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尖峰战神奶爸

尖峰战神奶爸

沉烟1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恶人的算计让孙平莫名锒铛入狱,而他的身后便是他心爱女孩的嚎啕大哭。六年后,他以最强军区统帅的桂冠华丽归来,本以为可以给女人一个幸福生活,可谁知这时他心爱的女孩竟然毁了容,而他们的女儿也不幸流落街头……

主角:孙平,苏雨柔   更新:2022-07-15 2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孙平,苏雨柔 的女频言情小说《尖峰战神奶爸》,由网络作家“沉烟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恶人的算计让孙平莫名锒铛入狱,而他的身后便是他心爱女孩的嚎啕大哭。六年后,他以最强军区统帅的桂冠华丽归来,本以为可以给女人一个幸福生活,可谁知这时他心爱的女孩竟然毁了容,而他们的女儿也不幸流落街头……

《尖峰战神奶爸》精彩片段

奔跑、呐喊、扑到……追车的人被抛远,越来越远……然而奇异的是,追车之人的脸反而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出来,离他越来越近。隔着灰色的防窥玻璃,苍白的脸泪流满面。

车霍然加速,人被带得扑倒。脸颊滑下车窗的那一瞬,他听到了从她喉咙里迸出的两个字,他的名字——孙平!

心里的小刺骤然变大,贯穿心叶。

“苏雨柔!”

他终于忍不住脱口喊了出来,猛然睁开眼,伸手出去,想要抓住那滑下车窗的手——梦魇破灭,眼前是彻底的黑暗,不见五指,窗外最南边的那颗星闪烁生辉。

“唉!”

角落里突如其来的叹息声让床上的人下意识握住身侧的利刃,待听清楚后,热流直冲喉头,扑倒在黑暗里。热流化为炙热的泪从眼眶中滚落出来。

黑暗中的人叹了口气,扶住脚边的人,目光如炬的看向南方,喃喃道:“六年,六年了!南星晦暗,黑云欲盖,你也该回去了!”

孙平霍然回首看向南边,黑暗中发光的瞳孔里,几团铅云已将那颗明亮的星围拢。

……

江源市武装机场出口,全副武装的特种战士肃然而立。最外围,本市有头脸的大人物整整齐齐的排列着,都翘首望着出口。

“欢迎战神”的巨大横幅在他们身后展开,迎风猎猎。

空中十数架护航战机依旧在盘旋,带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雷霆号战机已经在专用停机坪上落定,这是夏国“锋”字军最高统帅的专机。

这位夏国史上最年轻的军区统帅如飞升的流星,六年时间就爆发出最耀眼的光芒——手下的“锋”字军一改颓势,战力直登六军区之顶。南缰铁索河一战,一败十的战绩,更是让屡犯南缰的‘南越’国不敢染指大夏。

在夏国民众心中,这位神秘的统帅已经成了守护神的代名词。因此,听到这位神秘的战神要莅临,江源市所有大人物都早早就在外面翘首等候。

与这里盛大的迎接排场相比,凌晨的江源市火车站却清冷得可怜。

稀拉的旅客中,孙平紧了紧身上的黑色风衣,步伐沉稳凝练的走出了站口。天空中残星未退,昏黄的路灯将他本就挺拔的身影拉得更长。

看着还在沉睡中的江源市,孙平深深的吸了口气,心中万千感慨,六年,他终于回来了。

早已在外面等候的青年连忙跟了过来,恭敬的递了张纸条,汇报道:“老大,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当年的事之后,嫂子因为孙威杨音竹等人的打压和威胁,最后被校董会开除学籍赶出了学校。”

“姜家落井下石,将嫂子和伯母也逐出了姜家。因为这两件事,伯母一病不起,家里的所有生计都落到了嫂子身上。更可恶的是,孙威等人还经常来骚扰,为了躲开这些人,嫂子,嫂子……”

“说。”

“嫂子,嫂子在怀胎六月时,用刀子划破了脸,毁容了!”

孙平脚步不自觉的一顿,目光看过来,汇报的青年对上那目光身体不自觉的战栗了一下,迅速低下头,咬牙继续道:

“这六年来,不仅要照顾小主,还要照顾卧床的母亲,孙家还禁止大公司录用嫂子,只允许嫂子干一些脏活累活。所以这六年来,嫂子受了不少苦……”

汇报的青年双眼通红,一拳将路灯砸得摇摇晃晃:“嫂子她们现住在城西的乱棚户区,这是地址。这是嫂子当年给您买的衣服!”

“知道了,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过去……”接过纸条,换上那件过时的藏青色风衣,孙平头也不回的走入人群之中。

青年止步,目送挺拔的背影消失,看向灯火辉煌的江源市方向,喃喃道:“铁锁河血战被数千敌军包围时,都没看到老大的眼神这么恐怖。江源市的这片天要塌了!”

