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夫人不承认和左少结过婚

夫人不承认和左少结过婚

榴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董星辰的生活一地鸡毛,不仅在父母被害后家产被夺,她还要替‘妹妹’出嫁。原本以为就是一场普通替嫁,但她没想到新郎左言是盲人,还和她牵扯出那么多的爱恨情仇和各种误会。心灰意冷的董星辰选择离开,躲了四年。四年后,她涅槃归来,就是不承认和左言有过旧情,坚称不认识!

主角:董星辰,左言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董星辰,左言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不承认和左少结过婚》,由网络作家“榴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董星辰的生活一地鸡毛,不仅在父母被害后家产被夺,她还要替‘妹妹’出嫁。原本以为就是一场普通替嫁,但她没想到新郎左言是盲人,还和她牵扯出那么多的爱恨情仇和各种误会。心灰意冷的董星辰选择离开,躲了四年。四年后,她涅槃归来,就是不承认和左言有过旧情,坚称不认识!

《夫人不承认和左少结过婚》精彩片段

“不嫁,不嫁,我就是死也不嫁……”

女子哭得声泪俱下,梨花带雨,不停地拽着一名中年男子的衣角,仰着头,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看上去让人忍不住心疼……

“爸爸,整个江城谁不知道左家的左言,是个瞎子不说,情绪阴晴不定,变脸比翻书还快,性格变态,暴虐成性,听说在左家做事的很多女佣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都是左言虐待死的!您让我嫁过去,和让我去送死有什么区别?呜呜呜……”

女儿的话让男子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这样的传闻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可他能有什么办法!

只见他满脸愁容,一脸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佳期啊,爸爸也是没办法,你也知道咱们家的情况,除了左家,没人能救咱们,左家开出条件,只要你嫁过去,就给两个亿的投资,咱家公司就有救了!到时候你也能成为江城数一数二的阔太太。”

董佳期听后更是埋头大哭起来,左言单单瞎了也就算了,大不了自己嫁过去再偷偷找个小白脸养着,当自己的左家少奶奶,可关键是,他的性格实在太变态,一想到自己嫁过去可能会被左言折磨致死,她的双肩抖的更厉害了……

“妈妈,妈妈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嫁啊?”

董佳期求助爸爸无望,只好转向妈妈。

高忆雯看着女儿生无可恋的模样,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可一想到公司即将倒闭,自己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她只好狠心劝道:“佳期,妈妈也不想,可咱们家的公司确实需要那份投资啊!再说左家少奶奶这个名头,一说出去,就可以秒杀江城所有的贵妇名媛,那叫一个风光无限啊!”

到时候自己也能跟着沾光,平时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太太们,肯定会讨好自己!

一想到那个场面,高忆雯心里就忍不住窃喜,可考虑到女儿,她只好强忍着上扬的嘴角。

董佳期怎么也想不到,一向疼爱自己的妈妈居然会这么说,妈妈的话仿佛一盆冷水让她从头淋到脚,整个人心如死灰!

“可他是个瞎子啊,瞎子!若真的嫁过去,还不被别人说死,反正我就是不嫁!”

“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董宏建看了看时间,左家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他的手心忍不住开始冒汗,心不停的打颤……

董佳期瞄了一眼正在打扫卫生的女子,嘴角露出一丝邪恶,“怎么办,好办!首先,左家的投资肯定是要拿的,但董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

说完还不忘挑眉,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董宏建一听,眉头紧皱,瞪了一眼女儿,低吼道:“胡闹!”

“她又不是亲生的!”

可高忆雯却立马眼前一亮,“怎么胡闹了,反正左家也没见过佳期,就这么办了!”

她语气坚定,不容反驳。

“可是,忆雯,这是骗婚啊!万一被左家人发现了,那我们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董宏建一想到左家人的权威,就忍不住后怕……

“瞧你那副窝囊样!怕什么,他左家只是点名要我们家的女儿,星辰也是我们家女儿啊,虽然不是亲生的,可我们从小养这么大,和亲生女儿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你可是她的亲叔叔,她爸妈死了,你就是她的爸爸。”

高忆雯说的理直气壮。

“就算以后左家发现了,也不能说什么啊,他们只是要左家女儿,又没指定必须是谁!”

这么说似乎也不是不行!

董宏建心里盘算着,星辰嫁过去,左家不仅可以投资两个亿,还能保住自己的亲生女儿,简直是一箭双雕!

“你,听到没有,”

高忆雯眯着眼,高声道。

董星辰一脸惊恐地看向高忆雯,声音里满是恐惧,带着哭腔道:“婶婶,我不要,我也不要去,左家少爷性格怪癖,我去了肯定活不成!”

