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前夫总来缠我

离婚后前夫总来缠我

红十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诗诗与祁君夜结婚两年了,期间,她为了男人,为了家,可谓是倾尽了自己的所有,然而到头来她换来的竟是男人从一而终的冷漠。终于那一日,她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本以为从此之后他们将会再无交集,可谁知孩子的到来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主角:姜诗诗,祁君夜   更新:2022-07-15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诗诗,祁君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前夫总来缠我》,由网络作家“红十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诗诗与祁君夜结婚两年了,期间,她为了男人,为了家,可谓是倾尽了自己的所有,然而到头来她换来的竟是男人从一而终的冷漠。终于那一日,她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本以为从此之后他们将会再无交集,可谁知孩子的到来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离婚后前夫总来缠我》精彩片段

“你老公今晚是我的了。”

姜诗诗收到一张老公的床照:衣衫凌乱,皮带松松垮垮,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她气得浑身发抖,直接开车冲到了酒店抓奸。

姜诗诗来到豪华套房外,正准备一脚踢开大门,结果门居然没关?

她直接推开门走进去,没有她想象中的画面,大床上只躺着祁君夜一个人。

他眉头皱着,薄唇紧抿,俊朗面容透着红晕。

姜诗诗把房间找了个遍,连根女人的头发都没找到,更别说女人了。

奇怪,那是谁给她发的消息?

她看到祁君夜难受的样子,忍不住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走过去推了推他:“君夜哥哥。”

一直昏睡的男人忽然睁开眼,目光沉沉灼人,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到了怀里。

她慌乱成一团,乖巧趴在他身上,只感觉身边的男人像大火炉,能把人烫伤。

他将人紧紧扣着,眼神暗沉,似乎还透着一抹犹豫,可身体已经快抵抗不住了。

她蜷缩在男人的怀里,成熟冷冽的气息将她席卷,充满侵略性。

根本推不开他。

她刚想开口,却不曾想他的薄唇贴了过来,强势又霸道的吞没了她要说的话。

姜诗诗的大脑轰的一声断线。

男人低声道:“lisa。”

姜诗诗瞪大了眼睛,lisa是谁?

接下来,她的衣服应声而碎。

.....

凌晨,姜诗诗迷迷糊糊接到一个电话:“女士,您的车占了别人的车位,麻烦下来挪一下。”

她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无意中发现旁边开着的柜子,里面放着女人的衣服。

她心底乱成一团,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店。

姜诗诗走后,有一个女人刷卡走进豪华套房,她看到一脸餍足的男人后,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

如果不是祁君夜无法碰她,怎么会便宜了姜诗诗那个女人。

lisa脱掉自己的衣服,直接躺了过去,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不过从现在开始,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

——

第二天晚上,姜诗诗思前想后,想知道那个叫lisa的女人是谁。

她破天荒在白天工作时间,给祁君夜打电话:“今晚有空吗?我们谈谈。”

“嗯。”

电话对面声线冷淡,回了一个字就挂断了。

晚上,姜诗诗在厨房忙来忙去,做了很多菜。

“太太,您做菜很有天赋,俗话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先生肯定会经常回来吃饭的。”

姜诗诗眼底露出一抹苦笑。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至于结婚两年,昨晚是他们夫妻睡的第一晚。

没多久,别墅开进来一辆黑色的车,佣人们都纷纷出去迎接男主人回归。

男人弯腰下车,锃亮的皮鞋踩在草坪上,身形挺拔修长。

姜诗诗心情复杂走进餐厅,男人已经落座,黑色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椅子上,眉宇蹙着,透着一抹疲惫。

姜诗诗看到她的位置上,放着一个盒子。

这是给她带的礼物吗?

“打开看看。”

他声音低沉,带着沙哑。

她眼底透着一抹惊喜,打开盒子看到一条很淑女的裙子,这是他一向喜欢的风格。

这是祁君夜第一次主动送她礼物呢。

姜诗诗嘴角上扬,将裙子拿起来,却看到下面还放着一份文件,上面写着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笑容僵住。

这几个字,宛如针扎一样,刺痛了她的眼睛。

他竟然要离婚!


餐厅很安静,姜诗诗难受得喘不过气。

明明昨天晚上他们已经这么亲密,并且他还要了好几次,不像讨厌她的样子。

“为什么?”

