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特工庶妃要休夫

特工庶妃要休夫

杨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一场意外不幸丧生的容慕华,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古代成日被欺辱的小门庶女,因为性格懦弱,身为卑微,最终她无奈地嫁给了传闻中的狠厉残王。原主每日被庶妹侮辱,被嫡母欺负,更被夫君身旁的莺莺燕燕算计陷害,她不甘忍受,为此,她一改原主平常,开始绝地反击!

主角:容慕华,祈珟旻   更新:2022-07-15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慕华,祈珟旻 的女频言情小说《特工庶妃要休夫》,由网络作家“杨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一场意外不幸丧生的容慕华,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古代成日被欺辱的小门庶女,因为性格懦弱,身为卑微,最终她无奈地嫁给了传闻中的狠厉残王。原主每日被庶妹侮辱,被嫡母欺负,更被夫君身旁的莺莺燕燕算计陷害,她不甘忍受,为此,她一改原主平常,开始绝地反击!

《特工庶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剧烈的疼痛从五脏六腑传来。

原来被炸就是这样的感受。

躺在轿子里的容慕华缓缓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充斥着古代气息的轿子。

“嘶。”

还没来得及观察,容慕华就看见一道深的可怕的口子,在手腕处淌血。

顾不得别的,衣服下摆的布条就被她撕下,利索的绑在了手腕上。

她记得自己明明在执行任务,因为属下的出卖炸死在火海,那现在这是发生了什么?

听着外面敲锣打鼓的喜乐,看着自己身上大红的喜服,她脑子里只想到了一件事!

她这是穿越过来了,还被送去嫁人了?!

就在她一脸茫然的时候,脑子里一阵刺痛,一段段原主的记忆就这么浮现在她的脑海。

容慕华,胤朝中一品大将的千金,今年也刚到及笄。

倒霉的她被圣上赐婚给了宁王——祈珟旻。

众所周知,宁王祈珟旻双腿残废,为人孤僻,专门克妻!

在她之前,已经陆续有五个王妃嫁进宁王府里,但是无一例外,皆是没到一个月就暴毙!

可叹,她容慕华现在荣幸的成了第六个!

知道自己横竖都死,所以原主果断选择了在轿子里当场自缢。

“我宁可死也不嫁他!”

这就是原主说的最后一句遗言。

她撩开手臂,看到上面一块块的乌黑紫青,饶是经历过很多次受伤的容慕华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在原主的记忆里,因为她不愿意嫁,原主嫡母愣是把她狠狠的毒打了一番,还拿她母亲的性命做要挟,要是她不愿意嫁,恐怕她母亲也就要跟着遭殃了。

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里流出来,也许是受到了原主情绪的影响,容慕华在心里暗暗决定:她一定要让原主好起来!

这时她才发现当时她在特工营里,研发的储物戒指“千机”也跟着她一起穿过来了,现在正散发着冷光,安静的戴在她的手指上。

这里面装的都是特工必备的东西,精神力强大才能打开。

她试着跟千机建立联系,但发现她只能把里面等级最低的物品“回魂针”取出来。

……

晃悠的轿子最后停了下来。

外面露种哽咽的说着话:“我们到了,小,小姐。”

露种作为贴身丫鬟,对容慕华一直都很忠心。

容慕华掀开轿帘从里面出来,露种接住她伸出来的手腕,细小的声音从盖头下面传来。

“嗯。”

她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娘家有恶虎,王府有厉鬼。

但厉鬼也许还能商量,恶虎已经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小姐,宁王府的迎亲队伍没有来,新郎也没来,只来了一个喜婆,我们……”

“没关系。”容慕华一声冷笑,“王爷是个瘸子,我自然不与他计较。”

宁王府高约一丈半的大门,现在已经被扮的充满喜气。

里面人声鼎沸,更是热闹。

容慕华被人带了进去,径直到了喜堂。

因为有红盖头遮盖,容慕华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听到喜娘喊出那句“一拜天地”时,咕咕的轻微声同时响起。

人群很快就议论起来。

容慕华猛地意识到什么,没管那么多,直接撩起了自己头上的红盖头,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被露了出来。

她这才看到,跟她拜堂的正是一只公鸡。

“什么情况?”容慕华脸色苍白,看着喜娘眼神冷冽。

喜娘顿时慌了,心里一惊,“回王妃,王爷他多有不便,所以就……”

多有不便?

不出门迎亲也就算啦,现在还让她跟一个公鸡拜堂?

实在是忍无可忍!

容慕华一把拎起公鸡,顺手就拧断了鸡头,冷眼看着惊讶的众人,淡淡的开口。

“既是王爷多有不便,那我作为他的新王妃,必然改去看看他,我的这位……好夫君!”

嘶……

议论的声音瞬间就在人群中传开。

“天啊,喜堂上竟然染上了血!”

