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不一样的烟火

重生之不一样的烟火

衿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大四学霸顾曦,在母亲五十岁的生日宴会上,因为误喝了掺有高浓度毒品的饮料,使得她半夜在自己的床上香消玉殒了。晏晴本是一家三流娱乐公司中的练习生,因为不堪忍受公司与亲人的双重压力,最终选择用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本该去地府投胎做人,可却在机缘巧合之下,互换了身体,互换了人生……

主角:顾曦,晏晴,童湛   更新:2022-07-15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曦,晏晴,童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不一样的烟火》,由网络作家“衿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四学霸顾曦,在母亲五十岁的生日宴会上,因为误喝了掺有高浓度毒品的饮料,使得她半夜在自己的床上香消玉殒了。晏晴本是一家三流娱乐公司中的练习生,因为不堪忍受公司与亲人的双重压力,最终选择用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本该去地府投胎做人,可却在机缘巧合之下,互换了身体,互换了人生……

《重生之不一样的烟火》精彩片段

动感十足的音乐声萦绕耳畔,顾曦略微不适地揉着太阳穴,百般无奈的看着舞台上,三五成群,整齐划一,正在劲歌热舞的年轻女孩们。

确切地说,是一群18~20岁的青春靓丽女生。

唉~,顾曦真的不知道生平到底做了什么坏事,值得老天爷如此煞费苦心的折腾自己。

她本应在今天凌晨2点多嗝屁的,谁知一觉醒来竟然成了一名正在参加选秀的练习生,看着年轻四岁的身体,顾曦心底一阵迷茫。

劫后余生,加上没有这个身体主人记忆的她,应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缕缕头绪,安排自己以后的路。

却因为这个特殊的选秀节目,她不得不和这群女生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里。

只有被淘汰出局离开集训宿舍,才能要回自己的手机等电子通讯设备。

顾曦看着舞台上青春靓丽的少女,正对着五位在娱乐圈德高望重的评委,尽情展示自身才能争取获得高名次,竟没有得到一丝鼓舞振作起来。

她懒洋洋靠着椅背瘫在座椅上,百无聊赖的数着表演顺序,还有3个节目,就轮到她上台表演了。

顾曦缓缓转移视线,悄无声息看着坐在评委席上的五人,竟然有三位是她认识的。

一位是自家老妈的恩师,62岁老艺术家王白。

一位是老妈的死对头沈清,今年45岁,别问她为什么如此清楚对方的年龄,有一个总向自己女儿吐苦水的老妈,想不知道都难。

一位是和她老妈屡传绯闻的天王王骆昕,今年53岁,她和老妈几个月前,参加了他53岁的生日宴,老妈和王骆昕的关系确实不同寻常。

要不是考虑到自己的感受,自家老妈五年前早就和王骆昕结婚了。

不过不要紧,她现在没了,想必不久就能听到影后和天王喜结连理的好消息了。

一想到渴望穿上婚纱的妈妈,顾曦嘴角微微上扬,清澈明亮的双眸波光微闪,整个人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正当她猜测老妈什么时候会跟王骆昕官宣时,主持人甜美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请红岩娱乐练习生晏晴上台表演。”

听到这具身体的名字,顾曦慢悠悠地起身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开始自我介绍。

“各位评委老师好,我是红岩娱乐的练习生晏晴,我表演的节目是《将进酒》。”

话落,顾曦大约两米前正对面坐着的五位评委,一扫之前颓靡无聊的神色,纷纷露出几分浅笑望着顾曦。

对精致妆容审美疲劳的风流才子陶轩,乍看到穿着略邋遢的晏晴,一下子来了兴致,靠着椅背端详起晏晴。

是一个能在娱乐圈靠着脸蛋生存的美人,长相上乘,纯良无害的双眸,白皙健康的肤色,如墨的秀发被干净利落地扎在脑后根,活脱脱一个放学后匆忙赶到现场表演的女高中生。

与普通女高中生不同的是,她的颜值能瞬秒一众高中校花,神情自若地面对大场面。

听到晏晴表演的节目是李白的《将进酒》,王白忽视晏晴不检点的妆容,满怀欣慰地转头与王骆昕小声交谈。

“可算盼到有人弄古诗词这块了,现代唱跳看得我视觉疲劳。”