冷清的街道上,孙平大步流星,此刻的他眼球剧烈的颤动着,手指哆嗦着拉开了那张纸条。

六年的戎马生涯已经将昔日的文弱少年铸成了钢铁一般的汉子,哪怕面对千军万马,他也不会害怕丝毫。

但面对那个女孩,哪怕只是一个地址,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他的脑海里满是那个女孩子在法庭上冲着法官嘶吼,她是自愿的一幕。

这六年来,这画面如梦魇般折磨着他,在他心底,对那个女孩除了愧疚或许已经衍生了更多的情感。

她本来就是受害者,可她最后还是为了能给他减刑不惜身败名裂,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

那个活泼的女孩子,阳光下她穿着发白的白衬衫,是那样的令人心碎!

“等着我,下半辈子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曾经受的屈辱我也会替你一一洗刷!”

一口吸完手里的烟,孙平招手打了一张出租车朝城西而去。

城西乱棚区,这里是出了名的脏乱差。

青年街道拐角的垃圾池里,一个六七岁的女孩拖着蛇皮口袋不停的翻找着,身上系着破旧的Hellowkitty小罩衣。

因为翻找垃圾的原因,罩衣和脸颊之上都满是污渍,但这依旧掩盖不住女孩的可爱。就如罩衣上的Hellowkitty一般,她的眼睛大而圆,闪动着灵光。

此时她专心致志的翻找着,眼里满是渴望。

费力地拉开一袋厚厚的垃圾,她眼里一喜,伸手便去抓那下面的东西——那是一个塑料瓶。

有了这个,她就凑足了二十个塑料瓶。一个瓶子两角,一共四块钱,能买四个大包子了。

想着热腾腾的包子,女孩不自觉的咽了几下口水,胃也因为受刺激传来阵阵绞痛。

但,就在她即将抓到塑料瓶时,一只手突然插入,更快地抢走了瓶子。

女孩慌忙上前去夺,但饥饿让她脑袋一阵眩晕,扑了个空。抢瓶子的男孩利落地跳出垃圾池,把塑料瓶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交给了外面那位西装革履的小少爷手里。


“哈哈,小野种,没爸爸,捡个瓶子乌龟趴!”

“乌龟趴!乌龟趴!没爸爸的野娃娃好可怕!”

少爷模样的男孩利索地喊起了顺口溜,几个跟帮立刻附和着喊了起来。

“还我的瓶子!”女孩强忍着泪水,爬出了垃圾池。

“有本事你自己过来拿呀?拿到就还给你!”男孩比女孩高了半个头,晃动着手里得到塑料瓶得意洋洋的看着女孩。

女孩放下手中的口袋,上前便去夺瓶子。

男孩依仗着自己的身高,高高的把塑料瓶举过头顶,女孩奋力跳起来也无济于事,反而引得孩子群的笑声更欢。

男孩突然伸出脚,落地的女孩被一垫随即摔倒。

“哈哈,小野种,怎么这么笨呀!快起来再跳高一点,刚才差一点你就拿到瓶子了!”

“小野种,没爸爸,跳不高!哈哈……”

一句句刺耳的话如从四面八方扑压来,铜锣般回荡在女孩的耳边,孩子群围成的圈子像一口井,遮住了这世界能给与她的阳光。

多年的委屈冲上眼眶,但被女孩强忍住。

“小小有爸爸,有爸爸!妈妈说爸爸今天就要回来了!”女孩喊,更像是要让自己听见,握紧拳头猛的打在了男孩肚脐三角地带。

只听哎哟一声惨叫,上一秒还狂笑着的男孩捂住下部,痛得在地上打滚,泪水和鼻子混成一团。那些叫好的跟帮吓得一惊,愣在原地。

“小野种,你敢打我,回去我要告诉我爸爸,把你、你的丑妈妈、半死不活的残废奶奶赶出去!”

“我还要让我爸爸把你卖给人贩子,把你妈妈卖到……”

拾起塑料瓶欲走的苏小小闻言,怒气上头,肩上比自己大了一圈的口袋当即朝男孩抡了下去。

那些跟帮哪里会想到平常那个怯懦的女孩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都被吓得纷纷后退,地上本就痛得眼泪直流的男孩立刻被砸得哀嚎起来。

砸了四五下,地上的男孩被打得连连求饶,苏小小也累得头晕眼花,这才扛起口袋离开。

地上的男孩看着女孩的背影,本该纯净的瞳孔里却充斥着蛇一般的冰冷和怨毒。

包子铺门口,满脸虚汗的苏小小如释重负的放下了肩膀上那个比自己大了一圈的口袋。

“贵爷爷,这时我今天捡到的,一共二十个,你数一下!”

