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八零农媳是大佬

八零农媳是大佬

歌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再次睁开眼睛,阿娟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真的重生回到了八十年代。回顾上一世自己所遭受的委屈与折磨,女人的眸光中多了一抹坚定,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为此,在系统的加持下,神兽的保护下,她开始上大学,学酿酒,开工厂,做品牌,赚大钱!

主角:阿娟,于朗   更新:2022-07-15 22: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阿娟,于朗 的女频言情小说《八零农媳是大佬》,由网络作家“歌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次睁开眼睛,阿娟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真的重生回到了八十年代。回顾上一世自己所遭受的委屈与折磨,女人的眸光中多了一抹坚定,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为此,在系统的加持下,神兽的保护下,她开始上大学,学酿酒,开工厂,做品牌,赚大钱!

《八零农媳是大佬》精彩片段

秋风萧瑟,金黄的树叶纷纷飘落,院子里黑白相间的小狗静静的蜷缩在老人的身边,老人干枯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狗毛茸茸的脑袋,眼神看向夕阳下山的剪影,浑浊的眼睛透漏出无限的留恋和哀伤。

老人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十八岁,要是能重来一次该有多好......

老人看了眼怀里小花,靠着背后的枣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小花突然从老人怀里站了起来“汪汪汪......”的跑向了村子里。

空中一只大雁飞过,留下老人最后的遗愿。

“如果有来生,她绝不会再这么窝囊的过一辈子!”

老人的遗愿在空中飘散,飞过的大雁在天空中一声哀鸣,老人身上落下一根雁羽,突然发出光亮化作一只手镯套在老人枯瘦的手腕上。

再次挣开眼睛,老人却发现自己坐在炕上,眼泪直掉,无限的委屈在胸口像要炸开一样。

母亲刺耳的话传了过来

“你一个女孩子念什么书,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你哥读了书,咱们家才能光宗耀祖,这十里八村的能有几个有这样的机会!”

这话她记得不能再清楚了,就是当年母亲要拿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给自己哥哥的时候,她到死都能记得母亲的刻薄和自己的寒心。

王秀芬看着一旁沉默的阿娟,得意的笑了笑,小妮子不是乖乖的攥在她手里。

阿娟暗自捏了捏自己握紧的拳头。

“妈,这学我要上!”

阿娟记得自己的爷爷是个很公正的人,也很疼爱自己,现在爷爷还没死,还是一家之主,这上学的事也许还有回转,当年自己一心沉浸在这种打击中,加上性子有些懦弱,平白的让属于自己的机会落到别人手上......

王秀芬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敢反抗,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你反了天了!”

说着一个巴掌就要落在阿娟的脸上,阿娟下意识的挡了一下

“哎呦喂,我的老腰啊......”

王秀芬“咚”的一声躺在了地上,阿娟也奇怪的挣开了眼睛,只看到缠在自己袖子里的一个手镯暗自的发着光,再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王秀芬,想来应该也是手镯的力量,急忙将手镯掖进袖子里。

“你这死丫头,竟然这么大的劲,哎呦,我的腰哦......”

王秀芬扶着腰,看到门口扶着帘子就要进来的刘三,赶紧躺倒在地上。

“刘三,你快看,你闺女,都敢动手打人了,这以后还不得上天啊!”

刘三进来就看到王秀芬倒在地上,阿娟呆愣的站在一旁,炕上是录取通知书,六三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沉默着没说话,将篓里的红薯倒在地上。

“多大的人了,还躺在地上,也不嫌丢人!”

王秀芬一听,本来就因为阿娟违逆了她生气,这会儿刘三也向着这小赔钱货!