王骆昕笑道:“是啊,唱跳固然好,但我还是更喜欢我国的文化。”

王白拍了拍王骆昕的手背,“靠你们年轻人了。”

看着王白兴致盎然的模样,坐在最左边的沈清微微蹙眉。

作为本次节目策划人之一,沈清怕王白期望太高,一会儿晏晴的表演达不到想象中的优秀,老爷子突然发脾气不做评委就难办了。

王白的儿子可是国家排得上号的富豪,十几亿的违约金对王白一点威胁都没有。

然而节目开始闹出这么一个丑闻,口碑绝对会一落千丈,直接影响到收视率。

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打定主意,沈清扮起黑脸的角色,生硬地加入王白和王骆昕的对话。

“这还没开始表演,老师们就开始期待了,也不想想这个女孩只有18岁,应该不可能会出现你们期待的表演。”

看不惯沈清做法的高曦,浅笑嫣然道:“这话说得早了点,陶轩不也是年少成名嘛!他的才华我们都有目共睹。”

听到前辈的夸赞,陶轩不在转移话题道:“表演开始了。”

其他评委闻言立即闭上嘴巴,齐刷刷地看向正对面的晏晴,无论晏晴的表演如何,该有的职业素养还是要有的。

顾曦可不管评委们有什么想法,自顾自地开始长达3分钟的诗歌朗诵。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刚听到晏晴朗诵诗歌几秒钟,评委们下意识地纷纷皱起眉头。

天呐小姑娘,这一个月的集训你到底在干什么呀?

不仅评委们郁闷,屏幕前的观众更加觉得尴尬,能抠出几座城堡的那种尴尬。

小妹妹,这是唱跳选秀节目,不是学校举办的诗词朗诵比赛。

作为一名资深的朗诵高手,拿奖拿到手软的才女,很快就凭着高深的朗诵功力镇住场子。

当评委和观众不再介意必须唱跳表演,他们的情感很快就被晏晴声情并茂地诵读带进诗意中。

掷地有声的控诉声,将李白“赐金还山”郁怒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

听众的情绪也跟着诗句的逐步深入,大起大落,忽翕忽张,由悲转乐、转狂放、转愤懑、再转狂放、最后结束于“万古愁”,如大河奔流,有气势,亦有曲折,纵横捭阖,力能扛鼎。

陶轩还是头一次被朗诵者带进诗词的意境里,切身体会到李白这下这首诗的心情,心里对晏晴高看几分。

他还没有跟才女交往过,看来这三个月不会无聊了。

这么想着的陶轩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欣赏的眼神变成略带暧昧不清的神色,让屏幕外的观众浮想联翩。

比陶轩还要外行的观众,更是深深地被晏晴震撼住。

这小小的身躯居然有如此大的爆发力,本以为是纯良小白兔,没想到是一只有真才实学的小白兔。

若不是来错了地方,在她擅长的领域里绝对是一颗闪耀的新星,大部分头脑清醒的观众在心里为晏晴唏嘘不已。

 


王白、王骆昕和沈清则是小小地被晏晴的朗诵实力惊讶了一下,为她这个年纪能有这么高水准的实力感慨万千。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朗诵结束,陶轩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朗诵得深入人心,你真的很不错。”

坐在台下的女生们,听到一向毒舌的陶轩第一次说好话,眼里满是羡慕地看着晏晴。

见其他评委没有说话的意思,顾曦毫不谦虚地说:“没什么,正常发挥而已,请各位评委打分吧。”

王白听到顾曦的话,心里一万个不答应:“晏同学别着急,你的表演不怎么符合节目主旨,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表演这个节目吗?”