她的声音很小,即便是质问他,也没什么底气。

祁君夜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他名义上的太太。

她问什么?男人不由得想到昨天晚上的荒唐,眼底闪过一抹暗色。

被人算计的感觉,很不爽。

昨晚就不该让lisa过来例行催眠治疗,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离婚的具体原因,他没必要跟她交代。

祁君夜不耐烦站起来,随后拿过西装外套:“你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谈吗?说吧。”

“没什么。”

她捏着离婚协议书,现在也没有谈的必要了。

“你还需要什么补偿,可以提出来。等我下个月出差回来签字。”

姜诗诗垂眸看了一眼离婚条款,他还挺大方的。

她苦笑:“祁君夜,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就算是一点点也好?”

祁君夜的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她。

两年前这个女人救了奶奶,趁机要求嫁给自己,当时奶奶身体情况不稳定,为了安抚老人,他才跟这个女人结婚。

他对她没感情。

他不喜欢像这种喜欢耍手段、拜金,并且没有独立主见,跟菟丝花一样的女人。

这两年她把奶奶照顾得很好,给她一大笔钱,足够她花一辈子了。

至于喜欢?

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扔下两个字:“没有。”

这两个字狠狠打在她脸上,嘲笑自己两年来傻子般的付出跟坚持。

姜诗诗的心逐渐冷透。

她用了两年的时间,也没能暖化他一点。

离开别墅后,祁君夜烦躁的扯了扯衣领,电话响起接通:“喂?”

“祁先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已经让我哥哥把拍的照片删了。您也不要答应他的条件——跟您的妻子离婚,这样我会很愧疚的。您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男人拧着眉头:“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来解决。”

祁君夜心情不好,直接摁断了电话。

助理小心翼翼,昨晚先生被算计跟lisa小姐睡了,早上被lisa的哥哥带人冲进来拍了照片,还威胁老板必须要跟太太离婚,不然就曝光照片。

集团海外事业正在上升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丑闻发生。

所以先生只能暂时妥协。

毕竟lisa小姐的哥哥是个无赖,绝对会备份照片,可惜了这么善良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哥哥。

至于姜诗诗,当初本来也是耍手段才嫁进来,就算离婚,先生也站得住脚。

祁君夜揉了揉太阳穴:“盯着lisa,让她把避孕药吃下去,做的干净点。我不需要孩子。”

姜诗诗正好站在门口,原来他在外面真的有个女人,叫Lisa。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不禁苦笑。

他喜欢的女人生的孩子,他都不肯要,更何况自己的呢。

她把离婚协议扔进垃圾桶,转身回了卧室,把买来的避孕药吃下去。

——

一个月后。

君悦集团温泉度假山庄项目开业。

姜诗诗她穿着职业装忙得脚不沾地,忽然觉得头有点晕恶心,连水都喝不下去了。

“诗诗,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喝点水休息一下?”

姜诗诗笑了笑,忍着反酸的恶心冲去了洗手间,结果吐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她翻包包的时候,看到里面的卫生棉,这才意识到自己生理期推迟了一个月。

忽然之间,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姜诗诗连忙去外面的便利店买了验孕棒,急匆匆回来,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诗诗,你赶紧把资料送到楼上贵宾室。”

姜诗诗顾不上什么,拿着资料就跑去了楼上,放好资料以后,她转身去了里面的洗手间。

二十分钟后。

姜诗诗看着验孕棒上面两条杠,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竟然真的怀孕了?

姜诗诗捂住头,明明她吃了事后药的,这也能中?

她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卫生间的门居然被人推开!

她下意识抬头——对上了一双狭长的眸,呼吸一窒。

居、居然是祁君夜?

姜诗诗连忙将东西藏在身后,神色不自然:“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这是我的休息室,你让我敲门?”

他的声音平静无波,一如既往的好听。

男人站在门口,垂眸看过来:“手里藏的什么?”

顿时,姜诗诗如芒在背,手心都吓出了汗水。

怎么办?


姜诗诗的鼻尖冒出了冷汗,硬着头皮解释:“没、没什么。”

“藏着掖着,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又想玩什么把戏?”

