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他心里有个白月光

他心里有个白月光

小山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总裁陆禹东深爱着他心中的白月光,就连姜瓷这个新来的实习生都知道……哪成想一次团建中,姜瓷这个胆大的居然把总裁陆禹东给睡了,事后,深知其中烈害关系的姜瓷偷偷的溜走了,本想当做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奈何两周之后,她被总裁单独叫去……结婚!

主角:姜瓷,陆禹东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瓷,陆禹东的女频言情小说《他心里有个白月光》,由网络作家“小山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总裁陆禹东深爱着他心中的白月光,就连姜瓷这个新来的实习生都知道……哪成想一次团建中,姜瓷这个胆大的居然把总裁陆禹东给睡了,事后,深知其中烈害关系的姜瓷偷偷的溜走了,本想当做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奈何两周之后,她被总裁单独叫去……结婚!

《他心里有个白月光》精彩片段

姜瓷是半夜醒来的。

说起来没人相信,昨晚,她和陆禹东睡了。

她是第一次,没什么感觉。

唯独让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陆禹东的胡茬划过她的面庞时,暧昧极了,他在她的脖颈边呼吸,吻她的耳朵,陆禹东磁性低沉的嗓音,让姜瓷的脸颊无比滚烫。还有,陆禹东一直在姜瓷的耳边呢喃一个名字,虽然自始至终,姜瓷都没听清楚这个名字是什么,但这都不能让姜瓷第一次的悸动减损半分。

半夜,姜瓷醒来,陆禹东还在睡着,姜瓷看了看身侧男人冷峻的脸,莫名觉得和这个男人的关系近了好多。她贪恋他怀抱的温暖,甚至异想天开地想继续躺在他的身侧,搂着他睡。但她知道,现在不离开,是自找麻烦。

陆禹东是新东国际的总裁,被实习生姜瓷睡了,姜瓷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后果:轻则掉工作走人,重则被冠以“勾引总裁”的罪名,声名狼藉,从此在江洲混不下去。

昨天是团建第一天,晚上陆禹东喝醉了,拉住了扶他进房间的姜瓷的手,不由分说吻上了她的脸。姜瓷先是脑袋空白,想拒绝的,可她看到陆禹东那张脸,竟然有些恍惚,再也拒绝不动了。

而在此之前,实习生姜瓷甚至都没正面跟陆禹东接触过。

姜瓷趔趄着双腿,回了自己的房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直到下午六点,几辆回公司的大巴停在了酒店门口。

姜瓷是和另外一个实习生韩岚一起上的车,一上车,就看到第一排坐着一个人,正在闭目养神,吓了姜瓷一个激灵。

不是陆禹东是谁?

全车都坐满了人,唯独陆禹东身旁和身后的座位空着。

姜瓷的脸刷地就红了,她和韩岚来晚了,只能硬着头皮坐在了陆禹东的身后。

“陆总不是自己开车来的吗?怎么这次跟我们一起坐大巴回去?”韩岚凑在姜瓷的耳边,悄悄说道。

韩岚是一个大嗓门,即使她“悄悄”,别人也能听得很清楚。

“不知道。”姜瓷低着头回答。

刚才上车的时候,她一直有意无意地用手挡着自己的脸,生怕陆禹东会认出她来。

但她心里又有侥幸,或许昨晚的事,陆禹东根本就不记得,又或许,即使记得,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姜瓷,毕竟之前,他跟姜瓷并没有接触,而且他醉了,昨晚大部分时间都关着灯

长路无聊,韩岚开始玩手机,姜瓷眼馋,也要拿手机,可左翻右翻,都没找到。

姜瓷推了推身旁的韩岚,“拨一下我的手机,我手机找不到了。”

“你放哪了?”韩岚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一边拨通了手机上“姜瓷瓷”的手机号。

悦耳的手机**响起来,可这**,既不是从姜瓷的包里传出,也不是从她的行李箱,而是从前排的座椅,更确切地说,是在前排陆禹东的手上响起来的。

姜瓷身上的汗毛瞬间都竖了起来。

 