阿娟看着身形佝偻的父亲,抿了抿干涩的嘴。

阿娟正要说话,向来沉默的父亲看了一眼阿娟,将红薯小心翼翼的摆放好。

“这书还是让你大哥念吧,毕竟是咱们家唯一的男娃,我这一辈子没啥本事,就指着你大哥光宗耀祖呢,你就让给你大哥吧......。”

阿娟原本充满希翼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暗淡下来,不禁苦笑,她怎么忘了,父亲向来都是重男轻女,这个家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为她着想,只有爷爷。

可惜爷爷前世也因为没钱治病,在下雪的夜里去世了。

那时候她求遍了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肯帮一帮她,那是它最无助的时候,只有一个路过的年轻人给了她身上唯一有的粮票,才能让她爷爷在去世之前饱着肚子。

现在想来真是心酸,这个家除了爷爷真的没什么可留恋的。

“哼,死丫头,这学必须得你哥上!”

王秀芬猛地站起身来拿走了炕上那份录取通知书。

“这学我可以让大哥上,但是家里能拿出学费吗?”

“我就是砸锅卖铁也得让你哥上,不用你这死丫头说风凉话!”

王秀芬气的直跳脚,这臭丫头怎么变得这么难对付!

阿娟对家里的人真的是大失所望,但是上学的事还需从长计议。现在爷爷去别的村开会去了,桃花村靠酿酒为生,眼看就要过年,生意自然是好的不得了,几家酒坊难免有生意上的摩擦,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前世的她录取通知书被夺走之后,整日里郁郁寡欢,心情低落,觉得人生无望,也没为自己争取过,这次她必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之后因为哥哥没钱上学,还有欠下的赌债,稀里糊涂的和村口屠夫的儿子准备成亲,虽然最终婚没结成,但是这一遭的经历却让她一度午夜梦回的时候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冷汗涔涔。

院子里,阿娟抱起一旁的柴火,身子瑟缩了一下,心底涌上一股喜悦。既然这个手镯发亮,肯定不是个凡物,得找个时间好好的琢磨琢磨。

正想着,她那个不争气的大哥回来了,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了,整天的不学好,又和那几个狐朋狗友喝多了,醉醺醺被搀扶着在墙角干吐,飘过来的味道让阿娟捂住了口鼻。

听到儿子的干呕声,王秀芬赶紧从屋里跑了出来

“这挨千刀的怎么又喝醉了!”

阿娟将柴火抱进屋里,躲在厨房里,她没猜错的话,一会儿又是一场闹剧,她还是别上前招惹,免得给自己带来灾祸。

前世就是她为那个不值得的哥哥挡了一下,额头才有了月牙大的疤,现在想来一点都不值得,现在她再也不会干这种蠢事了。

果然院子里进来一群黑压压的人,进来就是毫不客气的砸东西。

“就是这个臭小子,喝了酒不给钱,这桃花村还没有敢白嫖我李家酒坊的。”

说话的大汉凶神恶煞的堵着扶着刘晓光的王秀芬,王秀芬也吓坏了,不知道自己儿子惹了什么事,招来这么些要命的。

“当家的,当家的,你快来看看,你儿子到底惹了什么人啊?”

刘三一身土刚从地窖出来的,就看到这一幕,也没见过大事,心里也慌了,老爷子也开会去了,一时没了主意,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你,你们都是什么人,我爹可是村长,你们,你们这简直是没有王法了......”

刘三矮小的个子冲上前,步子还没站稳,就被一旁的小弟一把顺着后领子提溜了起来。

“小老头,你家这小子喝了我们家的酒,不给钱,还带着人闹场子,虽说是刘叔家,但是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吧,您这算不算知法犯法呢......”

刘三被人提溜着,脚悬在空中,别提多狼狈了,偏生这个时候,刘晓光发起了疯

“你们都是......谁啊,敢在爷爷我的地盘上撒野,看爷爷我不打死你......”

