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女帝陛下的绝色后宫

女帝陛下的绝色后宫

雨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洛妙羽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古代,成了性格残暴、后宫俊美夫君无数的霸气女帝。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整日被美男包围。可谁知造化弄人,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的这些夫君竟各个都不是简单的主儿。要想成功拿下他们,让他们真心被自己降服,属实需要花费点脑力!

主角:洛妙羽   更新:2022-07-15 22: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妙羽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帝陛下的绝色后宫》,由网络作家“雨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洛妙羽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古代,成了性格残暴、后宫俊美夫君无数的霸气女帝。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整日被美男包围。可谁知造化弄人,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的这些夫君竟各个都不是简单的主儿。要想成功拿下他们,让他们真心被自己降服,属实需要花费点脑力!

《女帝陛下的绝色后宫》精彩片段

从酣睡中醒来,洛妙羽深吸一口气,唇角一勾,带着满足,许久不曾睡得这般舒适了。

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余光扫到头顶庞大的圆形帷幔。愣了一秒,自家什么时候装了帷幔了?

感受到旁边微微有人影挪动,洛妙羽双眸瞬间一冷,犀利如刀锋,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右手曲指成爪,以迅雷不及耳之势,抵在那男人喉咙处,捏紧,喉部发出细微的“咔嚓”声。

许是喉咙剧痛,或是感受到这死亡气息,那男人,本来带着刚睡醒的迷糊神色,蓦地闪过丝丝惊恐。

余光扫到自己的手臂,光滑的,怎么是光滑的?她记得,她从来不裸睡的。

目光往旁边一扫,洛妙羽感觉呼吸一紧,脑袋保险丝烧了一下,瞬间短路。

一眼望去,古香古色,房子雕梁画栋,磅礴大气,却又美轮美奂,地板以汉白玉石铺成,上面覆上一层绣着精致图案的红地毯。房间占地面积庞大,光是这张漆雕大床就可以容纳数十人舒适平躺。正中一个檀木桌子,旁边一张软塌,左边展示架上摆着各种各样名贵的装饰物。

这里是哪里?拍戏现场吗?哪个导演有这么大的手笔布置这些豪华场景。

床上又是一动。

洛妙羽收回不解的思绪。双眸危险的眯起,冷斥一声,“谁,给我出来”

左边一角冒出了一个头,此时这个男人正揉着惺忪的睡眼。在这个男人旁边,另一双光洁细滑的纤手露出锦被,这双手,虽然莹白无骨,但洛妙羽还是看出这是属于男生的手。脸色顿时一黑,头顶划下三根黑线,这些人,胆子当真大,是谁允许的。

还没等她惊讶完,洛妙羽脑袋“轰”的一声,瞳孔巨睁。只见床上陆陆续续冒出一个又一个人头。这些人头,皆为男性,只不过比正常男生柔弱纤细了些。年龄皆在十五至二十左右。

最为主要的是,这些男人,一个个或轻纱覆身,或一丝不挂。

一,二,三,四……居然九个,整整九个。这,这是什么情况?

任是哪个女子,一觉醒来,看到身边躺着九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吧。即使这些男人,或漂亮,或温和,或冷峻,或妖娆,个个美貌不可方物。

洛妙羽一阵失神,松开掐着喉咙的手,在半空颤抖的指着他们。

洛妙羽暴怒,“滚,都给我滚出去”

“砰”,重物撞击后落地的声传出,接着“噗”的一声,夹着一声痛苦闷哼。

洛妙羽往旁边看去,只见那个美少年,被她一拍后,直直撞到墙壁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上惨白无力,像断了线的风筝,身子无力的垂下。

洛妙羽又是一惊,自己虽然练过几年功夫,可……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

随着洛妙羽的暴怒,床上的八个美男,“腾”的马上起身,纷纷跪在床下,额头抵着地板,身子不断的瑟缩颤抖着,连讲出来的话都带着丝丝颤音,丝丝哭腔。

“陛,陛下,饶命”

洛妙羽狂怒,这是在干什么,扮演角色戏吗?抱歉,她没那方面的嗜好。她的内心只有滚滚的怒火,无止无休的蔓延着。

“滚,统统给我滚,再不滚,把你们全杀了”

抓起旁边的枕头,朝着他们扔了过去。

“是……”