“叔叔……”

董星辰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希望叔叔可以帮自己,毕竟在这个世上,叔叔算是和她有唯一血缘关系的人。

“啪!”

还不等董星辰话音落地,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死丫头,你必须去!不然,这么多年不就白养你了!”

高忆雯双手掐腰,恶狠狠地高声道,像极了农村里的泼妇,董宏建也开始装聋作哑。

董星辰被打的眼冒金星,要不是旁边的沙发,早就倒在地上。

果然,她这个所谓的叔叔……

只见她低着头,没有说话,紧紧地咬着后槽牙,心里冷笑不已。

什么叫白养她,自己的父母死了,他们霸占了自家的财产,拿走了父母的意外保险金,还舔着脸说养自己这么多年?

见董星辰不说话,高忆雯直接吼道,“这件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我就把你爸妈从坟地里挖出来,让她们死了也不得安宁!”

“什么?”

董星辰不可思议地摇摇头,豆大的泪珠从眼眶落下,为了让自己嫁入左家,高忆雯竟然说出这么丧尽天良的话,简直是毫无人性!

最重要的是,她相信这个婶婶会说到做到,自己不嫁,父母真的是会被从坟地里挖出来!

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满眼害怕,“我,我答应。”

“哼,算你识相!”

高忆雯这才收起刚才毒辣的模样。

董星辰低下头,眼底掠过一丝狡黠之色,嘴角微微一掀……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董宏建看了看时间,应该是左家的人来了。

……

左家。

二楼房间。

男子身高修长,即使穿着睡衣也抵挡不住完美的身材,特别是那一双逆天的大长腿,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挺拔!

一张俊朗清秀的面孔,两条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顾盼生威,鼻梁高挺,薄唇紧闭,乌黑的头发松散下来,挡住额头,看起来有一股邻家大男孩的感觉。

可那深邃黝黑,散发犀利光芒的双眸却彰显出他的阅历。

只见他低头看着手里的狼牙项链,思绪不由得回到那天……

“你究竟在哪里?”

咚咚咚

门外传来刘嫂的声音。

“少爷,董家小姐来了!”

男主看着手中的狼牙,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在椅子上,锋芒收起,刚才犀利地眼神瞬间变得空洞起来……

“让她进来!”

低沉的声音中感受不到一丝温度,眼底闪过一丝冷色……


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让董佳期的心底猛地一颤,那声音太过冰冷,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让她莫名的紧张起来……

她前脚刚踏入房间,后脚刘嫂就把门给咔的关上。

董星辰本能地回头,可房门已经被无情地关上,她满眼警惕地打量着房间,黑白灰的经典搭配,极简的线条与高档家具的互相碰撞,让房间看起来更加的高级!

只是房间里黑色元素过多,显得有些压抑!

“看够了没有?”

静谧的空间突然的传来一道阴冷的质问,让董星辰吓了一跳!

她猛地回头,便看到诺大的落地窗前那个奢华的椅子动了一下……

“对不起~”

她急忙道歉,心里却满是疑问,他不是瞎了吗?怎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难不成他是装的?

董星辰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走到左言面前,正好对上左言那逆天的五官,董星辰一时间愣住了!

这,这个人长得也太帅了吧!

棱角分明的下颚,高挺的鼻梁,分明就是上天偏爱的产物。

只是那空洞的眼神让人不禁惋惜……

董星辰尝试着用手在左言的眼前晃了晃,确认他是否是真的瞎了?

谁知手刚抬起来,就被人一把攥住。

“不要试探我!”

左言咬着牙,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声音冰凉,手指不断地加重力道,董星辰感觉自己的手都要断了……

“放开我!”

董星辰眉头紧皱,挣扎着企图逃离,可她越是挣扎,左言攥得便越紧,董星辰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骨头裂开的声音。

她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放开我,你听到没有,放开!”

董星辰也怒了,她本想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度过这段日子,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离婚。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被左言这样对待,看来传闻所说非虚,他的确性格暴虐!

左言也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子居然敢命令自己!

性格果然张狂至极,怪不得当初敢做那样的事情!

一想到去世的元元,左言心中的火焰瞬间被点燃,整个人怒火中烧!

手中的力度再一次加深,静谧的空间里,能清晰地听得到关节咔咔作响的声音……

董星辰死死地咬住牙关,脸色已经开始发白,可丝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仿佛是在做无声地反抗。

可越是这样,在左言看来,越是恶心……

自己这股力道,别说一个弱女子,就是一个七尺男儿也该疼得跪地求饶,她竟然一声不吭!

好,我看你能撑多久!

只见他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再一次加深,就在手腕即将断掉的时候,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疼疼疼,求求你放开我~”

哼~

听到这一声娇滴滴的求饶,左言心里非但没有半分怜惜,反而觉得更加的恶心与嫌弃!