“好一个将军府里的姑娘,真是霸气,难得一见。”

“做娘子不就应该贤淑温柔?此女这般强悍,谁想要?可怜这王爷了……”

喜娘赶快把容慕华拦住,没想到容慕华轻轻松松的躲开,顺势踹倒了喜娘。

而大多数侍卫都没胆子拦着,她可是王妃,谁敢拦她?

此刻的宁王祈珟旻在后花园里正悠哉的坐着,看到没有波澜的池塘。

“王爷,新入府的王妃她,她往您这边来啦!”

话还没说完,一道鲜红的身影映入宁王眼帘,此刻正朝着这边奔来。

来人倾国倾城,但又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显出一丝苍白,给她加添了一丝让人忍不住怜惜的感觉。

纵是见人无数的祈珟旻,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艳,但又很快消失。

容慕华站着俯视着祈珟旻道:“宁王殿下?”

“何事?”祈珟旻轻巧的把茶杯放下,悦耳的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杀气。

容慕华俯下身子,拉起祈珟旻的手,“去跟我拜堂。”

宁王皱眉。

容慕华冷冷开口:“我今日新婚,你这般辱我,我就要跟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和他?

男人心里只觉得很可笑。

下一瞬,一根金闪闪的簪子就直接出现在了祈珟旻的喉咙上。

周围瞬间围满了侍卫,容慕华眼神警惕,手里的力气也加重了几分,“后退,不然今天你们的王爷必死无疑!”

“将军府里的人,就是这么教你对待你自己的夫君?”

祈珟旻终于开口了。

薄凉的眼眸里滑过一丝错愕,在他心里,更是十分诧异。

据下面来的情报,这个女子出自府里的姬妾,为人更是胆小慎微,平时他们母女俩没少没欺负。

预料的不错的话,眼前这个女子应该就是沈将军安插过来的一个眼线,活不了几天。

怎么这女子现在到了王府,就感觉变了一个人?莫非她后面还有安排?

容慕华一声冷笑:“作为皇亲,你这么对待自己的王妃,让外人知道了也不怕被人笑话!”

祈珟旻稍加思索,露出一抹微笑,“看来王妃并不喜欢我这么安排,也罢,那本王就听王妃的,去喜堂!”

说完,侍卫就抬着祈珟旻,把他放到了竹子做的轿椅上,两人一抬,走在了前面。

容慕华一脸无语。

这……用得着这么费劲吗?轮椅考虑一下?

等他们再来到喜堂时,满地的鸡血已经被擦的跟没出现过一样干净了。

众人看到赶来的宁王,立刻赶上前来祝贺,之前王妃一把掐断公鸡脖子的事只字不提。

“能娶得如此娇妻,王爷有福啊。”

“王爷英俊潇洒,王妃美丽动人,两人在一起真是般配啊!”

祈珟旻顺势拉起容慕华的小手,眼里柔情万种:“慕华和我一见钟情,正好父皇赐婚,也算圆了我的心愿,可是让慕华受委屈了。”

容慕华心里暗自吐槽,这男人,可真会演戏。

当然她也很配合。


本来就是一对假夫妻,演戏就演全了,她刚来这里,也需要筹码能站住脚。

况且,三天之后,她也该回门了不是?

现在,容慕华也带着一眼柔情,看着祈珟旻:“王爷这是在胡说什么,能嫁给王爷,那是小女的荣幸。”

祈珟旻深深的注视着容慕华,笑的深情,只是看她的眼神却像在看一个死人。

宁王结婚,没人敢过去闹洞房,所以自然也没这个讲究。

宴会结束,众人就纷纷离去。

自从拜堂结束,容慕华进了洞房就被一个人丢在了那里。

肚子饿的不行,撩开盖头,看到床上的花生瓜子她顺手就吃了起来,心里暗自考虑着一会面对这个戏精要如何应对。

终于,戏精被几个侍卫抬到了床上,放好后,众人转身离开了洞房,顺便还关上了门。

容慕华刚放下手里的瓜子,正考虑要和这个戏精王爷怎么说呢,忽然就被祈珟旻抬起的手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他出手的速度快如闪电。

很快!

又快又准!

通过原主的记忆,容慕华知道,眼前的戏精王爷,之前就是军中的战神。看这出手速度,倒是不辱战神的名字!

即使腿废了,他一身的武艺却还没生疏。

容慕华心里确定,要是她不反抗的话,那最后她的下场一定就跟喜堂里的公鸡一样。

容慕华迅速闪避,同时还不忘抬手往祈珟旻手筋上一弹,男人感觉手腕一麻,力道也少了不少。

紧跟着一个肘击,男人的下巴就被合在了一起,一声“咔哒”的脆响,应声摔在床上。

一击反杀,祈珟旻被容慕华坐在身下,膝盖还死死的抵住他的手腕,眼里露出几丝寒意,“原来你之前的五个王妃就这么没的啊!”