“是,是”

“奴侍告退”

美男们一个个唯唯诺诺,弯着腰,抖着身子捡起地上单薄的衣物往身上一套。依次走出,包括那个受伤的少年美男。

房间里面顿时陷入安静。心里一松,呼出一口大气。僵硬的身体还没缓和过来就看到被子又是一动,一个人头冒了出来。

刚消下去的火又腾腾的往上蹭,扬手就给了那个还处于迷离中的少年一巴掌。

“叫你滚,没听到吗,想找死是不是。”

这一巴掌下去,成功的又听到撞击声。

这个少年被洛妙羽甩了一耳光后,不知是重心不稳,还是洛妙羽的力气太大,直直的往一边飞去,额头撞到桌角,鲜血正不断的往下冉冉流出。

还想再骂些什么,撇见这个少年,洛妙羽蓦地将骂人的话收了回来。

只见这个少年浑身或鞭伤,或烙伤,或剑伤,不少伤口裂开,鲜红的血液不断渗出,血淋淋一片。脸上也是高高的红肿着,带着掌印,带着血爪,完全看不出模样。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紧紧的捂着流血的额头。

而能让洛妙羽停止叫骂声的却是他的眼神。那是一种怎样一双眼睛啊。清澈干净,弱势却不卑微,痛苦而不乞求,眼里蓄满热泪,却又倔强的不让其流下,哀伤的双眸看着洛妙羽,即便强行掩饰,里面还是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看到那般眼神,洛妙羽有一种错觉,这样柔弱的男人,就应该好好疼爱。继而又想到床上居然躺了十个男人,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洛妙羽可不相信,这其中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想到居然有十个男人……眼里不由再次喷火,连带着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极其厌恶。

厉喝一声,“滚”

少年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震,眼里含畏。颤了颤睫毛,皱紧眉毛,无力地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向另一端的地板上,那里是一条条,一片片的碎衣服。不应该叫衣服了,应该称之碎布。

动了动眼珠子,少年愣是将眼里那股热泪掩了进去,眼里划过一抹哀恸。这抹哀恸是这样的浓烈,仿佛全世界都被其感染了,淡淡的犹如藤蔓般窜进心里最深处。随即想到什么似的,无力而认命的垂下脑袋。双手向前,一步一步的往外爬。

洛妙羽因这个动作,不由得再次认真的看向这个倔强的少年。

他不止全身是伤,连带着十指的指腕上也是鲜血淋淋,部分骨头渗透而出。手腕,脚腕皆有被绑的痕迹,因挣扎而渗出缕缕鲜血。脚上除了那些鞭伤,烙伤外,肉眼看不出还有什么伤,可少年,却用手腹支撑着整个身体吃力的往外爬,双脚是被拖着前行,使不上半分力气。难道这个少年是个双腿残疾的吗?

再看他脸上的表情。咬紧牙关,脸上冷汗直冒,与血水混合一起。

“咳咳”爬行的速度停止了,少年双右手捂住嘴巴,轻咳几声。但是洛妙羽眼尖的看到少年咳完几声后,手心一滩血迹,那是咳出来的。

眼睫毛扑闪了几下,缓缓垂下,咬牙,再爬,倔强含泪的眼睛凝视前方大门,撑着身体,吃力的爬着。每爬行一次,仿佛燃了他所有的精气,这样的爬行或许对少年来讲是一件很艰难的事吧。

洛妙羽心里某根神经一软,动了动嘴巴,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就这么看着少年一步步的往门外爬去,留下一条长长的血印,直到他消失不见,大门再度合了起来。

过了一盏茶,洛妙羽才缓缓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整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身边怎么会躺着十个美男?她记得,她下班后很累,回到家往床上一躺,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是谁在跟自己开这种玩笑?

这是在拍戏吗?可灯光师,摄影师,导演呢?都在哪?