果然!

刚才都是装的,故作坚强,引起自己的关注!

心里想着,手也跟着厌恶得甩开,就像粘在手上的鼻涕一样让他感到反胃……

而董星辰也意识到左言要是再用力一点,自己的手就会断掉!

本着36计走为上策的原则,她只好乖乖示弱,保住自己的手要紧。

左言的力道很大,一个甩手直接给董星辰来了个狗吃屎!

看着地上狼狈的女人,他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上扬,心里闪过一丝痛快,这只是开始,好戏还在后面呢!

趴在的董星辰双眼一闭,深呼一口气,紧紧地摩擦着后擦眼……

她艰难地转过身,抓着自己几乎要断掉的手腕,双眼挂着泪痕,可怜巴巴地看向左言,低声抽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不明白,现在再怎么说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为什么对自己,准确地说是对董佳期这么大的敌意?

刚才的倔强与现在的娇造柔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左言看来,这妥妥的

“呵呵,为什么?你是我花钱买来的货物而已,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还敢命令我?”左言语气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这次只是一个小教训,作为一个交易品,要懂得如何顺从自己的主人!”

左言说完便双腿交叉而坐,虽然双目看不见,可那不怒自威的气场,宛若一个天生的制裁者。

货物?

交易品?

还主人?

这是把自己当成狗了吗?

董星辰气的牙痒痒,却一副大惊失色,不可思议地表情,“你,你什么意思?”

“你爸妈为了两个亿,已经把你卖给我了!所以,从现在起,你在我面前,只不过是一个可以任意交换的物品而已,而作为一个货物,要有自己的觉悟!”

左言仰起头,像个王者一般。

董星辰听后更是泪如雨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看着眼前这个哭哭啼啼,满是狼狈模样的女人,满是厌恶,他一秒钟都不想和她在一起。

“刘嫂,把人带出去。”

左言摸索着对讲机冷声道。

不一会儿,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

董星辰还在不停地抽噎……

“滚!”

左言冰冷又充满威慑力的声音,让她忍不住一颤,连忙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刘嫂虽然也不喜欢这个被少爷花钱买来的夫人,可看到她发紫的手腕和满脸的泪痕,还是好心提醒:“走廊尽头的左手边是您的房间,里面有医药箱。”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下去。

而此时她的手机发出滴滴的警报声,低头便看到手机屏幕上闪出了一个目光凶狠的狼头的标志。

她迅速地走到房间,合上门,刚才的柔弱全然不见!

只见她目光一沉,整个人突然清冷了许多,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奇怪地号码。

“老大,来任务了!”

手机那头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嗯。”

董星辰没有多余的话,只是轻嗯了一声。

“这次任务派谁去?”

“我,亲自去!”

董星辰的眼角微微一压,透漏着清冷。

“是,我一会儿把任务发到你手机上,你不用担心会泄露信息,这是我刚发明的自毁程序,别人是查不到的!”

“好。”

说完,她便直接挂了。

果然,一分钟后,董星辰手机上的通话与信息记录全都有消失不见,好像从未出现一样……


董星辰关上手机,刚才还充满煞气的眼神即可恢复了平静,平静的宛若一湾湖水。

她淡定地寻找着医药箱,给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虽然简单,可却十分的熟练与专业,只见她快速地缠着绷带,不一会儿就包扎整齐。

而另一边的左言,在董星辰离开的那一刻,空洞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

黝黑深邃的眼神,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晚上。

董星辰一直待在房间没有出来,就连晚饭也是刘嫂给送上去的,原因很简单,左言不想看到他。

不过,这对董星辰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两人下午见面的场景并不愉快。

吃完饭,董星辰把碗筷送下去,才发现这栋房子的佣人们看向自己时,也是满眼嫌弃,不过,她不在乎,最起码这比在董家舒服多了。

嗡嗡嗡。

她刚回到房间,就看到微信不停地响,低头一样,居然有二十多条未读信息,不用猜就知道是乔晚晚。

在她为数不多的微信好友里,也就只有她会发这样的消息。

还不等她恢复,乔晚晚的电话就直接杀了过来……

“喂,你干什么呢?怎么不回信息?”

根本不容董星辰说话,手机里就传来乔晚晚爆炸似质问声。

董星辰似乎已经习惯,只见她淡定地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我的乔大小姐,你也得让我有机会开口啊!”

不同于平时地冷清,这句话虽然充满了无奈,可眼角却是藏不住的温柔与宠溺。

“我不管啊,你是不是又被你那个不要脸的叔叔、婶婶压榨了?董星辰,我早就告诉过你,反抗啊,反抗,有我在,你怕什么!”