“不用看!”老头接过蛇皮口袋,橘皮老脸满是爱怜,道:

“小小真厉害,这两天面粉降价,包子八角一个,二十瓶子可以换五个大包子,还是肉馅的!来,爷爷先给你拿一个,快趁热吃了!”

看着热腾腾的包子,苏小小喉咙滚动,剧烈的胃收缩让她露出痛苦之色,但还是摆手道:

“贵爷爷,四个就够我和奶奶吃了,那一个你留着卖吧!八角也是钱!苦瓜在上学,我听说上学要用许多钱嘞!”

老头看着女孩菜色的脸,那双明亮懂事的大眼睛,心疼油然而生,道:“没事,下次小小再多捡两个瓶子就是!快拿去,你奶奶还等着的吧?”

苏小小大大的眼睛里漫上雾气,给老头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这才接过包子,跑入了巷子。

看着女孩瘦弱的背影,老者叹了口气,道:“好一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可惜就是命太苦了些!”

路过正巧目睹这一切的孙平眉头一皱,看着女孩的背影,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股怜惜,喃喃道:“好懂事的孩子,不知是谁家的父母竟然这么狠心!小小估计也这么大了吧!”

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那个女孩的模样似乎……他快步跟了过去,看着女孩进入一处小院,孙平顿时如遭雷击:“小小,难道她就是我的女儿?!”

……

“姓苏的贱货,赶快给老娘滚出来,今天再不交房租,马上就给我滚出去!老娘这里可不是慈善基地,房子也不是让猫让狗住的……”院子里传出一声叫骂。

满脸横肉的女人叉着腰,怒气冲冲,看到小丫头进来,鼻子里冷喷出一口气,斜挑着女孩道:

“一个贱人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养一个不死不活的老女人,养一个被强奸来的贱种,活该穷一辈子!告诉你,小野种,赶快叫你那丑妈出来,今天再不交房租的话,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小丫头被她凶恶的模样吓到,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一下,嘴一扁,泪花在眼眶中委屈的打着转,但想到母亲没在家,奶奶不能走动,女孩还是鼓起勇气,把袋子递了出去,道:

“阿姨,你吃包子吗?我妈妈前天去接我爸爸了,应该就快回来了!你就再宽容一天吧!奶奶生病动不了,你把我们赶出去的,我们就没地方住了。求求你了……”

说到最后,小丫头的眼泪汹涌而下,看着那袋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宽容!宽容!你当老娘这里是慈善基地吗?”女人抬手便将女孩递过来的包子打飞,双颊肥肉颤动:“快把你那贱货妈找来,她今天要是不交房租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还接你爸爸,你不知道你是没爹的野种吗?”

包子四散飞起,小丫头也被女人重重的大力带扑在地上,小手顿时在地上擦出一片血痕。她脸上出现痛苦之色,但她强忍住没让自己哭出声,连忙爬向那些地上的包子。

因为奶奶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女人就像暴躁的母狗,跳过去将那些包子踩得稀烂,并刻意用脚尖搓了搓,吼道:“吃!没爹的小野种,老娘今天就看你们怎么吃!”

女孩跑过去想扑抢另外两个完好的包子,但因为虚弱,一下子绊到在地。

女人跳了过去,唯一的两个包子也成了和泥的浆糊。

“你这个老女人,臭女人,呜呜,爸爸回来一定会教训你的!”

“哼,野种哪里来的爸爸,你有爸爸的话,你叫他回来呀,回来打我呀!”

女人刻薄嗤笑,小丫头的眼泪随着房东的恶毒的话语流得更急。


从小到大,奶奶虽然不让说爸爸这两个字,但妈妈一直告诉她有爸爸,她的爸爸还叫孙平,只是爸爸出远门赚钱去了,会回来的。

“你胡说,小小有爸爸,小小的爸爸叫孙平……呜呜……”女孩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哭了出来。

就在这时,房门被艰难的打了开来,中年妇女爬在门槛上,眼角老泪纵横。刚才的动静她早就听见了,只是爬出来太艰难了。

她露出强笑,看向房东,用极度虚虚弱的声音道:“房东妹子,孩子她妈这两天没回家,老婆子求求你再宽限两天吧!等孩子她妈回来,我就让她把房租送给你!”

小丫头看到妇女,一抹眼泪跑了过去,扶住妇女,哭声道:“奶奶,你怎么出来了,小小扶你起来!”

小丫头说着使出全力去拖妇女,小脸憋得通红,妇女虽然已经形容枯槁,但重量也不是她一个一天没吃饭的小女孩扶得起来的。

“哼!老娘不管这些,既然没房租就给我滚出去,到大街上等那贱货,她什么时候交了房租,你们也什么时候回来!”