说着不顾爹娘惨白的脸色,身子侧歪着就要冲上去。突然“咔嚓”一声,刘晓光的胳膊被一个壮汉无情的拧断,即使是身体遭受到酒精的麻醉,但是却依然痛彻心扉。

在灶房躲着的阿娟听到了一声响彻天际的猪叫“啊......”,

“哼,活该”

阿娟说着,却感觉手腕有些刺痛,昏暗中,撩起袖子,原来是刚才搬柴火的时候,刚劈好的新柴,锋利的棱角割破了她的手腕,刚才看热闹没感觉到疼,现在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红痕,阿娟正要掏出手绢裹一下,手上的手镯好似吸取了血液,放出了碧绿的光,阿娟紧张的捂住袖子,怕被人发现,恰好,这个时候,屋外的王秀琴哭天抢地的护着自己的儿子,生怕被打成个残废,压根没时间理阿娟。


果然,爹不疼娘不爱的人就这点好处,阿娟自嘲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手镯碧翠的光晕将阿娟整个身子笼罩了进去,一个晃神,阿娟就掉进了一个世外桃源之地。

四处的风光极好,碧水青山,水边几只白鹭悠闲的迈着步子,不远处还有一个茅草屋。

这难道是手镯里的世界?

阿娟心里这么想,为了一探究竟,撩起有些碍事的裙子,快步走向了茅草屋。虽说是裙子,但是也是补丁压补丁,经年的水洗,已经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了,之所以还是裙子,也不过是为了在爷爷面前装样子罢了。

再活一世,她不会再委屈自己,讨好这些豺狼了,那些对自己好的人,这辈子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阿娟心里想着就已经走到了茅草屋,阿娟四处打量着这个茅草屋,想着该不会是世外高人住的吧,这么想着伸出想要推开门的手在空中停住,觉得有些冒犯,阿娟虽说现在还是个乡巴佬,毕竟重活一世,前世也是见过些世面的,所以转而挑了挑门。

“您好,里面有同志住吗?”

阿娟一连恭敬的敲了好几次门,都没人出声,这才轻轻的推开了栅栏门,走进去,平常用的生活用具都应有尽有,一件件家具大到桌椅,小到随手的壶杯,都十分的质朴用心,上面雕刻的着莲花的花纹,在杯身上,栩栩如生,一看就不是凡物。就在阿娟惊奇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桌上的砚台,脚下的一只石像猫眼睛突然转了起来,发出琥珀色的光,阿娟吓了一跳,身子猛地向后躲闪了一下,那只猫竟然跳上了桌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阿娟。

阿娟看着站在桌子上的猫,十分的神气,明明是只动物,她却读出了轻蔑的味道来,经历了则这奇异的手镯,想必这猫是这空间里的守护神兽吧,想到这,阿娟定了定神,看着眼前的猫。

“我并不是有意打扰你,我这有鱼,给你......”

阿娟刚路过那边的河水,想喝口水,没想到却看到里面的鱼虾成群,随手捞了几只,以草结绳,绑在腰间,想着一会儿烤着吃,现在也只能贡献给这只猫了。

阿娟刚把鱼拿出来,那只猫“嗖”的一下就冲着鱼扑了过去,黑色的皮毛,想着抹了有一样顺滑,一个影子从阿娟面前掠过,手里的鱼儿就不见了。几声护食的的嘶吼之后,几只鱼就被吃的一干二净。吃饱了肚子,黑猫很是餍足。

“我在这地方呆了几百年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机会再出来,你这丫头想要什么,我给你一个愿望......”

苍老又不失庄严的声音从猫咪的嘴里发出,阿娟早就知道这猫不是凡物,没想到竟然是成精了。

不是说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吗?

“前辈,阿娟也是误闯此地,没有烦扰到前辈就好......”

阿娟前世也见过大世面,虽然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让她捉摸不透,但是她也能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云升看着面前不卑不亢的女子,心里舒服了些,见过太多贪婪的面孔,这女子倒是有些骨气。

一人一猫正打量着对方,整个空间发生了巨大的摇晃,阿娟心里一慌,不会是外面吵架的一家子闯进屋里来了吧,这可如何是好。

“老祖宗,这次是我无意闯了进来,外面只怕出事了,劳烦您告诉我这地方怎么出去吧,我这家中实在是有急事......”