再想到刚刚那二拍。

如果说第一次随手一拍能把人拍得重伤吐血。那这次,她虽然暴怒,下手并不甚重,居然,居然也能把人直接拍飞。这就不得不让她错愕了。

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瞳孔再次一缩,这,这不是她的手,这双手莹白细腻,保养有致,是长期养尊处优的双手,而不是她那双因忙碌长满粗茧的双手。这究竟是怎么了。

拉起被子,往身上一套,顾不上没穿鞋子,急忙冲到镜子前。这一看,洛妙羽再也不能镇定了,短短一息之间,不断遭受惊恐,比她活了二十几年的生活还精彩。

这根本不是她的脸,她的脸是鹅蛋脸,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干练通透。而这具身体的容貌比之她的原脸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带丝毫瑕疵的肌肤如酥似雪,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如画的眉毛微微挑起,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她那精致的五官恰到好处分布在绝美的脸上,如果不是眉眼还残留若隐若现的戾气,这张脸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身子一踉跄,跌坐椅子上。望着这华丽而大气的寝宫,再联想到刚才发生的变故,不得不联想到一个词:穿越。

难道她,一个孤儿身份,凭着自己双手创立轻寒集团董事长的洛妙羽穿越了,而且穿越在皇帝的身上。

天啊,降道雷霹死她吧,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穿越。


裹着被子,走到屏风前,拿起一套玄白色锦服,左看右看。这么多件,先穿哪一件呢?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古人的衣服真是麻烦。

随便套弄了几下,勉强算是穿了上去。还好,这服装并不像古代女子所穿的那么繁锁,倒像是古代男子穿的服装。

“谁,谁在外面,出来”感受到屋外有人影浮动,洛妙羽厉喝一声。

“陛下,是老奴,古同安”

温和宠溺而又安定人心的男音从外面传入,紧接着,“吱呀”一声,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中年公公,手持拂尘,晃着猫步走了进来。

落地无声,身轻如燕,这人有武功,而且还不低。这是洛妙羽第一眼看到古公公心里窜出的话。

“哎唷,陛下,来来来,快坐下,地上冰寒,您光着脚丫子,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呢,这帮狗奴才都干嘛去了,居然敢如此怠慢,老奴看他们不想要这条狗命了,哎唷,我可怜的陛下啊。”

洛妙羽心里一恶,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这人声音怎这么嗲,不就是光着脚丫子在地上踩了一会儿吗,至于这么紧张。

顺着他的轻扶,坐在床榻上,看着古公公温柔而又小心的帮她穿上华纹白靴。

“陛下,您看您,衣服都穿错了,是不是那帮狗奴才侍候的不好?也怪老奴,以后老奴再也不离开您半步了。”

古公公掩嘴一嘟,面带心疼,低低啜泣。继而帮着洛妙羽整理身上的衣物。洛妙羽先是一躲,确定没有危险,没有恶意后,才静静的让他帮自己更衣。

现在是什么情况?饶是洛妙羽向来胆大心细,也不由蒙了,难道真的穿越了?还穿越在一个女皇身上,可又是哪一个女皇,武则天吗?古代只有一个女皇。可,武则天也没有她这么年轻就当上女皇吧。现在她又能说些什么话,该说些什么话。

洛妙羽脑袋不断转着弯,思虑着。任由古公公将她扶到梳妆台上。拿起梳子,轻柔而又熟练的轻梳着。

“陛下,可是昨儿个玩得不尽兴,您呐,别为了那几个奴才伤了身体,赶明儿,老奴再给陛下找些可心的。”

“陛下上次不是说,凌家的二公子长得还不错嘛,老奴啊,昨儿个就把它给带过宫了,陛下今晚可要宠幸他,换换新口味?”

“好像也不大好,那凌家二公子,脾气倔得紧,陛下宠爱他,那是他的福气,可他却一心只想着那寒酸的未婚妻,真是气煞老奴。还是得由老奴调教一番的,省得污了陛下您的眼。”

洛妙羽听着古公公在那里絮絮唠唠,心里波涛汹涌。这个女皇是个好色女皇吗?那个凌家二公子,想必也是被强行虏获而来的吧。调教?调教什么,不会是那方面的吧。想到一个娘娘腔的中年男子拿着皮鞭调教另一个少年男子的场面,洛妙羽心里再度恶寒一把。这里的人都这么变态吗?女皇,公公,还有那十个美少年,一个比一个变态。

“好了,陛下,您看,这个打扮可还喜欢?”古公公尖细的声音打断洛妙羽的沉思。

往镜子一看,本来就美得无懈可击的脸蛋上,加上这个舒爽的造型,更显得英姿飒爽,想不到这个原主,虽然好色了些,打扮还是挺有品味的,也不由得佩服古公公那双巧手,只随便梳了几下,便梳了一头简单又绝美的发髻。不过这身打扮会不会中性了点。还是这里的人都是这身打扮?