女人一步上前,将女孩推开,扯起妇女的后领就往外面拖,一边骂骂咧咧。

“别以为老娘是那么好骗的,你那丑女儿,谁知道是死了还是跟野男人跑了。不交钱,就给我滚!”

女子说着,手上的力道更甚,门槛上的妇女被扯得露出痛苦之色,眼底的绝望之色更浓。

“你这个坏人,不许欺负奶奶,等孙平爸爸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女孩拼命去分开女人扯着妇人后领的手,但女人何其凶悍,直接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恶狠狠道:“孙平,孙平,一口一个孙平,有本事就叫他回来打我啊,小野种!天生没有爸爸的野种!”

“你胡说,小小有爸爸,你这个坏女人!”小女孩委屈的一抹眼泪,眼神一厉,上前一口咬在了女人的手上。

女人顿时杀猪一般尖叫起来,面色狰狞:“你这个没爹的小野种,大贱货养的小贱货,竟然敢咬老娘,老娘给你死!”捉住女孩的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肥大的手掌足有小丫头两个脸大,门槛上的妇女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抬起手却无能为力。

“爸爸,你在哪了呀,快来救小小和奶奶!”女孩绝望的看着天空,泪水横流,就如暴风雨中的嫩芽。她多么渴望和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爸爸陪在身边,为她遮风挡雨。

眼看着肥大的巴掌就要落到小小的脸上,就在这一刹那,一道劲风从门外扑来,带着雷霆的怒火。下一秒,女人急扫的手腕被一股力量定住,只听见咔嚓一声女人丰腴的手腕直接塌了下去。

“我就是她爸爸,孙平!”冰冷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杀机在女人耳边响起,仿佛来自冰冷的地狱。

房东杀猪般的惨叫,短暂的怔愕之后看清了面前男人,一身过气的藏青色风衣,面容冷得就像死人。

“你敢动老娘,信不信老娘弄死你!”女人色厉内荏,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她也见过一些世面,但男人身上这股说不出来的恐怖气息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孙平眼神中满是冰冷的簇簇寒芒,手掌猛的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两百斤的身体直接如小鸡般被拎了起来,看着那满脸横肉的女人,孙平冷冷道:“你不是让我打你吗?今天我就给你个够!”

说话间,扯过近处的一块破布缠住女人的嘴,铁掌正正反反如狂风骤雨般落到女人脸上。

女人开始还能发出一些声音,到最后仿佛连呼吸都没有了,脸颊红肿得就如屁股一般,而遮住女人嘴巴的破布已经浸出了血迹。

“叔叔,谢谢你!但房东阿姨平常也是很好的,你就放过她吧!”一只小手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孙平的衣角。

孙平看着女孩,在那张泥污的脸上仿佛看到了苏雨柔的影子,随即一推胖女人就飞到了三米之外。缠绕女人嘴巴的破布散开,血染红的牙齿洒落了一地。

“三秒之内滚出这里!若不是我女儿说话,今天你百死都难消我的怒火!”说完,孙平将一叠百元大钞扔了出去,

女人就像看见阎王一般,哪里还敢逗留片刻,一把拾起地上的钱踉跄着跑了出去。

“谢谢你,……叔叔!等妈妈回来我们会把钱还给你的!”房东离开,苏小小仰头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陌生的男人她感觉很熟悉。

孙平居高临下看着大眼睛的小丫头,钢铁般的汉子忽然泪如泉涌,蹲下身,一把将小丫头紧紧搂到了怀中,哽咽道:“小小,爸爸来迟了!小小!”

“……爸爸?爸爸,真的是你吗?”小丫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搂住了男子,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就是他那远出的爸爸。

“是爸爸,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爸爸不会再离开你了,有爸爸在没人再敢欺负你的!”

“呜呜,爸爸,爸爸!”女孩在这一刻终于嚎啕大哭,所有的委屈和眼泪在这一刻全部宣泄出来。

门槛上的妇女看着孙平,眼底满是悲愤,但看到孙女可怜的模样,她的心还是软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孙平也是小小的亲生父亲!

“爸爸,奶奶还在地上,会着凉的,小小扶不起来。”哭了一会儿,女孩突然想起还在门槛上的奶奶,急忙道。

孙平点了点头,摸了摸孩子的脸颊:“爸爸去扶奶奶!”

“孙平,你给我滚,给我滚!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不欢迎你!给我滚!滚!”

看着走来的孙平,苏母声嘶力竭,所有的委屈和苦难在这一刻化为无尽的怨恨。

她虽然知道孙平当年都是受害者,但造成她们如今惨状的直接人还是孙平。

若不是孙平,她不会成如今这半死不活的模样,女儿也不会被学校开除,更不会自己毁容,姜家也不会断绝与她们的关系。

啪!

妇人一甩手,一个石子重重的砸在了孙平额角,血顿时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