阿娟倒是不怕他们对自己怎么样,就怕自己的手镯暴露了,如此珍贵稀罕的东西,要是落在了那些人手上,可就是助纣为虐啊,这么想着,阿娟心里更慌了,脸上也浮现出焦急之色。

“你这丫头倒是有意思,看到本尊倒是没有害怕,你家里的人反倒让你如此惊慌时所,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

幽幽的声音在不大的茅草屋里散开,云升慵懒的在窗户旁晒太阳,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真是好就没有见到阳光了,可惜当年自己魂飞魄散这最后的一缕惊魂被这石猫吸收,在这结界里呆了数百年,这才有了重现于世的机会,说道底,还得感谢眼前这个丫头。

要不是她触动机关,将封在石砚里的三魂放了出来,与这灵猫里的七魄汇集,这灵魂才得以聚集,虽然现在还只是猫身,比起以前只是一缕意识来说要好的太多了!

“比豺狼虎豹可害怕多了,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比人心更可怕的......”

阿娟苦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清秀的脸有些营养不良,皮肤泛黄,只有那一双眼睛,像是才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湿漉漉的。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悟性,假以时日,也算是个人才,得了,我就帮你一把......”

生妖的声音刚落,阿娟只觉得眼前一晃,就又回到了灶房的柴火堆旁,一时还有些微怔,还没缓过神来就感觉耳根子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你大哥都要被人欺负,你倒好,竟然躲在灶房睡觉,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阿娟感觉整个耳朵都要被揪下来了,余光瞥见院子里一片狼藉,刘三蹲在院子里,抽着旱烟,烟气一缕一缕的在空中上飘,看得出刘三心里的郁闷了,全家只不见了刘晓光,想必是被那群人扣去了,阿娟眼睛转了转,有了主意。

“哎呦,我的好娘亲,你别揪了,耳朵都要被你揪掉了,你也别急,我有办法救大哥!”

阿娟虚与委蛇的讨好着眼前的王秀芬,眼里却藏着算计。

前世,这些人没少践踏她,人都说因果循环,诚不虚我。

王秀芬被闯入的那群人羞辱本来就一肚子气,没地方撒,这臭丫头反正贱命一条,正是个撒气筒,满脸的横肉都随着她的大幅的动作来回的颤动,一股油腻感油然而生,家里虽然没什么好吃的,但是王秀芬却有个吃独食的坏毛病,从娘家拿回来的东西,一分都不往外漏,全都进了自己肚子。

刘三和王秀芬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两个鲜活的对比一样,一个肥头大耳,一个骨瘦如柴,此时王秀芬听到阿娟说刘小光有救,两只肥楚楚的手指这才松开了阿娟通红的耳朵。

“快说,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救你大哥,要不是你没看好你大哥,你大哥也不会出这种事!”

王秀芬的话瞬间就将一桶脏水生生的扣在了阿娟头上,真是一幅要吃人的丑相。

“妈,你别生气,您先坐,我慢慢跟你说。”

王秀芬没想到自己态度这么恶略,这丫头竟然还对自己这么亲切,更是笃定了阿娟是个好拿捏的,哼,这猴儿怎么能翻得了如来佛的五指山,王秀芬瞥了一眼阿娟,享受这阿娟的搀扶,屁股蹲王炕上一翘就上了炕沿,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滑稽的喜感。

阿娟看似小心翼翼的抚着王秀芬实则只是虚扶,王秀芬刚坐在炕沿上,脸上得意的神色还没有缓过来呢,身子一个失力差点跌了个狗吃屎。

“妈,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头晕啊,刚才那群人那么大声的吼你,你一定是吓坏了,快,我给你倒杯水......”