乔晚晚气得牙痒痒,恨不得从手机里钻出来替自己的好闺蜜报仇!

董星辰听着手机里咋咋呼呼的乔晚晚,深呼一口气,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清晰,“我结婚了。”

“董星辰,你每次都是这样,不要转移话~”愤愤不平的乔晚晚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她整个人都炸了!

“什,什么?你说你怎么了?”

乔晚晚磕磕巴巴。

“结,结婚了?”

乔晚晚艰难地从嘴巴里说出这句话,其中的惊讶可想而知!

“是的,你没听错,我结婚了,就在今天。”董星辰倒是淡定,看着桌子上刘嫂下午送过来的红本本。

“啊~~~”

电话那头的乔晚晚,蹭的一下站起来,紧接着手机里便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董星辰似乎早就预判到这个效果,所以,提前把手机拿的远远地。

“董~星~辰~”

乔晚晚气呼呼地一字一字道。

对于这个消息,她还是不能接受,主要是这太突然了!

“说,究竟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老老实实回答,小心我和你绝交!”

乔晚晚眯着眼,威胁道。

董星辰本来也没打算对晚晚有所隐瞒,于是她便简单地讲述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什么,我kao!”

乔晚晚气得忍不住飙脏话。

“你那个婶婶也太tm不是人了,居然能说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

为了让星辰嫁过来,居然拿人家过世的父母做威胁,真不是人干的事!

要不是星辰拦着,自己早就给董家点颜色瞧瞧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能远离那个家。”董星辰肩膀一松,淡定道。

“说的也对,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左言长得是真不错,虽然眼睛失明了,可这只是暂时性的,以现在的医疗技术,什么原因的失明治不好啊!”

不仅是乔晚晚,董星辰也一早开始怀疑,以左家的财力和势力,想要治好左言的双眼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她想不通为什么迟迟没有治好?

“不过,话说,既然你们已经领证,那就生米煮成熟饭,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到时候你也可以气气你那个不要脸的叔叔婶婶!”

乔晚晚贼兮兮地挑眉。

董星辰……

“乔晚晚,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董星辰直接一个白眼。

“这有什么啊,反正你们是合法夫妻,有了肉体的接触,感情才会突飞猛进,相信我!”

乔晚晚一副经验十足的模样。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董星辰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腕,若有所思。

“什么?这中间还有大瓜?”乔晚晚显得格外兴奋。

“不行,这只在电话里聊太没意思了,走走走,我们见面聊,这样才有意思!”

说完人已经从沙发上蹦起来,“为了庆祝你结婚,我请客,夜宴见。”

还不等董星辰开口,就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

夜宴,江城最高档的夜总会,会员制,只要进去的非富即贵,最关键的是,不是有钱就可以进的。

虽然她很不喜欢这种场所,没办法,自己的闺蜜,自己宠!

【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不一会儿,乔晚晚便发来了微信。

【不用,我自己去。】

乔晚晚也不再推脱,她知道,在自己面前,星辰不用伪装。

【好,我在门口等你!】

关掉手机的董星辰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特意找了一件长袖的外套穿上,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显得有些突兀……

半个小时后。

夜宴门口,可以说是宛若白昼,五彩斑斓的灯光尽显奢华,门口停着一排排的顶级豪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车展。

乔晚晚开着大红色的兰博基尼,犹如她的性格一般,火热又张扬。

尽管是在美女如云的夜总会门口,也是耀眼的存在!

左家。

董星辰并没有从大门过,原因很简单,她不想惹是生非,从现在起,她要当一个乖巧听话的左家少奶奶。

只见她打开窗户,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监控,便一个纵身跳了下去,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监控,然后消失在黑夜中……

另一边。

8088VIP专属包厢里,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紧接着便听到一股略带惊讶地语调,“你结婚了?”

男子剑眉微抬,情绪没有半分起伏,看着手中的酒,轻轻摇晃了一下,抬头,一饮而尽,“你消息倒是灵通!”

见男子承认,他忍不住挑眉。

“我有个朋友在民政局,说是看到你的登记信息,问我是不是真的?”

他掐掉手中的香烟,轻轻地吐了出来,露出他棱角分明的侧颜。

“沈千帆,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左言!

“嘻嘻,人生在世,不就图个乐吗?那乐从何来,自然是八卦喽~”

被叫做沈千帆的男子嬉皮笑脸地说道,英俊的五官,加上他那无害的笑容,瞬间就会令人沦陷!

沈千帆是沈氏集团的继承人,家里的独子,同时也是夜宴的老板。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连个荤都没开过的人,哪来的女朋友,还结婚?”

沈千帆忍不住吐槽。

左言并不生气,而是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道:“还记得元元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