压下心头的疑虑,点点头,唇角微勾,显示着她心情的愉悦。

“陛下,老奴看您最近胃口不佳,做了些您平常喜欢吃的食物,陛下要不要尝尝看,这可是老奴一宿没睡,连夜做的哦。”

不说还好,一说也觉得肚子在唱空城戏了。点点头。“好,盛上来吧”

古公公双手一拍,门外顿时鱼贯进入一个个灰衣小侍,手托精致银盘,神情恭敬的往里走来,将手上托盘轻放檀木桌上。拿起盘盖,再依次鱼贯走出。

洛妙羽大概看了下,起码也有三四十个银盘。凑进一看这些菜色,洛妙羽心里不由得一紧,天啊,要不要这么暴敛天物,只是一个早餐而已,用得着这么浪费吗,用得着每个菜色都布置得这么漂亮吗?这随便一个菜色,都要花上不少工夫精力吧。难怪古公公说他忙了一宿,这倒一点也不夸张。

她洛妙羽虽然是轻寒集团董事长,但她是孤儿身份,自小靠着自己白手起家。饮食起居,一向勤俭,除了会客,或是谈生意签合同的时候会请客户大吃一顿,其余时间,连个饭馆都舍不得去。好吧,她自己也知道她是一个抠门的人。

古公公看着洛妙羽皱着的双眉,不由得一愣,心里丝丝紧张。

“怎么了,陛下可是不喜欢,要是不喜欢的话,老奴再叫他们重新呈上一份。”

“不用了,菜色很好,只是,想到这些佳肴个个精致漂亮,又是古公公熬夜而做,心里感动罢了”

古公公听到这句话,尖瘦的脸蛋愣住几秒后,使劲的抬起衣袖,一把鼻涕一把泪,哽咽不成声:“陛下,老奴听到您这句,老奴,老奴心里激动澎湃得说不出话啊,老奴开心啊,欣慰啊……”

至于这样吗,这些菜色确实好看啊,每个菜色都雕琢得如花似玉,各种花样都有,害她都舍得下手了。至于说感动,那不过是她随口说的一句客套话罢了。

嘴角抽了抽,无语的“呵呵”几声。言多必失,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还是少说话吧。

“陛下,求陛下上朝啊。国不可一日无君,您已经一年有余未曾早朝了,百姓,苦不堪言啊。”

拿起筷子,正要夹起一片鱼肉。外面一声震天的中老年人哀呼声传了进来,那个声音是这般的悲痛,由肺腑发出的哀伤,又带有微微的指责意味。

“陛下,南部发大水,西部旱灾,东部蝗虫又将来临,连年的蝗灾旱灾,百姓们颗粒无收,饿蜉遍地,盗匪猖獗,流民四窜,食不果腹,皆以卖儿卖女为生,求陛下,主持公道,给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

清脆悦耳的声音不大,确是清晰的由外面传来,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如果不是听她话里的意思,洛妙羽不禁要为这一声音的主人叫绝,好一幅男女不分,而又富有磁性的嗓音。

洛妙羽听出来了,第一句是一个中老年人发出来的,第二句则是由一个少女发出来的,现在外面至少有二个人。


早膳就在洛妙羽的无言中,凌清晨的害怕中,古公公的不解中安然的度了过去。

落羽居内的院子里,从远处望去,仿佛一幅山水墨画,一个红衣妖娆的美男轻卷袖口,拿着铲子,蹲在百花丛中,打理着满院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的繁花。红衣男子很美,美得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他,即使眼睛还有一圈淡淡的紫色,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美,反而让他多了一丝魅力。退去繁华,只是淡淡一笑,便将这百花给比了下去,当真人比花娇。

不远处,一个小侍急急的跑过了过来,在红衣男子耳边耳语了几句。

红衣男子身子一震,放下手中的铲子,拍拍衣摆,放下袖子。眉毛轻轻一皱,“当真?陛下真的留他用早膳,并且昨晚没有虐打他?”