顾曦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恹恹地说:“没什么特别的目的,我想玩手机了!”

此话一出,屏幕外感同身受的手机族下意识露出我懂你的笑容,对晏晴的好感度上升些许。

舞台下100位女生禁不住在对晏晴竖起大拇指,这招确实能获得许多观众的好感,她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除了王白,其他四位评委皆是一愣,随即摇摇头用无奈的笑掩饰心中的不满。

大小姐,这是选秀节目,不是学校,全国有无数个人挤破头脑想要获得这个选秀名额,既然你获得了这个名额,就不要浪费这个资源。

王白气得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惊得在场所有人大气不敢出一下。

“你……”

王骆昕适时伸出左手拍拍王白的后背,和蔼可亲地平视晏晴:“说说你为什么参加这档选秀节目吧!”

顾曦无奈道:“被公司逼的。”

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之所以会吞下整瓶安眠药,阴差阳错地跟她交换了身体,顾曦心里有点不爽。

晏晴之所以选择轻生,公司和晏晴的家人绝对付很大的责任,她可不会让他们好过。

看到晏晴理所当然的说出放在暗处的事实,台下一百为女生心底为她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女的疯了吧?这种话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的吗?

屏幕外的观众内心暗爽,为晏晴的勇气竖起大拇指。

屏幕里,主办方之一的沈清波澜不惊轻笑道:“你真是不怕得罪人,什么话都敢说。”

顾曦模样无比认真地说:“我说的是实话,看选秀节目的观众不就是想看我们的真面目吗?”

沈清被晏晴怼得一时语噎,瞬间理解了王白老师的心情,要不是周围有摄像头,看她如何用“优美”的中文反驳过去。

可惜这是一个现场直播场地,沈清只能将所有不满压下,一笑置之。

见沈清吃瘪,高曦心情大好,平视晏晴声音好听的问:“你就不怕这两位老师生气,让你坐冷板凳吗?”

顾曦抱拳笑道:“求之不得,我一点都不会跳舞更别提唱歌了,早点把我淘汰才好。”

见晏晴油盐不进,正在观看直播的红岩娱乐负责人林漓,气得差点用手机砸向电视机,气急败坏地骂道:“这小妮子想造反不成。”

电视机前的年轻观众忍不住拍手叫好。

好家伙,这种话都敢说,同步直播就是好呀,果然有很多劲爆的名场面,确实真实。

屏幕里,陶轩眨眨眼睛,爽朗地笑道:“我偏不,我给你A。”

“我也是A。”王白举起红色A字母的号码牌。

嘶~台下一百位女生惊讶不已的看着王白,不知道这位老爷爷闹的是哪出。

电视机前的观众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致认为晏晴这位选手后台铁硬,好感低了很多。

屏幕里。

“期待你下一次的诗词朗诵。”王骆昕举起A字母牌子。

在歌坛享誉盛名的王骆昕,本应该严格把控唱跳这关的,地位超群观众想不出哪个娱乐公司可以威胁他,为何会给晏晴A?

观众把仔细看了会儿屏幕里的晏晴,后者除了容貌出众,有点才情外,没什么特别的呀!

如何能使得王白和王骆昕给A?

想不通的观众,下意识的认为是晏晴声情并茂的朗诵获得了两人的好感,所以给了她A。

适才落下去的好感迅速飙升,有种想投票的冲动。

屏幕里。

高曦本想给晏晴B的,但看到王白和王骆昕两位前辈给的分数,作为门外汉的她立即举起A字母牌子。

“我很喜欢你的朗诵。”

沈清本想给F的,奈何王白这些专业人士都给A,她若是给最低的F,电视机前的观众会觉得她是外行中的外行,弄不好会在中途被赶出节目。

极不情愿地举起A,咬牙切齿道:“很好。”

坐在座位上的年轻女孩懵懂地鼓起掌,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心里十分羡慕晏晴运气。

不过现在只是开始,谁能走到最后也未可知。

看到这个出于意料的结果,顾曦有些懊恼地说。

“这样也可以?各位老师搞错了吧?”