王秀芬刚要破口而出的咒骂,像是被人捂住了嘴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阿娟眼疾手快的将水倒在搪瓷杯里,递到王秀芬面前,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让王秀芬有意挑错也没有挑出什么毛病来,生的气只能生生的憋了回去。

“哼,别以为你救了你哥,你就能上学,这事没得商量!”


阿娟本来也没想着能靠这一两次的讨好就能换来上学的机会,但是被王秀芬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还是让她觉得寒心,就因为她不是亲生的,就能这样心安理得的对她。

“妈,我这有个好办法,听说村口那个王瘸子家的闺女长得可水灵了,还在镇子上当老师,和李家酒坊的老大整日里眉来眼去,你是咱村里有名的大媒人,这门亲事要是说成了,我大哥可不有救了嘛......”

王秀芬的眼睛骨碌一转,也觉得这个主意好,这两人的事她也听说过,要是撮合成了这两个人,一来自己的儿子有救了,二来媒人的喜钱也不少,何况这两家还都是殷实家庭,王秀芬的算盘已经打上了,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撮合成了这件事,却害的自己和儿子离了心,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再活了一世的阿娟知道,其实自己的大哥,和王瘸子家的闺女早就暗度陈仓的好上了,这次和几个兄弟喝酒也是为了商量怎么才能说服自己的爹娘,娶了那翠莲。别看翠莲她爹是个瘸子,人家可是老兵,村里的村支书见了都得客气两句呢。

“这事我知道了,你也别在你爹面前瞎说,还不知道办不办的成呢......”

王秀芬的心思阿娟是一猜一个准,这是已经想好路子了,阿娟心里不屑,表面还是附和着。

“这事我都听妈,妈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阿娟亲热的抱住王秀芬的胳膊,让王秀芬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死丫头怎么感觉乖乖的,以前都是闷头闷气的,让人看着厌烦,怎么今天道看着机灵起来了,不过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儿子的事还等着解决呢,比起自己的宝贝儿子,这个没点亲缘关系的女儿当真是屁也不算!一看就是个赔钱货!

王秀芬猛地抽回自己的胳膊。

“晚上的饭你做了,我出门去你三婶家看看去!”

“好嘞,妈,我这就去做饭。”

阿娟爽快的答应,可没错过王秀芬眼角的狡诈。缸里早就没米了,这是在为难她,这一家三口,就靠刘三一个人下地挣点公分,王秀芬向来是说的多做得少,一贯的会躲奸溜滑,根本挣不了几个公分,刘晓光更是个街溜子,整日里游手好闲,全指望着家里,唯一为家里贡献最多的就是爷爷,最终也没落个好,她自己想要给爷爷减轻点负担,经常跟在爷爷后面打杂,还被王秀芬说成是巴结爷爷,在村里没少说她坏话。

阿娟看着王秀芬扭着肥胖的身子得意的从门口走了出去,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她前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昏暗的房间里,窗户用来挡风的纸也破了好几个洞,现在是晴天还好,若是到了大冬天北风呼啸,何况桃花村每年的冬天都十分的难熬。

院子里的刘三木着一张脸坐在柴堆旁劈柴,一辈子没什么出息的刘三,只知道闷头下苦,家里的事也做不了主,好在有爷爷在,不然凭着这一家子的奇葩程度,在村子里早就待不下去了。

爷爷是个正直又善良的人,在桃花村受到很村民的爱戴,尤其注重孩子的教育,虽然家里穷,爷爷却常说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常常省吃兼用的钱偷偷塞给她读书,想到这,阿娟忍不住红了眼眶。

重生一次,这个家如果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就是爷爷了,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阿娟挽起长发,伸手准备晚饭。地上的红薯引起了阿娟的注意。

阿娟打了盆清水准备把红薯洗干净,却感到裤兜里有什么软体动物在蠕动,敢蹲下身子就赶紧吓得站了起来,掏出一看!

