快,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绯绯!”顾母惊呼一声,嗓音颤抖极了。

陆清辞的声音也微沉:“抱歉,令媛现在的状态不太好,需要送……”

他忽然顿住。黑暗里伸出一只柔软的手,攥住了他的衣领。

是顾绯。她仍闭着双眼,头靠着他的肩膀,那里传来了一点湿热感,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哭。

袖手旁观的未婚夫、犹豫不决的父母、与顾绯年龄相仿的陌生女人……类似的豪门大戏陆清辞实在见过太多,轻而易举地便猜出了事情的始末。

这本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同情心”这个词,本不该出现在陆清辞的词典上。

可他的心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冲动,最终击败理智,占据了上风。于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另外一个说法:

“令媛是我撞倒的,我会对令媛负责,我现在带她去医院。”

说罢,他示意王叔拉开车门,把昏迷的顾绯抱上了车。

怀里的女人柔若无骨,她如此脆弱,琉璃般易碎,危险又……迷人。

陆清辞的眸色暗了暗。

男人的嗓音清冷,用的是不容置喙的语气,周围的气场陌生而强大,令梁逸甚至不敢向前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迈巴赫扬长而去。

他怔怔地抚摸上胸口,感觉心里好像缺失了一部分,一并被夜色带走了。

便是顾母的心跳也漏了一拍。

顾父还在宴会厅里。现场乱作一团,梁家那边也需要解释,根本离不开人。陆清辞的人品……该是信得过的。

身边的顾明月气得都快要哭出来,她不应该让顾绯难堪吗?为什么难堪的成了她?

不就是摔了一跤吗,至于昏迷?那肯定是顾绯装出来的,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当回事呢?

可眼下这些人一门心思扑在顾绯身上,已经无人在意什么真千金假千金的事情了。

*

顾绯在车里继续装昏迷。

虽然陆清辞主动抱了她上车,只是上车之后就坐到了另一边,与她拉开了一段距离,顾绯想顺势靠在他肩膀上都不行,只好作罢。

她在心里悄悄呼唤系统,“旺财,这个抱我上车的帅哥是什么人?”

“宿主稍等,正在为您调取资料,”系统很快回答,“他叫陆清辞,是s城首富的儿子,全书最大的反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