听到顾曦的疑问,陶轩笑得合不拢嘴,“晏晴小美女,请到A级的位置入座观看其他选手的表演。”

顾曦心里叹气,礼貌地向5位评委45度鞠躬:“谢谢。”郁闷不已地走向A级高级靠椅,坐下观看下一位参赛者表演。

看到晏晴给他们鞠躬道谢,5位评委内心活动精彩十足。

王白觉得晏晴看似得理不饶人,该有的修养还是有的,是个可塑之才。

王骆昕则是脑海里忽然冒出顾薇22岁女儿顾曦的模样,嘴巴总是得理不饶人,但心跟明镜一般懂分寸,觉得十分亲切。

陶轩对晏晴这位选手的兴趣更加浓厚,脑子里竟然浮现新歌的灵感。

同为女生的沈清和高曦没什么感觉,鞠躬道谢是每位选秀选手该有的礼数,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电视机前的观众倒是越来越满意这位叫做晏晴选手,心里莫名产生想看晏晴会走到何步的念头。

一场闹剧过后,舞台再次热闹起来,灯光随着律动的节奏交错,一如顾曦对未来迷茫的心情。

 


顾曦的闹剧过后,一位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妩媚的女生苏月,动作干净利落地向评委90度鞠躬,昂首挺胸介绍完自己,报完表演曲目《本草纲目》。

舞台灯光瞬间暗了下来,女生在黑暗中摆好姿势,等待音乐。

一秒钟左右,熟悉的旋律从舞台四方传来,顾曦精神一振,眼睛直直地看向舞台中央的女生。

周董的歌,她想看这个女子如何演绎这首歌。

只见苏月听到音乐声,全身的细胞都对着乐声,动作潇洒地舞动肢体,性感的女中低音跟着音符跃动,准确无误地唱着饶舌的歌词。

如果华佗在世崇洋都被医治

外邦来学汉字激发我民族意识

……

美式嘻哈和中国风扑面而来,五位评委看着舞台上劲歌热舞的苏月,眼里有几分赞赏,眼角憋了坐着看表演的晏晴,腹诽道。

这才是这个节目的主旨,大小姐多看点。

要是顾曦听到五位评委腹诽,绝对会回一句。

既然我都这么偏题了,你们干嘛都给我A?马后炮靠边站莫挨老子。

然而,顾曦和在场的年轻女生都被苏月的表演吸引全部注意力,错过了吐槽评委的机会。

当她看到苏月高其他选手几个层次的唱跳表演,禁不住拍手欢呼起来。

3分30秒的唱跳表演结束,台下十几名女生整齐呐喊苏月的名字,以此表达她们看完苏月表演激动的心情。

呐喊声持续几秒,作为女唱跳高手的高曦,嘴角挂着姨母笑主持。

“我很喜欢你的表演,唱完这首歌呼吸还顺畅吗?”

苏月腼腆一笑,有些局促地说:“一点点。”

王骆昕鼓掌赞许道:“我在你这个年纪比你差多了,唱的都是慢歌。”

苏月受宠若惊地当场愣住,不知该用什么话语接住这句话,只好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纯良地看着评委。

其他四人帮忙说了几句场面话,打分,请下一组成员上台表演。

顾曦转头看向坐在左边的苏月,友好地打招呼:“嗨,我是红岩娱乐的晏晴,你的表演精彩极了。”

苏月看着眼前如兔子般的女孩,长相上乘,水汪汪的大眼睛莫名地激起她的保护欲。

“谢谢,我是芒果娱乐的苏月。”

顾曦微微一笑,语气自然的问:“宿舍有带手机吗?”