男人弯腰凑过来,长臂一伸就捞到了她的手提包。

姜诗诗猛的往后一退,脑袋撞到了他的下巴,男人闷哼一声,手提包被打翻,里面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空气顿时安静。

祁君夜看了一眼地上的卫生棉,神色闪过一抹不自然,他没想到是这个。

姜诗诗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她的手里捏着那根验孕棒。

要不要告诉他呢?

她在犹豫,毕竟孩子是他的。

祁君夜拧着眉头:“出去,难道你想围观我上洗手间?”

姜诗诗心底一阵难堪,弯腰捡起包包就冲了出去。

她一口气跑到安全出口,坐在楼梯间喘气。

不过,现在应该怎么办?

姜诗诗看着两条杠的验孕棒,心底一阵茫然。

祁君夜都让lisa吃避孕药,他是不可能要这个孩子的,一旦知道的话,肯定会让自己去打掉。

姜诗诗请假去了医院,抽血检查显示:她的确怀孕了。

医生看了她一眼:“孩子很健康,要吗?”

“我不确定。”

“孩子父亲呢?”

“我们在协议离婚,他还不知道。”

“先开点叶酸去吃,宝宝来了就是缘分,回去跟孩子父亲好好商量一下,我建议留下来。”

姜诗诗不知道怎么回答,拿了叶酸离开医院。

【盯着lisa把避孕药吃下去,我不需要孩子。】

这句话在她脑海反复回荡。

她摸了摸自己小腹,孩子的事情一定不能让祁君夜知道。

——

第二天。

姜诗诗去温泉度假村上班,却看到同事聚在一起讨论什么八卦大家都聚集到大门口。

她好奇的开口:“什么情况?”

“诗诗,我们终于知道传闻中神秘的祁太太是谁了。”

姜诗诗愣住,难道她的身份暴露了?不可能,明明是隐婚,从来没公开过。

下一秒,同事兴奋的说:“刚才大老板来的时候,身边带了一个年轻女孩子,看穿着也不像秘书,并且行李跟老板放一个房间,我猜她肯定就是祁太太。”

姜诗诗猜到那个女孩子是谁了,一定是lisa。

呵,怪不得昨晚一夜未归,原来是陪外面的小三去了。

她摸了摸小腹:宝宝,是你爹地先婚内出轨的,将来没有爹地,你可不能怪妈妈。

很快,主管找到她,让自己送点香薰蜡烛去温泉池,姜诗诗一直负责温泉项目的建立,对这里的布局很熟悉。

她轻车熟路走进温泉池,四周热气腾腾,一眼看到水中坐着的男人。

祁君夜?

正好她有话要说,找个时间办离婚手续吧,一刻也不想待在他身边。

她能容忍他不爱自己,冷落自己,但绝对不能容忍他出轨。

这是原则问题。

姜诗诗刚要上前,旁边内室走出来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单膝跪在男人身边:“君夜,我们就在水里开始吗?”

“嗯。”

男人闭目养神,身边的女人脱掉浴袍,里面只穿了比基尼,身材很好。

姜诗诗看着那个女人面带娇羞,朝着祁君夜靠过去,后面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她的心隐隐作痛。

姜诗诗狼狈离开温泉池,同时给祁君夜发了一条消息:“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

温泉池,祁君夜的手机响了。

男人睁开眼,拿过来看到信息内容,顿时脸色冷了下来:“呵!”

眼看挽回没希望,所以放弃了?

他怎么不信呢!

姜诗诗你又想玩儿什么?

“君夜,你太太那边我其实可以跟她解释的,我喜欢你是自己的事情,从来没想过破坏你的家庭。她只不过因为你提出离婚赌气罢了,女孩子说分手、离婚,全部都只是气话,希望你去哄哄她而已。你别放在心上,她不想真的离婚。”

“这一点,我比你清楚。”

祁君夜把手机扔在一边,姜诗诗那个女人的手段,他早就见识过了。

欲擒故纵的招数,玩儿过很多次。

可这一次,他才不会让姜诗诗的手段得逞。

祁君夜的怀里出现一具柔软的身躯,他一把将人推开:“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君夜,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可以什么名分都不要,只想跟在你身边服侍你,照顾你。”

lisa红着脸,浑身上下只穿了比基尼,是个男人看到都把持不住。

她不信祁君夜还会拒绝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