阿娟拿出来,不大,小小的一条,难怪会漏在自己的兜里,看着手里的小鱼苗,阿娟有一瞬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清蒸,油炸?好像一见柴火就会化......

家里真的是穷的一清二楚,饭桌上如果突然多出了一条鱼,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索性还是先放在盆里,没想到这鱼刚接触到水面就活蹦乱跳起来。

如果空间里的东西可以拿出来的话,那她简直就是随身携带了一个粮仓啊,要知道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食物不仅意味着活着,还意味着财富啊。

阿娟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手里的红薯突然就不香了。

“饭做好了吗,这一家子都等着吃饭呢,真是养了个没用的东西......”

门口的王秀芬扯着大嗓子回来了,阿娟心里一惊,这饭还没做可咋办,赶紧将放鱼的盆藏在后屋角落里。

王秀芬的声音透着喜悦,习惯性的拿阿娟出气。

阿娟这时有些慌了,这手里的红薯还是生脆生脆的......

王秀芬刚在她三婶家确实打听到了一个很好的消息。这三婶和村口王瘸子的婆娘翠花私下关系很不错,要不是为了自己孩子,她是如何也不会撮合这门亲事的。这儿子的事情解决了,心里自然舒坦不少,立马就想到了那个死丫头。缸里早就没米了,脸包谷米也没了,她就不信,她能把饭做出来!

阿娟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稳了稳心神,不慌不忙的生起一旁的火。

屋外的脚步越来越近,阿娟都能感觉到那庞大的体重接触地面的重量感,像是一场酝酿已久的风暴,随时都要爆发,破旧的木门开始发出微弱的“吱呀”声。

阿娟转身一看,正要搭腔,却原来是刘三抱了柴火进来了。

“这家里再怎么不好,你也是这家里的人,你哥遇到这么大的事,你倒躲到一边去......”

父亲低沉的语气,呆滞冰冷的面孔,阿娟柴堆里刚升起来的火微微的熄灭,眼里也多了一丝的暗淡,对于刘三阿娟还是抱有期望的,毕竟在农村,一个女孩子要想读书是很难的,刘三却让她一直坚持念到了高中,甚至让她有机会考大学,所以即使对刘三偏向自己的大哥的行为很反感,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很感谢他让自己读书......

“爸,都是我不好,刚才饿得狠了,不小心在后屋晕倒了,实在是......”

短暂的失神之后,阿娟想到了她穿来的时机正是王秀芬为了逼自己拿出通知书,已经三天没给自己饭吃了,倔强的自己还是没有拿出录取通知书,最后还是被王秀芬强行从炕席下找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经历了之前那一遭,现在她还是穿越来吃的第一顿饭。

阿娟的话让刘三住了嘴,录取通知书这件事,是他们欠这孩子的,木讷着脸,将柴火堆在了灶火。

“什么味?”

刘三刚放下柴火,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阿娟听到刘三的声音,心想不会是闻到了那条鱼的鱼腥味了吧?

“没啥味,爸,这饭马上就好......”

阿娟赶紧站起来,这要是发现家里有条鱼她还真是解释不清楚。好巧不巧,王秀芬这时候也进门了。

“你们父女俩是不是又背着我吃什么好的呢,我就知道!你这个老不死的,就是偏袒这个小小蹄子,这个赔钱货不知道花了家里多少钱,那个快要入土的藏着掖着也要给这贱胚子,现在你也偷着摸着给她,这都快晚上了,饭也做不好,趁早嫁人算了!”

王秀芬拖着肥重的身体走到了灶房,愤怒的情绪让她更加的狰狞可怕了,简直都能挂在门口辟邪。

“胡闹,都是自己孩子,什么偷偷摸摸的!”

刘三看了一眼王秀芬,闷声说道,毕竟也是当家的,说话还是有那么一点分量,王秀芬顿时脸色也十分难看,正要发作,又闻到一股什么味,奴了奴鼻子,狐疑的看了一眼锅里,难不成这死丫头真的做出饭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