“是的,贵君,听说陛下今天又去早朝了,早朝之前,就是跟凌二公子一起用膳的。”

段鸿羽怔怔的站了好一会,久久不在言语,就在红奴以为自家贵君不会再说话的时候,段鸿羽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那陛下可有给他位份?”

“没有,陛下没有给他任何名份。”

闻言,红衣男子段鸿羽抬起桃花眼,扬起灿烂而又魅惑的笑容,“陛下如果宠幸了后没有给位份,那么,他以后想要名份,估计也难了。”

“是的,贵君,陛下不过是一时贪鲜罢了,奴才听守门的侍卫说,昨天陛下忙到整整三更天。也许陛下是太累了,对他根本没有兴趣也不一定。如果陛下真的喜欢他,就不会一个名份都不给了。”红奴点头哈腰,一脸奴相。

“现在什么时候辰了,他去卫贵君那里请安了?”

“回贵君的话,凌二公子没有去竹雅轩请安,也没有来咱们落羽居,现在还在储秀宫歇息着”

“哼,他好大的架子,难不成要等本贵君去跟他请安不成”古公公听到外面的声音,本掩面而哭的动作僵住,那滚滚而出的眼泪瞬间被他收了回去,而后换上一幅不耐的表情。咒骂道:“陛下,您安心用膳,这些大臣们总是没事找事做,待老奴去将她们打发掉。”

“这帮混蛋,难道不知道陛下心情不好吗,还跑来这里闹,真是闹心。”

看着古公公变脸比翻书还快,一路骂骂咧咧的出去,洛妙羽不由得一抖,这什么鬼地方啊。

将鱼片放入嘴里,“嗯,好吃,味道鲜美,想不到古公公的厨艺居然这么好。”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的话语,让洛妙羽不由放缓筷子。

“帝师大人,左相大人,一大清早的,你们这是做什么呢,难道不知道陛下还在用膳吗,都围在这里像个什么话。”这是古公公略带高傲的声音。

一大清早?还是现在清早吗,大中午都过了吧。

“公公,我们也是情非得已,如今百姓们实在是苦不堪言呐”这是第一次那个带着哀戚而又指责的人。

“公公,麻烦您,请陛下上早朝吧。”这是她夸赞好嗓音的少女。

“苦?难道陛下就不苦吗,陛下最近日日胃口不好,饭都没吃多少,陛下跟谁叫苦去。你们这些臣子,整日整日只知道百姓百姓,可有哪一天关心过陛下啊,走走走,全部都走,别在这里碍眼。”

“陛下,百姓们流离失所,有很多地方,别说卖儿卖女,甚至连食父肉,食祖肉的事情都屡屡发生,您要再不上朝,我大流国就要亡矣,亡矣啊。”这是另一个老妇女的声音,悲痛哀恸,高声呼喊。

流国?大中国古代有流国吗?她怎么没听说过。外面看来也不止二个人啊。

“户部尚书,你想活死吗,居然敢诋毁咒骂我大流国,来人啊,将他抓起来,打入天牢,等候陛下处置。”

“公公等等,李尚书只是一时心直口快,求公公饶他一命”

“哈哈哈,大流国,有这样的陛下,早晚都得亡国,日日只知道莺歌燕舞,逍遥快活,残暴好色,忠臣含冤,奸臣当道,饿蜉遍地,这样的国家,能不亡吗,哈哈哈”

“李尚书,你居然敢指责陛下,诛你九族都不为过,来人,还不赶紧将他押下去。”

“天地不仁,皇道不仁啊,天要亡我流国,要亡我流国啊……”

“押下去”

“吱呀”,洛妙羽推开这扇大门,入目所及之处除了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磅礴建筑外,大殿门口以一个中年妇女,及一个少女为主跪了一地身穿朝服的女人。是的,就是女人,虽然她不清楚,为什么这些侍卫,大臣皆是女性,还长得那么肥胖魁梧。

而旁边,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妇被二个侍卫押住,还在不断的仰天长鸣,痛恨上天痛恨皇帝。古公公一脸的阴郁冰冷,也未得及收回来。

在洛妙羽推门而出的时候,一众大臣怔怔的望着她,愣了足有半响,震天的呼声音才传来。

“臣等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叫这么大声干嘛,她又没耳背。“起身吧”

“谢陛下万岁”