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找她搭话啊!苏月内心莫名有几分失落。

“没有,这次的选秀不同以往,所有电子设备都不能带进宿舍,若发现有人私藏会被赶出这次选秀。”

说完,苏月转头看向正在舞台中央表演的五个年龄相仿女生。

晏晴顺着苏月的视线看过去,问:“你认识她们?”

“嗯?”苏月被问得一愣,如实道,“知道一点点,她们五个是耀华娱乐的练习生。”

耀华娱乐,顾薇经常挂在嘴边业内一流的娱乐公司,拥有歌坛半壁江山的龙头公司。

王骆昕和高曦目前是这家公司旗下的艺人。

顾曦有些好奇地问:“凭你的实力应该可以通过耀华练习生的选拔,为什么选择芒果娱乐?不觉得屈才吗?”

苏月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暗暗吐槽:我们认识不到10分钟,这种问题是陌生人能问的吗?

没有听到苏月的回话,顾曦识趣的闭上嘴巴,目光再次落到灯光闪耀的舞台上。

光影交错,倩影交织,勾勒出一个个意味分明的神采,耀眼夺目,引人无限遐想。

不知不觉两个多钟头过去,表演环节也接近尾声。

当最后五人小组结束评审环节,身兼节目主持人的高曦走到舞台中央主持节目。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等级席位。”

话落,镜头略过空荡荡观众席,从A左边缓缓扫过一个个人的脸蛋。

一百一十二张靓丽的脸蛋,如春风拂过般出现在屏幕前,未经娱乐圈雕琢稚嫩的面孔,深深印刻在无数位观众的脑海里。

这个环节结束后,高曦声音清浅的介绍表演评审结果。

A席坐了6位成员,B席24位成员,C席30人,D席16人,E席14人,F席22人。

陶轩淡定地接过高曦的话,解说第一次公演的条件和投票规则。

“本次公演只有人气排名前90的人才能参加,能否参加第一次公演取决于今晚有多少位观众给你们投票,我再问一次,还有人要挑战A、B席的人吗?唱歌、跳舞都可以。”

不待坐冷板凳的人反应过来,顾曦兴奋地举手:“我我我我。”

陶轩轻笑:“只能低级挑战高级,你还是安静地坐着吧。”

小样,我还没玩你呢!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你逃离我的视线。

顾曦挫败地放下手,满眼希翼地看着CDEF席上的选手。

她实力这么弱,不挑战她真的说不过去。

然而,事与愿违。

不知是因为她太差,还是其他人爱面子,AB席所有人都被其他人挑战了一轮,就是没人找“晏晴”battle。

顾曦不得不怀疑这些人脑子有问题。

都说机会难得,她这个实力绝对垫底的人竟然没有人上前挑战,将她拉到冷板凳队伍,就让她这个唱跳白痴占据A级一席之地好吗?

正当顾曦在心里暗自恼怒时,王骆昕愠怒的声音传进她的耳内。

“你们五位为什么不争取机会上台展示自己的才艺?”

顾曦瞬间来了兴趣,顺着王骆昕的视线看过去。

坐在F席上5位清纯少女,正眼眶红润地看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王骆昕,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这是一个拉仇恨的好机会。

于是,顾曦用晏晴这具人畜无害的身体,从苏月手里夺过话筒,拿到嘴边准备说话时突然被陶轩打断。

“这位自称小白的选手,我知道你想为她们吸引火力的好意,但我们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选秀节目,不到你发言的环节乖乖闭嘴的好,违约金很多的哟!”

顾曦暗暗咬牙,露出友好的笑放下话筒安静看戏。

算你狠,老子再怎么坏也不能原主背上巨额债务,这次她忍了。

看到顾曦这么识趣,陶轩眨了下狭长的桃花眼,用极具宠溺暧昧的语气说。

“嗯~真乖,我喜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