“现在你知道了这些,也没必要活了。”

话还没说完,就响起一声细微的机榫的响声。

容慕华顿时大惊,身子一歪,一道利箭就从男人的长袖里出来,擦着她的脸,被死死钉进了床楣上。

抓住机会,容慕华从床上跳下,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有这样的身手,肯定是细作!”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祈珟旻拾起床上的一颗红枣就往地上的一块红砖上弹去。

只听见机榫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带着冷光的利箭冲着容慕华飞过来。

容慕华连忙躲闪,并趁机抓住飞来的箭往回扔出去。

不过就是一些暗器机关,以她的能力,直接毁了就行。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副身体能这般羸弱!

还剩最后的机关没毁完的时候,她力气用尽,最后一根利箭就这么打穿了她的胳膊。

利箭飞来的力道直接把她掀翻,倒在地上。

抬头再看时,祈珟旻已经再次按住了床柱上的一块凸起。

还有后招!

容慕华吃惊之余,急忙从千机里抽出一根银针,弹指打进祈珟旻膝盖里。

祈珟旻更是全身僵住。

下一瞬,神情大变,本来还是一副大权在握的英俊脸庞,现在竟是罕见的一脸狰狞,“这,你如何做到的?”

容慕华射来的银针竟然让他的腿……有了疼痛的感觉!

“我给你治腿,你留我一命!”

容慕华虽然背后冷汗直冒,但是现在她悬着的心已经放下。

十分幸运,让她这次赌对了。

但是下一瞬,祈珟旻手指微动,一根利箭很快又从他的长袖里飞出,直奔容慕华的面门飞来。

容慕华头一偏,飞来的利箭就擦着她的头皮直直的钉进了她后面的墙上。

邪厉宁王冷声道:“你胆子倒是挺大,敢跟本王谈条件?跪下!”

……

跪下?

容慕华嘴唇咬了又咬,渗出了细细的血珠。

她,特工营魔鬼教练,手下厉害人物数不胜数,竟然还能被人这般羞辱?

行!非常行!

容慕华瞪着祈珟旻,牢牢把他现在邪厉狡猾的样子记在心里,片刻起身,缓缓的跪下。

“说,你有什么办法能治我的腿?”

“小女儿时曾见过隐士高人,他传授于我一身医术。”

“本王倒还从没听过沈府的庶女习过医术,你倒是会藏!”看到容慕华被压服,祈珟旻得意的一声冷哼。

容慕华半晌无言。

片刻,祈珟旻朝她手一挥:“爬过来!”

让她爬?

她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哼,有些仇早晚要报回来!

祈珟旻,这笔账姑奶奶记住了!

容慕华强忍着怒火冲着祈珟旻慢慢爬了过去,俯在他面前。

这一爬,一道锋利的刀芒一闪,直接到了她颈前:“给本王治疗,倘若要是没有效果,那你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脖子上被刀这么一横,容慕华选择忍。

她深吸一口气,掀起宁王的衣摆,挽起他的裤腿,直接看到了宁王腿上的一道道伤痕。

纵使是前世看过各种伤口的容慕华看了,心里也是跟着吸上一口凉气。

宁王的伤口密密麻麻,恐怖狰狞,蜿蜒曲折,看不到一处还完整的皮肤。

看样子是他知道自己残疾之后,心里接受不了,所以一遍遍的在自己双腿上自虐和试探,才有的这样的伤痕。

祈珟旻看见自己的病腿,目光也跟着一暗,但也没再做什么。

容慕华整理好心情,手里的银针毫不客气的扎进了他的鹤顶穴。

扎上不久,就看见有黑血慢慢的从针尾上冒出来,散发着一股腥腐的味道。

“空芯?”祈珟旻惊讶道。

“这针名为回魂,排毒第一。”容慕华说着话,却直冒虚汗。

把回魂针从千机里取出来就已经耗尽了她几乎全部的精神力,感觉一阵阵头晕。

大概半个时辰,针尾的黑血也只滴出两滴,不再滴血,容慕华只好拔针。

祈珟旻想试试效果,轻轻用力,可是发现并没有什么作用。

“变成这幅模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中毒太久,如果想彻底恢复,就得需要进行四十九天的行针。”

说着,容慕华直接一巴掌按在了宁王的腿上。

祈珟旻不禁“嘶”了一声,疼痛钻心,但却让他很欣喜!

不过很快,祈珟旻的脸又板了起来:“谁让你说话了?”

眼前这女子很是大胆!

要不是因为他腿上有伤,他早就一脚踢翻这个不讲规矩的女人。

容慕华一咬牙,低头不语。

祈珟旻又一次试了下他的腿,有痛觉,一种久违又熟悉的温热也传了出来,这是被打通经络之后才有的感觉。

她的针竟然有效!

祈珟旻不留痕迹的把心里的满意藏起,看着一身劳累的容慕华,“滚吧!”

爬起来的容慕华刚准备离开,祈珟旻却又开口了:“等一下。”

“王爷还有何事?”

“明天……何时施第二针?”

“傍晚。”

“滚出去吧!”

这一回,容慕华听见了那傲娇男人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喜悦。

次日清晨,正在梦乡的容慕华就被露种给晃醒了。

“该起了,小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