“陛下,李尚书,只是一时心急,口不择言,求陛下念在李尚书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从轻处置。”

那个所谓的中年妇女帝师大人,上前一步,对着洛妙羽一躬道。

“将李尚书放下,明日上朝”

丢下一句,洛妙羽径直往殿门又迈步而进。就在一脚跨进院子的时候顿住了,回身,又丢下一句话。

“对了,通知下去,朝中所有大臣皆上一份奏折,把你们的名字,官级,所负责的区域,这些年的所做的重大贡献过失,以及在朝中的裙带关系全部统统列出来。越细越好,晚饭前必需呈交,要是列得不仔细,或是有所隐瞒,呵呵……”洛妙羽冷笑一声。随即返身回屋。

殿门口众人没有反应,半响之后,震天的欢呼声响起。

“陛下英明,陛下万岁啊。”

不少大臣皆抹着眼泪,老天有眼,陛下终于要上早朝了。终于要上早朝了啊。

至于叫她们写的奏折,大臣们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陛下这些年反复的也玩过这种游戏,她们也习惯了,这次只不过多了一个官职级位罢了。

李尚书摸摸脖子,脑袋还在,满门,九族都没被抄。她以为,她以为她今日死定了。刚还在后悔自己太过激动,祸害全家。

“呵呵,没死,没抄家,哈哈哈。”李尚书大笑。

洛妙羽嘴角微扬。这个女皇,其实很幸福的,至少朝中有那么多的忠臣在替她做事。

罢了,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当为百姓做些事吧。只是可惜了她的公司,她好不容易辛苦创立的公司。也不知道她走后,她的公司是谁在负责,现在又怎么样了,公司是她跟他的心血,就像是她的孩子般,突然间没了,心里不由得划过一抹惆怅。

“陛下,您要是不喜欢上朝,直接把那些人轰走不就得了,何必委屈了您自己呢,老奴看着就心疼啊”

古公公从外面进来,抹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看着古公公脸上心疼的神色,洛妙羽眉头微蹙,这个古公公是真的心疼她,还是别有目的,毕竟长时间不上朝,国家能安定吗。

“无妨,反正闲着也是无聊”

“陛下,您就是心软,这帮臣子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尽给陛下惹麻烦”

古公公手上的拂尘一甩,抱怨着。

“陛下,陛下,不好了,卫贵君跟段贵君两人打起来了”

门外一个小侍急匆匆的跑进来,脸上焦急慌忙。

“叫什么叫,叫什么叫,没看到陛下还没用完膳吗?一个个的让不让人省心了。”

小侍听到古公公那句指责的话,扑通一声音跪在地上,额头死死的抵在地面,身子不断的颤抖着。

“陛下饶命,公公饶命,奴才知错了,奴才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回公公,奴才也不知怎么了,只看到段贵君跟卫贵君大打出手,现今二位贵君还在落羽居殴打着。”

古公公蹙眉,两位贵君,一个是陛下最为宠爱的贵君,一个是卫国最为宠爱的皇子,不管哪一个,他都没有过多的权力去干涉。不由把目光望向洛妙羽。

讨厌的陪笑道:“陛下,您看,您要过去看看吗?还是老奴过去瞧瞧就好。”

洛妙羽摸摸鼻子。段贵君,卫贵君,那又是谁。古公公连朝中大臣都不在眼里,偏偏对他们两个眼中带着些许敬畏,这倒耐人寻味了。如果自己不去的话,会不会露陷了。段鸿羽哼了一声,妖娆妩媚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真是不识抬举,莫说被陛下临幸后得来跟他请安,即使那些从未见过陛下的,也必需天天来报到请安。他难道连这个都不懂吗?还是根本就不把他看在眼里?

“贵君息怒,息怒,您别跟这种不识抬举的下人计较,当心伤了身体,奴才这就去把凌二公子”请“过来。”

“哼”段鸿羽一甩衣袖,不再说话,迈着蹁跹的步子踏入主殿。

不过一柱香时间,红奴便领着忐忑不安的凌清晨走进落羽居。

“凌清晨见过段贵君,段贵君吉详安康”凌清晨微微抬起衣摆,以最标准的规距跪了下去。

段鸿羽不言,坐在主殿的位置上,拿起一杯花茶,用杯盖慢慢的拔开浮动的茶叶,轻啜一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