大概碍于陆禹东在车上,同事们都非常沉默,姜瓷的手机**听起来尤为突兀。

昨晚姜瓷扶陆禹东回房,手机插在裤兜里,大概脱衣服的时候掉了,一场旖旎之后,她早就忘了手机的事儿。

惊吓过后,姜瓷迅速恢复理智:如此看来,陆禹东今天之所以坐大巴,可能就是在守株待她这只“兔”,或许他知道之前和他睡过的人是她,又或许不知道,但**一响,加上刚才韩岚在后面跟她说的话,她猜,陆禹东已经知道了。

如此一来,姜瓷多少有点儿不打自招。

韩岚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姜瓷,头朝陆禹东那边努了努,意思很明显:“怎么回事?”

“别打了。”姜瓷按住了韩岚的手,剩下的尴尬,姜瓷已经没法承受,现在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的手机怎么会在陆总手里?”韩岚八卦又低声地询问姜瓷。

“我......”

就在姜瓷尴尬万分的时候,前排的陆禹东突然回头,差点儿把姜瓷吓傻。

“这是你的手机号?”陆禹东扬着姜瓷的手机问韩岚,手机上显示的是“疯人岚”。

“疯人岚”是姜瓷给韩岚起的外号。

韩岚跟个哈巴狗似的点头,“是的,陆总,姜瓷的手机找不到了,让我给她打电话找。”

韩岚还说出了“姜瓷”的名字,姜瓷想玩消失都不行了。

“你的手机?刚才你拿着行李箱,手机落在前面座位了。”陆禹东的眸光转向姜瓷,淡然的目光里深意却浓,那目光虽然很亲切很熟悉,深不见底却是陆禹东独有的,姜瓷怎么都看不懂。

“哦,是我不小心,是我不小心,谢谢陆总。”纵然心里忐忑,姜瓷还是千恩万谢地点头,双手从陆禹东的手里接过手机,配合陆禹东演这场戏。

陆禹东化解了这场尴尬以后,又回过头去。

姜瓷虽然在装模作样地刷着手机,可什么都没有看进去,刚才陆禹东还手机的手法,多少有些“提点”姜瓷的意思,姜瓷分明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昨晚的事儿,到此为止!

姜瓷是成年人了,不是玩不起,昨晚的事情,她本来也想当成一场梦。

不晓得“姜瓷”的名字在他那里挂了号,是凶还是吉?姜瓷又侥幸地想:他日理万机,怎么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转眼过去了半个月,姜瓷没再见陆禹东,就算集团开会,那也是高管们开会,她只是一个去留未定的实习生。

除了担心自己不能如愿留在新东集团,姜瓷偶尔会想到陆禹东,想的是那场欲说还休的情事,毕竟那是姜瓷的第一次。

这一天,姜瓷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来。

“姜瓷?”那头问。

姜瓷心慌的同时,一脸懵逼,这声音,怎么这么像那个人?

自从那夜,姜瓷的脑子里,总是反复出现陆禹东“把灯关掉”的磁性嗓音,所以,这声音,对姜瓷来说,并不陌生。

“嗯。”

“来我办公室一下。”

“嗯?”

“来我办公室一下。”那头又重申了一遍。

“哦。”姜瓷心里在打鼓,心想:应该不是工作的事情,她和陆禹东位置悬殊,即使工作有事,也不会找她。难道是团建的事情?为了避免那天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陆禹东要让姜瓷走人?

敲开陆禹东办公室的门以后,姜瓷发现,陆禹东并没有像团建那天那么漫不经心,而是从头到脚地打量她。

这打量,让姜瓷心里的方寸更乱了

而打量她的那双眼睛,虽然深不见底,却让姜瓷看得很贪婪。

姜瓷就这样贪婪地看着陆禹东。

看得陆禹东心里有些莫名。

“我脸上有什么?”他问姜瓷。

姜瓷这才回过神来,“嗯?”

陆禹东没有继续接这个茬儿,直接对姜瓷说,“和我结婚怎么样?”

姜瓷又微皱了一下眉头,“嗯?”了一句。

话题和刚才姜瓷想的事儿,差了十万八千里。

 


姜瓷左右看了看,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人。

“就是跟你说话。”陆禹东说道。

“什么?”

“跟我结婚。”陆禹东又重申了一遍。

姜瓷的心思这才慢半拍地回到“跟我结婚”这个问题上来。

她还有些回不过神,还有一个月才大学毕业,结婚的事情她曾经考虑过,但现在完全不考虑了。

姜瓷猜,陆禹东是不是在试探她?毕竟对总裁来说,被一个实习生睡了,虽然不算吃亏但也影响不好,他大概想看看姜瓷有没有非分之想。

姜瓷心情有点复杂,对她来说,陆禹东温暖的怀抱加上那双眼睛,又阴差阳错地睡了,自然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但她也深知,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两个人都不可能。

陆禹东之所以要跟她这么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提结婚,绝不是因为喜欢她。

又想起陆禹东还手机那天对她的“提点”,姜瓷的心里越加确定:他一定是怕自己给他惹麻烦。

于是,她撒了谎,“我有男朋友了。”

“谈婚论嫁?”陆禹东又问。

“哦,那倒没有。毕竟还没毕业,没有经济基础。”姜瓷临危不乱,故作镇定。

“那发展到哪一步了?”陆禹东对姜瓷的私人事情,出乎意外的关心。

姜瓷盘不知道陆禹东到底几个意思,便脱口而出,“我们......同居了。”

言下之意是:我有男朋友了,也和男朋友睡了,怕男朋友多想,不会整天把和别的男人睡了的事情挂在嘴边。她会把团建那天的事情烂死在肚子里,让陆总放心。

“同居?”陆禹东微微皱了眉头,那晚她明明是

看出来陆禹东的疑虑,姜瓷便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抓紧补充,“这个男朋友我们谈了好几年,是从团建回来才正式同居的,毕竟才从寝室搬出来没多久,刚找到合适的房子。”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找你结婚?”陆禹东听到姜瓷有男朋友,并没有很震惊。

“为什么?”

“我爷爷病重,在弥留前想看到我结婚,但我没有女朋友。至于为什么找你,原因你比谁都清楚。我找了一圈,还是你最合适。”陆禹东坐在办公椅上,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语气。

“你最合适”四个字,难免伤了姜瓷的自尊,睡都睡过了,的确最“合适”,若是找别人,说不定人家会顾虑重重,而找姜瓷,这一步就直接省掉了。

虽然早就知道陆禹东不是因为“喜欢”而结婚,但听到陆禹东这个理由,姜瓷心里还是难免失望。

看起来,那晚的事情,他不仅记得,还记得很清楚,而且,陆禹东的声音,微微透露出对姜瓷的不屑,虽然他让姜瓷帮忙,但他心里,对姜瓷依然是不屑的。

也对,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处心积虑和上司**的女人。她和他睡了,却“存心”把手机留在他的房间,明明想钓金龟婿,却欲擒故纵,伪装成一朵“白莲花”,她还能指望他多看得起?

“开什么条件,随你提。”陆禹东微带不屑,“但是最好不要超过五百万。”

五百万,确实是笔大数目,但对姜瓷来说,并不是完全无法拒绝。

沉默片刻,她婉转提议,“陆总,您可以考虑办个假证。”

“被我爷爷看出来,会很麻烦。”

“而且,证件是其次,最关键是找个人,爷爷要看到这个人才安心。”陆禹东回答姜瓷的问题,算得上耐心。

姜瓷慢半拍地点了点头,然后咬唇思考,考虑怎么拒绝。

看到姜瓷迟疑不定,陆禹东又说了一句,“这个婚姻有时间期限,如果你同意的话,明天去领证,至于结束日期......”

“我不同意!”姜瓷义正言辞地说道。

陆禹东:......。

陆禹东没有说出来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他只是死死地盯住姜瓷。

第一次,有人连折扣都不打地拒绝了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